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 > 婚姻坟12:小心肝,他说她是小妖精

婚姻坟12:小心肝,他说她是小妖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49章:

    时先生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却很诚实,滾燙的大掌已经撩開她的浴袍。

    摸到絲滑的睡衣,喉頭一紧。

    熱吻暂停,火烧的眼眸盯着她穿的睡衣。

    這哪里是睡衣,分明两块透明的薄布挂在她身上,玲瓏有致的身姿若隱若現,讓他著實過了一把猶抱琵琶半遮面的誘惑癮。

    當指尖觸碰到她不著一物的動情處時,狹長的鷹眸里噴著火,咬著她的耳朵說:“你連內褲都沒穿……”

    这是早算计好要色誘他!

    江屿心被他吻的脸上早已染上緋紅,氣息凌亂,媚眼迷離,嘴角的笑妖娆的几乎能将他的魂儿都给勾去。

    “那你到底是喜欢我穿,还是不穿……”

    话还没说完,他已经低头吻住她的唇.瓣,大掌探.入,肆意攪弄,江屿心被他撩撥的忍不住輕吟出声。

    他動情的吻.遍她每一寸肌膚,感觉到她似已化为一癱春水,只待他尽情饮下。

    肌肤上布满緋色,体温不断的在上升,她的内心也在渴望得到他,偏偏他迟迟不肯滿足她。

    “阿遇……”轻柔的声音媚得他骨头几乎都酥了。

    他岂会不知道她的心思,偏偏就不如她的意,迟迟不进去,俯身亲吻她紅唇的唇.瓣,唇齒交纏的縫隙中,喑啞的嗓音含糊不清:“时太太,你的美人计效果似乎不太理想。”

    江屿心迷离的眸光眯着,知道他是故意的,倒也不恼,柔软白希的柔荑顺着他健硕的胸膛一路往下。

    停在了他撐起的褲襠中央,隔著布料也能感受到它的堅挺與滾燙。

    “时先生,再不交粮……”指尖的力气稍稍收紧,红唇轻扯:“这里,废掉!”

    “啪”的一声,唐时遇脑子里的那根叫“理智”的弦彻底断了。

    之前若他还能保持一丝理智,只取悦她,不满足她,那么在她说出“交粮”两个字,他已经彻底失去理智,溃不成军。

    尤其是她的小手,那么的大胆的握著他的唐小遇。

    “时太太,你真是一个小妖精……”

    以前他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吻.住江屿心的刹那,他已經褪去礙事的衣物,沉腰挺進,狠狠的佔有她。

    ………………………………………………

    江屿心最近容易疲倦,但为了哄他高兴也就强撑着精神陪着他做。

    谁让她家时先生就好这一口!

    只是在他换第二种姿勢,要她跪在牀上之時,她就有点受不住了,小腹隐隐作痛。

    可是见他兴致高昂,若是在这个关头说“停”只怕时先生的脸色会更臭。

    忍一忍,应该没事的。

    但事情超乎江屿心的预料。

    很快时遇就发现她的脸色不对,将她翻过身道:“怎么了?”

    “痛,肚子痛。”江屿心咬唇,声音隐隐颤抖,苍白的脸上早已布满细密的汗水。

    时遇哪里还敢在继续下去,立刻从她的身体里撤退,这才发现她在流血。

    一瞬间他被吓坏了,脸色煞白,立刻拿衣服给她换上,“我们去医院。”

    “不用……”这两个字江屿心还没说出口就已经在他的怀中晕过去了。

    ……………………………………………………………………

    圣诞夜的医院,冷清苍白,很多医护都放假,有些趁不忙碌的时候偷偷给另外一半打电话,煲一下电话粥。

    时遇将江屿心送到医院时,近乎是要将医院闹的人仰马翻。

    要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护士,紧紧抓着医生的衣领,要医生救她,神色凝重的让医生以为病患是命在旦夕,进急救室时神经完全紧绷起来了。

    时遇站在外面心急如焚,步伐渡来渡去,清邃的眼眸里弥漫着浓浓的担心。

    医院是陆氏集团的,因为担心江屿心,时遇并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很快陆希城就得知消息赶来了。

    看到站在急救室门外的时遇,剑眉拧起萦绕着愠怒,上前就质问:“我晚上送她回去的时候还好好的,你是怎么照顾她的?还是你对她做了什么?”

