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 > 第137章 无耻

第137章 无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氏听了韩玉瑾的话,脑子里就剩下恐惧了。

    她不要去庵堂,也不要回济州,陈府里,有二房三房的人盯着她手上中馈的权柄,自己院里,有庶子姨娘想踩着自己往上爬的,真要是自己离开了,自己的孩子们又去依靠谁?

    现在月乔已经被韩玉瑾逼到了绝境,将来没有自己出谋划策,月乔怎么是韩玉瑾的对手!

    然而,有些事,不是她不想,别人就不会去做的。

    就算她此时后悔方才嘴快惹了韩玉瑾,哪怕是她赔礼道歉,韩玉瑾也是不会饶了她。

    “玉瑾妹妹,虽说现在你位高号尊,但毕竟我陈家养你一场,幼时,我母亲更是待妹妹如己出,妹妹果真要为了一言之差,要置我母亲于死地吗?就算是姑母在世,知道妹妹今日的决定,怕是也会心痛。”

    陈月乔说的凄然,句句话直指韩玉瑾忘恩负义,轻巧的避过了是乔氏为难在先。

    韩玉瑾冷哼了一声:

    “视如己出?有哪个母亲会拿自己女儿的清白作儿戏?这就是舅母的视如己出?又有哪个母亲会人前人后,不遗余力的诋毁自己的女儿,这也是舅母的视如己出?这样的视如己出,莫说是我泉下的母亲,就是天下任何一人,都不会稀罕!”

    这里的人都是人精,哪个不知道陈月乔与韩玉瑾之争,若是那次流言事件发生在陈月乔身上,事情也不会愈演愈烈,陈家却是推波助澜了不少,这时候谈及视如己出,真真是天大的笑话。

    整个大厅的人都噤若寒蝉。有迫于韩玉瑾此时的气势,想求情而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还有的是纯粹看热闹的。

    陆氏也稳坐一旁,简默无言。

    沈府的寿宴出了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也是脸上无光,但是,陆氏不会去制止韩玉瑾。因为这件事本来就是陈家人挑起的。落得又是小杨氏的面子,若不是乔氏个蠢货想要给玉瑾按个淫、荡的名声,又怎么会被玉瑾抓住把柄。到现在这个地步?

    沈婉宁张氏等人,看到了陆氏的态度,也就收起了去劝说韩玉瑾的心,坐在一旁。看乔氏如何应对。

    “妹妹莫要夸大其实,若是存了心的要为难我母亲。什么样的借口没有!”

    陈月乔干脆也不求情了,直接冷着脸说韩玉瑾居心叵测!

    “那也得感谢你母亲给了我为难她的借口,若是她行的端,坐得正。又怕什么?”

    “你...”

    韩玉瑾的态度很强硬,若是陈家不给她一个交代,就算她有所顾忌。也定是要闹开来的。见小杨氏又要开口说些什么,韩玉瑾冷硬的说道:

    “在这里与这些虚伪的人同席。没得污了自己的眼睛,寿已拜完,玉瑾就先回去了。”

    说着对着小杨氏和陆氏福了福,看着陈家人冷冷地说:

    “看在我在陈府能平安长大的的面子上,我给你们三日的时间。”

    三日后,若是乔氏还在京城,就莫要怪自己出售不留情面了。

    她拂袖而走,小杨氏一口气闷在胸口,差点昏阙过去。

    这时厅里的人看了一场免费的大戏,有的已经开始找借口准备离开了,席宴还没开始,人就已经走了一半,小杨氏真真是气的想撕了韩玉瑾。

    陈家人给韩玉瑾奚落的一点面子也没了,也是早早的就告辞了,出侯府的时候,也就陈月乔跟着去相送了一番,陆氏连面都没出。

    乔氏在大门口的将上马车的时候,拉着陈月乔声泪俱下的说:

    “月儿,都是母亲连累了你,回去后,你不要再去求女婿了,现在玉瑾是他心头好,没得再连累你。”

    陈月乔面色透着阴霾,她安慰乔氏说:

    “母亲不要忧心,回去后您自请回济州老家,韩玉瑾她绝对敢将事情闹出来的,不过,您放心,用不了多久,女儿便可把您接回。”

    乔氏听陈月乔如此说,有心安心,但是心里还是有顾虑,忍不住说:

    “可是,如果我去了济州,你二婶三婶她们肯定会趁机夺了管家权,尤其是你三婶,你祖母平时就偏爱她,还有院里的那几个贱人还不翻了天了!”

