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 > 第九十六章 啪啪

第九十六章 啪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月乔进来时,看到韩玉瑾脸色苍白的靠在床头上的大迎枕上,便温和的笑着走了过去。

    “妹妹好些了么?”

    韩玉瑾没有回她的话,直接吩咐琥珀说:

    “琥珀,你带着弄琴去你那里吃茶,我与月夫人有话要说。”

    弄琴听到后,不安的看了陈月乔一样,陈月乔知道弄琴在担心什么,给她使了个眼色,让她随琥珀下去了。

    韩玉瑾连丝毫的情绪都不隐藏,语气都是冷冰冰的,陈月乔便猜到她洞察了一切。

    其实做这些事之前,就知道瞒不过她,把证据清理干净,为的是瞒着沈远宁,韩玉瑾知不知道,已经无所谓了。

    陈月乔以前就说过,自己不争那是自己善良,不与她计较,若是真较起真儿来,韩玉瑾一个孤女,如何是自己的对手。

    等着琥珀与弄琴出去后,陈月乔脸上的笑容不减,笑问着:

    “妹妹要与我说什么呢?”

    这神态,这语气,分明再说:你奈我何?

    韩玉瑾看着她的笑脸,坐起身来,二话没说,扬手对着陈月乔就是一记耳光。

    对,韩玉瑾就是这样简单粗暴的还击了。

    陈月乔被她的这一个耳光给打愣了,她完全没有想到,韩玉瑾会一句话不说就动手打她。

    脸上随即火辣辣的疼了起来,陈月乔虽外在温柔,却也不是没有脾气。被韩玉瑾扇了耳光,想都没想,扬手就要打回去。

    韩玉瑾丝毫不躲闪,由着陈月乔的巴掌落在了脸上。

    纵然韩玉瑾生着病。陈月乔的力气也远远不如韩玉瑾大。

    韩玉瑾由着她打了自己之后,抓起她的手,看着她决然的说道:

    “陈月乔,我们之间的面具撕了,至此后,谁也不欠谁!”

    说完,便把她用力的甩开。

    陈月乔没料到韩玉瑾力气这般大。稳住身形后。忍不住开口讥讽道:

    “谁也不欠谁?你说得倒好,若不是你,我如何会有这左右夫人的地位。到现在沦为京城的笑柄,若不是你,我那还未成型的孩儿如何会落胎!若不是你,我母亲又如何会被祖父发落到庵堂!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现在你跟我说谁也不欠谁,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韩玉瑾见陈月乔神色激动。开口说道:

    “若非是因为这桩亲事,你以为在火烧摇翠苑,误烧死了孔嬷嬷之时,我会轻而易举的饶了你?我想着全身而退。成全你跟沈远宁,是你,心思阴暗。联合你母亲,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陈月乔听了她的话。反笑出声来:

    “成全我跟夫君?你这话说给三岁顽童去听吧。若是想成全,当初又为什么请旨赐婚?圣旨在沈家祠堂放着,你告诉我是怎样的成全法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手段!欲擒故纵,可恨夫君竟被你骗得团团转!”

    韩玉瑾目的已经达到,不欲与她多言,直接说道:

    “日后你便知道什么叫做手段,你可以出去了,以后别在我面前装的姐姐妹妹深情款款,到时候我打花了你的脸,你也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

    若非是韩玉瑾刻意为之,陈月乔的手根本近不了韩玉瑾的身。

    扮可怜,韩玉瑾也会。

    虽然陈月乔力气有限,那个掌印不用多久就会消了,可韩玉瑾有的是法子让它消不了。

    沈远宁下朝的时候,在回书房的路上,听到有人在低低抽泣,还有一个声音在劝慰着:

    “弄琴,你别哭了,少夫人都还没哭呢。”

    沈远宁听出来是陈月乔身边的司棋的声音,听她的话,哭的人应该是弄琴,她们说起陈月乔,沈远宁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月乔怎么了?

