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酒色蜜语 > 龙家大院

龙家大院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医武兵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光毫不吝啬地倾洒在酒酒的房间里,吹着头发的酒酒神情严肃地思考着自己的问题:现在的她真的只是把殷翌语当做朋友吗?

    电吹风的热风呼呼地吹着,就这样过了好久。才听见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气:“唉……”自嘲般的笑笑:“果然是对他有感觉的。”确定以后她好像松了口气:“幸好及时发现现在断了这心思还不算晚。趁这几天见不着人快点把这种感情掐断吧……但愿诸事顺利……”然后倒头就睡,很显然,她忘却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在家里好吃好喝的呆了两三天,再过两天就要上学了。现在袁酒酒正把那只不安分的手伸进薯片袋子里另一只手则和牧思雨玩着飞行棋。“姐姐,你今天不用出去么?”牧思雨抛着骰子没有抬头望袁酒酒。“嗯?不用啊,怎么这样问?”牧思雨可是知道今天是她和殷翌语约好一起去见那些老前辈的日子哦,可是见袁酒酒这个样估计是故意忘了。是的,故意的。看着她一边和自己下棋一边频频望向窗外是不是有人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袁酒酒那么在意和故意回避殷翌语呢?牧思雨非一般的好奇。“没什么,只是想姐姐能整天都陪着我真是太好了!”牧思雨卖萌狗腿道。

    “嘎吱——”刺耳的刹车声,袁酒酒全身绷直双眼直直的看着大门:这声音太熟悉了,就是殷翌语那辆法拉利刹车的声音!牧思雨抬头玩味的看着在紧张状态的袁酒酒脑袋中突然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难不成她喜欢殷翌语?不会那么戏剧性吧……”

    当屋内一片沉默时,门铃响了。牧思雨低头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无辜地眨了眨双眼对袁酒酒说:“姐姐,我去开门看看谁来了。”没等袁酒酒阻止,牧思雨已经跑到门边把门开了,“大哥哥你找谁啊?”

    熟悉的声音,那般高傲,有些诧异的又毫不客气,问:“你又是谁。”牧思雨仰着头,噘着嘴巴,叉着腰,很是不满地说:“我叫牧思雨。你到底是谁?”殷翌语挑了挑眉,心里很是诧异:“姓牧的?不会是牧赫哲那边的人吧?不对啊,就算是那边的人也不应该那么小个。”

    “袁酒酒在这吗?”殷翌语不再纠结于这小孩到底是谁的问题上,直截了当地说出自己的目的。牧思雨白了他好几眼,转身往屋里走,冲里面大喊:“姐姐有人来找你啊!”一直坐在里面的袁酒酒深呼吸强作镇定地准备走出去,却看见殷翌语已经进来了,身上穿着灰蓝色的衬衫下身是纯黑的窄脚西裤,裤脚扎在棕色的绒皮靴里,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袁酒酒小姐?你似乎忘了什么?”酒酒干笑几声说:“怎么会忘了呢,忘了什么也不能忘了咱们约好的事对吧。”殷翌语双臂环胸抬了抬下巴说:“你记得最好。据我所知,这可是你答应了老爷子的事……”他不提还好一提就是酒酒最怕的事,其实如果只是和殷翌语两人约定的她无论如何都可以找借口推掉可是这件事是和殷申那只老狐狸说好的……

    “我知道。我马上去换衣服!”垂头丧气地回到房间看了看一早准备好的上次殷翌语送的牛仔短裙叹了口气虽然知道最终结果肯定是要和他一起出去的可是这么快就败下阵来还真是……难道是因为看清了自己的想法吗……那可得警惕起来了。

    “小子,你叫牧思雨对吧?”进屋以后看着袁酒酒乖乖地去换衣服,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她会临阵脱逃,明明是她先提出和自己出去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和前几天同诩出去的那趟有关系。想清楚这个,便看向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翘着两条小腿的牧思雨,他可是想起来这家伙是谁了……

