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 > 第103章 雪姨很忙

第103章 雪姨很忙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巅峰玩家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天晚上,陆老爷子并没有住在陆家。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无论是李副官的事情,还是今天王雪琴说得那番话,都让他心底纷乱不堪。

    他有时候甚至觉得,就连当年在战场上,面对敌人枪林弹雨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样让他感到棘手。

    所以他只是最后看了一眼正围在一起,给陆尓豪上药的几个人,便转身再一次出了陆家大门。

    此时此刻,他已经丝毫感觉不到这个家里的任何一个人,还需要他。

    与他一起离开的,是再找不到理由继续呆在这里的陆依萍。

    让司机开车把他送到法租界内一处酒店去夜宿,在去酒店的路上,陆老爷子看着窗外闪烁的霓虹,沉默了许久,才问陆依萍,“依萍,你还记得雪琴说的那些话吗?”

    陆依萍惊了下,她没想到爸爸会忽然出声。

    但紧接着,她就犹豫地道:“爸爸,雪姨今天说了那么多话……不知道您说的,是哪句?”

    陆老爷子一听她的话,就忍不住笑了,但紧接着,他脸上的笑容就迅速淡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疲惫和很少出现在他脸上的不确定。

    他沉默了很久,才慢慢道:“你在给我递鞭子的时候,心底也是害怕的吧。”

    陆依萍的呼吸一顿。

    陆老爷子就坐在她身旁的位置,对于陆依萍这下意识的动作,自然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原本存在于眼底的单薄的希冀,在黑暗中迅速暗淡了下去,只可惜车内光线并不好,陆依萍自然没有看到。

    但很快,陆依萍才苦笑着,出乎陆老爷子预料地道:“爸爸,其实我一直都不觉得,在面对家人的时候,适合用那根马鞭。”

    陆老爷子的心,更沉了几分。

    早在陆老爷子转身出了陆家大门的时候,陆依萍就察觉到,今天雪姨的那番话,怕是真的伤到了爸爸那颗骄傲了一辈子的心。

    陆振华是个多么骄傲的男人,身为他女儿的陆依萍,自然不会不知道。

    所以虽然心底也难得地十分赞同雪姨今天最后的那番话,陆依萍还是强打起笑容,安慰陆老爷子,“不过爸爸,在我们这些孩子心中,您永远都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大英雄。虽然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但其实,无论是我还是尓豪、如萍、梦萍甚至小尔杰,都十分崇拜爸爸,我们都很爱您,所以爸爸,您千万不要介意雪姨的那些话。”

    想到今天对爸爸说出那番话的王雪琴,虽然心底十分膈应,但陆依萍还是强忍下对王雪琴的厌恶,实事求是地道:“还有雪姨……爸爸,雪姨毕竟是在您身边陪伴了您几十年的女人,想来今天,她也不是故意要说那些话的,应该也是因为在气头上,所以才会那么口不择言。爸爸您就消消气吧。”

    陆老爷子闻言,心底自然熨帖了几分。

    不过依萍这丫头对王雪琴到底是有多厌恶,陆老爷子自然清楚,所以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着陆依萍道:“怎么,想不到你竟然也有为雪琴说话的一天?你不是一向和她不对付么?”

    陆老爷子问得直白,陆依萍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如实道:“我虽然不喜欢雪姨,但这些毕竟都是事实。正因为我妈和雪姨一样,都是您的女人,都是一门心思地向着您,所以我才忍不住说了这些。”

    陆老爷子闻言,心底顿时一动,想到了同样陪伴在他身边多年的傅文佩。

    那是个和雪琴性格截然不同的温婉女子。

    想当年,他带着雪琴和文佩以及她们的几个儿女,一同逃难来了上海,却在日子终于稳定下来没多久之后,就把文佩母女赶了出去,任由她们在外面自生自灭。

    他甚至一直都对依萍这个性格倔强的女儿十分不满意,觉得这丫头总是挑战他身为陆家大家长的权威,连带着,对傅文佩这个当妈的,也有了几分不喜。

    所以当年,为了所谓的“家和万事兴”,他默认了依萍母女被雪琴陷害,搬出陆家的事情。

    但他从来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天,在他孤独、迷茫甚至隐隐对自己的一生都产生怀疑的现在,唯一陪在他身边的人,竟然会是这个被他逐出陆家多年的女儿。

    一股强烈的愧疚感,海啸般突如其来,让陆老爷子的心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尽量语气温和地对陆依萍道:“依萍,这么多年来,爸爸实在亏欠你和你妈太多。你心底……其实也是怪爸爸的吧?”

