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 > 第46章 雪姨很忙

第46章 雪姨很忙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巅峰玩家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陆梦萍和陆尔杰努力适应新学期的学习生活时,陆如萍所就读的圣约翰大学的迎新会,这才姗姗来迟。

    杜飞这天一大早就带着相机,兴奋地跑去了圣约翰。

    书桓最近迷师范学院的陆依萍迷得厉害,今天又跑去约依萍了,所以杜飞今天才有机会一个人来找如萍。

    要杜飞说,虽然如萍和依萍都是陆家的女儿,但在他心目中,温柔体贴的如萍可是比那个素未谋面的陆依萍好多了,他真不知道书桓看上那个陆依萍哪里。

    不过就算心里这么想,杜飞也不会和何书桓说这种话,因为他可是一直很怕书桓和自己抢如萍的,而且从如萍之前的反应来看,对书桓的好感度明显比对他的高,所以书桓不来正好,这样如萍的注意力才会只放到他一个人身上!

    想到这里,杜飞对着圣约翰礼堂的窗户理了理衣服,嗯,看起来很精神,一看就是个好小伙!

    圣约翰只有四个学院,学生也不像其他大学那么多,但学生整体质量,在整个上海的大学生中,都可以说是排在前几位。

    因为大多都是世家子弟,所以在迎新会这天,许多学生都穿戴得十分得体,杜飞看到那些西装革履的男学生,再看看自己的衬衫格子裤,顿时觉得自己有几分寒酸。

    不过,想来如萍也不会是那种以貌取人,功利市侩的女孩子!

    这么一想,杜飞心底忽然涌起的那些自卑,才稍微淡了些。

    陆如萍所在的文学院,这次准备的节目是女声合唱《圣母颂》。

    圣约翰本就是教会学校,虽然神学院的地位在这些年的改革中已经被大大削弱,甚至一度十分没落了,但独有的西式教育模式却一直保留至如今,学生们也有不少都是基督教教徒。

    而女学生所占比例很大的文学院,则是每年迎新会上,新老学生们瞩目的焦点,因为文学院是出了名的美人聚集地。

    杜飞对圣约翰这所学校的了解并不多,仅有的一些了解,也是从前几天整理出来的报道中得知的。

    这是一所私立教会大学,来这里就读的人大多有着良好的家世。

    如萍自然也是如此。

    一想到这些,杜飞又就忍不住有些自卑起来。

    对他来说,如萍实在太过美好,就像一个遥远的梦,虽然温柔得像一汪温泉,却永远都如天边的明月般高高在上,安静地散发着独属于她的美丽。

    就像现在一样。

    空灵而又虔诚的吟唱,随着清澈如水的钢琴声,在圣约翰的礼堂上空飘荡。

    身着粉色礼裙,肩上披着白色毛绒披风的女孩子们,每个都如同天使般纯洁而美好。

    杜飞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最前排的如萍。

    这是杜飞第一次看到如萍穿这种小礼服,她的长发微卷,此刻正乖顺地披散在身后,灯光明媚,让她浅栗色的发色看上去几乎像绸缎般闪耀着动人的光泽。

    她的头发上只别着和上次一样的水钻天鹅发饰,脖子上带着一根银色的项链,除此之外,浑身上下再没有其他装饰,却硬生生给杜飞一种像是看到了童话中的公主般的错觉。

    “第一排中间那个女生,看起来不错。”

    “啊,你不认识她?她是文学院的新生陆如萍,在新生里还挺有名的。”

    “是吗?她家什么来头?”

    “这倒是还不清楚,不过你看她头上和脖子上的饰品,我之前陪我妈逛街的时候看到过,每样都价格不菲,她们家还真舍得往她身上砸钱。”

    “哟,这么说来,这还是朵高岭之花?”

    “怎么,你这是有什么想法了?”

    “呵呵……”

    低声的絮语随着节目的进行,一直在身边此起彼伏。

    杜飞在刚听到的时候,简直忍不住想冲上去对那些男生大吼:都不许打如萍的主意!如萍明明是他先看上的!!