    “嗯。”吸了口橙汁,牧思雨气定神闲的点点头,他也看出来殷翌语认出自己了,既然那样就没什么好急的了。

    “你爸最近可是下了悬赏要把你找回去哦。”殷翌语笑着坐在了牧思雨身旁顿时沙发下陷让正襟危坐的牧思雨歪到了一边。他仰着头恶狠狠地瞪着一脸坏笑的殷翌语,心里一怒,然后绽开笑靥甜甜地说:“哦。你喜欢酒酒姐姐的吧。”那狡黠的目光让正与他对视的殷翌语别开了视线:“你胡说什么。”牧思雨正正身子理了理被压皱的衣服慢悠悠地说:“我可是知道很多哦。像你送了几套衣服给姐姐,你派了谁去跟着姐姐还有……放学那天你去学校偷偷看了姐姐……”剥开一颗棒棒糖放到嘴里,牧思雨看着黑着脸的殷翌语扬起得意的笑。“放心,我不会和任何人说你在这里。不过你要答应我几个要求。”殷翌语深呼吸,自己果然不能小瞧牧家人……“好,成交。”牧思雨当然没问题,他才不要让别人知道自己在哪呢特别是自己的老爸……“那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殷翌语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坐好,瞟了牧思雨一眼说:“哲知道你在这吗?”牧思雨叼着根巧克力饼干摇头。“那就是说只有我知道?”牧思雨警惕的望了他一眼然后才点点头。“你离家出走就为了最新的那样东西?”牧思雨毫不在意地点头承认。“嘿,你胃口还挺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不让你碰这方面的。不过,如果你肯答应我的条件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把我那儿的借你用一下。”牧思雨两只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比起一百瓦的白炽灯也不逊色半分……“先说条件。”咯吱咯吱地把饼干吃完拍拍小手急切的说。“一,告诉我那天袁酒酒和诩出去回家以后什么情况。”牧思雨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小声嘀咕:“还不肯承认喜欢姐姐。”然后回想了一下才说:“我问了一下,好像说是去了一家孤儿院?嗯,到家以后,欧阳诩说了一番话……”停顿了一下,想看看殷翌语猴急的样儿可是别人不吃这一套……只好乖乖地如实招来:“他说,就算姐姐把他当朋友他也会努力让姐姐喜欢上他直到姐姐说她有喜欢的人为止。”殷翌语太阳穴跳动了一下,继续说:“二,把你所知道的袁任哲的所有动态告诉我。每一天都要。”看见牧思雨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怎么?难道你做不到?”牧思雨瘪瘪嘴:“知道了。”殷翌语满意的点点头:“三……”干咳几声,放低声音说:“看好袁酒酒。爷爷很喜欢她。”最后那句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让牧思雨很鄙视。

    “诶?你们怎么一下就混的那么好了?”整理好心情,换好衣服扎了个斜马尾的酒酒走出房间就见到那一大一小两个脑袋挤在了一块,疑惑的问道。殷翌语转头见到她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嘴角挑起一抹笑:“男人间的友情你不懂。走吧。”袁酒酒抽了抽嘴角,什么事男人间的友情她不懂?!呵呵,自己居然喜欢这种人?她是那只眼瞎了!!气鼓鼓的跟出门临走前还吩咐牧思雨自己在家小心。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坐在车上,酒酒想挑开一个话题好让自己没那么紧张,结果却迎来殷翌语的一记白眼:“诩都能找到难道我还找不到了?”酒酒愣了愣,尴尬的笑笑在说不出什么来了……从前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还好,现在好像什么都懂了却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和殷翌语相处……殷翌语瞄了瞄旁边那个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人,想起那天傍晚急匆匆赶到郊外没见到人却听到那个小女王的一番话轻松地道:“听说,那天你见到诩的妈妈了?”

    “嗯?”酒酒一时没反应过来,顿了顿才回答:“是啊。”

    “说起话来给人感觉和她外表很不同吧?”酒酒想起欧阳妈妈问的那些犀利刁钻的问题有些无语的说:“是啊,我也没想到她居然会是那个隐退了的灭绝师太。”殷翌语感觉到对方放松下来了无声的笑了笑:“我们小时候就是她教的。”“哈?!什么?”不出殷翌语所料的,酒酒瞪圆了双眼。“是真的。我们几家的小孩都是有诩他妈妈教的,连纪蔓怜那个二货也被他妈妈治得没辙!”酒酒愣是瞪着双眼睛直直的望着殷翌语仿佛觉得很不可思议……“不用太惊讶,这是真的。”车速渐渐慢了下来,酒酒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奇怪的问:“欸?我们不是先去见黑道的老大吗?”殷翌语把车停在一个庄园前熄了火拔出钥匙说:“下车再说。还有,不要说得那么粗俗,什么黑帮老大的,要叫前辈!知道没有!”酒酒不服气的嘀咕道:“切,哪里粗俗了……”下了车,原本是慢殷翌语半步的,那样就不用两人并肩前行了,可是殷翌语突然放慢速度,把酒酒扯到自己旁边两人并这肩。酒酒正想挣脱开往后躲,殷翌语就开口说道:“待会进去以后,不要太紧张,记得要叫那个老人龙叔。还有,如果看到一个和老人很像的男人就叫龙当家。知道没有!”酒酒见他是在交代自己事情即使别扭也不再挣脱,而是凑到殷翌语耳边问:“那个老人是什么身份?前任的当家吗?”殷翌语看着眼前的女孩暂时放下心里的芥蒂还离自己那么近不由的笑了笑,也凑近了点说:“嗯,那老人是现任当家的父亲,和老爷子关系很不错。我小时候就是被他教训得最多。至于现任的当家嘛,嘿嘿,当时没被我稍后作弄算是个玩伴儿吧,后来苗曲瑄进殷家以后倒是少见面了。”感受着温热的气息掠过脖子的皮肤,酒酒觉得那片地方火辣辣的热……