    在陆依萍二十年的生命中,第一次听到陆老爷子说出这种关心自己的话。

    她其实是个很缺爱的孩子,但就因为爸爸的这么一句无比简单的隐含着歉意的话,她就觉得,这二十年来的委屈,都不再重要了。

    陆依萍是笑着回答陆老爷子的问题的,虽然她在回答时,眼底隐藏着遮掩不住的泪意,“爸爸,虽然我以前也确实会觉得委屈,但是有您的这一句话,我就完全再也不会委屈了!”

    陆老爷子怔了一下,很快便欣慰地笑了起来。

    在这个一生中第一次让他感到孤独的夜晚,还有这么一个女儿肯陪在他身边,告诉他她其实很爱他,便足以支撑他那已经摇摇欲坠的心。

    因为天色已经很晚了,陆老爷子便让司机先送了陆依萍回家。

    车到了依萍母女的住处时,陆依萍在下车前,犹豫了一下,才回过头问陆老爷子:“爸爸,您要不要去我和妈妈住的地方坐坐?”

    陆老爷子静静看着她。

    陆依萍这才反应过来,这么说似乎有点怪怪的,好像有点趁着爸爸和雪姨吵架时,帮妈妈争宠的感觉似的,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想说,我和妈妈搬出来这么多年,您从来没有来这边看过,今天好不容易都到这里了,您要不要进去歇歇脚?还有,今天我们也没有找到李副官他们,白天我们一直在车站和码头找他们,竟然忘了他们有可能会在离开前来通知我妈一声。所以有可能,我妈那里会有李副官他们的消息也不一定?”

    听依萍提起这么多年来,自己从来都没有来过这边的时候,陆老爷子对依萍和傅文佩的愧疚和怜惜不禁更深了几分。

    待陆依萍说完傅文佩那里可能有李副官一家的消息的时候,陆老爷子几乎想都没有,立马便打开车门下了车,对陆依萍道:“还在等什么,还不赶紧去敲门?”

    陆依萍闻言,脸上立刻就扬满了笑容,欢快地应了一声后,一溜烟地跑去敲了门。

    今天清早陆依萍跑去出的时候,状态实在太差了,所以这一整天,傅文佩心里都一直惴惴不安。

    而在天色渐晚,甚至连月亮都出来了之后,依萍竟然还没有回家。

    心急如焚的傅文佩,越想越害怕。

    因为就算以往依萍心情再不好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晚还没有回家。

    所以傅文佩左思右想之后,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担忧,也急匆匆赶去了李副官家,想看看依萍是不是还在那里。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李副官家竟然像被人洗劫了一般,不仅屋门大敞,房子里面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留下,连李家的人都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更不要提陆依萍的身影。

    傅文佩当即急得快要哭出来,也不知道依萍和李副官一家是不是出了事,又想到或许依萍可能已经回家了,只不过她在路上没遇到,傅文佩就赶忙急匆匆赶回了家。

    但让她心惊的是,依萍竟然还是没有回家。

    傅文佩几乎已经傻了眼,哭了一阵之后,只能呆呆坐在院子里,绝望地等着依萍回来。

    她甚至想过,如果依萍到了半夜还不回来,她就去福煦路找陆老爷子,求他帮忙找找依萍。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等待了多时的敲门声终于响了起来,紧随而来的,是依萍欢快的叫门声:“妈,妈你快开门啊!我是依萍,我回来啦!”

    傅文佩有那么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是太担心依萍而产生了幻听。

    因为自从和书桓闹分手之后,她就再也没从依萍口中听到过如此喜悦的声音。

    但她还是立刻就冲到了门口,一把拉开大门,凄声叫了句“依萍”!

    夜里的光线太暗,陆依萍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注意到傅文佩的不正常,反而很快侧过身让出身后的人,笑着对傅文佩道:“妈!你看看谁来了!”

    随着陆依萍的动作,站在她身后的陆老爷子,很快现出了身形。

    他看着在看到他之后,就浑身僵住,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女人。

    虽然光线昏暗,但他还是从傅文佩猛然变得急促的呼吸中,明白了傅文佩已经知道来人是他,也忽然发觉到,原来即使这么多年来他对傅文佩都不闻不问,这个女人却还是和从前一样,从来没有忘记过他。

    陆老爷子忽然觉得,原来他真的是个十分失败的男人,所以才会在这么多年中,错过了那么多,也辜负了那么多。

    这天晚上,陆老爷子并没有留宿在依萍母女的家。

    并非是因为那里简陋的环境,也并非是因为那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睡过的硬邦邦的木板床。

