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 > 第五十章 夜话

第五十章 夜话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韩玉瑾,你是不是女人?”

    沈远宁低吼着,弓着腰躺在床外侧,疼得一抽一抽的冷汗直冒。

    “谁让你动手动脚的,活该!”

    沈远宁看着她还理直气壮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闭上眼,索性不理她了。

    韩玉瑾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看沈远宁闭着眼,皱着眉头,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汗珠,似乎忍着疼痛。

    别再把他踢坏了。

    “喂,你没事吧?”

    沈远宁睁开眼,恶狠狠的瞪她一眼。

    “好心问问你,还凶神恶煞的。”

    “谢你的好心了!”

    韩玉瑾无奈的撇撇嘴,翻身准备下去。

    沈远宁在外侧,在她准备下床的时候,拉住了她的胳膊,韩玉瑾没站稳,一下趴在了沈远宁身上,胳膊肘撞上了他的胸口。

    沈远宁吃痛,闷哼一声。

    “你故意的是吧?”

    韩玉瑾这次冤枉的很,明明是他先拉自己一把。

    “你不拉我,我能撞到你吗?”

    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眸,沈远宁不由得放低声音说:

    “一次两次,我当你是不习惯,现在我们都成亲一个多月了,你还一味躲着我,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我的!

    韩玉瑾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真的对望下去也不是事儿,挣扎着要起来。

    沈远宁伸手环住了她的腰,紧紧的扣住她,韩玉瑾动弹不得,只好双手撑起,离他的脸远一些。

    “你不喜欢我,所以才不愿跟我有接触?”

    韩玉瑾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反问道:

    “你喜欢我吗?”

    沈远宁被她问住,一时愣了一下。

    韩玉瑾看着他,继续说:

    “两个人在一起做最亲密的事,首先需要两颗彼此相爱的心,否则,跟动物有什么区别?你如果有需要,陈月乔是你心爱的女人,你跟她在一起可以更快乐,又何必拉着一个我,归根结底,你对我的那点心思,不过是新鲜,我们之间一开始就没有什么,以后我也不想有过多的牵扯。”

    沈远宁惊讶于眼前的她,轻灵的眸子里有洞察一切的神色,有别人没有的理智。

    是新鲜吗?

    沈远宁有些堵心,似有些孩子气的说:

    “为什么?”

    “……”

    “你为什么嫁给我?”

    “皇上赐婚,不得不嫁。”

    “你打算就这样一辈子?”

    一辈子太长,韩玉瑾从没有想过,从醒来那天开始,就想着摆脱女配这个悲催的命运,至于未来的路要怎么走,跟谁走,在她没想清楚的时候,圣旨已经下了,没得选了。浑噩仿佛梦境,或者说她从没有把自己融入到这里,她一直在殷切的期盼着某天能回去了。

    “太长远了,我没有想过。”

    沈远宁叹了口气,松开了她。

    她什么都没有打算过,就是打算怎样离自己更远。

    韩玉瑾得了自由,一溜烟的下了地,坐在妆台前才觉得尴尬,考虑着今天晚上怎么睡。

    沈远宁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对她说:

    “你过来睡吧,我不碰你。”

    低沉的声音,不辨喜怒。

    韩玉瑾看他一眼,试探的问:

    “要不,你去书房?”

    这语气,这神态,让沈远宁有些恼火,容忍她反倒让她更得寸进尺了。

    “这是我家,我想睡哪儿就睡哪儿。”

    说完翻个身,躺好不再理她,管她去哪儿睡。

    许久不听他说话,看他真生气了,韩玉瑾嘟囔一句小气鬼,走了过去。

    “里边去一点。”

    沈远宁闭着眼,往里侧挪了挪,翻过身去背对着她。

    韩玉瑾也懒得理他,躺下后,也背对着他。

    气氛有些尴尬,躺着睡不着,连翻个身都觉得动静大。

    沈远宁觉得,这样下去终究不是个办法。脑子里总能想起她刚才的一番话。

    我们之间一开始就没有什么,以后我也不想有过多的牵扯…

    她这样说,是根本就看不上自己,还是心有旁人?

    总要有人往前迈进一步。

    “你白天都在家忙些什么?”

    韩玉瑾意识的他是在跟自己说话,心里还诧异,雨过天晴了?不生气了?

    “闲着没事,我在家里藏书阁里翻了几本书看。”

    “什么书?”

    “……”

    沈远宁没听她回答,转过身看着她,韩玉瑾不自在的说:

    “没什么,随便翻翻。”

    周玉瑾绝对不会告诉他,自己看的是《夏陵王猎**》。

    是前朝最后一个皇帝的荒唐事。

    沈远宁看她不打算说,也没追问,又说:

    “今天安王回朝了。”

    “哦,那是好事啊。”

    沈远宁想起下面准备说的话,嘴角不自觉翘起:

    “今天皇上嘉奖安王,这次查贪有功,特赐了酒宴歌舞。安王酒过三巡,太子问起这次案情的始末,安王却说,‘本来我也没想这查贪的事,就想老老实实把父皇交代的事儿办好,可是江城那帮孙子使劲的讨好我,一出手不是万两的银票,就是绝迹的古画,竟然比本王还有钱,连侍女都比王府的漂亮,这让本王如何能消气,干脆给他们的金银都收缴来,看他们还在本王面前显摆。‘离得近的大臣,听得脸都绿了,还好皇上没听到,不然又是一通火。”

    他在太子与皇后的眼中,一直就是个吟风弄月的皇子,说好听点,众人称为雅王,皇后与太子从来没觉得他是对手。是周承安这个人面具戴习惯了?如此荒唐的话,沈远宁也信以为真了。

    毕竟以后是陈贵妃母子的天下,周承安更是周承乾问鼎皇位的助力,深得帝心,位高权重,是不是需要提点沈远宁一下。

    随后一想,周承安帮自己良多,贵妃也是自己的姨妈,这样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于是,韩玉瑾斟酌着开口说:

    “安王大概是开玩笑,能这样一举清理了江城的官场,自然不是荒唐人。”

    沈远宁似乎并没有听进去,笑了笑又说:

    “不说他了,照你说的,后天早朝的时候,我会重新提出那个方案,相信一定能成。”

    谈及到自己的梦想,沈远宁似乎全身迸发着异样的光彩。

    灯光闪烁,映得他肤色如玉,目光深邃,坚毅的唇形更是给他添了十分的光彩,韩玉瑾第一次发现,自己当初塑造的这个男人,在此刻,是这般的让人目眩。

    韩玉瑾垂下眼睑,移开目光。

    沈远宁注意到她的情绪变化,有些不明所以,以为她累了,便说:

    “你要是累,就早点睡吧。”

    “嗯,你也早点睡。”

    韩玉瑾说完翻过身,背对着他。

    沈远宁看着她,心里情绪纷杂,一句话不经思索就问了出来:

    “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你把我当成最亲密的人?”

    两个人在一起做最亲密的事,首先需要两颗彼此相爱的心…

    这是自己刚才告诉他的,他是再问,自己会爱上他吗?

    韩玉瑾心里叹了一口气。

    “顺其自然吧。”

    小剧场:

    看官:我就知道,没恋爱过的豆芽菜肯定要落入魔掌。

    某客:馍?什么馍?能吃吗?

    看官:豆芽菜肉夹馍!!!

    (豆芽菜肉夹馍,什么滋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咸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客并收藏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