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帝绝爱,弃妃有毒 > 第138章 求你救他

第138章 求你救他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就是……你长大了就会明白。”殷卧雪揉了揉小家伙的头,恒儿还小,很多事他理解不了。

    “为什么长大了就会明白?为什么现在我不明白?”小家伙追问,一脸好奇加茫然,越是不懂,他越想弄懂,这就是他的好奇心。

    “没有为什么。”殷卧雪头痛了,面对小家伙的问题,她真不知如何回答,无论她回答什么,他都能问为什么。“好了,我陪你去午睡。”

    殷卧雪抱着恒儿去内室,恒儿不停追问,殷卧雪耐心跟他说,躺在*上小家伙都没放过殷卧雪。

    “恒儿,不许说话,闭上眼睛睡觉,不然我叫歌凤来陪你睡。”殷卧雪板着脸严肃的看着恒儿,她再顺着他,非被他逼疯不可,她从来不知道,他的好奇心这么重,遇到不懂的事,非要执着的弄明白,自己想不明白,就缠着你跟他解答,无论你如何解答,他都不能懂。

    殷卧雪很好奇,哥陪着他睡的时候,也是被他这么追问吗?以哥的个性,他会一一解答吗?

    被问烦了,肯定直接点恒儿的睡穴,让他安静下来,小家伙真是说不累。

    “姐姐,你凶我。”小家伙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他最怕歌凤了,最不喜欢歌凤陪他睡了,在他看来歌凤不喜欢他,他问什么,歌凤都不理他,不像殷卧雪会跟他一一解答。

    在歌凤面前,无论他如何哭闹,歌凤都不理他,等他自己哭,自己闹,听烦了直接点他的穴道。

    殷卧雪头痛了,不敢再凶他了,只能哄,而哄他的方法就是解答他的问题。

    于是乎,一大一小躺在*上,小的问,大的答,小的越问越起劲,大的越答越累,偏偏小的还不放过大的,问得不亦乐乎。

    月影朦胧,冷风袭人。

    一辆马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林间道上。

    “烈焰,缓慢行驶。”莫如风修长的手指将车帘撩开,对着驾驶马车的烈焰说道。

    “王爷,已经很慢了。”烈焰说道,他还从来没赶过这么慢的马车。

    “我……咳咳咳……不用管我……我没事……”车内伴随着一阵轻咳,韩茹雅苍白的面容显露出来。

    “别说话。”莫如风放下车帘,扶着韩茹雅,他有些后悔带她来洛氏皇朝了。

    “我没事。”韩茹雅虚弱的摇头,她身体本就弱,自从上次受伤,身子还没调理好,现在又长途跋涉,身体肯定吃不消,这次出来又没带丫环。

    驾车的烈焰有一张略显稚气的脸,五官清秀,眼眸明亮,黑白分明,此刻在他的脸上看到了怨气,低声抱怨:“我们这次去洛氏皇朝办正事,我不明白王爷为什么要带上她。”

    “不想被王爷责骂,最好少说话。”烈焰旁边坐着另一个男子,手持长剑,环胸闭目,他叫烈火,他不似烈焰有张稚气的脸,神情清冷,薄唇轻抿,越发显得面容俊秀斯文。

    烈焰看了烈火一眼,见他困倦的神态,似乎是连夜赶了许久的路,也不好在打扰他了,他驾马车时都没打扰过自己。

    “王爷,还有多久?”韩茹雅问道。

    “不知道。”莫如风回答,他是真的不知道,若是以前他们三人快马加鞭,早就到洛氏皇朝了,没准现在正在回程的途中,现在坐马车,他反而不知道到哪儿了。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这条路他走过无数次,岂会不知,韩茹雅当他是不愿告诉自己。

    “别说话了,到了自然会让你知道。”莫如风揽过她的肩,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韩茹雅闭着双眸,靠在他的肩上,莫名,这个肩能让她感觉到安全。

    当行驶到蜿蜒崎岖的转弯处之时,烈焰眼中闪过一丝警戒之色,闭目养神的烈火也醒了过来,两人对视一眼,立刻警觉起来,犀利的目光注视着前方的道路。

    “要告知王爷吗?”烈焰问向烈火。

    “废话。”烈火给了烈焰一个白痴的眼神,这种事能瞒得过王爷吗?他真当王爷沉迷在美色中吗?