    但是在看到那些男生的衣饰样貌,还有后来接二连三听到类似的话后,杜飞反而越来越沮丧了起来。

    他眼巴巴地看着台上仍旧认真看着唱本,沉浸在歌声中,对台下这些色狼的反应根本一无所知的如萍,心里简直要泪流成河。

    原本只有一个书桓的时候,他都已经够没把握能追到如萍了,现在又有这么一群近水楼台的混蛋!可让他怎么办(┬_┬)!

    但是,让他就这么放弃如萍,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当文学院的节目一结束的时候,杜飞就迅速起身,往后台的方向跑去。

    “如萍,我刚才好像看到上次来找你的人了。”表演结束后,退居幕后的刘蓉蓉,忽然对陆如萍说道。

    “啊?你说什么人?”陆如萍一脸茫然地看着刘蓉蓉。

    就见刘蓉蓉大大翻了个白眼,“就是我们开学那天,在门口叫你的那个人啊!”

    刘蓉蓉的话音一落,陆如萍就睁大了眼睛,“你是说……你看到杜飞和何书桓了?!”

    刘蓉蓉皱了皱眉,“好像只看到一个人,到底是谁我也不知道,你难道忘了,我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啊。”

    陆如萍这才想起来,上次光顾着不想继续丢脸,所以立刻就和杜飞何书桓一起走了,而且那时候也和同学们刚认识,所以并没有把他们介绍给刘蓉蓉认识。

    说话的功夫,她们两人已经换好了衣服。

    正准备去下面看节目,就听到外面有人喊:“哪位是陆如萍同学?这里有人找!”

    陆如萍和刘蓉蓉对视一眼,显然都猜到了来人是谁。

    “如萍,如萍!我来看你啦!”陆如萍刚从更衣室出来,就看到杜飞正站在不远处,兴奋地朝这边挥手。

    当没看到刘蓉蓉偷笑的样子,陆如萍快步走到杜飞身边,有几分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杜飞,你怎么过来了?”

    看到心中的公主和自己说话了,杜飞立刻兴奋得手舞足蹈,“因为我知道今天是圣约翰的迎新会,就特意跑过来采访,谁知道竟然还能看到你的演出,简直太让我意外了!唱得太好了!”

    已经走到陆如萍身旁的刘蓉蓉,听到这话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怎么记得我们刚才是合唱来着?你说的是如萍唱得好,还是我们所有人唱得好?”

    杜飞这才注意到如萍身边那个神色有些俏皮的女孩子,他尴尬地挠了挠头发,“其实我想说的是,你们唱得都很好啦。”

    看到他浑身不自在的样子,陆如萍和刘蓉蓉顿时笑了出来。

    在给刘蓉蓉和杜飞相互介绍过后,陆如萍这才问出她见到杜飞起就想问的问题。

    “对了,何书桓没有一起过来吗?”从第一次见到杜飞和何书桓的时候,这两个人就一直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所以乍一看到杜飞一个人,陆如萍还有点好奇。

    杜飞心底却咯噔一声,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一下,原本兴高采烈的样子顿时蔫了不少,活像一直被淋湿了毛的可怜小狗,“哦,书桓今天跑去找陆依萍了,所以才没有过来。”

    他就知道,果然在如萍心中,还是比较喜欢书桓的吧……

    不过,就算这样,他也还是不会放弃的!

    想到这里,杜飞顿时振作了起来,“对了如萍,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事情找你!”

    听杜飞说何书桓去找依萍了的时候,陆如萍心底就蓦然略过一丝遗憾的感觉。

    她知道自己对何书桓其实还是有些好感的,就算妈妈和尓豪都对他有些微词,但很显然,何书桓喜欢的人,显然并不是她。

    心底虽然有一丝失落,但好在她对何书桓那朦胧的情愫还没来得及发芽,所以陆如萍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杜飞的话上面。

    “什么事情?”听杜飞说来找自己有事,陆如萍好奇地看着他。

    刘蓉蓉也一脸兴味地看着他们俩。

    “嘿嘿……”见如萍明显被吊起了胃口,杜飞却忽然转移话题,“这个先不告诉你,你先把这个收下,好不好?”

