69书吧 >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 > 婚姻坟10:平安夜,最有决定权的人

婚姻坟10:平安夜,最有决定权的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47章:

    黎桐以为躲不掉,这么大一个花瓶砸到脑袋上非死即伤,下意识的就闭上眼睛。

    片刻后没有感觉到疼痛,黎桐睁开眼睛看到那女人的手被一个年轻小伙子抓住了。

    这个人她认识,是之前江屿心叫来送和自己父亲的司机,叫什么钧。

    “这会砸死人的,在我没报警前,小姐你还是快点走!”他虽然年轻,说话却很是老成,眸光如炬的盯着疯女人,气势上很压人。

    那女人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再看向黎桐,咬牙切齿道:“你给我等着,要是我毁容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完就走了。

    他拿着花瓶,回头看黎桐,“没事吧?”

    黎桐摇头,“我没事。”

    看了眼地上的黄玫瑰,眸底流转过一抹可惜。

    他将花瓶放下,让吓到一旁躲起来的老板重新包了一束黄玫瑰,又赔钱给老板,因为刚才推撞,有些物品和花都被损坏了。

    “给。”他将老板包好的一束黄玫瑰递到黎桐面前。

    “谢谢。”黎桐接过黄玫瑰,抱在怀中。

    “走吧,我送你和叔叔。”

    “不用,我们自己可以。”黎桐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他刚才已经出手帮了自己。

    他沉思片刻,道:“我叫汪休钧,是时先生的司机。这几天他让我照顾你和叔叔,所以不必和我客气。”

    说完,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干净而爽朗。

    “黎桐。”黎桐也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汪休钧点头,喊了一声“桐姐”。

    江屿心和黎桐都比汪休钧大,他叫江屿心姐,自然要叫黎桐姐,这一声“姐”在黎桐听来也习惯了,毕竟他比自己小。

    汪休钧送黎仁父女俩去祭拜宋清欢,对他们俩很是照顾。

    黎桐虽然知道是时遇安排他接送自己和父亲,但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对他说谢谢。

    汪休钧摆手,表示不用客气。

    ………………………………………………………………

    时遇散会后接到时烟电话,没一会就去了医院。

    时烟的气色比之前好很多,也不用再输液了,看到时遇来了,特意坐起来。

    时遇坐下,她也没拐外抹角,开门见山道:“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我若是不帮呢?”时遇像是猜测到她想要请自己帮什么忙,毫不犹豫的拒绝。

    时烟沉默片刻,水眸凝视他,声音低哑:“哥,算我求你,帮我这一次。”

    时遇剑眉皱的很紧,眉心里隐藏着凝重,“时烟,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的这个决定,不但会影响你自己的一生,更会影响到另外一个人的一生。”

    对待生命的态度,时遇觉得应该虔诚而慎重。

    “你后悔过和江屿心有初年吗?”时烟问得很直白。

    “这是两码事!陆希城他已经不爱你,你为他做任何事都是不值得,或者说是自作多情,他不需要。”

    他的话说得狠,却是大实话。

    他从不后悔和江屿心有了初年,也不后悔一个人养大初年,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做一个好父亲,也知道不管还不能和屿心在一起,初年是她送给自己最美好的礼物。

    “如果我说,这么做不是为他,是为我自己呢?”时烟轻轻的反问。

    时遇挑了下眉头。

    时烟的手落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眸底划过一抹黯淡,声音很轻:“我知道他没有在原地等我,我也知道错过的人,即便等一辈子也毫无意义。这么多年我一直很后悔当年对他那么狠,狠到现在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所以我更加需要这个孩子,需要给我那段爱情留下点什么,否则怎么能甘心?”

    话语稍稍一顿,她看向时遇,一针见血的问道:“若当年没有初年,就让你和江屿心那样分开了,一辈子都不能在一起了,你会甘心吗?”

