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终极之猎捕萌吃货 > Part57 回忆已成殇

Part57 回忆已成殇

作者:一杯热可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

    楼道中再也没有听见人声,黑夜中最后的声响,是一声极重的关门声,砰的一声,如重锤落在灸舞的心头,那沉痛感愈演愈烈,迟迟无法消减。

    灸舞一个人走在马路上,因为喝了点酒,脑子晕忽忽的,身形有些摇晃,空中开始飘起雨丝,细细的,凉凉的。他眯着眼,漫无目的走了很久,雨也开始越下越大,迷迷糊糊中,他看见雨幕中有熟悉的身影慌张而又狼狈的奔走着,他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那不正是两年前的自己吗。

    灸舞从口袋中取出一串绿色的珠链,雨滴在翠珠上滑过,淡淡的水泽像是它躺下的泪,耳畔隐隐响起翠珠在地上滚落跳动的声音,那杂乱的声响是恨也好,是爱也好,都是握不住的曾经,那声音伴着心中的痛越来越清晰,两年前的那场雨,可比这场要凉的多……

    “还给你,都还给你,包括那份喜欢你的心情!全都还给你!”

    所以……狄青你已经不会再喜欢我了吗?

    “婉儿,你不许死!你听见了没!不许死!”

    婉儿不能死,绝对不能,她若死了,狄青就真的成了杀人凶手,这一切就更难说清楚了,他不能接受狄青是一个杀人凶手,不能,一直以来他眼中的狄青都是个善良的女孩啊!灸舞拼命的将异能灌入婉儿体内,直到阿扣和阿泽赶到。

    阿泽看了眼婉儿的伤口,并没有急着去救她,心脉俱损,必死无疑。她让阿扣去阻止灸舞的白用功,自己开始勘察起现场。细心的阿泽很快就发现了墙角的血迹,沾起少许放在鼻尖细细一闻,皱了皱眉道,

    “看来,那凶手也活不了多久了。”

    灸舞超强的异能磁场让阿扣一时无法介入,灸舞忽视阿扣的劝说,只是低着头拼命的为婉儿灌输着异能。听到阿泽的话,他猛的抬起头来,直直的望着阿泽,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什么叫活不了多久?”

    “这么多血,显然是受了很重的内伤,而且我在这血液中闻到了提高异能的禁药,本来禁药的反噬作用就已经够呛,何况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灸舞脑中一片轰鸣,她是因为吃了禁药才提高异能的吗?突然想起自己在闯入时,对她那重重的一击,虽然没有十成的力道,也该有**层,更何况那九步擒鬼手……

    “青青!”

    灸舞眼中的慌乱和恐惧更甚,慌忙起身却因为异能输出过多而有些眩晕,阿扣急忙将他扶住,

    “喂喂喂,你要去哪里,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很糟糕耶!”

    灸舞甩开阿扣的手,跌跌撞撞的冲出门去。雨水浇透了他的衣衫,侵蚀着他左肩的伤口,背部那简单处理的伤口也因着雨水泡的有些发胀化脓,左肩和后背火辣辣的痛感怎么敌的过胸口那阵阵寒意,于是漫天的雨幕下,只见他发了疯似的跑着,四处望着、喊着,可是他找不到她。他找不到……那样的绝望,竟让他有那么一刻想在雨幕中合上双眼,再也不想醒来。

    “盟主,醒醒,醒醒!!!”

    醒醒?可是他好累,真的好累,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

    “小舞,铁时空的命运就交给你了。”

    “小舞,记住,不能允许自己的软弱超过三分钟。”

    “小舞,开枪,快开枪!”

    师傅,所以连你也不要小舞了吗……

    “阿舞,妈妈不能陪你了,要记得照顾好小莱。”

    小莱?

    “老哥,他们说我是老爷爷,没有人愿意和我玩,没有人……”

    “老哥,不要丢下小莱,不要丢下小莱。”

    小莱对不起,对不起……病床上,俊美的少年面色苍白,浓密的睫毛上挂着点点晶莹,微微颤动着,终于恢复意识了吗?

    “小莱,快,快把药拿过来。”

    床榻边的阿泽有些激动,急忙跑去取药。回来时,房间空空荡荡,已不见灸舞踪影……他去了哪里?去将那散落的翠珠一颗颗的拾起,是爱是恨,已经分不清,青青,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

    灸舞将那串手链再次放回口袋中,闭上眼睛仰面感受着雨水的冰冷,自己究竟错过了些什么?如果,他能早点承认自己对狄青的情感……如果当时他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说出那样伤人的话……如果他能将那三个字告诉她,这一切会不会变得不一样呢?

    (二)

    一夜未眠,镜中的容颜依旧绝美无双,一张薄薄的人皮【和谐】面具,竟好用的将那丑陋的疤痕和黑眼圈都覆盖了。只可惜再好看,也不是自己。微微勾起嘴角,笑容依旧倾城,却如夏宇所说的那样,她的笑容只是一张劣质的面具罢了。看着这样的自己,狄青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让她的心微微一颤,这样的笑容竟和当年的婉儿有几分相像,虚假而悲哀。

    事已至此,只能快速完成任务,尽早离开这里。当年婉儿失败的任务,竟会在两年后丢给她,真是讽刺。

    她抓起身侧的书包,起身往门外走去。门刚一打开,哗的一声,一个湿漉漉的东西便往自己的脚边倒来,还来不及看清,狄青就吓得往后跳了一步,

    “妈呀,什么鬼东西。”

    “我不是什么鬼东西啦。”

    一个虚弱的声音自下方传来,狄青低头,那清瘦的面容,和苍白的唇瓣,让她心头一痛,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等你。”

    灸舞躺在冰凉的地上,闭着眼睛,费力的开口说着话。狄青怔了怔,半天才开口,

    “你……一整晚都坐在这里?”

