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十一支伞骨·起(下)

第十一支伞骨·起(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钟檐眼皮子抬了抬,瞅了一眼笑得就差捶地的一人,又斜看了一眼仍旧呆滞的一人,心中暗骂呆头鹅,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脸却不自觉的红了红。

    “笑什么!吃了疯药了,还不过来看病!”钟檐骂道,又狠狠睥睨了一番申屠衍,吓得申屠衍赶紧把脖子缩回去。

    “是。”廖仲和笑着,挪开步子,让申屠衍伸出手来。

    “哦。”申屠衍伸出了手,他把手指搭在上面诊脉,又让他掀开衣服给他看看。钟檐坐在一边看他诊脉,心里焦急着,是不是问个几句,什么病啊,能不能医好啊?你会不会看啊,啊,你皱眉算什么意思。

    最后廖仲和终于忍无可忍,摊开双手,“你行,你来啊。”

    钟檐终于乖乖闭了嘴。

    廖仲和耗着脉,忽然开口问,“你是不是见过我师叔?”

    申屠衍迷惘的看着他,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头,“你师叔是谁?我为什么要见过他?”廖仲和一脸“你怎么可以不认识我师叔”的脸。

    钟檐白了他一眼,“他那脑子,就是真的见过也不会记得。”

    廖仲和了然的模样,眯了眼,站起来,看向远方,“其实我这个师叔离开孝儒里已经很多年,连我都只见过他几面,他和我师父师出同门,我师父善于疏导调理之法,用药温和,但是他却截然相反,他擅长以毒攻毒……很多年前他医死了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从此远走他乡,听说是再也不愿行医,可是我却在这位兄台的身上发觉出一味毒来,那是我师叔惯用的手法……”

    “你是说,你师叔往他身上使毒……他呆了,傻了,四肢不便都是这毒在作祟。”那么,既然是你师叔干的,你不应该负责吗?钟檐心里暗道。

    廖仲和摇摇头,又说,“非也非也,也不能这样说,他的五脏俱废,靠着那点毒才吊着他半条命……否则他呀,早见阎王八回了。”

    钟檐心里忽然没了谱,抬头,“那还有救吗?你可得想办法,否则对不起这药炉牌子……”

    廖仲和叹了一口气,也不跟他斗气了,“尽人事,听天命吧,以后你每隔一天带这个傻子来这里一次,我实在不敢保证,连我师叔都只能用这么凶险的方法吊住他的命,我……什么也不敢保证……”

    钟檐一愣,“真不像你,可不像当年那一个骄傲自负,艺高胆大的廖仲和……”

    廖仲和笑了笑,“人总是会变的,做人啊最当不得大夫,每一日看着人生生死死,经历比别人好几倍的悲欢,自然也容易老得多。”

    钟檐和申屠衍从药庐走出,雨还没有停,漫天漫地的雨雾斜刮进来,沾湿了衣襟,但是那个傻子却还是将伞全歪在他的身上,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后面。

    一路上,钟檐没有说话,他也不敢说话。

    他轻哼了一声, “知道雨大不会靠近一点?”申屠衍终于松了一口气,讷讷地答着,慢慢挪动着身体,却也不管靠得太近。

    “怂宝,傻子!”钟檐嗤笑了一声,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你想问什么?怎么问不出口?”

    申屠衍犹豫着,他虽然不明白很多事情,但是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最后只问了一句,“那个郎中的意思,是我以后会变成傻子吗?”

    钟檐眉心跳了跳,顿时生了恼意,离了伞,较快了步伐,“谁说的,你敢傻了,我就立即把你丢到大街上,和野狗野猫一块去!

    申屠衍一听,耳边炸开了花,立即追上去,将伞重新打在他的头顶上,忙道,“我不敢,我不会傻,真的。”

    钟檐嘴角翘起一个弧度,鼻中却有微小的酸意,“那你以后可要好好听我的话。”

    “一定,一定。”申屠衍憨笑着,看着眼前的人转头,唇红齿白,眉间眼稍还衔着一分似是而非的怒意,似乎衔了一段桃花,胭脂染的色,清且艳,竟是好看到了极点。

    他觉得他的胸腔里有什么东西咚咚作响,鼓点一般的声音,就在钟檐斜眼过来的时候,又漏掉了半拍。

    他到底在想什么?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坏掉了。

    以后的日子里,也没有什么不同,除了开着伞铺子,钟檐每一日还是照样送申屠衍去药炉,治疗的时候,廖仲和从来不让他进去。

    他常常坐在大厅里等着,百无聊赖,廖仲和的那一对小儿女在一旁摆家家,央着他说说,“叔叔,我们在过家家,你要不要来……”

    钟檐哦了一声,听见内堂里又传来几声隐忍的呻吟,他知道那个人一定痛到了极点,可是他那样的人,什么样的痛,都是强忍着的。

    小姑娘摇头晃脑,“好的,哥哥是爸爸,我是妈妈,那么叔叔扮我们的孩子,好不好?”

    “哦。”钟檐精神恍惚,只听见了屋里的动静,根本没有注意到小姑娘说了什么,“好,那我们开始啰,爸爸要出去干活养家,妈妈在家里带孩子,她说,宝贝呀,把衣服穿上……呀,不是这样的,叔叔,你怎么一点也不配合……”

    钟檐回过神来,哦了一声,往里屋又迈了几步,小姑娘见他不配合,撅着嘴去找他哥哥去了,又在一旁的院子里玩起了跳格子。

    申屠衍终于从里屋出来,脸色有些苍白,“感觉怎么样”

    “还……还不错。”

    “那还不快走,你以为你留下来,廖大夫留下你吃晚饭吗?”他心里难过,却不愿意申屠衍感受到半分,只佯装着平时疾言厉色的模样。

    “哦。”钟檐走得有些快,申屠衍跟在后面,步履蹒跚,有些跟不上,却还是努力跟着他。

    钟檐气鼓鼓的走了一路,忽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申屠衍有些惶恐,默默的看着他。

    ——他实在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惹得他不高兴了。

    钟檐看了他好久,忽然蹲了下来。

    “啊哈?”什么意思?申屠衍完全被搞蒙,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里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阴阳怪气。

    “上来!”他脸上一阵红,不知是恼的,还是羞的,“你走得太慢,再这样走下去,天都要黑了。”

    “啊?”申屠衍知道他的意思,却半点也挪不动,刚才他上了药,双腿跟灌了铅一样沉重,短短的一截路,他步履蹒跚,却走了很久。

    他的双手渐渐缠上他的脖子,身体贴在一起,整个身体起起伏伏,而倒退的,是青石街,是白墙黛瓦,他们从一条巷子走入下一条巷子,却不知道下一条巷子会是什么样?

    跟江南的男子比起来,钟檐不算短小,可是略单薄的身子支撑起这样一个比他还要魁梧的男人,却是有些困难的,他走了这样久,汗水渗了一路,却不觉得累。

    他伏在钟檐背上,四周都是他绵长的气息,急促的,慌张的,不知怎么的,竟然生出几分奇异的感觉。

    钟檐觉得申屠衍安静得一场,以为他是睡着了,却听一个声音幽幽响起。

    “钟师傅,我以前是不是也这样背过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