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酒色蜜语 > 猪入虎口

猪入虎口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医武兵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明媚的阳光,充满着大地。袁酒酒穿着校服,站在海玲珑门前。“啊,终于开始上课啦!”

    “嘿,早啊。”一辆银白的保时捷停在她面前,“需要载你一程吗?”

    “呵呵,谢了,诩。”袁酒酒坐上车。

    当他们离开不久之后,一辆加长的林肯停在刚刚的地方。一位类似于管家的男人做下车,拉开后座的门:“小姐,请上车。”这时,从海玲珑走出一位娇小的少女,赫然是纪蔓怜。她如同女皇一般,上了车。望着窗外的景色,喃喃到:“哎呀,没想到哦,诩居然会那样。呵呵。”

    此时,高二(7)班的教师中已经乱成一团。

    “天啊,我没看错吧?我居然和诩在一个班!!!”某女甲捧着自己的猪头发着花痴。

    “真的!真的是诩!!”某女乙激动地说。

    已经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袁酒酒向欧阳诩打趣道:“你的追随者蛮多的嘛。”听到这话,欧阳诩无奈地耸耸肩。

    突然。

    “啊―――!”巨大的声浪把两人震得头晕目眩,当他们恢复后便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嘿,不介意我坐在你们隔壁吧?”虽然用的是问句却带着不可拒绝的威严,令人不爽。

    欧阳诩笑笑:“无所谓,坐吧。”

    殷翌语一屁股地坐在酒酒旁边,就趴在桌上睡觉了。(座位三人一排)

    “喂,诩,殷翌语他怎么了?”酒酒小声的问着欧阳。

    “呵呵,估计这节课下课之后就知道了。”欧阳轻笑着说。袁酒酒莫名其妙地耸耸肩,低头看着新领的教材。

    “诩,你们在这里!”熟悉的,悦耳的声音响起。

    “小茶姐?”酒酒抬头疑惑地问。

    “我说的是这两个东西。”欧阳茶指指酒酒两侧的男生。酒酒点头表示明白,又继续看教材。

    “酒酒,我先出去一下。”欧阳诩对酒酒说。酒酒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

    教室外,牧赫哲和官泓瑾正站在护栏旁等着欧阳茶和欧阳诩。

    “好了,给我个解释吧。为什么不好好呆在a班,来这里干什么。”欧阳茶抱臂问道。

    “姐,我们没有那么特殊,就普通班就好。”欧阳诩望着欧阳茶,柔声说。

    “不用采取任何让我心软的策略。”欧阳茶压下同意的念头,“是翌语吧。这次你们的目的是酒酒,对吧。”一个眼神扫过去,最后停留在牧赫哲身上,“赫哲,你不会要和他们一起闹吧。”欧阳茶把希望寄托在牧赫哲身上。

    “这次例外,对象问题。”牧赫哲不敢正视欧阳茶的目光,“而且,这个人对语有用。不会离开格林亚的。”

    连赫哲都这样说了。“唉,算了。在我班上不要太放肆。”欧阳茶最后还是妥协了。

    四个人一起进入了教室。欧阳茶和欧阳诩并列走着:“小诩,在格林亚千万不要让其他学生知道我是你姐。”

    “好吧,那些女生是烦了些。”欧阳诩笑笑,答应了。

    四个人一进教室,就有许许多多的议论声:“天啊,四少都在我们班耶~”一个女花痴说。她隔壁的男朋友说:“这怎么可能!他们不是有专门的教室和老师吗?”

    “切,我看你是嫉妒别人比你受欢迎吧。”又一男生说。

    “怎么会!我还巴不得他来!说不定能得到些好处!”第一个男生反驳道。

    “啪啪。”清脆的拍掌声使整个教室安静下来。

    “同学们,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欧阳茶。如你们所见,有四位新同学转来我们班。但请大家不要因此而扰乱课堂秩序,保持平常的心态同他们相处。”说着,欧阳茶点头意示那三人可以找座位坐下,就开始上课。

    整节课,除了某些花痴女流着口水四处张望和殷翌语时不时的呼噜声,一切都算正常。可是,下课铃刚响……

    “殷翌语!”一个身着制服的瓷娃娃女生出现在教室门口。顿时,全班除了欧阳茶和另外五人毫无惊讶之感,所有人都惊呆了。与其说惊呆了,不如说被女生的精致外貌惊艳到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袁酒酒做恍然大悟状,终于明白欧阳诩所说的“估计这节课下课之后就知道了。”只见纪蔓怜径直走到殷翌语旁边:“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应该……”话还没说完,四周已经响起议论声:“切,这女生是谁啊?那么嚣张。”,“就是,就是。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那么没素质。”