    陈月乔听到母亲这个时候还在担心这些,又好气又好笑的说:

    “母亲啊,父亲的几个姨娘,她们都是妾室,再怎样也翻不起浪花的,不然,祖父是头一个饶不了她们的,再说了,如今哥哥们都大了,不用你再看顾他们了,母亲怕三婶夺了管家权,大可这两日主动与祖母说将中馈之权交给大嫂,想来就算祖母真的不高兴,也没有反对的理由,母亲要抓住先机才是。”

    乔氏一想,交给自己的儿媳,总比让妯娌夺走的强,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看到陈家另外两房的人走了出来,她们都满目怨气的看着乔氏。

    本来好好的出一次门,打算着给自己儿女张罗亲事,却被乔氏给搅了,连带着一起丢脸,身为陈家的女儿,也要被人说三道四,不埋怨乔氏是不可能的。

    好好的一场寿宴,最后这样收场,吃完了寿桃,小杨氏直接让大夫开凝神静气的汤药,陆氏知道后,觉得自己年轻时还是不够强悍,若是开始也像韩玉瑾那般,一次就把人给镇住,看她们下次还敢不敢寻衅。

    想到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对她多是冷言冷语,她看着也不气恼,照样是温声与自己说话,想到这里,陆氏心里对她的气就消了不少。

    陆氏似乎更了解她一些,韩玉瑾的个性就是这样,虽说自己冷言冷语对她,毕竟是没有做过有害她的事情,所以她对自己也是恭敬如前,反观乔氏和陈月乔。因为她们做过的事,韩玉瑾就一定不会再妥协了。

    又想到她自小或许是少人教导的原因,做事还是有欠思考,霸气有余,周全不足,待日后自己慢慢指点着她,定能比陈月乔做得好。

    至少。她的心术是正的。

    沈姑妈见月乔和乔氏在韩玉瑾手里吃瘪。后来又听寿安堂的几个丫鬟说,韩玉瑾连小杨氏都噎过,在宫变得时候。还空手从叛军手里夺过了兵刃,心里大呼后悔,竟然踢到铁板了。

    沈姑妈服侍小杨氏睡下后,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去芝兰院走一趟。万一她真是个狭隘的脾气,寻机报复怎么办!

    于是。她带着身边的丫鬟去了一趟芝兰院,在大门口的时候就被守门的婆子拦住了:

    “回姑太太的话,郡主已经休息了,谁也不见。”

    沈姑妈讨了个没趣。对她也是无可奈何,要走的时候,看到沈远宁走来过来。便迎了上去。

    沈远宁也看到了她,他已经听说白日里寿安堂的事情。所有的起因都是这个多事的姑母找的,对她很是气恼。见她走了过来,也不好装作没看见,便收起阴郁的神色,给她行了一礼说:

    “姑母怎么还不休息?”

    沈姑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

    “白日里姑母说了你媳妇几句,谁知道她是个有气性的,我怕她心里不舒服,来看看她。”

    沈远宁呵呵的笑了两声,说:

    “姑母说的是哪里话,改日我带玉瑾去姑母那里赔礼。”

    听到沈远宁如此说,沈姑妈脸上的笑都快堆起了一朵花,又跟他拉扯了一些其他的话,见他频频望着芝兰院,知道他心里牵挂韩玉瑾,就打趣了一声:

    “这才一日没见,就如此想你媳妇,我们三郎可真是会疼人,你快回去吧,姑母也要回去休息了。”

    沈远宁看她走后,才松了一口气,转身向芝兰院走去。

    到了内室的时候,灯还亮着,韩玉瑾身着里衣躺在床上,侧着身子,面对着里侧,沈远宁便猜到她还没有睡着。

    沈远宁走了过去,坐在床头,伸手去扳过她的身子,竟然没能扳动她,猜到她可能还在生气。

    于是温声问道:

    “还在生气?”

    见韩玉瑾理都没理,又戏谑的对着她说:

    “还真是气性大,难不成连我也一起气上了?”