    陆希城怀疑是不是他知道屿心和自己吃饭,生气和屿心吵架,控制不住的情绪对屿心动手。

    那样的话,他绝对不会放过时遇!

    时遇幽暗的鹰眸扫了他一眼,没说话,也没心情回答他的质问,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急救室的门。

    陆希城也担心江屿心,在来的路上他就已经打电话给院长,不管怎么样一定给江屿心安排最好的医生。

    在他还没到时,医生已经进去了,情况如何,到现在还不知道。

    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急救室的门终于开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口罩还没来得及摘,时遇已经迫不及待的上前一把抓住他,问道:“她怎么样?”

    医生眼神在时遇和陆希城两个人之间油走片刻,不用问都知道哪个是家属。

    医生对时遇说:“她没事,放心吧。”

    时遇皱眉:“没事?没事她怎么会……”欲言又止,有些话不适合当着陆希城面说。

    医生忍不住的瞪了他一眼,“她是怀孕了,不知道怀孕前三个月不能同.房吗?从她陰道磨損的程度看,这几天没少做吧!真是胡闹!”

    此话一出,無疑是在时遇和陆希城两个人面前都放了一颗炸弹。

    前者是欣喜若狂,难以置信。

    后者是晴天霹雳,心如刀绞。

    时遇又是诧异又是惊喜,抓着医生的手臂,一遍遍的问:“是真的吗?她真的怀孕了……”

    陆希城一阵目眩,步伐不由的踉跄往后退几步,眸底的光黯然失色。

    他们有孩子了。

    他们不但结婚了,而且这么快就有了一个孩子。

    这预示着,自己真的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陆希城抬头再看时遇,这才发现时遇出来的有多急。

    下身是一条单薄的西裤,脚下拖鞋只有一只,另外一只不知道是掉了,还是根本就忘记穿了,赤脚踩在地上到现在,他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

    上身里面的衬衫凌乱,扣子都扣错了,外套是随意的套上的,扣子也没扣,在寒冷的十二月的深夜,他就是这样敞着胸口把江屿心送来医院……

    他对江屿心的关心和在乎,超乎想象。

    ………………………………………………………………

    陆希城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时遇根本就没注意到,他的注意力全在江屿心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上。

    江屿心被送进病房没多久就醒了,在听他说自己怀孕时也是怔住,久久回不过神。

    时遇握着她的手都舍不得用力,在唇瓣旁亲了又亲,“是真的,初年要做哥哥了!”

    江屿心还在发怔,医生走进来,当着护士的面又和他们说了下怀孕要注意的事项,尤其是在房.事上多说了几句。

    江屿心听着听着,想到什么,不由自主的咬住唇瓣,羞赧的抬不起头,整个人恨不得缩进被子里。

    平安夜她和时遇两个人就没节制做了很久,圣诞节她又主动献身,惹得时遇频频失控,因此差点流产,还被医生这般训诫。

    江屿心哪里还有脸见人!

    时遇听着医生的面不改色,夫妻之间做.愛是一种很正常的生理需求,他并不觉得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

    但他的时太太好像脸皮薄,听不得旁人提及这事,于是他声打断了医生的话,他怕医生要继续说下去,时太太要羞憤而死。

    关于孩子健康的问题,时遇在江屿心醒来之前和医生谈过。

    之前江屿心有吃过避孕药,可后来就没有了。因为他们之间谈过,一切顺其自然,平常他会注意安全措施,她不可以再继续吃药,但万一真的有了,那就接受……

    医生详细的问了一下,关于之前服用避孕药会不会对胎儿有影响现在谁也说不准,得看后期的畸形排查,还有各种检查!