    时遇沉默了。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当年若没有初年,他不可能会答应江进的威胁,若屿心真救不了,大不了他陪着她一块死,反正他孑然一身,江屿心若是不在这个世界上,他也就了无牵挂了。

    可当时有初年,他不能不顾及他们的孩子,他要照顾初年,也要江屿心好好的活下去。

    唯一的选择就是牺牲自己....牺牲他们的爱情。

    不管怎么说,初年是他和江屿心之间的一根斩不断的纽带,将他和江屿心牢牢的绑在一起。

    可是时烟和陆希城,他就不敢确定了。

    毕竟陆希城对江屿心的用心和认真,他是男人,能感觉到,时烟想要旧情复燃,怕是难如登天,纵使有了孩子。

    病房里沉寂如死,时烟和时遇都在沉默。

    很久之后,时遇说:“生孩子很简单,养一个孩子却很难。我不知道这样究竟是在帮你,还是害你!我希望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不会后悔!”

    时烟知道他是答应自己了,眸底泛起一抹氤氲,声音低低的:“谢谢,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并且——

    此生不悔。

    此生无悔!

    ………………………………………………………………

    陆希城本来是想多给时烟几天时间,让她养好身子,因为听医生说流产对女人的身体伤害很大。

    纵然他们有缘无分,可毕竟认识这么多年,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还是自己的,他也不想让她受太大的伤害。

    令他没想到的是时烟竟然会逃跑,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离开医院,下落不明。

    陆希城知道是有人在帮时烟躲着自己,所以在派出去的人都找不到时烟的情况下,他直接找上了时遇家中。

    开门的是时遇,看到陆希城一脸的怒火,回头示意江屿心先带初年回房间,有些话不适合让孩子听。

    江屿心扫了一眼门口的陆希城,带初年先回房间。

    陆希城走进来,环视了下房子,这就是他们的家么?

    心里隐隐刺痛,背对着时遇站着,开门见山道:“把她交出来。”

    “她已经离开了青海城。”时遇关上门,也没有同他拐弯抹角。

    陆希城脸色倏然阴沉,转身的一瞬间攥起的拳头狠狠的挥在他的脸上,眸光猩红,咬牙切齿道:“你疯了吗?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是在害他?”

    时遇猝不及防的挨了这一拳,头偏向一边,没有还手。

    陆希城还想要挥第二拳,从初年房间出来的江屿心看到这一幕,毫不犹豫的挡在了时遇的面前。

    拳头距离她的脸颊只有几毫米,最终还是硬生生的收住了。

    江屿心冷清的眼眸对上他愤怒不已的凤眸,声音平静无波:“这是时烟自己的选择,与阿遇无关。”

    虽然她不觉得时遇做对了,可也没觉得他做错。

    陆希城死死的瞪着江屿心:“你当然帮他说话!”

    因为你爱他,他做什么都是对,我做什么都是错!

    “希城,孩子不止是你一个人的,更是时烟的,孩子在她的身体里,她才是最有权利决定孩子去留的人。”

    江屿心希望希城能冷静下来。

    “你闭嘴!”陆希城不想听她说话,更不想听她提到孩子,感觉很讽刺。

    她明明知道自己对时烟已经没有感情了,明明知道自己现在心里装的人是谁,这样的话说出来让他情何以堪!

    或者说,在听到她提及时烟和孩子,他会自惭形秽!

    时遇抹去嘴角的淤血,拍了拍江屿心的肩膀,示意她先回房间,有些话只有他们两个男人方便说,她要是在场,只会让陆希城更加愤怒,情绪暴躁。

    江屿心凝视他的眼眸里浮现一抹担忧。

    他极浅的勾了下唇角,让她安心。

    这么细微的举动被陆希城捕捉到,心里的难受更甚。

    他们之间,不管是眼神还是默契,都亲密无间的好像连一根针都插不进去。

    这种认知,让陆希城心里的不甘变得更加绝望。

    江屿心最终还是进卧室,将客厅让出来给他们谈话。

    时遇没有倒茶,而是去开了一瓶红酒,坐下来递给他一杯,唇角磕破的地方还在渗着血。

    “这一拳就当我还婚礼上对你撞的那一下。”

    陆希城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薄唇扬起冷笑:“你以为这一拳就能还你从我这里抢走的?”

