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九支伞骨·合(上)

第九支伞骨·合(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将牌位抱在怀里,“这是我的妻子。”

    蒋明珠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别说妹妹已经……就算妹妹还在,我和妹妹一起服侍相公就是,我这人也公平得很,妹妹一三五,我二四六,逢年过节猜拳决定,相公,你说好不好?”

    她这样一说,钟檐也精神了,冯小猫也不干嚎了,跳下来抱住了钟檐的大腿,眼里两团小火苗晃动着。

    ——阿爹呀,雌性动物真是好可怕呀。

    冯小猫这样想着,又将头埋在衣料里许久,很久以后才抬头,神情已经越发颓然,是他自己离家出走的呀,他的阿爹大概不会来找他了。

    他这样想着,已经红了眼眶。

    于是这样一天,冯小猫都很不开心,不说话坐在板凳前看钟檐干活,到了晚上抱着钟檐的裤腿子不撒手,钟檐想着到底是一个小孩子,也随了他的心意。倒是蒋氏心里不乐意了,但是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实在是太不成体统了,只好抱着被子睡到了隔壁。

    自从回到云宣以后,他总是睡不好,有时候半夜也不能睡去,有时候还没天亮就醒,但是这个晚上,在小孩乱蹬被子的情况下,他竟然睡得不错。

    他又梦见祁镧山脉。

    关山乱雪,银蛇蜡象。

    很多时候他是不愿意想起这一段记忆的,那是他人生的最低谷,永不止息的雪片下,单薄几乎要冻死过去的自己,又这样出现在眼前。

    他想要过去,告诉那个过去的自己,告诉他走过这一段,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是一触碰到他的肩头,他就从两膝中抬起,面相已经换做了申屠衍的脸。

    他还来不及细想,天地翻转,他从梦中醒来,一摸背上,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而此时申屠衍正走祁镧山下的村落中,祁镧山下多散户,这些人,既不属于大晁,也不属于北靖,在看似寻常的农户猎户后面,很可能就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奴隶工厂。

    他们圈养游儿和杀手,洗劫来往的商旅,可以说,是真正的亡命之徒。

    他们这一次几个人秘密下山,一方面是为了勘查地形,另外一方面是为了寻找可以联合的势力,毕竟,明确为了钱财卖命的,比其他的,要好掌控得多。

    拓跋凛走在前面,忽然回头,挑眉问,“怎么?你记得来过这里?”

    申屠衍摇头,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就是真的来过,也不记得了。拓跋凛笑笑,也没有追问,他总是记得很多年前那个生死不顾的少年,当年是在这个附近遇见的。

    他们沿着街道一路走,这里其实算的上是一个小有规模的集镇,皮毛香料买卖应有尽有,不同打扮的人潮穿梭其中,演绎着不一样的红尘喧嚣。

    申屠衍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只一味跟着,知道他们停下来,会见一个瞎了左眼的奴隶坊主,他们交谈了一会儿,申屠衍只在一旁,无聊的数树叶完,忽然,那个奴隶坊主忽然将目光投向了他,脸上满是惊讶,“117号?”

    “什么?”

    奴隶坊主脸上堆着笑,嘿嘿笑道,“没有什么,只是那一位贵客真像我很多年前这里的一个孩子,那可真是天生做杀手的料子,百年一遇啊!可惜了年少不知进退呀!”

    “哦?”拓跋凛笑,“那可真是太可惜了,不知道哪里有说话的地方?”

    “贵客里面请。”他们都一起进了屋,只留下申屠衍站在门外。

    申屠衍站在街道上,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心中有些茫然,各种各样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擦过,叫卖声,哭喊声,斥责声,统统都与他无关,有的声音还没有到达耳膜就随着风飘逝不见。

    他忽然看见附近的摊子上有一对蝴蝶形状的耳环,随风晃动着,仿佛要振翅欲飞,他觉得很熟悉,想起了秦了了头上有同样款式的簪子,慢慢走过去,蹲在苍老的妇人的面前,“婆婆,我想买,这个。”他用手指了指。

    老太婆仿佛睡着了,许久才睁开浑浊的眼看他,“好……”她伸开两只手指比了比,示意要这个数。

    申屠衍掏出唯一发过的军饷,递到老太婆颤抖的手中。他在这个世上只认识一个叫做秦了了的姑娘,所以他想要对她好。

    老人颤颤悠悠的收起铜板,好几次抓口袋都没有抓到,他觉得奇怪,这样年纪的老人,行动都不方便,她的儿女怎么会让她一个人出来摆摊。

    他替老人把钱财收好,老人眯着眼看他,笑着说,“大媳妇儿,你可真是好人……”

    他心里恶寒了一下,决定不和老人计较,“婆婆,你的家人了,怎么没有来帮忙?”

    老太婆被问的愣住,许久才反应过来,长叹了一口气,凄凉道,“死了。”

    “都不在了吗?”申屠衍有些吃惊。

    “都不在了。前些年,大儿子去参军就没回来,当时官府还给了几钱抚恤金,媳妇儿带着孙子回老家省亲,路上就这么没了,现在小儿子也去了,也好多年……只剩下我一个老婆子,还有什么活头?”