    而是因为,在近乎抛弃一样放逐了依萍母女这么多年后,即使十分清楚她们依然十分爱他,陆老爷子也还是无法让自己心安理得地,这么快就接受她们对他的爱和期待。

    傅文佩眼底的小心翼翼和专一、执着,甚至让陆老爷子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竟然是个如此可耻的,不负责任的男人。

    所以陆老爷子最后还是回了法租界的酒店下榻。

    今天发生了太多事,他实在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绪。

    关于他的这一生,也关于那对儿他亏欠已久的母女,还有今天第一次让他觉得陌生的,那个生活了好多年的“家”。

    对陆老爷子和依萍母女来说,这一天实在是过得太过波澜起伏。

    而对于仍旧留守在陆家大宅的王雪琴以及她的几个孩子来说,这一天也过得并不轻松。

    虽然陆老爷子走了,但因为陆尓豪和陆如萍受了伤,所以这天晚上,陆家余下的几个人,也依旧十分忙碌。

    家里有病人,自然需要医生。

    因为担心如萍和尓豪的伤,王雪琴在陆老爷子走后,就立刻给家庭医生曹老爷子去了电话。

    在这近两年的时间里,因为曹向东被陆尓豪和王雪琴纳到了麾下,甚至连曹向东的儿子现如今都在全权负责上海这边的生意,所以曹家人的地位,自然不会再像从前那么让人轻视。

    如今出门在外,曹家父子也算得上是上流社会的新贵,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恭敬地叫上一声“曹先生”,而曹家的大家长曹老爷子,自然也不再以为人看病抓药维持生计,平常人也自然再叫不动曹老爷子。

    但因为和王雪琴母子的关系密切,而且也真的觉得王雪琴这两年的变化太大太出人意料,对王雪琴的几个孩子也是真心喜欢,所以曹老爷子一听说是陆尓豪和陆如萍受了伤,虽然之前已经睡下了,还是赶忙起身收拾了药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陆尓豪的伤口虽然狰狞,但毕竟是皮外伤,并没有像两年前那次那样被伤及根本,所以曹老爷子只是拆开王雪琴给陆尓豪包扎的绷带,看了看伤口后,就放心地点了点头。

    把绷带重新系上后,又嘱咐了他们几句伤口好前的注意事项,曹老爷子就去了陆如萍的房间。

    一看到陆如萍,曹老爷子原本微拧的眉毛,立刻就凝成了麻花。

    “这孩子的脸,怎么白成这样?!”曹老爷子竖着眉毛问王雪琴。

    王雪琴也皱着眉头道:“今天她爸爸发火,一脚踹到了如萍肚子上,之后她就一直疼得厉害,曹老您快给她看看。”

    曹老爷子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显然是对陆老爷子极为不满,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开始给陆如萍号脉。

    一直也在旁边皱着脸的陆梦萍,看着如萍脸色煞白的样子,又看了看虽然手臂受伤,却还是坚持过来要看如萍诊断结果的尓豪,还有曹老爷子,终于还是咬了咬牙,顾不上窘迫,跺着脚道:“其实……如萍这几天正是生理期!她跟着爸爸还有那个陆依萍出去跑了一天,本来就已经很累了,还被爸爸踹在肚子上!”

    说到最后,陆梦萍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爸爸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嘛!和陆依萍出去一趟,回来就对着我们全家发疯,看谁都不顺眼,还打了尓豪和如萍!要不是妈后来说了那些话,没准连我和妈妈也会被爸爸打个半死!有哪家的爸爸会像他一样,动不动就和妻子儿女动手,还下这么狠的手?!”

    说完的时候,陆梦萍眼里的泪水,已经摇摇欲坠。

    只堪堪这么一个晚上,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对她这个十几岁的女孩来说,实在是太心惊也太害怕了。

    见梦萍一脸委屈和后怕,王雪琴心底叹了口气,有些愧疚,也十分心疼,毕竟如果不是她执意想要顺利地离开陆老爷子,今天的事情也不会发生。

    伸手抚了抚梦萍的头发,那孩子一触碰到王雪琴温热的手,立刻就像终于找到了依靠一样,抱住王雪琴的手臂再不松开。

    王雪琴索性也随她去了,梦萍说了之后,她才想起来这几天确实是如萍的生理期。这个时间本就是女性最脆弱的时候,如萍还声都没吭出去跑了一天,最后还被陆老爷子踹了肚子,也难为这孩子竟然在陆老爷子走之后才昏睡过去。