    随后听弄琴说:

    “我这不是替咱们少夫人委屈么,好端端的被玉夫人打了,还一声不吭,想到这些我就心里难受。”

    陈月乔被韩玉瑾打了?这怎么可能!早上走的时候,韩玉瑾还有些低烧,人也蔫蔫儿的,自己跟她说话,她也没什么精神头,怎么会有功夫寻月乔的不是。

    沈远宁走了过去,绕过假山,脸色阴郁的说:

    “在这里偷偷摸摸的议论主子,陈家就是这样教你们规矩的。”

    沈远宁这话很重,在以前,他是从没有对陈月乔身边的人说过这样的话,是以,弄琴也忘了哭泣,司棋吓得愣住,当她们反应过来时,忙跪倒在沈远宁面前,求饶的说:

    “世子爷恕罪,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下次不敢了。”

    沈远宁也没有再斥责她们两个,沉声问道:

    “你们方才说你们少夫人被玉夫人打了,是怎么回事?”

    弄琴司棋对望了一眼,最终弄琴支支吾吾的说道:

    “世子爷去问少夫人吧,少夫人不许我们说。”

    方才还议论的起劲,这会问起却不说了,沈远宁心里一阵腻烦。

    从出了那件事以后,沈远宁对陈月乔带来的下人就完全失去好感,若非是她们回去与乔氏说三道四,府里的情况乔氏如何会得知。他知道月乔,一定不会去做的,她身边的这几个丫鬟,尤其是孙嬷嬷,都是乔氏的耳报神。

    沈远宁懒得再理她们,从她们身边大步流星的走过,直接去了蘅芜苑。

    到蘅芜苑的时候,陈月乔正在看账册,见到沈远宁进来,侧过头,将带着巴掌印的那一侧隐藏起来,笑着说:

    “夫君怎么今日下朝这般早?”

    自那件事发生后,沈远宁这还是第一次来蘅芜苑,陈月乔的语气没有丝毫的疏远别扭,一如前些时候一般。

    沈远宁看到了她的动作,她侧过头的举动定是在隐藏什么。

    难道,玉瑾真的打了她?

    沈远宁走过去,扳过她的脸说:

    “转过来,让我看看...”

    话音没落,沈远宁就看到了陈月乔脸上的红印。

    被沈远宁看到后,陈月乔轻咬着下唇,伤神的侧过脸,眼神里充满伤心,期期艾艾的说:

    “都怪我,不该这个时候去看玉瑾妹妹,她现在对三哥余怒未消,我去了难免惹她生气,夫君等会跟妹妹好好解释一番。”

    玉瑾是迁怒?

    沈远宁看了看陈月乔,问道:

    “你们说什么了?”

    无缘无故的,韩玉瑾怎么可能动手打人。

    听了沈远宁的话,陈月乔撇过头,眼泪沿着眼角流了出来,这次是真的。

    沈远宁看她无声呜咽的举动,心里也是难过。揽过她的头轻声说:

    “玉瑾不是不讲理的人,定是她有什么误会,回头我劝她两句,你别往心里去。”

    月乔点点头,抬起胳膊环住沈远宁的腰,声音哽咽的说:

    “还好妹妹没事,不然,我就算死了,也难以洗脱我的罪名。”

    沈远宁见她声音里深深的自责,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ps:章节名是打耳光的声响,想歪的自动去面壁。

    还有近来很多筒子留言,有的说我每天只更新了一段,不是完整的一章,让人抓狂。这位姐姐,某也很想抓狂,你看的那个是盗版好么,留言的这个地方才是正版。盗版那边把段落弄的七零八散,既然知道这边是正版,还请赏光则个,正版支持则个,不胜感激啊。作者君手残,一小时五百字左右,每天双更需要码字七八个小时,看官们,为了我的温饱,还请不要光顾盗版事业了。t.t

    你的支持,才是我的坚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咸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客并收藏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