    申屠衍心中感慨,他不记得他是不是也有亲人,可是他此刻却能深刻体会到她的苦楚,也不懂得怎么样安慰老人。

    忽的,他想起困扰他许久的问题,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人为什么打战呢?”

    这个问题他也曾问过拓跋凛,拓跋凛告诉他的是征服,可是老人咬着颤抖的嘴说道,“打仗就是为了不打仗啊。”

    ——打战就是为了不打仗啊。

    原来如此,申屠衍慢慢的站起来,重新朝人群中走去,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天苦心思索的问题,任何人都没有给他答案的问题忽然有了答案。

    他回去的时候,他们的事情还没有谈完,还在热烈的交谈着什么,忽然,拓跋凛叫了他,笑着说,“这是我们统帅的将军,你要多多协助他呀。”

    申屠衍朝着那个奴隶坊主点头示意,奴隶坊主也打量了他一番,笑道,“将军年轻有为,倒是平易近人得很嘛。”

    接下来一连几天,拓跋凛和几位军师都在商讨部署战略,练兵,偶尔也会征询申屠衍的意见,申屠衍低头看着战略图,本来是完全陌生的东西,可是顺着本能他总能说出一些可行的,不错的建议,这让申屠衍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他想他没失忆之前包不好真的是个指挥打仗的将军呢。

    拓跋凛让申屠衍练兵,熟悉战场,这个时候,申屠衍的身体已经很不好,甚至连一个普通的士兵的体力也没有,连一个新兵都打不过。拓跋凛总是说不急的,没有什么大不了,慢慢来,总会恢复的,可是从他紧皱的眉头中,申屠衍是傻子也知道是要紧的,着急的。

    申屠衍低头看自己僵硬的手,心里也是着急的,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机能出现了什么问题,手脚总是有一段时间忽然间就麻痹了,动弹不得,之后又恢复原样。

    这样的现象越来越频繁,不是一个好兆头。

    他的身体终于能够重新活动了,他抬头,笑了笑,却没有把自己的身体情况告诉他。他虽然不能完全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看重他,可是也知道他寄托在身上的期望,如果被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不用说打仗了,甚至可能连站也站不起来了,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搞不好秦了了也会被他牵连。

    与大晁决战的前一夜,秦了了来到军营。

    军营里都是五大三粗的男人,轻衫佩环的年轻女子走过,自然赢得一群人的目光。她就在众人的目光中在撩起营帐,努力的笑了笑。

    昏黄的灯光下,申屠衍正在低头专心致志的看着几页纸,听到动静,赶紧将东西收入怀中,抬头愕然的看着她。

    即使在暖光下,秦了了的脸色依然苍白的可怕,宛若一朵失了水分的花朵,“大哥,大王让我来看看你。”

    申屠衍愣了一下,想不到会在这个时候见到她,却找不出别的话好说,只好讷讷道,“你好像瘦了,还是胖些好看。”

    秦了了也愣住了,她怀着心事,这些日子以来过的都不好,人也清减了不少,她忍住心酸,嗔怪道,“大哥真是不会说话,哪里有说女孩子胖的好看?”女孩子总是希望自己在心上人面前是最好看的。

    申屠衍也尴尬,嘿嘿的笑了几声。

    秦了了怀着自己的心事,也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傻样,前言不搭后语,“大哥,明天就要上战场了,你是甘愿的吗?”

    申屠衍挠挠头,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他没有别的记忆,想法也变得简单起来,“那妹子你开心吗?你开心,我就乐意。”

    秦了了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眼角渐渐有了水色,她哽咽道,“开心,自然开心,我的大哥是战场上的英雄,我怎么会不开心骄傲?”

    申屠衍不知道秦了了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女孩子,忽然想起来前几天买的那一对蝴蝶耳环,掏了好久才掏出来,放在女孩的手心,哄道,“别哭了,前几天我预支了军饷,这是给你的。”他想了想,补充道,“跟你的簪子很配。”

    其实那对耳环,一看就知道是粗糙的仿冒品,跟她的簪子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的,可是她还是很欢喜,不拆穿,将它们戴上,“谢谢大哥,这是我一辈子收到最好的礼物,我会永远记得。”

    ——谢谢你愿意陪我演完这一场虚构的故事。虽然她一直都知道那只是她编的故事。

    申屠衍看着姑娘喜欢,心里也有了几分得意,觉得自己有眼光,“嘿,我就是随便那么一挑。”

    “大哥,其实就算你不是什么大英雄,能够活得开心,就够了。”秦了了拭干了泪,掏出了一个荷包来,“大哥送给我礼物,我怎么能够回礼,这个送给大哥,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当大哥如果觉得不愿意做沙场上的英雄了,才能打开它,之前一定不能打开他。”

    申屠衍纳闷,不过他对于女孩子的东西实在没有什么兴趣,也就答应了。他们又小坐了一会儿,她嘱咐的事情那么多,从饮食习惯到冷热衣料,简直要把后半辈子都嘱托完,等到说完,秦了了看了一下时间,知道拓跋凛规定的时间已经到了,就起身告别。

    “哎,妹子,等我打了胜仗,也该发军饷了,到时候在给你添几件衣服。”

    秦了了眸中泪光闪动,低头应了一声好。

    他看着秦了了远去的背影,忽然觉得今天的她跟寻常有些不同,清眸远黛,仿佛是盛妆打扮过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