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 > 第128章 发怒

第128章 发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远宁看着熟睡中的韩玉瑾,心底很是满足。

    她其实很简单。

    她的心思也不难猜到。

    借着这个机会,沈远宁有把握,慢慢的留住她的心。

    虽然用自己受伤的借口引她注意有些卑鄙,但沈远宁也想不出其它的办法了。

    他把韩玉瑾放好,起身走出了内室。

    玲珑听到沈远宁出来了,上前一步给沈远宁行了礼。

    沈远宁看了他一眼,就迈步向外走去。

    玲珑小跑着追上,在大门口的时候她追上沈远宁说:

    “世子爷留步。”

    沈远宁转过身,皱着眉头看着她说:

    “何事?”

    玲珑走近后,对着沈远宁盈盈一福,声音柔美的说道:

    “世子爷,白日里郡主担心自己的身体,让我听听张医正如何说,才知道郡主以后都不能再生养了!”

    看到沈远宁的眉头皱的更深,玲珑拿着帕子轻轻的擦拭了眼角,接着又说:

    “我回去后,郡主本打算问我情况,后来月夫人来了一趟,郡主一气之下,也忘了再问,奴婢怕郡主以后再想起,奴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郡主了。”

    沈远宁没料到韩玉瑾还存着疑虑,嘱咐玲珑说道:

    “以后玉瑾再问起,你告诉她没什么事,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奴婢也这么想,就是怕日后郡主知道了,责怪奴婢。”

    “没事,她不会知道。”

    玲珑从来没有与沈远宁如此近距离的说过这么多话,纵然是说的韩玉瑾。也让她的心止不住乱跳。她压住雀跃的神色,作出伤心的神情:

    “郡主以后没有孩子,她早晚会知道的,根本瞒不了多久。”

    这个沈远宁何尝没有想过,为今之计,只能瞒多久算多久。

    “你只管侍候好玉瑾就行,旁的不用操心了。”

    沈远宁这一句话。浇灭了玲珑心头的一大半火苗。这时,听沈远宁冷冷的问:

    “月夫人今天来做什么?”

    玲珑听他提起陈月乔,语气也是一样冰冷。心里又开始雀跃,对于要说的话,也更有把握。

    “月夫人明知我们郡主没了孩子正在伤心,还句句不离孩子的话。奴婢听着都觉得刺心。月夫人走后,我们郡主伤情了很久。”

    竟然还有这一桩事!

    本来因为那封信已经让沈远宁对陈月乔失望透顶。现在听玲珑说起,更是添了许多怒气。

    完全忽略了韩玉瑾以前彪悍的毒舌历史,把她当成无辜的小绵羊了。

    白天的事韩玉瑾没生气,倒把陈月乔气得够呛。这些事沈远宁不知道的。

    什么事情都是先入为主,一旦他认定了陈月乔对韩玉瑾的图谋,便觉得陈月乔会事事都针对她。

    玲珑最擅长察言观色。她虽然不知道沈远宁为什么对陈月乔有如此大的怒火,但她知道此刻去说陈月乔的坏话。绝对是个最佳时机。

    “月夫人仗着孩子,不拿郡主当回事,郡主都说了不见,月夫人依旧闯了进来,这才是刚开始,若是以后,我们郡主没个孩子傍身,真不知道会怎样?”

    玲珑说到后面,声音就哽咽起来。

    如玲珑所想,沈远宁没有怪她,反而是一副沉思的表情,玲珑见目的达到,伤心的福了福身说:

    “世子爷您慢走,奴婢还要回去侍候郡主,奴婢也一定会帮世子爷瞒着郡主的。”

    说完,就转身走开了。

    余光里,见到沈远宁在门口站了好大一会,才神色黯然的离开。

    门口的这一幕,一个小丫鬟看的清清楚楚。

    兰花躲在柱子后面,直到他们两个都离开了才走了出来。

    平日里兰花都是做些粗使的活计,鲜少能有什么对陈月乔有用的消息,今天可算让她捞到一个。

    陈月乔听到兰花的消息后,让弄琴赏了兰花五两银子,夸了她几句,就让她回去了。

    等她出去后,陈月乔才露出急怒的表情,她现在恨不得撕了玲珑的嘴,真真是跟她的主子一样,胡说八道。

    钱嬷嬷看她生气,也是长叹一口气,白天就劝她不要去了,现在平白给那边抓把柄。

    温声劝了陈月乔几句,她想起兰花说说的话,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于是,她对陈月乔说:

    “少夫人,你想想方才兰花的话,那个玲珑似乎也不全是为她家主子,她跟世子爷一直强调韩玉瑾今后没有孩子傍身,她莫不是打算......”