    说完,就见他的手在背后鼓捣了两下,而后忽然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葫芦出来。

    陆如萍眨了眨眼睛,拿起那个葫芦看了看,“这是什么?”

    那其实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已经晒干了的小葫芦,皮是淡淡的黄色,上面似乎刻了什么东西,陆如萍低头研究了半天,只勉强认出上面的第一个字是“如”字。

    “这是‘如意’。”杜飞一本正经地说道,眼睛却紧张地盯着如萍的一举一动。

    刘蓉蓉长长“哦”了一声,从如萍手中拿过那个小葫芦,在手里把玩了一番,而后一脸促狭地看着陆如萍。

    这还是陆如萍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男生送的礼物。

    不过,她还是不明白这东西为什么是“如意”啊?

    如意一般不都是用玉石或者黄金做的吗?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朴素的“如意”呢。

    其实杜飞自己也知道,这样的礼物太过寒酸了些,但他实在不知道该送如萍些什么才好?

    而且说实话,他这几个月的工资,早就因为上次秦五爷的那个案子,被老总扣得一穷二白了,连这个买葫芦的钱,还是他跟书桓借的,然后刻了好几个晚上,才堪堪把“如意”两个字刻明白。

    “如萍,我送你这个如意,就是希望你以后的每一天都顺心如意,希望你能每天都快快乐乐的!当然,如果你每次看到这个如意的时候,都能想起送它给你的我,我就更高兴啦!”

    说着这番话时,杜飞一脸真诚地看着如萍。

    陆如萍整个人都已经囧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她发现自从认识杜飞以后,她人生中“惊囧”这种情绪出现的次数真的越来越多了。

    话说杜飞到底知不知道他们现在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啊!还有,他究竟知不知道这些话到底有多暧昧啊!难道他没有发现,从他拿出这个“如意”开始,旁边的老师和同学看他们的眼神就已经很不对劲了吗?!

    明明她和杜飞就没什么,估计明天开始,学校里就会有不少人说她和杜飞怎么样了吧……

    尤其是……她的旁边此时还有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刘蓉蓉……

    一想到这些,陆如萍简直都有点累不爱了。

    虽然,在杜飞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她确实很感动。

    事实证明,无数先人们都用血与泪的教训告诉了我们,无论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天时、地利、人和。

    而杜飞这个从小就自带倒霉光环的人,在追求心中公主的这条路上,显然比一般人要杯具太多。

    因为在他身上,总是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各种突发状况。

    就比如现在。

    刘蓉蓉是个性子十分活泼的女孩子,这点一度让别人十分诧异,为什么她会和温柔文静的陆如萍迅速拉近距离。

    但同时,她身上另一个十分显著的性格特点,就是这姑娘唯恐天下不乱的八卦心态。

    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陆如萍目瞪口呆地看着刘蓉蓉手中的那个葫芦,在舞台后方的上空一路辗转,被那些同样喜欢看热闹的同学们争相传递,就是不让它落到边喊着“我的如意”,边四处追葫芦的杜飞手里。