    烈火侧身拱手,对着车内的莫如风,沉声道:“王爷,前方有打斗。”

    “是陷阱吗?”莫如风问道,这条是去洛氏皇朝的必经之路,路不好走,不可能巧合的碰到有人在前方打斗。

    “不清楚。”烈火不敢保证。“属下前去看看。”

    “不必了。”莫如风阻止他,如果是陷阱,与其让他前去看,不如他们一起去。“能看出是哪国人吗?”

    “像是洛氏皇朝的人。”烈焰回答,他的眼睛毒,很远的东西都能看清楚。

    “洛氏皇朝。”莫如风蹙眉,看向睁开眼睛的韩茹雅。

    韩茹雅脸色虽苍白,却丝毫不影响她绝世的容姿,细长的眉,长而卷的睫毛,明眸若秋水一色,眨眼睛时,脉脉曳流。

    韩茹雅望着他,莫如风身着一袭月白色锦袍,墨染的青丝用发带随意束起,温润如玉的精致五官,墨眸清澈,沉静如温玉,配上超凡脱俗的气质,让他宛如谪仙般飘逸出尘,如果不是韩茹雅领教过他的手段,会以为他是不沾染俗世的半点尘埃。

    莫如风挑开窗帘,朝前方看了一眼,看着韩茹雅,冷声道:“若是陷阱,本王就让他们自掘坟墓,若无人阻挠,我们也冷眼旁观,若被人阻挠,杀无赦。”

    韩茹雅手指轻卷,轻捂红唇,发出一阵轻咳,清淡的声音响起。“你想太多了,不可能是他。”

    “最好。”莫如风冷笑,除了他,莫如风想不到会是谁,除非他们真是巧合的遇到这种事。

    “我可以保证。”韩茹雅见他不信,举起纤细的手欲发誓。

    “不需要。”韩茹雅越是这样,莫如风越是生气,她就那么在意他吗?那么想要保护他吗?真是可笑,一个男人需要一个女人来保护,真是废物到家了。

    烈火眉心微蹙,低声叫道:“王爷,不像是陷阱,王爷,是杜……”

    莫如风清冷的眸子微眯,目光落到马车外,只见……

    两辆马车擦身而过,莫如风与另一辆马车内的人四目相对,顿时,时间仿佛在这一瞬停止。

    是个人都有好奇心,韩茹雅亦不例外,下意识的抬眸,目光随着莫如风的目光望去,她的速度太快,快得莫如风来不及放下帘子。

    看到他的一瞬间,韩茹雅瞳中掠过一丝慌乱,原本清澈的水眸,如一汪被打碎的秋水,泛起层层涟漪。

    “杜大哥。”韩茹雅认出他来了,这是她离开洛氏皇朝后,第一次见到他,还以这种方式重逢,跟他回洛氏皇朝之前,她想过他们无数次重逢的情景,唯独没想过是这样的。

    “雅妹。”见到她,杜威也很震惊,他早该想到,莫如风回洛氏皇朝了,怎么可能不带上她,带她到自己面前向自己示威。

    刹那间,仿佛有一道裂开的声音,从莫如风的耳边炸响。

    尤其是他们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从心底缓缓升出,猛烈地撞击着他的心,莫如风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杜大哥……雅妹……哥哥妹妹,叫得真亲热。

    莫如风放下帘子,面容冷凝,黑眸微眯,冰冷的声音响起:“烈焰,快点。”

    让他们看,让他们含情脉脉,马车背道而驰,看他们怎么看对方。

    马车突然加快,韩茹雅受力之下,坐不稳,身子重重的撞进他的胸膛。

    “王爷,救他,他受伤了。”韩茹雅抓住莫如风的衣衫,她只能向他求救,她看见了,杜大哥受伤了。

    “我是谁?”莫如风寒声问。

    “王爷。”韩茹雅回答。

    “我是谁?”莫如风又问。

    “莫如风。”韩茹雅叫出他的名字。

    “莫如风是你的谁?”莫如风问。

    “夫……夫君。”韩茹雅有些结巴。

    “他是你的谁?”夫君,很好,她还知道他是她的夫君,他还以为她早就忘了自己是她的谁,看看刚刚她看杜威的眼神,想想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韩茹雅不知如何问道,是她的谁?爱人,若是这样回答,一定会激怒他。

