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终极之猎捕萌吃货 > Part53 物是人非

Part53 物是人非

作者:一杯热可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记忆中,有那么一夜,漫天雨幕下,他捂着左肩跌跌撞撞寻她踪迹,终是无果而成殇,只能痛来年花开,徒留一人来赏。

    两年后

    (一)

    指间那颗翠珠两年来竟一直通透无瑕,如此放不下,究竟是爱上了怀旧的情调,还是过往真的值得悼念?心中可还有爱?只是恨罢了……

    持剑踏过满地的骷髅,手起,剑落,场上最后一个魔斗士顷刻间化作一地血泥,绝色少女矗立在一片殷红之间,看那染血的白骨,神情淡漠。

    “恭喜少主,剑术大成。”

    身后响起一个沉稳而冷冽的声音,狄青提了提唇角,

    “冽,比起师傅,我还是更愿意叫你冽,这一年多来谢谢你。”

    被唤作冽的少年,走上决斗场地,

    “辅导少主练剑是属下职责所在,不必言谢。”

    “我谢的是,这一年多来,你总是能安静的听我讲那么多废话。”

    不得不承认,冽这个爱戴着面具的怪家伙,确实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给了她莫大的安慰,让她觉得在这个冰冷的魔界,还有人愿意听她说话,他们是师徒,是主仆,但是狄青更喜欢把他们的关系定义为朋友。冽愣了愣,银色的面具下嘴角微扬。他抬眼望了望狄青手中的剑,微微蹙眉,

    “少主还是坚持用这把剑吗?其实它并不适合你,用这把剑只会限制你的剑术。”

    狄青将剑握的紧了些,

    “这是他唯一留下的东西。”

    少年默了默,

    “属下知道了,尊主有请。”

    她皱眉,收起剑,踏下决斗场,往魔殿走去。突然又转身望他,

    “冽,一会回来后老地方见。”

    冽点点头,眼中带了几分笑意。

    (二)

    狄青站在偌大的殿内,低头默默的看着手中的任务书,冰冷的眸子里极快的闪过一丝不忍,她微仰起头望向大殿上的人,声音冰冷,

    “我知道了。”

    “这次任务,还有一个人会和你一起去,他将负责你的安全问题。”

    话音刚落,狄青便感受到后方出现一股极强的异能,非正非邪,那异能高的远远凌驾于自己之上,绝对不在她的师傅冽之下。原来魔界的势力要比她想象的强的多。

    那人走到狄青的身侧,狄青才敢侧头望他。狄青望着他俊朗的侧脸,眼中的震惊愈发强烈起来,原来是他,难怪会有这么高的异能……

    (三)

    夏末初秋,开学的季节,台大的迎新晚会如期举行。和往年不一样,今年的迎新晚会要比之前热闹很多,除了在校学生,还吸引了不少校外人士前来观赏,这一夜台大真是大有要被挤爆的趋势。

    夏天拉着寒挤出人群,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我们还是先去别的地方逛逛,等这边结束了,再和老哥他们汇合吧。”

    寒点点头,笑的很是甜蜜,两人找个安静的地方谈谈情请说说爱是再好不过的了。

    “靠!是哪个不长眼的敢踩老娘的脚!”夏美的愤怒的吼着,伸手便要去推眼前的一哥们,目光突然被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吸引,声音瞬间温柔了下来,

    “小兰兰,他们踩我的脚!你要保护我……”

    于是夏美很是神奇的拨开了眼前的人群,转眼便“粘”在了兰陵王身上,真是抠都抠不下来。男子宠溺的望她一眼,任由她粘着,往舞台走去。

    “不想见血的就给姐闪开。”

    阿泽晃着一把手术刀,带着憬念杀开一条“血路”,很快便来到了舞台边上,挑了个视角最好的位子,站定。憬念裂开一个大大的笑脸,冲着阿泽比了个赞,阿泽挑挑眉,很是受用。阿泽踮着脚往四处望了望,终究是没有找到那两个家伙,盟主和阿扣到底去哪了呢,明明刚刚还在这里的。

    “我说小学同学啊,你说我们会不会是搞错了啊,这个鬼校史室根本没有什么灭的入口嘛!”

    阿扣拿着鬼战音叉敲着墙上某张校长遗像(对,就是那张),冲着灸舞抱怨着。灸舞皱了皱眉,他也不是很确定了,但是最近很多怪异的现象都发生在这边,明明之前还有感受到这边有浓重的魔气,现在却一点都没有。

    正在灸舞沉思的时候,操场的方向,突然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声,阿扣扬起嘴角,

    “我们的fans还真是热情。”

    难怪这次迎新晚会如此热闹,原来有了东城卫的加盟。虽然出任务是真,做演唱是假,但是目前校史室的线索断了,便也无法继续查下去,好在夏宇已经不再休学,台大这边可以先交由夏宇留意,只能全当来看一场晚会和做做公益演出了。

    “嘿,小学同学,听说台大转来一个极品美女,传的神乎其神的,刚刚一进学校我就有听到他们在说,我还真是超想看看的耶,听说今晚有她的独唱,说不定是你喜欢的菜哦。”

    灸舞的神色暗了暗,随即咧开一个笑脸,

    “阿扣!你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怎么还这副死样子啊?信不信我告诉阿泽啊?”