    在这其间,杜飞撞到了N位准备登台的同学,踩坏了N块道具板,踹翻了好几桶油漆,最后身上莫名其妙地缠上了一堆小旗子,粽子一样准确地冲着一块钉板狠狠坐了下去。

    杀猪般的惨叫声,顿时响彻在圣约翰礼堂的上空。

    舞台后方一片几分狗跳,因为杜飞这移动大杀器般给力的存在,好几个系的同学准备的节目都被迫延后和修改甚至取消,连校长都被惊动,特意跑到后台看究竟出了什么事。

    陆如萍此时几乎已经没脸见人了,刘蓉蓉也一脸囧囧有神地看着还在地上蠕动挣扎的杜飞。

    因为杜飞莫名其妙把自己缠成了茧蛹,所以现在他还没办法把屁股上的钉板弄下来。

    反应过来这点后,陆如萍和刘蓉蓉赶紧跟人要了把剪刀,把杜飞身上的彩旗和绳子都剪断了,然后看着被扶起来的杜飞,咬着牙把屁股上的钉板拔了下来,上面全是血。

    陆如萍当时差点没哭出来,眼睛红彤彤地说要带杜飞去保健室。

    杜飞死活不干,因为觉得太丢脸了。

    后来还是刘蓉蓉当机立断,直接扭着杜飞,和陆如萍一起把杜飞送去保健室了。

    今天这里当值的,又是叶凛叶医生。

    见到叶医生的时候,刘蓉蓉的眼睛猛地就亮了,只可惜杜飞一直在抽着气,所以她只好先和陆如萍一起,把杜飞扶到了床上。

    从他们三个人进门开始,叶凛就注意到了那个被两个女孩子扶着的,走路有些费劲的青年。

    因为看这个青年的穿着,并非圣约翰的学生,只是很快,他就注意到了青年被血染红的裤子,至于那些血的源头……

    目光落在杜飞的屁股上,叶凛微微皱了皱眉。

    “叶医生,你快过来给他看看吧。杜飞刚才不小心坐在了钉板上,那上面好多钉子都已经生锈了,会不会感染,需不需要打破伤风?”

    相似的开场白,而且一句话就把患者的情况清楚明白地交代完整了。

    这个小姑娘的逻辑思维,似乎还不错。

    心底淡淡掠过一丝这样的思绪后,叶凛就拿着药品绷带还有剪子针剂等医疗用品,把陆如萍和刘蓉蓉两个女孩子赶到了屏风另一边。

    毕竟这个青年伤到的可是臀部。

    屏风后很快就传出了杜飞丝丝哈哈的忍痛声,陆如萍咬了咬嘴唇,心里一时间乱糟糟的。

    一会儿想到杜飞究竟会不会有事,一会儿又想到今天的迎新会是不是被她和杜飞搞砸了,一会儿想到不知道同学们会怎么看她,一会儿又想到杜飞根本不是圣约翰的学生,刚才她和蓉蓉太着急,直接就把他送到这里来了,也没想过值班的医生会不会帮忙给杜飞处理伤口。

    好在,叶医生并没有大家传言中那么不近人情。

    想到这里,陆如萍一直悬着的心,总算稍微安定了些。

    “也不知道杜飞怎么样了。”目光落在那个遮挡得严实的屏风上,陆如萍的声音中满是显而易见的担忧。

    “应该没什么事吧,我看他刚才还有力气叫很大声。”刘蓉蓉接道。

    陆如萍抿了抿嘴唇,刚想和蓉蓉说下,刚才她那么戏弄杜飞不太好,就看到刘蓉蓉脸上担忧的神色,远比她说的话要真实得多。

    陆如萍一时间也不好再说她什么。

    等屏风终于被拉开的时候,陆如萍和刘蓉蓉看到的,就是正趴在床上,下半身被被子盖住的杜飞。

    或许是因为疼痛和流了不少血,所以他的脸色十分苍白,一旁的地上扔着被剪得七零八落的裤子,上面的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

    而和杜飞的狼狈截然相反的,则是正穿着一身纯色白大褂,正整理袖口的脊背挺得笔直的叶医生。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幅画面的时候,陆如萍和刘蓉蓉莫名顿了两秒。

    话说,地上的裤子难道是杜飞之前穿的?

    不过也是,他伤到的地方,确实有点尴尬,被叶医生直接剪开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眼神飘忽了一会儿,陆如萍和刘蓉蓉才来到杜飞的床边。

    “叶医生,杜飞怎么样了?”一想到钉板上那厚厚的锈迹还有染红的鲜血,陆如萍就忍不住攥住脖子上的十字架吊坠。

    叶凛停下用酒精棉擦拭手指的动作,看着杜飞微微皱了下眉,而后,才把目光落在陆如萍身上,“我已经给他消过毒,也打了针,不会再有破伤风的危险。当然,我建议他最好再去大医院看一下。”

    陆如萍点了点头,眉头稍微放松了些。

    叶凛却并不关心他们怎么想,反正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不过,“你跟我来,把打针的钱付一下。”