    时遇剑眉微拧,觉得他的“抢”字用的不恰当,纠正道:“她从来都不属于你,顶多算是物归原主。”

    在他和江屿心的感情禁区,从来都没有别人可以插足,哪怕是陆希城。

    陆希城虽然心有不甘,却无力反驳,沉默片刻道:“孩子,不能要。”

    凤眸浮动着寒意射向时遇,声音低沉,“那样会害了她。”

    时遇轻啜了口红酒,吞下冰凉的液体,语气颇为无奈:“她很倔强。”

    “我知道。”时烟可以说是陆希城养大的,她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就是他每天抱在怀中,背着她到处玩。

    以前的时烟和现在,多少是不一样的。以前她很开朗,开心就笑,难过就哭,生气的就会趴在他怀里,对他着肩膀咬上两口,咬轻了不解气,咬重了她又会心疼,以前他最喜欢看她为自己纠结的小模样,特别的可爱。

    他们是青梅竹马,家长聚会开开玩笑,要她做自己的小新娘,她没有反对,一脸不好意思的笑躲在自己的怀中。

    那时候他是真的很喜欢小烟儿,想要把她放在城堡里一辈子保护,让她无忧无虑,保持着天真与快乐。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小烟儿不再会露出那么纯粹干净的笑容,她的眼睛里装满了悲伤与无奈还有那些难以理解的愤然。

    她总是和他吵架,他不认错,她生气,他认错,她还是生气,他们的关系渐渐的变了,疏远了。

    他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以为只要订婚一切都会好起来。

    可就是在订婚的前*,小烟儿到底是爆发了,她像是看着仇人一样看着他,毫不犹豫的将水果刀刺进他的腹部,他的身体的在流血,他的心更是在血流成河。

    那一刻的时烟,终于让他觉得很陌生,陌生的好像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她一样。

    在他倒地要昏迷的那一瞬间,他明明看到她眼底的痛苦与挣扎,还有闪烁的破碎的泪光。

    这是为什么?

    他想不通,真的想不通啊。

    等到他在医院苏醒时,得到的便是她出卖了陆氏集团和出国的消息。

    他笑了,笑的眼睛都红了,像是愤怒的没有理智的野兽,将摔碎病房所有能摔碎的东西,自此以后心里留下一道疤,叫:时烟。

    他也离开青海城了,再也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提到“时烟”两个字,那是他的禁区。

    在没有遇到江屿心之前,他心里是恨着时烟的,咬牙切齿的恨着,可是当他遇见江屿心,看到她像自己一样,不,江屿心比自己更傻,为了一个男人,一个死去的孩子,她把自己逼疯了,活成那样……

    罢了,如果没有人来爱他们,那么就让他们相依为命,好好爱自己吧。

    ………………………………………………………………

    “唐时遇,你有没有想过,我和她没有可能在一起,一旦她生下这个孩子,她这一辈子都要背负着未婚先孕这个标签,以后还有哪个好男人敢要她?还有孩子……我们都是在不健全的家庭里长大的,你觉得没有父母的孩子会幸福快乐吗?没有江屿心的那八年,你的儿子真的快乐吗?”

    陆希城凤眸瞬也不瞬的盯着他,时遇长久的沉默,这些他都想过,只是——

    “你以为我不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吗?就算只是*错误,可那到底是我的种,你以为我真能毫无感觉吗?我舍不得,我甚至可以让她生下来,我们两个一起养!可我不能这样做,女人没多少青春年华可以挥霍,她已经为我浪费了青春,我不能再让她为我,为了孩子把下半辈子都搭进去,你明不明白?”

    陆国彰和温子佩两个人将他们的爱情推进了地狱,把时烟推到进退两难的境地,这么多年他可以心安理得的恨着时烟,可以毫无顾忌的放弃她,忘记她,全心全意的去爱江屿心。

    可是时烟呢?