    钱嬷嬷没有说出来,陈月乔也听懂了。

    愤怒的被冷笑所替代,还是钱嬷嬷阅历多,一听就能听出要害。

    随后想起沈远宁对自己的态度,又有些灰心,跟钱嬷嬷说:

    “你让兰花最近看着那个玲珑一些,若是她真有那个心,我们不妨推她一把。”

    韩玉瑾第二日一早就醒了,丫鬟们服侍她梳洗过后,便准备去陆氏那里。

    到了世安堂方才知道,今日是陆氏的母亲荣兴侯老妇人的六十正寿,陆氏一早就去了荣兴侯,同行的还有陈月乔。

    连沈远宁都没有通知。

    韩玉瑾现在才有些明白,陆氏对自己的气是有多大,没有因为自己被封了郡主消气。韩玉瑾不明白,陆氏对自己的气是哪里来的!

    回到芝兰院后,沈远宁坐在大厅等着韩玉瑾。

    “今日外祖母大寿,你与我一同前去吧。”

    韩玉瑾避开了他的手,摇摇头说:

    “你帮我带份寿礼过去,我就不过去了。”

    听她这样说,沈远宁也没有勉强,毕竟到了荣兴侯府后,两个人就要分开入席。陆氏与陈月乔先走了,留她一个人单独进去,外人要怎么看她?更何况,她病体未愈,不去就不去吧。

    “摆饭吧。”

    在芝兰院吃了饭,沈远宁去了荣兴侯府。

    韩玉瑾让丫鬟们搬了个躺椅,放在了院子里梧桐树下。

    在屋里闷的都快长出蘑菇了。难得今天清静。在躺椅上摇啊摇的,好不惬意。

    在韩玉瑾舒服的又快睡着的时候,琥珀过来通报:

    “郡主。田婆子在门外求见。”

    韩玉瑾见琥珀面带怒色,便开口问道:

    “这田婆子怎么了?惹的你如此不高兴。”

    琥珀忿忿的说:

    “她倒没把我怎样,只是害的玲珑被其它院子里的人嘲笑。”

    这次轮到韩玉瑾惊讶了,她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是把玲珑配给了田婆子的孙子三潭了,她又怎么玲珑了。惹得玲珑成为众人的笑柄?

    “怎么回事?”

    琥珀气愤的说:

    “三潭与玲珑的亲事,本是田婆子自己求的,郡主您才答应的。您被泰王劫持后,京城里对您的谣言四起。府里人也都在议论,夫人虽然严厉的发落了几个搬弄是非的人,但大家都对我们院子的人冷嘲热讽。出言贬低更是常有的事。”

    “本来您说,过了年就让他们成亲的。后来您不在,田婆子也没再提过,却不料,之后就传来月夫人将司棋许配给三潭的事情。玲珑气不过,就跑去理论,却被司棋奚落了一番,说是...有个不干不净的主子,还妄想有个好出路,简直是做梦。”

    “玲珑脾气爆,当场就跟她扭打了起来,后来闹到了月夫人面前,玲珑整整被罚跪在蘅芜苑门口两个时辰,后来她半月都没能下床。”

    韩玉瑾不知道,这段时间里自己院子里的人竟被这般欺负,愤怒已经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了,她问琥珀:

    “田婆子这时候过来,又是为了什么?”

    琥珀也猜不到,如实的回答:

    “奴婢不知。”

    韩玉瑾坐起身来,平静的吩咐琥珀说:

    “你去喊她进来吧。”

    田婆子进来后,见韩玉瑾面色不喜不怒,便上前给她见了一礼,后又恭维的说道:

    “老奴恭喜郡主,贺喜郡主。”

    韩玉瑾平静的问:

    “妈妈来所为何事?是前来道喜的?”

    田婆子笑的别扭,支支吾吾的说:

    “老奴来是想问问郡主,三潭与玲珑的亲事什么时候办呢!”

    韩玉瑾故作惊讶的看着田婆子,不明所以的问:

    “三潭不是要娶蘅芜苑的司棋吗?怎么还要与玲珑成亲?”

    听了韩玉瑾的话,田婆子老脸一红,喃喃说道:

    “那些都是府里的小蹄子们胡说的,郡主可不要当真。”

    “这么说,都是谣传了?”

    田婆子点头如捣蒜般,满口答道:

    “对对,是谣传。”

    韩玉瑾眯着眼睛,正色的看着她说:

    “这么说,月夫人也是在哄骗我?”

    田婆子一愣,她没想到陈月乔竟然跟韩玉瑾说了,随后说道:

    “郡主,月夫人看中三潭,想把司棋许配,所以才有这谣言,我们是之前说好的,哪里能说变就变呢!”

    韩玉瑾听了她的话,笑了起来,之后收敛了笑意,冷冷地说道:

    “好一个:哪里能说变就变!妈妈莫不是把我当傻子了不成?”