    总体来说,问题不大。

    ……

    凌辰12点,过了圣诞夜,江屿心躺在医院的病*上,还有些回不过神。

    手指落在平坦的小腹上,这里孕育着自己和阿遇的孩子,初年未来的弟弟或妹妹。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之前她也没有任何的征兆,现在还真的有点儿难以消化怀孕这个事实。

    时遇怜惜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睡吧,别想那么多!现在你和宝宝的健康最重要。”

    晚上他不打算走了,留在这里照顾她。

    至于陆希城来过的事,他没想过告诉江屿心,陆希城大概也不想让她知道吧。

    江屿心握住他温热的大掌,虽然不想睡,可眼皮子很重,一直往下垂,她轻喃嘀咕一句,“阿遇,我怎么就又怀孕了呢……”

    声音低低的,小小的,又有些委屈似的……

    时遇坐在病*边,清邃的眼眸温情凝视睡着后的江屿心,安静乖巧,像是一只猫蜷曲在他的心底。

    指尖轻轻的撩开她遮掩的发丝,嘴角噙着一抹笑,他知道的,她心里在害怕什么,恐惧什么,抵触什么。

    俯身唇瓣贴在她的耳畔,轻声呢喃:“心儿,我向你保证,噩梦绝不会再重演一遍……”

    握着她微凉的指尖,放在唇瓣亲了下。

    属于他们的噩梦都已结束,而迎接他们的将会是幸福而美好的未来!

    ………………………………………………………………

    江屿心在医生的要求下住院三天,确保胎儿稳定才可出院。

    初年在知道自己要做哥哥了,连学校都没去,直接到医院看她和未来的弟弟或妹妹。

    他盯着江屿心平坦的肚子好久,不太相信道:“这里真的有我的弟弟?”

    “是妹妹!”在一旁给江屿心倒水的时遇皱眉纠正。

    已经有一个儿子,他可不想要第二,他喜欢女儿,像心儿,多好。

    初年扭头吐了吐舌头,对着江屿心的肚子默念道:是弟弟,是弟弟,是弟弟,一定是弟弟。

    江屿心隐约听到他嘴巴里的念念有词,不由的笑了。

    刚开始知道怀孕,心情很复杂,有恐惧有喜悦,现在回过神,她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调整好心态,迎接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尤其是在看到时遇和初年都很期待这个小生命到来,她觉得自己心里所想的,所怕的,都不会再发生。

    没一会初年就被江屿心赶去学校,都是要做哥哥的人,更应该以身作则好好上学才可以。

    时遇被江屿心遣去送初年了,之后去公司。

    她只是怀孕了,总不能让父子俩一个不上班,一个不上学的都留在病房陪她吧。

    时烟目前不在青海城,时宗又虎视眈眈,时昌现在离不开时遇,纵然再舍不得离开她一步,时遇也还是要去公司,只能争取晚上早点过来陪她。

    ………………………………………………………………

    住院的第二天下午,Moll将江屿心想要的东西送来了,顺便还送了一束蓝色妖姬,说是陆总的意思。

    Moll直接到医院来找自己,想必陆希城也该知道她怀孕的事。

    江屿心犹豫片刻,问:“他……还好吗?”

    Moll将花插进花瓶里,低垂的眼眸片刻后掠起,公式化的笑容道:“陆总很好,他要是知道江小姐這麼關心他,一定會非常高興!”

    江屿心知道她的话是在敷衍自己,看样子希城是很不好了。

    “或许,你可以改口叫我时太太。”她的手从被子里拿出来,无名指的戒指赫然映入Moll的眼帘里。

    Moll神色一怔,嘴角三分笑都僵住了,难怪……

    难怪陆总又喝得伶仃大醉,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小心肝”。

    那么悲伤,又那么绝望。

    “陆总,他是真的很爱你!”跟在陆希城身边这么多年,她没见过陆希城有对谁像对江屿心这般的上心,有求必应。

    “我知道。”

    “你把他伤得很深。”

    “我也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Moll的语气有些急,似乎是在为自己的老板抱不平。

    江屿心清澈的眼帘凝视她,沉静如故,“等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爱,半点不由人……”

    哪怕是自己的心!