    如此这般的议论传入纪蔓怜的耳朵,略蓝的眼睛眯起危险的缝隙,满脸凶光。此时,欧阳茶作为班主任,凌冽地喝道:“都安静!”然后向睡眼惺忪的殷翌语和铁青着脸的纪蔓怜说:“你们两个出来。”殷翌语面无表情地走出去,经过纪蔓怜身边时阴冷的眼神,似乎要把眼前这个看似娇弱的女人生吞一般。

    教室外。

    “你们几个就不能让我省心些么?”欧阳茶用无奈的语气对面前充满火药味的两人说。

    “小茶姐姐,是他们!他们都来这了,我一个人在a班好寂寞。而且又不能换过来……”纪蔓怜马上用嗲嗲的语气说。欧阳茶心里发毛:“幸好你转不过来。否则迟早被你恶心死……”如果纪蔓怜知道连欧阳茶都对她这种性格心生厌感的话,肯定会气吐血的!

    “好了。不用说了。这里是学校,无论在外面你们是什么身份,在这里都没用!我是这里的老师,一切都要听老师的。”欧阳茶突然厉声说。

    “哦。”纪蔓怜带着委屈,小声应了。她也知道,格林亚虽说是有五大家族建立的,但那都是上辈的事了。那么多年也有一些其他的不大不小的势力插手进来管理,对于那些富二代出身的是毫不手软。

    “no problem。”对于这个结果,殷翌语是很赞同的。说完就回到教室了。

    “搞定了?”欧阳诩带笑说。

    “嗯,你姐还真不是盖的。超有做班主任的范,两三句就把那贱人打发了。”坐下,殷翌语嘴角微挑。

    “小茶姐是欧阳的姐姐哦。”很不适时的声音,酒酒插进来一句。

    “嗯,亲姐姐。”欧阳很温和地应道。一旁的殷翌语看着这一幕不知怎么就有点不爽。“我走了。”他说着,起身离开了。

    “欸?他怎么了。”酒酒有点奇怪。

    “……”顿了一下,看到牧赫哲跟出去后,欧阳诩才松了口气,“我也不知道。”

    “真是怪人。”

    阳光随时间渐渐强烈起来。树荫下,顽皮的风玩弄着殷翌语暗红的头发。

    “语。”携着冰冷的气息,除了牧赫哲,绝无二人。

    “我没事。”遮着眼睛的手臂没有拿开,语气淡淡的说。

    “是么。”语气极其肯定殷翌语绝对有事。牧赫哲心里暗叹:“事情变得复杂了。”

    两人不再说话。顿时陷入沉默。

    “过几个星期就要去录音了吧。”还是殷翌语打破了沉默。

    “嗯。”

    “让他们暂停一下这边的玩笑,把正经事做好吧。”殷翌语的心经过一番斗争,还是决定:“不要把纪蔓怜逼得太紧,以至于伤到其他人,尽管那其他人无论生理心理都无比强大……”

    “啊嚏!”教室的袁酒酒突然就打了个喷嚏。

    袁酒酒悠闲地走向宿舍,心里暗暗窃喜:“嘻嘻,这一个星期那几个家伙都没在,虽然有点寂寞,不过没打扰我上课就好。但是,纪蔓怜……那脸是越来越黑了……他们几个天天不上课,弄得她好像独守空门,不过确实强大,现在的女生都听她发号施令了。”

    “曾经,你在树下埋头哭泣……”手机响了。

    “喂。”

    “酒酒,今天晚上有庆典晚会哦!会有人接你的。”

    “欸?庆典晚会关我什么事?”

    “你忘了?你说要假装我女朋友的哦。”欧阳诩腹黑的说。

    “你……切,去就去。我在宿舍等啊。”袁酒酒无奈地说。“其实去也没什么,就当是增长见识吧。”如此自我安慰。就抱着书回宿舍了。

    “你们给我快点!”骄蛮的声音响遍整个房间。纪蔓怜趾高气扬地指挥着一大群服装师和化妆师。亮晶晶的指甲敲击着手机屏幕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是。”整齐的声音下是满肚子的怨气,看来个个都对这个如白天鹅般骄傲的女生不感冒。