    田婆子见韩玉瑾冷着脸,就知道事情不妙。来的时候不是没有想到韩玉瑾会翻脸,只是觉得玲珑曾被司棋奚落,被陈月乔责罚,打得都是韩玉瑾的脸。韩玉瑾如果有心报复回来,是肯定要与陈月乔手里把这门亲事抢了过了,才鼓着勇气上芝兰院来。

    她没想到的是,韩玉瑾会翻脸,她更没想到的是,韩玉瑾就算要报复陈月乔,也绝不会与田婆子这样的小人妥协。

    “年前若不是你求到我面前,你觉得我能将玲珑许嫁?真真是给脸不要脸,三潭算是个什么东西,你田家朝三暮四,朝秦暮楚,侯府两房夫人的大丫鬟岂是由你们说娶就娶。说不娶就不娶,也不掂量掂量自己!”

    田婆子家是沈孝全母亲的陪房,虽说小杨氏当权那会他们不受重用,也没人对他们当面奚落,这会被韩玉瑾毫不客气的骂了个狗血淋头,一张老脸憋的涨红。

    “趁我有难便想着寻退路,如今又要攀过来。如此精细的算盘。如此见风使舵的活泛心思,也就蘅芜苑的能配上你们,蛇鼠一窝。登对的很!”

    田婆子今天算是见识了韩玉瑾的厉害,本来来之前也想过韩玉瑾拒绝,但看在自己是原来老夫人的陪房,怎么样也会礼让三分。

    可惜的是。她不了解韩玉瑾的性子。若是一般的退婚,退也就退了。他们甚至连定亲都没有,只是口头约定,算不得有婚约。

    可偏偏,退婚在前。她们攀上蘅芜苑在后,玲珑又受辱与蘅芜苑,偏偏那时。韩玉瑾还处在危难之中。这样的话,事儿就大了。

    至少在韩玉瑾面前成大事了。

    田婆子气的手直哆嗦。指着韩玉瑾,半天才说出话来:

    “你...你...老婆子好歹是府里的老人了,就是夫人也没如此奚落过我老婆子,郡主这样,分明是不把陆家当回事。”

    姜还是老的辣,田婆子还真能抓重点。田家本就出自于荣兴侯陆府,现在她提出陆家,无非是想扳回些面子,给韩玉瑾些压力。

    韩玉瑾冷冷的看着她,就是此刻闹到陆氏面前,韩玉瑾也是不怕的。

    “主子给你面子,那是主子性儿好,不要得了三分颜色就想开染坊,不知道的,还当你们田家是这侯府的主子呢!”

    田婆子见她无所畏惧,说起话来还是让人羞愤难当,面子里子算是赔了个精光。干脆往地上一坐,手抓着脚踝子,扬天嚎啕大哭起来。

    一边哭还一边喊:“可怜的老夫人啊...您去的早,如今连一个小辈儿都敢如此欺辱您...”

    韩玉瑾看着坐在地上撒泼的田婆子,真不知道她如何能扯上沈远宁的亲祖母,冷笑一声,喝道:

    “琥珀,给我堵了她的嘴!来人啊,把她给我好好的请到柴房,等夫人回来发落。”

    看门的几个婆子,你看我,我看你,都犹豫不决,田婆子是府里管事的娘,谁都卖她三分面子,韩玉瑾平日里看着挺和善,这一急起来,还真是六亲不认。

    韩玉瑾扫了那几个婆子一眼,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你们是想跟她作伴?”

    看到韩玉瑾的眼神后,那几个婆子不再犹豫,上前推拉着田婆子。

    田婆子见韩玉瑾是认真的,心里也是后悔与她叫板了,也后悔再来自寻其辱了。都说她性子随和,哪里知道她是这样一个母老虎的模样。

    求情的话没说出口,嘴里就被塞了一块破布,被人拉着走了。

    解决了田婆子,惊动了芝兰院的所有人,玲珑从屋里出来也看到了,所有人都觉得解气,她们都知道,只要韩玉瑾回来,就一定会护着她们。

    旁边的院子的下人又都在芝兰院门口探头探脑的看着,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玲珑。”

    “奴婢在!”

    “司棋奚落你的时候,都有谁在场?”

    玲珑神色愤恨,咬牙切齿的说:

    “我们院里的和蘅芜苑的人都在!”

    韩玉瑾点点头,眼里冷光一闪而过,她吩咐琥珀说:

    “去蘅芜苑喊司棋过来。”

    她知道,今天陈月乔带了听书与弄琴去了荣兴侯府,因为不放心听书,所以把司棋留下守院子。

    敢动她的人,就要承担后果。

    不用着急,一个一个慢慢来!(未完待续)

    ps:感谢芦荟和副版粟子非的平安符。

    这章是二合一大长更,感谢各位的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咸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客并收藏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