    正坐在大厅落地玻璃旁的老人收回看着外面的目光,放下白瓷杯,笑道:“嘿,竹容你瞧瞧殷翌语那小子,都学坏了居然在调戏姑娘了。”站在一旁一副面瘫样的的龙竹容眉梢动了动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两父子说话间殷翌语已经走了进来面带笑容走上前熟络地打着招呼:“龙叔,身体还好吧?”老人嘿嘿一笑递过一个意味深长地眼神:“再好也没你好。”殷翌语望向他旁边的落地玻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才嬉皮笑脸的和龙竹容打招呼:“hey,竹容哥好啊。”龙竹容半阖着眼没有任何语调的说:“如果你不在的话我会更好。”殷翌语身后的袁酒酒弹出个脑袋来看了眼脸型刚毅身材削薄又不失狂野气质的龙竹容,想看看能被殷翌语气得说出这种话的大神是怎样的天仙样。“翌语,带了人来也不介绍一下?”龙叔笑眯眯地说。殷翌语把在自己身后探头探脑还不算还一直盯着龙竹容看的袁酒酒拉了出来。被拉出来的袁酒酒不满的翻了个白眼然后微微一笑向另外两人打招呼:“龙叔好,龙当家好。我叫袁酒酒,是殷翌语的……”正想说自己的身份却发现不知道怎么说才合适,说同学?如果只是同学的话怎么会带来这里?说朋友?额……好像不太对劲来着……正想着的时候,龙叔突然说:“翌语说过他只会带他女朋友来这的,除了他女朋友以外的女生都没可能来这里呢……”听到这话,袁酒酒瞪大了眼,殷翌语把刚喝进去的茶咽了下去猛咳,龙竹容拿着茶杯的手抖了抖。“哈哈,年轻人真是不经吓啊。”龙叔看着众人的反应哈哈大笑,“不过这么好的女孩当翌语的女朋友真有些可惜了……”说着还煞有其事的摇摇头然后又看了看龙竹容,硬是把他看得面瘫脸破裂:老爹这是什么意思?殷翌语则是捏了捏自己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说:“龙叔好眼光,我爷爷可是很喜欢酒酒呢。”龙叔听到殷翌语说“爷爷”两字是浑身抖了抖,然后故作镇定的说:“哦,这样啊,呵呵。”袁酒酒虽然也被龙叔的话弄得心情再三起伏可是还是被他听到殷翌语爷爷时的反应给逗笑了,她还没想过前任的黑帮老大会怕殷申那头老狐狸。龙叔被酒酒的窃笑弄得老脸微红,可还是没忍住问道:“你爷爷他回来了?”殷翌语恭敬地说:“爷爷是在澳大利亚的时候见过酒酒的。”停顿了一下又说:“前不久刚回国。”龙叔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猛咽了口口水好一会才回过神,转头对龙竹容说:“竹容,先带这丫头到处逛逛,庄子里有好几样水果都收成了。待会再带上翌语到外头和其他人叙叙旧。现在我有事要和翌语说。”龙竹容依旧一副面瘫脸,只是向袁酒酒点点头意示她。袁酒酒听了龙叔的话立马站起身跟着龙竹容出去了,现在如果能离开殷翌语哪怕是一阵可以让自己的心冷却一下都是好的……看着两人离开,殷翌语马上进入正题:“龙叔,最近我在忙殷池的一个新企划想要你们的支持。”龙叔可是很清楚殷家现在的情况的,那两母子几乎把整个殷池握在手里,殷翌语能凭一己之力那会哪怕一丝主动权都是不易的,所以轻易不会露一点锋芒,既然他现在能接手新的企划那就表明其他一切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嗯。都安排好了?”龙叔淡淡的问。“嗯,殷启承已经被架空了。不过他还不知道而已。”殷翌语面露讽刺地说。“呵,你这小子真够阴险的。不过也是,殷启承才能是有的,可惜只想着走旁门歪道。”龙叔给自己斟了杯茶,“这事我是肯定支持你的。但是现在当家的不是我,而且也要看其他人他们自己的意思。能不能成功也只能靠你自己了。”殷翌语点头:“我知道,但还是要和你说一下的。那我先走了。”“嗯。”殷翌语起身鞠了一躬朝门口走去。

    ……

    “翌语啊,要真喜欢那丫头就好好把握住,否则成了别人的就回不了头了。”听见身后老者的声音殷翌语顿了顿,说:“知道。”便消失于门后。看着斜前方的那朵白色菊花,感叹道:“当初就是因为我的犹豫才让殷申那混老头穿了空子把人抢去了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酒色蜜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杉Belo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杉Belor并收藏酒色蜜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