    曹老爷子一听陆如萍的状况,一时间更是觉得简直快要被陆家这几个能折腾的小辈给气死了。

    粗声粗气地给王雪琴他们讲完陆如萍的病情后,曹老爷子这才一身怒气地写了药方,然后又抓着王雪琴几人絮叨了半天注意事项,这才终于离开陆家。

    陆如萍今天虽然被陆老爷子狠狠踹了一脚,但好在她本身年轻,而且因为和慕婉曦学了快一年的拳脚功夫,她现在的身体素质很好,所以才没有造成什么大碍。

    但毕竟今天在外面狠狠折腾了一天,操劳过度,最后还受了创,所以之后的这些日子,显然需要好好调养一番,才能彻底恢复元气。

    对此,王雪琴和陆尓豪、陆梦萍自然松了口气。

    只是,如萍毕竟已经和叶凛订了婚,如萍每天在学校时都会见到叶凛,今天闹了这么一出后,学校那边,显然是需要请一阵子假,在家好好调养一番才行。

    如此一来,叶凛那边自然瞒不住。

    当然,最主要的是,王雪琴也没想瞒着叶凛这件事。

    所以只略微思考了一番,王雪琴就在出了如萍的房间后,让梦萍去给叶凛打电话了。

    于是这天夜里,已经折腾了一天的陆家大宅,再度迎来了一位风尘仆仆的客人。

    叶凛到陆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

    门铃急促响起的时候,正在厨房给如萍熬药的王雪琴和张妈都是一愣,还以为是陆老爷子回来了。

    大半夜的,王雪琴也没有那个心思再和陆老爷子斗智斗勇,所以她便把张妈打发去开门。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跟着张妈进门的人竟然并非陆老爷子,而是眉眼间难得有了几分情绪的叶凛。

    “陆伯母。”见王雪琴还没有睡下,叶凛怔了一下,紧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语气便带了两分急促,“之前我接到梦萍的电话,听说如萍受伤,心里实在放心不下,就连忙赶了过来。”

    说到最后,他看着王雪琴脸上惊讶的神情,抿了抿唇,这才略显僵硬地低声道:“深夜突然来叨扰,抱歉。”

    王雪琴是真的十分惊讶。

    她虽然一直都知道如萍和叶凛感情不错,但因为叶凛这孩子性子太冷,情绪也很少外露,所以她其实一直都有点担心——也不知道叶凛这样的性子,将来究竟能不能知冷知热,懂得心疼如萍。

    但很显然,因为今天这场意外,让她看到了叶凛的另一面。

    见叶凛是真的很着急,呼吸都有些急促,王雪琴赶忙对他道:“没事没事,大半夜的,你能赶过来,也真是有心了。如萍之前已经看过医生,并没有什么大碍。这不,我正在这给她煎药呢,马上好了就可以给她端上去。”

    说到这里,王雪琴想了想,见叶凛额头上已经急得沁出了细细的冷汗,沉吟了片刻,这才终于对张妈点了点头,“张妈,你先带叶凛上去看看如萍吧,这孩子看来是急坏了。”

    张妈闻言,扭头一看这个向来冷言少语的未来姑爷,果然见叶凛的脸上已经有了几分急色,赶忙应了一声,引着叶凛上楼去探望陆如萍了。

    药快要煎好的时候,原本在陆如萍房间照顾她的陆梦萍,哧溜一下钻进了厨房。

    王雪琴被这丫头吓了一跳,就见陆梦萍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又像是要笑,又像是哭笑不得地对王雪琴道:“妈,如萍的药好了吗?”

    王雪琴莫名地看了她一眼,“马上就好了,你不在上面照顾如萍,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就见陆梦萍夸张地搓了搓手臂,翻了个白眼道:“要是还留在上面,我都要被自己这个电灯泡给闪瞎了!”

    王雪琴一听就笑了,知道梦萍这是在打趣叶凛和如萍,忍不住捏了下梦萍的小鼻子,“就你调皮。”

    说完,王雪琴还纳闷地看着陆梦萍,“我之前让你打电话告诉叶凛,如萍接下来要请几天假,并没有让你告诉叶凛今天的事情,叶凛为什么会知道如萍受伤了?”

    陆梦萍闻言,顿时把脸皱成了小菊花,咬牙切齿地道:“妈你不说我都忘了!这个未来姐夫,原来我之前都看错他了!你都不知道,原本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一开始确实只说了这几天家里有事,学校那边如萍要请几天假。谁知道叶大哥一听,就立刻追问我咱们家有什么事,有事的话需要如萍做什么,需不需要他帮忙之类的……明明平时一个字都不肯多说,没想到一涉及到如萍的事,竟然变化那么大!”