    听到阿泽这两个字,阿扣的小心肝莫名一颤,还记得上次他就是多看了那几个可爱的粉丝一眼,就被她的手术刀晃的睁不开眼睛,

    “阿扣,我真是很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五彩缤纷的。”

    “什……什么意思?”

    “看看是不是花的啊!”

    阿扣从回忆中惊醒,瞪着眼睛望着灸舞,

    “喂,你、你、你!我警告你,别到阿泽那里乱说话,我这不是看你还单着吗,说不定那个极品美女并不比将军长的差呢?”

    说完之后阿扣便觉得自己失言,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人着急的时候真是容易说错话啊,偷偷望了望灸舞脸色,依旧是个灿烂的笑容,看不出什么变化,只是他抚着左肩的动作却出卖了他,伤口都好了那么久还是会疼吗?

    阿扣暗叹一口气,伸手揽过他的肩膀,

    “走啦,去看晚会,这是小梦的首场演出,我这个前辈总得去指导指导不是吗?”

    (四)

    走出校史室,听着远远的飘过来的摇滚乐声,阿扣点点头,对小梦的声音很是满意,脩果然没有看错人。

    舞台附近围满了人群,本以为东城卫演唱结束后,会多多少少散去一些人,但是人却有越来越多的趋势。他们一部分是冲着夏宇的主持,还有一部分是冲着那个传说中的校花的独唱。回归的校草和新转来的校花将在迎新晚会上同台亮相,还真是让学弟学妹们很是期待。

    虽然阿扣还是很想一睹佳人风采的,无奈灸舞是个会告状的家伙,于是只能站在远处等着脩他们过来。

    人群里突然又传出一阵骚动,婉转而忧伤的前奏缓缓奏出,如水的夜空瞬间带上了凄美的味道。

    “啧啧,蛮优美的曲子。”

    阿扣以他专业的水准发出感慨,灸舞虽然是个外行,却也能感受的到这是首忧伤的乐曲。虽然是看不见人,却也能清晰的听着舞台上传来的动人嗓音,让灸舞的猛一怔,左肩又传来隐隐的刺痛,好熟悉……会是她吗?

    “关了灯才知道我真的睡不着

    合上眼才发觉雨声也会好吵

    那些小小的自私和骄傲

    让我不愿问

    你给她的眼光是否温柔绵长

    让我不想看

    窗台风信子枯萎凋零的模样

    错了路才知道这世上没后悔药

    开了花才发觉这不是最爱色调

    你送的风信子有没有记号

    残卷的花瓣

    枯败了会不会想曾经开的好不好

    幼小的花苞

    等久了是不是也会留着泪骄傲

    谁的青春不是在错过中错过

    谁的花季不是在风雨中凋落

    突然忘记努力要忘记的是什么

    是泪 是笑 是对 还是错

    突然想起应该要想起的是什么

    是泪 是笑 没有 谁对谁错

    这是一场青春的烟火

    燃着年少的多情相许成蹉跎

    道了别才知道烦恼只增不少

    伤了心才学会时刻挂着微笑

    不再想回忆何时能忘掉

    已没有必要

    那风信子依旧残留你的味道

    离开你的路

    走久了才发现离终点还很早

    这是一场青春的烟火

    又想起当年风信子的蓝色花朵

    ……

    阿扣皱了皱眉,摇摇头,叹息道,

    “好歌是好歌,只可惜唱歌的人技术太差,不过小学同学啊,为什么我觉得我好想哭呢?”

    阿扣侧头看向灸舞,身边哪里还有灸舞影子,阿扣暗骂一声,好你个灸舞,去看美女也不喊上我!

    灸舞拼了命的往舞台那边跑,心被莫名的恐惧填满,他在害怕,怕自己迎来的只会是一张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面孔,怕那个人不是她。

    这世间有许多感情,都背负太多的无奈,欲爱不能,欲罢不忍,有谁可以静坐云端,淡然俯瞰凡尘烟火,而自己做到纤尘不染?

    我灸舞办不到,那么狄青你又是否能办到呢?若能是你,我答应你在最烟火的人间沉迷,并且,再也不轻易说分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终极之猎捕萌吃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杯热可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杯热可可并收藏终极之猎捕萌吃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