    “我什么我?有那么难回答吗?他是你的旧*,我有说错吗?”莫如风抓住她的双肩一阵摇晃,真是气死他了。

    “王爷,救他,我求你救他。”韩茹雅不想与他争辩什么,只想让他出手相救。

    “凭什么?”莫如风恨得牙庠庠,她居然求他,为了那个野男人,她居然求他。“他是你的旧*,我恨不得他死,现在有人要杀他,我没落井下石就算了,还指望我雪上加霜,白日做梦。”

    “你不出手相救,我救。”韩茹雅不知打那儿来的力气,一把将莫如风推开,朝车处冲去,还好烈火拉住了她,否则掉下马车摔死。

    冷风吹来,韩茹雅一头如丝绸般的黑发披散,随着风吹拂,凌乱了她的墨染的青丝。

    “你不要命了。”莫如风气极,烈火跟烈焰都震惊,他们还是头一次见他们的王爷这么生气,生一个女人的气。

    “救他。”韩茹雅望着他,用目光告诉他,他若是不出手,杜威若是死,她定跟随。

    “救他。”莫如风瞪着韩茹雅,咬牙切齿从牙缝里迸出。

    听到莫如风的话,韩茹雅放心了,他说救,就一定会救,眼前一黑,晕倒在莫如风怀中。

    闻言,烈火跟烈焰眸中闪过一丝不解,迟疑叫道:“王爷?”

    烈焰直言。“杜威是王爷的情敌,看王妃这个样子……嗯……这杜威都不能救,死了对王爷只有益,没有害。”

    莫如风眉心微蹙,妖冶的脸上露出一丝纷乱的神色,冷声道:“救他。”

    翌日。

    洛氏皇朝,皇宫。

    “何事。”莫如风阴沉着一张脸,见了洛帝连礼都未行。

    “谁给你气受了?”洛帝问道,他知道昨夜发生的事,原谅他的无礼了,若是换成是自己,心情也不会好。

    “废话少说,直接说事。”莫如风睨了洛帝一眼,对这个小自己三岁的弟弟很是无奈。

    “朕准备和亲。”洛帝笑呵呵的说道。

    “和亲?”莫如风蹙眉,听到和亲两个字,怎么听怎么别扭。

    “与魏国。”洛帝朝莫如风眨了眨眼。

    “魏国跟洛氏皇朝有我,你还需要和亲吗?”莫如风问道,他想用和亲换两国和平,这种牺牲是好事,为什么是跟魏国,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他的身份,在两国之间油走,不知比和亲强多少。

    “需要,当然需要。”洛帝点头。

    “就为这事?”见他一副我心已决的样子,莫如风压抑着怒火。

    “这事不重要吗?”洛帝反问。

    “这事重要吗?”莫如风咬牙切齿,他真是服了这个弟弟,时不时召他回来,难道他不知道,在洛氏皇朝,除了他,没有人希望他回来吗?

    “当然重要,四哥的终身大事。”洛帝点头。

    莫如风彻底火了,他还以为是这家伙要和亲,没想到这家伙将主意打到自己身上。

    “四哥,别走啊!这事考虑考虑,那姑娘你也见过,对你倾慕已久。”洛帝见莫如风转身走,立刻起身跟上。

    “滚。”莫如风一个回旋腿踢去,洛帝转身逼开,莫如风警告。“再跟着我,我会让你在*上躺几天。”

    他不该相信这家伙的话,他真是见鬼了,接二连三被他骗回洛氏皇朝,再有下次,他就不叫莫如风。

    入夜,一轮弯月斜挂在夜空中。

    朦朦的月色,一个女子悄然无声的走出驿站。

    月色下,韩茹雅一身淡绿色纱裙,白色披风,包裹着她曼妙的婀娜身姿,浑身散发出一股优雅圣洁而飘逸的气息。

    来到杜府,韩茹雅并没有走正门,而是去了后门。

    站在门外,韩茹雅用戒备的目光四处看了看,见没人,她才上前敲门。

    一会儿后,只听一道抱怨的声音响起。

    “谁啊?大半夜不睡觉。”随着她的话一落,门也打开了,见站在门外的韩茹雅,语气不怎么好。“你谁啊?”

    “苏姨,是我。”韩茹雅转过身。

    “韩小姐。”苏姨眨了眨眼睛,看清楚是韩茹雅后,激动得不得了,上前抱住她。“韩小姐,真的是你吗?”