    他微微摇了摇头,

    “我还出去看了会雨。”

    看雨?你还真有情趣。

    “喂,起来,不要死在我家门口,不然我很难处理。”

    灸舞依旧那么躺着,好像在地上生了根似的,全当没有听到,动都不动一下。

    “喂!你再不起来,我可就踹喽!”

    正要抬脚,一股强大的异能便迎面袭来,遭了,是他,那么灸舞……靠,自己干吗还要担心他的死活。

    狄青虽然不想管地上那位的死活,但是地上那位却不是这么想的。正在狄青纠结的时候,他已经起身挡在了自己的前面。

    “何方魔灵,本座在此,休得放肆。”

    望着他的背影,狄青心下一紧,湿漉漉的衣服,头发也湿哒哒的,他会不会很冷,昨晚他又淋了多久的雨?

    那股异能突然撤去,灸舞轻轻的呼出一口气,脑袋一沉就往后栽去,失去意识前,他感觉身后有人伸手将他拖住。

    “怎么,你该不会对这个小盟主有意思吧。”

    狄青冷冷笑了笑,抬头看着眼前张狂的少年,

    “他的死活我可管不着,我只想尽快完成我老爸的任务,然后回去找冽继续练剑。”

    “杀了他,魔尊应该会很高兴的吧。”

    狄青扬了扬眉,

    “不错,但是我想你应该不是个趁人之危的人吧。”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我可是反派哦。”

    那人凑近狄青,一双灰眸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如果是,你早就动手了,不会在这里唧唧歪歪的想多混几句台词。”

    “喂!信不信我真的杀了他!”

    这么直白的被狄青点破,他有些没面子,不由的上来几分火气。还不给我特写是怎样?!打酱油的就不是重要角色了?

    “让开,你的任务只是保护我的安全,其他的事情,你少管。”

    灰色的眸中带了几分趣味,哼,这丫头,居然和他摆起了架子。你以为魔尊真的有那么担心你的死活吗?我们不过都是棋子罢了。

    (三)

    “青青!”

    灸舞猛的惊醒过来,额角布满的汗水,又是一个噩梦。灸舞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是在自己的房间。门吱呀一声打开,进来的是阿泽,灸舞眸色一暗,眼中是难掩的失望神色。

    “青青?早就和你说过她活下来的可能很小了,盟主,该放下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应该在……”

    “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会躺在我家门口,还全身都湿哒哒的,身体这么不好还要跑去淋雨,发这么高的烧不怕把脑子烧坏啊。而且阿扣把你扛回招待所也很累耶!”

    说着阿泽的手背便贴上了灸舞的额头,

    “还有点烧,先把药喝了。”

    灸舞接过药,却不喝,只是望着碗中那棕色的液体发愣,阿泽摇了摇头,默默的叹了口气,都折磨了自己两年了,还不够吗?

    “阿泽,我见到青青了……”

    阿泽一愣,然后满是同情的望着他,每次高烧过后都会说这样的话,怪谁?狄青吗?其实应该怪自己吧,如果她没有将森林女巫的调查结果告诉灸舞,也不至于让他对狄青感到如此愧疚。可是不告诉他,让他恨着自己喜欢的人,那又是怎样的一种痛苦呢?

    “她好像恨透我了,和我一样,恨透了。”

    灸舞垂着头声音低低的,平淡的语气却竟显悲伤。阿泽皱了皱眉,眼中满是心疼。身为盟主已经背负了太多,还要背负如此一日重过一日的自责度日,这么糟糕的身体状况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还能活多久?想到这里,阿泽心下一酸,出于对朋友的担心,出于医者对病人的怜悯,还是出于什么母爱的泛滥,她俯身抱住他,像哄孩子一样,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啊。”

    嘭的一声,门被狠狠踹开,

    “宋鹰不泊.;;泽兰!你什么意思!你和他重新开始,老子算什么?!”

    阿扣满脸怒容,睁大了眼睛瞪着她。阿泽先是一愣,然后急忙起身,往他那边走了几步,

    “你在里乱吃什么飞醋啊!”

    “阿扣,你误会了啦。”

    灸舞揉揉眉角,本来就不怎么淡定的家伙,遇见阿泽的事情总是能更加不淡定,真是头痛。

    阿扣拿鬼战音叉指着灸舞,

    “什么误会,你们都抱在一起说什么重新开始了。灸舞我可告诉你,别以为你是我小学同学,还是我顶头上司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我和你从小学就认识了,我们这么多年交情了,你居然在这里和我玩阴的,早就说过你心机重了,没想到这么重吼!你知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啊?!我、我、我,我掐死你!”

    说着阿扣就扑了上去,混乱,一片混乱……

    嘭,又是一声重重的推门声,平时冷静的脩,有些慌张的闯了进来,阿扣和灸舞停下动作望了望他,然后直接忽视他,扭过头继续在床上混战(想歪的面壁去),脩顿时黑线。清了清嗓子,喊道,

    “盟主!夏家出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终极之猎捕萌吃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杯热可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杯热可可并收藏终极之猎捕萌吃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