    “小姐,衣服已经准备了。换好之后就可以弄发型和化妆了。”一个看起来有点瘦弱的小女生走到她旁边轻声说。

    “嗯。”纪蔓怜依然是骄蛮的语气,却少了几分高高在上,多了一点亲近,只不过那点亲近可以忽略不计。

    等到纪蔓怜离开了大厅到了更衣间,本来各司其职的人都聚在一团对那女生说:“萧筱,她那种人你都能忍?!”“对啊,你脾气太好了吧。”各种议论声充斥这偌大的大厅。

    “不是的,小姐她人很好,只是有点寂寞所以才变得这样的。”萧筱解释道。

    “算了吧,我说你们还看不出来么?别人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一个刻薄的声音响起。萧筱咬着下唇,沉默了一下,用威严的声音说:“好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更衣室内。

    “呵呵,这次,我绝对艳冠全场!”看着眼前粉紫色的礼服裙,纪蔓怜的嘴角微微挑起。

    “小姐,请到这边来做发型。”萧筱轻声说。

    “恩。”又是傲慢的声音。

    “曾经,你在树下埋头哭泣……”

    “喂,哪位。”袁酒酒按下接听键。

    “喂,下来。去晚会。”声音有点熟悉,却不是欧阳诩。

    “恩?你……”当酒酒还在想对方到底是谁时,手机里已经传来忙音。

    海玲珑门前,殷翌语靠着他的车,看着她还穿着校服走出来。不禁摇摇头,脸上是连他自己都没发觉的微笑。

    “你不会是打算就这样去晚会吧?”酒酒看清楚,原来是那个次次都看自己不顺眼的人,不禁有了些不满,还被这样说,马上说:“大不了不去又……”话还没说完,就被殷翌语推上车。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就有人说:“坐好咯,我们出发了!”马上那架红色法拉利就以时速180飞驰着。

    “喂,太快了!啊-----”惨叫充斥着格林亚的上空。

    “嘎吱——”急刹车。“好了,下车吧。”殷翌语对正抱着头的酒酒说。

    “哦。咦?这里不是水晶心脏么?晚会应该在路西亚礼堂吧?”

    “呵呵,你这身打扮,如果去了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奇葩!先来这里换衣服。”殷翌语白了她一眼。然后就拉着她走到上次的恶梦之源。

    “把最新的那件礼服裙拿来。”推门进入,殷翌语就发出命令。

    “是。”一个不知道谁的年轻人应了下来,很快就拿来一条裙子。流苏袖,束腰,下半身是白色轻纱罩着黑色丝绸。

    “快点换。给你五分钟。”

    “欸?哦。”袁酒酒马上反应过来,就走到更衣室。“天啊,他这方面的天赋也太逆天了吧?!”酒酒抓着裙子倚在门上到吸了一口凉气。平静了一下心情,利索地把衣服换好。

    “好了。”走到正在茶几不知捣搅着什么的殷翌语面前。他抬起头,望着酒酒,眼睛一亮,嘴角挑起:“坐到那边去。”他指指不远处的化妆台。酒酒撇撇嘴,也乖乖地坐到那里了。突然,下巴被人捏住,心中一紧正准备逃脱,却传来熟悉的声音:“别乱动!”眼睛慢慢聚焦,看清眼前的人,原来是殷翌语。当下松了口气。温热的气息随着面前的人的呼吸吐在自己的脸上,脸泛起点点红晕,看着殷翌语全神贯注地给自己化妆,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心里不知怎么就有点小失落,眼睛不自觉地闭了起来。殷翌语注意到酒酒闭起了眼,挑挑眉:“不错,满自觉的,就这样闭着眼。”酒酒正想睁开眼,却被人按住,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画,马上反应过来:原来是画眼线啊。

    正当这两人完全沉浸自己的世界时,旁边的仆人全都惊呆了,特别是那个艺术沙龙里最顶尖的化妆师——amy。“小语居然 亲自帮这个女孩化妆!上次小哲又让我帮她化妆。这到底是谁?”

    “好了。”殷翌语松了口气,看着眼前的人,心满意足地拍拍手。酒酒睁开眼,看着镜中的自己,“嘭”地一下就站起来了,她深呼吸,问殷翌语:“这是你弄的?!”

    “唔,正常发挥,算ok。”殷翌语拍拍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酒酒才发现,原来他已经换好了衣服,上身黑色的衬衫敞开领口露出了锁骨,修身的暗红色西装外套。下身束脚裤穿着中筒皮鞋,整个人霸气内敛高雅外露!酒酒到吸了一口凉气:“这丫的妖孽啊!”

    “可以走了么?”殷翌语问她。

    “嗯?可以了。走吧。”

    “先把那双鞋换了。”下巴向地上的银灰的高跟鞋点了点。

    “啊?又来!”酒酒大喊道,却被殷翌语的一个眼神给逼了回去。“好吧,穿,我穿。”无奈地点点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酒色蜜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杉Belo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杉Belor并收藏酒色蜜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