    “苏姨,真的是我。”韩茹雅笑着说道。“不信你看清楚。”

    苏姨真的打量着韩茹雅,乌发如墨,眸含秋水,唇似樱桃。“天,韩小姐,真的是你。你不是在魏国吗?怎么回来了,是不是王爷放你回来了?”

    在苏姨看来,是莫如风强行将韩茹雅带走,将他囚禁在魏国,苏姨很不喜欢莫如风,谁叫莫如风棒打鸳鸯,活活将韩小姐跟她家少爷拆散,韩小姐跟少爷那么相爱。

    “苏姨,有什么疑问等会儿再问,现在带我去见杜大哥。”韩茹雅知道莫如风答应救,就一定会出手相救,即使她晕过去了,醒来想到当时的情形,她不放心,趁莫如风不在,她躲开烈焰跟烈火偷偷跑出来看看。

    没亲眼见到他平安,她无法放心。

    以前她就经常偷偷跑来杜府找杜威,总是走后门,久而久之,跟苏姨也有了感情,苏姨每天夜里都会等她。

    “好好好,快去,少爷见到你,一定会很开心。”苏姨拉她进门,习惯的瞄一眼门外,确定没有人才关门。

    现在是防莫如风,以前是防过路人,韩茹雅是大家闺秀,若是让人看到一个姑娘深夜来杜府,还是走后门,她的名声会受到影响。

    韩茹雅熟门熟路去了杜威的房间,他房间的门是开着的,韩茹雅愣了愣,走进去没见有人,她没坐在房间里等,而是直接去找他。

    她知道他在哪儿?

    树影婆娑,远远的韩茹雅隐隐约约看清有个人影站在树下,她知道是谁,他果然在这里,慢慢靠近,人影愈加清晰,高大挺拔的身形,韩茹雅心跳加速。

    突然,背后传来奇怪的声音,杜威警觉的转身,看着发出声响的地方。“谁?”

    韩茹雅刚准备出声,便见一个身穿红色衣裙的女子走向杜威,韩茹雅第一反应藏身在一棵树后。

    “是你。”杜威看着红衣女子,阴沉着一张脸。

    “怎么?不是她,让你很失望。”红衣女子迈着莲花步,婀娜多姿。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杜威撇开脸不去看她,见到是她,他是很失望。

    “真不懂,还是装不懂。”红衣女子不放过他,来到他面前,纤细的手指在他胸膛上划着。“我知道她回来了,别等了,你知道她不会来,深夜,她正陪着自己的夫君,怎么可能来找你。”

    “你来找我有事?”杜威挥开她在自己胸前造次的手,在让她继续下去,一定会玩出火花,他不爱她,可他的身体在她的挑///逗会起反应,在他心里还抱有一丝侥幸,雅妹会来找他,她回来了,一定会来找他。

    以前,她也是深夜来找他,他们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地坐着,看天上的星星月亮,也会觉得很幸福。

    “怎么,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红衣女子身姿轻转,背靠在他胸膛上,头微偏,红唇擦过他的脸膛。

    “你能站着好好说话吗?”杜威真想将她推开。

    “杜大哥,她回来了,你就不要奴家了吗?真伤奴家的心。”红衣女子目露悲伤的眼神,捂着心脏的位置。

    “红莲。”杜威喊出她的名字。

    “奴家刚刚去了驿站,你等的人儿正被她的夫君抱着睡觉,杜大哥,你可真是傻,她现在是莫如风的王妃,已经不再是你的雅妹了,你还对她抱什么希望?”红莲一脸的同情,这些话她是故意编给他听的,但是,她虽没去驿站亲眼见到,她说的未必就是假。

    她都能为了他牺牲一切,为什么他还是不愿意接受她,宁可等一个没有希望的人,也不接受眼前的她,红莲不明白,她到底哪儿比不上韩茹雅,比容颜,她不输给韩茹雅,比身材,她也不输给韩茹雅,比爱情,她也不输给韩茹雅。

    韩茹雅不能为他做到的,她却能。

    莫如风迷她迷得团团转,杜威也被她迷得团团转,红莲想不通,韩茹雅到底给他们下了什么盅?

    “她是被逼的。”杜威反驳,他永远也忘不了,莫如风是如何的逼迫她,他只恨自己没有本事,没有能与莫如风抗衡的本事,否则,他一定不会让莫如风将她从自己身边抢走。

    这是他的痛,也是他的耻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绝爱,弃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黯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黯默并收藏冷帝绝爱,弃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