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五支伞骨·转(上)

第五支伞骨·转(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怎么还没有走?”少女转过身,却是一个头戴斗笠身披黑斗篷的老翁,面有愠怒,瞅了瞅周围,压低了声音,“莫非你舍不得这中原的烟雨细柳,繁盛荣华,不要忘记,不管多么像,你不是大晁人。”

    少女抿了抿了嘴,不语,目光仍然停留在长街尽头。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还是说……我不管你有什么要紧的事,都给我赶紧走,今天晚上就走。”

    秦了了笑了笑,那笑容如同湿冷的风一般,绵柔之中包裹着碎刀子,她说,“我是胡女,可是干爹却是地地道道这里的人,难道一点都不留恋,真是绝情呢?”她的语气款款,却比任何人都无情,“还是说,只要有一份富贵,什么都是一样的。”

    “丫头你胆子越发大了,真以为自己是主上的侧妃了吗?”赵世桓冷笑,秦了了的目光却始终难以收回,他奇怪,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目光所至,没有什么好景良辰,一个妇人正抱着一团娃娃,坐在泥人摊前。

    她想她是羡慕那一个妇人的,都是这样大好的年华,时间可以把一个女孩儿雕琢成贤妻良母,也可以如她这般变成蛇蝎,她想她这辈子是没有这样的福分罢了。

    “我会走的,干爹”秦了了凄然一笑,“可终究要让我了一了前尘。”

    “随便你!兵器那边昨晚似乎出了点事,我去探探,你可别乱来!”

    赵世桓冷哼,抛下一句离去。

    原本断了的歌声又重新响起,“清风明月苦相思,荡子从戎十载余……”可是她藏了十多年的相思,那人又会不会知道呢?又知道多少呢?

    赵世桓赶到那片枯井的时候,枯井里已经空空如也。

    “怎么回事?这么多人,竟然守不住这样一车兵器!”

    “回大人,我们昨儿个弟兄不知道为什么睡得很死,甚至连守夜的弟兄都……都……”

    “废物!”赵世桓恨道,“还不把消息传给林大人,下令封城!”

    申屠衍找到这座酒楼的时候,秦了了的琴弦恰好破了音,铮然而断。

    “姑娘倒是好兴致,拐了盘缠,倒是到这里买起唱来了?”他说着,坐在他面前,倒像是真的要听她唱曲一般。

    “那申屠大哥听我唱一曲,好不好?”秦了了微笑着,欢喜极了的模样。

    “你要装到什么时候?很有意思?”申屠衍忽然不再笑了,眼里俱是冰霜。

    秦了了微微垂下眼帘,郑重的放下琵琶,却瞬间转换了颜色,哪里还是弱柳如风的模样,“我是真心想要弹琴给你听的,你既然不领情,就算了。我从来没有装,这本来应该是我的模样,可惜我却没能成为这番好儿女的模样。”

    “你倒是认得干脆,可惜钟檐还把你当做好妹子……你究竟是什么人?现在这般招摇,又是要引谁过来!”现在局势混乱,申屠衍也不能肯定她是哪一方的人。

    “大哥,如果我说我是在等你,你会不会信……”

    “不信。”

    “连我自己都不信呢,”秦了了苦笑。“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只是,你是什么时候怀疑我的?”

    申屠衍想了想,“大概是从发现赵世桓还活着的时候。”

    秦了了怔了怔,回过神来,点头,“我想也是,我明明做得那样好……”她失神了许久,等到他转身的时候,忽然说,“可是你以为你这样它就能够平平安安运到京城吗?我想,昨天晚上这么大的动静,现在应该下令封城了。”

    “不能也要试试。”申屠衍慢慢走出楼去。

    秦了了默默的看着他离去,天空忽然飘下了细小的粒子来,竟是落雪了,她想这个冬天可真是冷啊,幸好此时还有锦衣裹体,尚得一息温存。

    不必苦苦挨着。

    此时钟檐正听穆大有讲完申屠衍这些年的事,穆大有是从申屠衍参军后一年就跟着他的,所以申屠衍的事情,巨细无遗的都知道一点,从第一次军功,第一次败仗,第一次晋升,在到军队是如何在金渡川败北,又是如何蒙了冤案的,十年苦旅,桩桩件件,他都说给他听了。

    钟檐一直以为他是回了漠北,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一直死守在这里。他从来没有听过一个将领叫做申屠衍,也从来没有想过,竟然是这样。

    当年一齐从繁华都城走出来的少年,一个天南,一个地北,一个江南细雨蝇利为生,一个大漠荒沙孤烟为伴,竟是这样度过了毫不相干的十一年。

    故事讲完,他抬起头,风将木门吹得簌簌作响,少顷,竟有些许雪粒子飘进来,一片落在炉边,一片落在手心。

    一夜之间,草木尽凋,开门已经是这般光景。

    可是申屠衍的十余年讲下来,也不过是区区一个多点的时辰,更何况这一个季节的变迁。

    “哟,下雪了。”穆大有道,“呀,外头的辣椒土豆还没有收进来呢,婆娘!婆娘!”

    “知道了。”外头想起了女人恶狠狠的应声。

    钟檐轻笑,“穆大哥倒是好福气,不像我,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什么福气呀,败家娘们一个,钟兄弟,长得啧啧……这样一副好模样,怎么会缺媳妇?”穆大有把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哎,我这命格呀,说一门媳妇黄一门,好不容易娶进门了,还跑了……”

    “你就没发现,你身边有什么中意你的人?”穆大有将脸凑近了几分,眯着眼笑。

    钟檐想了一下,“哎,本来大概是有那么一个姑娘的……哎,还给人气跑了。”

    “你的秦姑娘在城里酒楼上卖唱呢。”门外忽然响起了男子的声音。“没有跑。”

    申屠衍从风雪里而来,掩上门,抖落了身上的雪粒。

    “是啊,那我可真是高兴得很呢!”钟檐冷哼。

    钟檐畏寒,挨着火炉很近,申屠衍进来时,又带进来一股冷气,更是往里面缩了缩,打了个哈气。

    “这样,倒是好得很。我晚上就去接秦姑娘过来,只是这喜烛高堂置办起来有些麻烦。”他顺着话题子说下去。

    结果那天晚上申屠衍没有去接人,倒是挽了袖子下厨,做了一顿饭。

    申屠衍的厨艺便是个女人也要夸奖一番的,可是钟檐还是皱了眉。

    满桌盘里都是黄橙橙的姜片。

    申屠衍什么也没有说,钟檐知道申屠衍是纯粹地跟他置气呢,穆大有却不晓得,看着他忽然不动筷子了,“怎么不吃了,这姜片活血暖胃,好东西呀。”

    钟檐却仿佛没有听见,踌躇了好一会儿,申屠衍已经吃完了饭,离开了屋子。

    他忽然想到申屠衍已经不是他的家奴,跟他根本毫无关系了,心不觉咯噔了一下,这样的认知让他很不适应。

    “你在想什么?”穆大有用手在他眼前晃了一晃。

    钟檐回过神来,说,“穆大哥,请一定要告诉那个人,现在绝不是运那批东西上京的时候,城门必然严查,恐怕冤情没有上达天听,就已经消匿在路上了,不如这样……”他在穆大有的耳边凑了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