    说到这里,陆梦萍鼓了鼓脸颊,偷偷瞄了眼王雪琴,见妈妈似乎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这才怏怏地继续招供:“我当时心里也很乱嘛,他又一直在问,我一想,反正等如萍好了,他们见面的时候也会聊到这件事,干脆就直接跟他实话实说了……”

    说到这里,陆梦萍的眼睛猛地一亮,“对了,我记得我那时刚说了一句‘如萍被爸爸踹伤了’,电话一下子就断线了。害得我也不知道是他挂了电话还是线路出了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再打过去,还纠结了半天……”

    说完,见王雪琴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陆梦萍这才三两步蹭到王雪琴身边,一把搂住王雪琴的手臂,讨好地道:“没想到,叶大哥虽然平时看着挺冷淡的,对如萍的事情竟然这么关心……竟然大半夜的就跑了过来,呵呵……”

    王雪琴没好气地在小女儿脑袋上敲了下,陆梦萍连忙捂住脑门,泪眼汪汪地看着王雪琴。

    就听王雪琴没好气地道:“虽然叶凛这么关心如萍,我也很高兴,但是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虽然如萍和叶凛已经订了婚,但到底还没有成家,他这大半夜忽然跑到咱们家,还要探望如萍,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

    陆梦萍这才想起来这件事,顿时也有些纠结。

    王雪琴这才叹了口气,安慰道:“这件事说来也不怪你,我让你去打电话的时候,其实多少也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不过这也未必是件坏事,起码让我们都知道了,叶凛是真的把如萍放在了心尖上。”

    陆梦萍一想到刚才叶凛进门后,就一脸凝重地看着如萍的样子,还有他眼底那几乎快要满溢出来的焦急和心疼,顿时心有戚戚焉地狠狠点了点头,“确实。”

    不过,她很快就想起来了另一件事。

    “对了妈妈……叶大哥这么晚过来我们家,那他今天晚上住在哪里?”

    王雪琴闻言,心底也有点犯愁。

    按理说,无论如何,叶凛都不太适合留宿在陆家。

    但今天的情况实在太特殊,估计就算让叶凛回家去,他会走的可能性也不大。

    所以王雪琴索性也不再兀自纠结,煎好药后直接端了药,和陆梦萍一起去了陆如萍房间。

    见王雪琴端了药过来,一直坐在陆如萍床边椅子上,看着她睡颜的叶凛连忙把位置让出来,让王雪琴给陆如萍喂药。

    虽然他更想亲自给如萍喂药,但显然今天他深夜来访已经十分失礼,如果再表现得太情不自禁,喧宾夺主,估计也会给如萍的家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所以虽然心底略有不甘,叶凛还是乖乖让出了陆如萍床边的位置。

    等王雪琴终于给睡梦中的如萍,把药一点点全部喂下去之后,叶凛才在王雪琴的注视下,有些别扭地站起身。

    叶家也是十分传统的家庭,所以其实在他之前出门的时候,就被叶妈妈阻拦过。

    毕竟深夜突然造访未婚妻的家,怎么想都太过了些。

    所以就算心里再担心如萍,叶凛也清楚,无论如何,今晚他也不可能一直守在如萍的身边。

    而且其实,之前如萍的妈妈允许他在深夜,来如萍的房间探望她,就已经让叶凛足够意外和感激了。

    所以在王雪琴看过来的时候,叶凛本来已经做好了被下逐客令的准备。

    却见王雪琴目光柔和地对他笑了笑,轻声说道:“我知道,如果今晚让你回去,你肯定会担心得睡不着觉,而且明天一早还会继续跑过来。所以咱们干脆也别客套,今晚你就我们家一楼的客房吧。这样明天一早如萍醒了,你也能在第一时间知道。”

    后来据叶凛回忆,他就是在这天晚上,第一次觉得他这个未来丈母娘,原来是个这么通情达理的好人。

    于是当第二天早上,陆如萍从沉睡中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守在他床边,目光专注的叶凛。

    微微怔了一下之后,陆如萍转了转眼睛,确定这里确实是自己的家,自己的房间后,才微微扬起唇角,略有些惊讶地问叶凛,“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凛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在见到陆如萍终于醒过来的刹那,他那从听到陆如萍出事的消息后,就忐忑不安了一整夜的心脏,才终于颤抖着落回了原位。

    而也就是从昨天夜里开始,一直徘徊在他心底的那句话,也终于在此时,迫不及待地冲口而出,“如萍,我们结婚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沐清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清流并收藏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