    她一个人守着上一代那些肮脏龌龊的事,抱着一份不会再回来的爱情,傻傻的等在原地。

    他真的不想再看着时烟为自己受苦,更怕她有了这个孩子就这样过一生。

    他也不能因为孩子而选择和时烟在一起,两个同*异梦的人结婚在一起,到最后只会徒增痛苦,这样对两个人,对孩子都不公平。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孩子还没成型,在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情况,将所有的痛苦和挣扎都扼杀在摇篮中。

    时遇终究没有将时烟的下落告诉陆希城,只是答应他,会考虑,考虑好会告诉他结果。

    陆希城逼不了他,也就只能这样了。

    ……………………………………………………………………

    12月24日,平安夜。

    江屿心白天去探望黎仁和黎桐,两个人神色还是不好,黎仁一直拿着宋清欢的遗照发呆。

    黎桐不停的接到家属的骚扰电话,还有陆氏集团律师电话,无非是为了赔偿的事情。

    事故责任被认定是在于宋清欢和另外一个男同事身上,陆氏集团虽然慷慨抚恤金安慰家属,可有部分需要事故责任家属负责的,他们也逃不了。

    江屿心直接走过去,将她的手机夺过来强制兴关系,看着黎桐说道:“这个赔偿金不能给!”

    先别提黎桐有没有那么多钱,即便是有也不能给,一旦给了赔偿金就代表事故责任真的是宋清欢的,也就着坐实偷|情婚内*的骂名。

    “可是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黎桐神色憔悴,掩饰不住的心力交瘁后的无能为力。

    江屿心的眼神顺着她一起看向坐在沙发的黎仁,拿着手机的手无声收紧,压低声音道:“黎桐,如果你相信你妈妈,就信我,不要给赔偿金,我们一定会查出真相!”

    黎桐在她的话里捕捉到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我们?”

    江屿心片刻沉默后,咬唇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次的事故和多年前我母亲的事故有什么关联,我这几天一直在看母亲的遗物想要找点线索或者可疑的地方;今天我过来其实也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些你母亲的资料,工作文件,生前的笔记什么的,都可以!”

    “我妈妈的死和你母亲的死有关联?”黎桐有些不相信,毕竟这中间差了好些年,“这可能吗?”

    “不知道,我想试一试!”

    黎桐见她神色笃定,似乎是认真的,没有再多说什么,陪她一起回自己的家里去拿宋清欢生前的东西。

    ………………………………………………

    黎桐在书房里找到宋清欢平日里用的东西,工作文件等等都收拾好给江屿心。

    江屿心接到时遇的电话,知道江屿心和黎桐在一起,表示要来接她。江屿心回头看了眼从书房走出来的黎桐,她挥手示意她不用管自己,一会她自己回去。

    江屿心切了电话,两个人聊了下,都是江屿心在问关于宋清欢的问题。

    宋清欢是会计,按道理那么晚不应该出现在工厂才对。

    黎桐说,那晚她在家吃饭,宋清欢和黎仁很早就休息了,只是到十点多的时候,宋清欢突然接到厂里的电话,说是有什么账目出现什么重大问题,必须她立刻赶过来做好,否则明天税务局来查到就完蛋了。

    黎桐本来是要送宋清欢去的,可宋清欢不让她送,也不让黎仁送,因为账目这东西枯燥又复杂,还不知道要弄到多久,她就让父女俩都在家好好休息。

    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黎桐会陪着宋清欢一起去,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江屿心没有安慰她,只是继续问了几个问题,比如那个男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工厂。

    那个男人叫李冉,是工厂里的老员工,有老婆有孩子,平日里老实本分,与宋清欢关系不错;之前聚会,两个人家属都见过面,宋清欢和李冉算是好朋友,但也仅仅只是好朋友,绝对不会有其他关系。

    那天晚上李冉应该是值夜班,所以在工厂也不足为奇。

    ……

    江屿心没有再多问,因为时遇已经到了,她们一起下楼,时遇来接江屿心,而且他把汪休钧叫来接黎桐,这样江屿心就不用担心了。

    时遇开车,江屿心坐在副驾驶,看方向好像不是回家,忍不住问他,“你要带我去哪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烯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烯湮并收藏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