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伞骨 > 第十二支伞骨·起(上)

第十二支伞骨·起(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落雪的声音,最是寂寥。

    像某种小动物的低鸣,不仔细注意的话,绝对察觉不出他的存在,可是蓦然回首,它却一直都在那里。

    雪窸窸窣窣的下了一夜。扰得人难以成眠,但是这一日是小年,也没有一户人家这样早的睡,徽州的年俗,大约由来已久,沾染着人间烟火的味道。往年里,钟檐素来是不讲究这些的,可是今年却有些不同。

    灶头上还在嘟嘟的冒着热气,可是钟檐仍旧觉得冷,急不可耐的让申屠衍把炭炉的火拨一拨,尽管他的脸上已经因为火光通红了。

    申屠衍瞅了一眼钟檐,见他一层面皮子间似乎被染上了一层烟霞一般,不觉舔了舔唇皮。

    这炉火,会不会太旺了些?

    为什么他的心火也烧得这么旺?

    他觉得不能光听钟檐的话,一味加炭火,于是捧出了一坛酒。

    仍旧是最烈的烧刀子。

    “干什么?”钟檐抬头,却对上申屠衍的笑脸,“钟师傅,你看大过年的,我们也喝一杯吧。”

    钟檐端详了酒杯一番,无言的坐下,申屠衍忙给他斟酒,倒完了,两个人就坐在那里干瞪眼,申屠衍浑身不自在,可是有找不出话题来说,最后只有不尴不尬的问了一句,“钟师傅以前也是一个过年吗?”

    钟檐没好气,“是啊,鳏寡孤独,我算是占全了。你满意吗?”

    申屠衍顿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可是又继续作死的文,“钟师傅的亲人和我一样,都不在了啊。”

    钟檐觉得这两天是不是待申屠衍太好了,好得连他都已经意识不到自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节奏了。

    钟檐凝视了他几秒,却不知道为了什么软下了心思,到了最后还是耐下性子,回了一句,“咳咳,还有一个妹妹,嫁到外乡去了。”

    “哦。令妹想必是一个很乖巧的姑娘。”他嗯了一声,心绪却飘远了,算起来他也是有妹妹的,虽然秦了了说过她不是他的妹妹,虽然她扯了很多的谎话,可是天底下当哥哥的,大概也是一样的心思,想要自己的妹子好,衣食无忧。

    秦了了嫁到了番国,也不知道过的好不好?

    他正想着,却看见钟檐露出了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小妍很乖,可是却最大的一件终身大事上,却是不听我的。小时候我总是想着,我的小妍这么好,一定要嫁个世上最好的男子,后来她果然嫁给了全天底下最尊贵最好的男子,可是我却反悔了,我宁愿她嫁给田间莽夫,能够真心实意将她捧着手心上。”

    申屠衍见钟檐面露凄凄之色,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从灶头上取了一叠盐水花生,一罐猪头肉,端在桌子上,一字排开,笑道,“钟师傅也别伤神,嫁出去的姑娘总归是有自己的造化,不是还有我陪着你过年吗?”

    钟檐一只手死死抠着花生皮,眼神是不看他的,心里忽然涌现了许多疯狂的年头,他们一个一个的在眼前浮现,又沉下去,然后不可抑制的浮现出来。

    屋檐雨歇处在蓬门前站到了黄昏的申屠衍,兖州拼命救自己出来却一句话也没说尽心为自己筹备最好的婚礼的申屠衍,说着要两个光棍搭伙过日子却在漫天风雨夜里单骑而去的申屠衍,在自己被拒婚后披着他新娘的红嫁衣满城跑得像个疯子的申屠衍,在无数枕塌之间说着无论你想要走哪一条路,可是我想陪着你的申屠衍……每一个申屠衍,都是过去的申屠衍。

    可是,要不要告诉过去的申屠衍呢。

    他在心里问了自己千万遍,却还是没有一个准主意,一个声音在说人生苦短真的要熬到糟老头才告诉他么,另一个声音在说万一他接受不了呢,想过后果吗?违背人伦的感情曾是以前的申屠衍的执念,却不代表是现在的……

    他想了很久,久到申屠衍心里都发憷,毕竟一个人面目可憎的抠着花生皮实在是太过诡异,“钟师傅,你怎么了?”

    申屠衍心中诚惶诚恐,不知道钟檐又是哪里不满了,毕竟自己吃他的喝他的,能做的也只有这些,还惹他生气了,真是没用透了。

    钟檐却忽然想决定了什么似的,抬起头,神情严肃,不易察觉的潮红却已经爬上了耳垂,“申屠衍,你不是总是想要我告诉你以前的事吗?”

    “什么?”申屠衍觉得脸有些烧,舔了舔干涩的唇皮。

    钟檐咳了一声,却忽然抓过了酒罐子,往喉咙猛灌了几口酒,酒气很快冲上了头皮,他觉得有些飘飘然了,酒壮怂人胆,有底气了,他勾了勾手指,弯眼,“你把头凑过来,我告诉你。”

    申屠衍不知所以然,想着钟檐酒量忒差,应该是醉了,却不敢不把头凑过去。

    钟檐望着凑过来的毛茸茸的脑袋,眼笑得弯成了小月亮。

    申屠衍虽然并不指望眼前的这个人还能完整有条理的讲述过去的事情,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凑上来的是一张温软带着酒气的唇瓣。

    直接衔住了他的,啃噬起来。

    申屠衍的脑袋膨的炸开了花,风忽然吹开了前面的窗,幽深的空中,雪花忽然想停止在空中一般,一须臾,又沿着接下来的轨迹落下去。

    申屠衍觉得自己疯了,或者钟檐疯了,又或者全世界都不正常。

    可是唯一确定的是,眼前的这个人,正以亲吻的姿态咬着自己的唇,而他,是凶巴巴的钟檐。

    可是他却没有办法推开他。

    “钟师傅,我……我们……”

    申屠衍语无伦次,钟檐却一瞬间离开了他的脸,眼中已经是一片清明,“我们如果是这样的关系……你会讨厌吗?”

    “啊?”申屠衍愣在原地,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他实在没有办法理清这其中包含着多少的意思。

    钟檐却先笑了,“开个玩笑而已,一根木头似的,真没意思,我不和你玩了。”

    “哦,玩笑……玩笑……”申屠衍冒了冷汗,心中的火却被撩起来,再也没有办法平息下去。他恨不得打自己两个巴掌。

    ——人家救你,养着你,还要医你的病,连老婆都没时间看着跑了,你难不成要做捂暖的蛇吗?

    “喝酒……喝酒……”申屠衍拿起酒猛灌了几杯,可是已经不能够浇灭心中的火,他觉得口干舌燥,满脑子都是迤逦的画面,而且他的身下的那个人是……

    这场景,仿佛很熟悉。仿佛也是这样的夜。

    那个人还在眼前。

    申屠衍全身都在着火,忽然站起来,故作轻松,“听说南方的年都要守岁的,我不知道小年要不要守岁,不过我实在酒有些上头了,先去睡了……”

    他才要起身,却发现窗外的风吹灭了煤油灯,屋子里忽然暗了下来。

    黑的夜,亮的雪。

    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却摸到了温热的脸,那人嘿嘿笑了两声,把他的脸掰正,抵上了他的唇,凉风中那人的身躯就像一团火焰,燃烧了自己,也燃烧了他的。

    申屠衍最后一丝理智也被烧断了,紧紧拥抱住了他的火焰。

    纵然是一场鸿门宴,合欢毒,他愿意以身赴宴,饮鸩止渴。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和谐,特地把灯给熄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伞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温如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如寄并收藏伞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