    Moll知道自己今天的话有些多,要是再多,传到陆总耳朵里,只怕自己就下岗了。

    她没有再多说什么,离开了病房。

    江屿心的眸光从病房门口转移到*头柜上的花瓶,娟秀的眉头微皱……

    希城知道她不喜欢蓝色妖姬,又怎么会吩咐Moll送她蓝色妖姬。

    Moll……

    眸底飞速的划过一抹探究。

    …………………………………………………………

    第三天,江屿心还没来得及出院,青海城娱乐报纸放出一枚重磅新闻——江氏企业千金江屿心未解除与陆希城婚约便另嫁旧爱!

    全文都在指责江屿心与旧爱藕断丝连,从国外一回来就和旧爱纠缠不清,就连之前婚礼没有顺利进行也是他们的恶意设计;而江屿心更是在陆家全然不知情的情况下嫁给旧爱,全然弃陆希城于不顾。

    文章的后面还配上了陆希城在酒吧买醉颓废画面。

    这股舆/论瞬间在青海城掀起一片浪潮,这一次时遇的身份被曝光,不但是江氏企业的股票一路下跌,时昌也是紧跟其后,瞬间两家公司都人心惶惶,又不能立刻对外界召开记者会澄清,因为江屿心现在已经脱离江氏,具体情况他们根本就不清楚。

    时遇一早就接到不同的电话,汪休钧已经过来接他去公司。他不放心江屿心,在路上的时候吩咐汪休钧送自己到公司后就去医院盯着,他怕记者会闯进病房,惊扰了她。

    汪休钧知道他有多重视屿心姐,点头,信誓旦旦道:“时先生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人伤害到屿心姐。”

    …………………………………………………………

    时遇没有刻意阻拦新闻隐瞒着她,因为她迟早都会知道,而且他相信她没有那么脆弱,两个人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这点小风小浪不可能会击垮他们。

    江屿心是先看到楼下的骚.动之后再看到报纸,那些对她批斗的文字,将她形容的简直就是淫.娃.蕩.婦,不堪入目。

    楼下的记者被医院的保安与时遇的人拦着,可还是想尽办法要溜进来想要拍照。

    江屿心站在窗口,看着那些记者,眸色稍冷……

    这件事在网络上的反响也是极其的恶劣,很多人都在骂她和时遇,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千刀万剐一样。

    若是以前,江屿心看了会心里堵塞,郁结难疏,毕竟人言可畏。

    “人言可畏”四个字没有经过的人,不会知道这四个字的份量有多沉重。

    中国无声电影时期才华横溢的卓越女演员阮玲玉因为婚姻诉讼案,被大作文中造谣中伤,把一桶桶的脏水泼她身上,她不堪被褥,留下“人言可畏”的遗言,服药自尽,时年25岁,一代红颜就此香消玉殒。

    可现在不一样了,她与时遇走过那么多风雨,穿过那么多阴谋与误会,这些舆/论和脏水是不可能打倒她的。

    有人敲门,进来的是汪休钧,“屿心姐,时先生不放心,让我来看看。”

    江屿心点头,眼神落在已经收拾好的行李袋上,“我们从后门走。”

    “可是——”汪休钧欲言又止,时先生让他来保护屿心姐,可没让他接屿心姐出院。

    “记者一时半会不会离开,留在这里我也不能好好休息。”再者,继续留在医院不但会影响医院的正常运作,也会影响到其他的病患。

    汪休钧听她这样说,也不能反驳了,提起行李袋问:“我们去哪里?”

    现在只要是与他们有关系的地方都被记者包围了。

    江屿心想了想,薄唇沁出一抹淡淡的笑,“还有一个地方可去。”

    …………………………………………………………………………

    江屿心换了一身深色的衣服,戴着棒球帽和汪休钧从后门离开医院,没有记者注意到她。

    车子开不进小巷子里,汪休钧提着行李袋送她上楼,边看边说:“屿心姐在这里还有房子,这房子年代有很久了。”

    这是她以前读书租的房子,后来被时遇买下,一直保存完好的公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烯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烯湮并收藏倾城婚恋,首席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