    任沈远宁说什么,韩玉瑾也是不理他,沈远宁见她使性子,趴在她耳边,呵着气轻声说:

    “小气鬼,我可没惹你。”

    韩玉瑾见他得寸进尺,坐起身来,一把推开了他。

    “离我远点。”

    这一推,让沈远宁愣住。

    这还是这段时间里,韩玉瑾对自己第一次发脾气,她恼怒的语气,冷冷的神态,让沈远宁不明所以。

    “你这是做什么?”沈远宁也有些生气。

    “没什么,就是不想看到你,不行吗?”

    韩玉瑾的神态刺激到了沈远宁,他声音愠怒说道:

    “你这是哪里来的邪火?我知道你受了委屈,马上把事情处理完来看你,你冲我发什么火?”

    韩玉瑾看着他,原来他也知道什么叫委屈,她还以为他已经习惯了自己被人挤兑了。

    自己没出门,不知道乔氏如今并未受到惩罚,他不信沈远宁也不知道。

    他绝对是故意的糊弄这件事,现在还好意思问自己为何生气!

    韩玉瑾丝毫不愿再与他解释,说了又如何,平白着再堵心一次,这次,她谁也不指望,自己也要让乔氏受到惩戒。

    “我乐意。”

    沈远宁看着她渐冷的神色,随后一想,猜到她大概是为了乔氏与自己生气,不由得又放缓语气说:

    “玉瑾,你听我说,那时候月乔她...刚诊出身孕,大夫说她经不得刺激,岳父便与我商量,说是要等月乔腹中孩子生下再...”

    韩玉瑾冷哼一声,打断他说:

    “沈远宁,你当我三岁了?对我说过的话转眼就变,现在是等她的孩子生下,之后呢?是不是怕她伤心,再等孩子长大呢?枉我信以为真,蠢到无药可救!”

    沈远宁也有些伤自尊,他说的是事实,她却不信。哄了她这么久,她依旧对对自己冷言冷语,怒气又升了起来,抓住了韩玉瑾的手,生气的说:

    “玉瑾,我什么时候对你食言无信了,我说了只是为了月乔怀有身孕,推后了而已,你这样小鸡肚肠,以后如何当得这一大家的宗妇?”

    韩玉瑾也在生气,听到沈远宁怒火中的话,也忽略了他所说的宗妇的事情,就听到他说得小鸡肚肠,甩开他的手,声音更是冰冷:

    “谁要给你做宗妇,我就是这样的自私狭隘,开始是,现在是,未来也是,看不惯,当初我要两不相干,谁又让你招惹我的?”

    韩玉瑾后悔了,哪怕当初中了“露从今夜白”被情、欲折磨死,也不要沈远宁救自己了,心里把自己也骂了个狗血淋头。

    生气中的话,从来都是挑最刺耳的说,纵然聪慧如韩玉瑾,沉稳如沈远宁也不例外,沈远宁听到韩玉瑾说出那句:谁让你招惹我的话,就血气冲头,脑海里怒火嗡的一下燃烧了理智,暴怒的说:

    “我不招惹你,你想让谁招惹你,难道让周成安给你去解了那情毒吗!”

    “啪!”

    一声脆响,沈远宁脸上浮现出清晰的五指印。

    “无耻!”

    沈远宁彻底没了理智,上前按倒了韩玉瑾,把她压在身下,二话不说的就去撕扯她的衣服,韩玉瑾恼怒,手被压着,使不出力气推开他,张口就咬在他右肩上。

    沈远宁似乎丝毫不觉得疼痛,继续进行着自己的动作,韩玉瑾见他还在继续,硬抽出的自己的两只手,就要推开他,沈远宁停住撕扯她衣服的右手,捉住了她的双手,固定到她头顶上,附身就狠狠的吻住了她。在韩玉瑾反应过来,开口欲咬他时,沈远宁将吻滑落到了她的耳边。

    狂野的,毫不怜香惜玉的一阵啃咬。

    韩玉瑾整个上半身都被沈远宁制服住,他盛怒之下的吻所过之处,都是一片红痕,韩玉瑾吃痛,抬起脚就要踹他。

    沈远宁在她身上吃过几次亏,早已摸清她的套路,还没等她发作,就将她的双腿压住。

    正在韩玉瑾气急败坏,无可奈何的时候,她感觉到沈远宁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韩玉瑾的身体不由得僵住。

    ps:新的一周,祝大家工作顺利!

    又是二合一大章,顺便求票,各种票,我不挑...

    以前说韩玉瑾会离开沈府,是真的。但是剧情需要铺垫,不然转折太突兀、违和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咸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客并收藏我与白莲花的二三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