    虽然保健室在处理伤口方面是免费的,但开药和打针却是需要付费的,只不过费用比去医院要便宜很多,这点和后世大学的校医院基本相同。

    对此,陆如萍一开始并不清楚,因为她上学这么多年,根本从来就没在学校受过伤,所以也不清楚大学保健室的这套流程。

    这天晚上,又跑到妈妈房间聊天的陆梦萍,发现如萍的脸色有些奇怪,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一再追问过后,陆如萍才说出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

    虽然听如萍提到过何书桓和杜飞这两个人,但对于杜飞,陆梦萍一直没什么太明显的印象,反而对于何书桓这个如萍表现过微微好感的男人,有几分防备。

    谁知道,这个叫杜飞的家伙,竟然也这么神奇。

    让如萍纠结的事情,其实有两件。

    第一件,是她不知道,该不该去杜飞的住处看看他,毕竟杜飞是因为去看她才受伤的,而且杜飞还是哥哥的朋友和同事。

    第二件,则是杜飞今天在打过针后,竟然在一屁股伤的情况下,约她过几天一起去郊游,还说何书桓也会去。

    陆如萍一开始自然一口回绝了,还责怪杜飞已经伤成这样了,应该好好养伤才是。

    结果杜飞当时差点直接从床上蹦下来,恨不能扭两下来证明自己这点小伤根本不碍事。

    结果差点掀开被子时,才想起来他的下半正光溜溜的,根本就什么都没穿,这才又消停了。

    不过,还是一直用那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陆如萍。

    一旁的刘蓉蓉,那时候也跟着煽风点火,和杜飞说她到时候一定会把陆如萍给带去郊游的地点,不过她也要跟着一起去,正好她最近也想去踏青。

    结果杜飞自然痛快地答应了。

    皱着脸给妈妈还有梦萍讲这些的时候,陆如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竟然还残留着几分凉飕飕的感觉——她可没有忘记,在杜飞央着她去郊游的时候,叶医生那几乎快把他们几个凿穿了的冰凉眼神。

    不过,就算这样,叶医生最后也还是把放在保健室的备用裤子借给杜飞穿了,虽然,杜飞穿上之后,就像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子一样,裤腿长了小半截出来……

    啊,这么一想,她是不是还得去杜飞那把叶医生的裤子拿回来,洗好了之后还回去?

    一想到叶医生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陆如萍就又是一阵头大。

    不过,关于叶医生的这些细节,陆如萍几乎都是一笔带过的。

    她也不知道怎么,总会有意识地不提起关于叶医生的事情。

    王雪琴和陆梦萍,在一开始听如萍讲今天杜飞大闹圣约翰舞台后台的时候,就已经笑得肚子疼了,结果在听完杜飞力邀如萍去郊游的事情后,更是对这小子比树干还粗的神经叹为观止。

    “天啊,这简直就是用生命在泡妞……”梦萍一脸惊叹地感慨。

    结果话一出口,就被妈妈和如萍一起鄙视了。

    “泡妞”什么的,这种丝毫不淑女的词语,怎么能随便说出来呢?

    虽然王雪琴的心里,也是这么想滴。

    实际上,对于杜飞这个人,王雪琴至今还没有真正见过。

    王雪琴对他的印象,也全都来自于电视剧里苏有朋扮演的那个形象。

    坦白来说,在品质方面,王雪琴很喜欢杜飞,因为这是一个正直并且真诚的好孩子,对待感情也专一并且执着,在电视剧里,他对如萍的感情也情深似海,并且无怨无悔,甚至在和如萍分离的好几年后,也依旧深爱着她。

    但,从一个母亲的角度来说,杜飞却并不是王雪琴心目中,好女婿的人选。

    作者有话要说:团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6-12 19:26:51

    谢谢亲爱的的地雷~\(≧3≦)/~么么哒!

    #杜飞的花样作死技能#

    #传说中那个自带倒霉光环的男人#

    #男版小燕子#

    #那个用绳命在追妹子的小青年#

    哈哈哈哈哈哈,上面这些形容有木有很精辟>▽<!

    话说,看到叶医生给杜飞处理伤口那段,和我一样想歪了的童鞋请举手!

    嘤嘤嘤,自从腐了以后,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看到男人发花痴了━┳━ ━┳━

    这是一件多么忧桑的事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沐清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清流并收藏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