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弘暲最终也没给关二爷要到封号。

    用过午膳之后,母子一行就离开翊坤宫打道回府。刚进门,元春就瞧见前仆后继的鬼魂们。

    “美人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本大爷。”

    “那劳什子太医正在做手术,九阿哥也在那边。什么是手术俺不知道,俺看见他把匕首放在火上烤,然后捅了小六子的屁/股。”

    “没文化真可怕,那是在开魄门,不然怎么出大恭?”

    ……

    一堆鬼魂叽叽喳喳,都抢着要说几句,拜它们的八卦程度所赐,元春第一时间知道了胤禟的选择:他极力想保住两位天生残疾的阿哥。元春心中迟疑,表面上却看不出什么,抱着取悦康熙的“大功臣”弘暲往留花院去,身后跟着四个奶嬷嬷。

    对于胤禟的选择元春并不感到意外,四十年选秀之前,鬼嬷嬷对九阿哥的评价是,他是标准的蛇蝎美人,心狠手辣,只是那张脸太能迷惑人。

    鬼嬷嬷不知道的是,胤禟心里对每个人都有定位,是自己人还是不相干的外人。面对外人的时候就好似秋风扫落叶残酷无情,对自己人,胤禟太心软。

    要留下两位阿哥容易,做这个决定之前就要提前想到东窗事发时可能出现的场景。

    开魄门容易,不脱裤子没人知道,就算以后娶媳妇,那家闺女会盯着男人的屁/股看?九阿哥从来不是储君人选,他的儿子就算身上有个疤也没关系。

    让元春犹豫的是五阿哥,他是个阴阳人。这种情况就算送去民间也不保险,万一被有心人挖出真相,对胤禟是沉重的打击。如今只知道太医在给六阿哥开魄门,元春拿不准五阿哥的未来。

    只是开一刀,听起来没什么难度,邹太医却折腾了整整一个下午,用眼睛看过之后,他用手摸了位置,确定之后才用匕首对准了割进去。孩子太小,不敢在他身上用麻沸散,第一刀之后,六阿哥就不要命的哭。邹太医动刀子的地方距离正院并不远,福晋正在陪嫁嬷嬷跟前抱怨,就听到儿子的哭声。

    因为不知道两个儿子都是残废,福晋还没有厌恶感,她满脸担忧,道:“嬷嬷你去瞧一瞧,爷不让我见小阿哥,我心里总是没底,他是要把我儿抱给留花院那贱人养?”

    “老奴这就过去,您放宽心,就算爷不知分寸,宜妃娘娘也会拦着,从未有过让侧福晋养嫡子的先例。您总是多想,有小阿哥傍身好日子多着。”

    嬷嬷这样说董鄂氏就放心多了,她笑着点点头。嬷嬷径直往哭声传来的方向去,走到门口就被小路子拦了下来,“你不是福晋身边的……”小路子还没说完,嬷嬷就介绍说她是董鄂氏的陪嫁嬷嬷,听到哭声过来看看小阿哥怎样。

    胤禟是下了死令的,不许任何人进去,小路子笑道:“今儿就算福晋亲自过来,我路公公也不能把人放进去。”

    “不过是爷跟前的狗奴才而已,还敢编排福晋,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老婆子这就告诉福晋去,非撵你出府!”小路子跟了胤禟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九爷的德行?得罪福晋最多受点皮肉之苦,若敢违抗爷的命令,那就离死不远。他点点头,指了指正院的方向,“嬷嬷自觉些,别让我……”

    小路子还没说完,胤禟的声音就从房里传来,他的情绪显然不怎么好,话语间满是不耐烦:“都闭嘴,滚远些!”

    嬷嬷是肩负为董鄂氏打探情报的重任来的,她吊着嗓子大声说:“福晋让老奴来看小阿哥!”

    她倒是豁得出去,险些把小路子吓尿了。

    我叫你祖宗,闭嘴行不行?

    自己找死就算了,还想拉这么多人垫背,什么心理!

    不就是以为爷会将小阿哥抱给别人?

    不就是想亲眼看到求个心安?

    “爷息怒,奴才这就将她赶走。”小路子挽起袖子就要开干,他想让这老婆子知道,路公公这关不是那么好过的!这时候九阿哥又发话了,“既然迫不及待想感受什么叫绝望,小路子……放她进来。”

    出了这样的事,别说皇阿玛,额娘也不会轻易放过董鄂氏,胤禟想宽容一些,反正她也活不长,董鄂氏却上赶着找死。胤禟是真的发狠了,他话音刚落,小路子就迫不及待将门打开,福晋那陪嫁嬷嬷心里在发毛,她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直到进入房内……直到发现屁/股上插着匕首的小阿哥。

    她就想扑过去,“不!快住手!你想对小阿哥做什么?”

    胤禟腿一撂就把她踹飞过去,“你应该问问福晋生了两个什么怪物?”胤禟几步走到小床边,将睡着的小五抱过来,掀开他的被子……胤禟只想让她看看而已,谁知被子刚掀开,五阿哥就尿了……那老婆子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她不停的摇头,“不会的,福晋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怪物……假的!一定是假的!”

    她不想面对,胤禟偏要逼她直视。

    “一个阴阳人,一个没屁/眼,看清楚了就滚回去告诉董鄂氏,让她给爷安分点。”

    嬷嬷手脚并用从中这个压抑到极致的房间里逃了出去,她没敢直接回去向福晋禀报,她擦了擦脸,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差不多之后才笑着回到福晋坐月子的房里。

    她笑得很难看,她真的吓坏了。

    那么惊悚的事实她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告诉福晋,去年三胞胎女儿,如今又是两个儿子……连续生育让福晋的身体虚弱了不少。嬷嬷在后悔,她为什么坚持要进去。真相就好似一块巨石压在她胸口,连她都接受不了,遑论想要借此翻身的福晋。

    见嬷嬷进来,董鄂氏猛地来的精神,“嬷嬷你看到没有?我儿怎么了?”

    “我的好福晋,可别见了风,养好身子才能天天见着小阿哥。老奴去看了,是六阿哥在哭,饿的。”找个借口都不容易,董鄂氏听说儿子饿着,勃然大怒。

    “是谁在照顾?怎么能让六阿哥饿着?把人叫过来本福晋亲自与她说道!”

    呵呵。

    叫什么叫啊。

    哭成那样能是饿的?是太医在给他开魄门啊。

    “爷已经教训过那没分寸的奶娘了,您别担心。”

    “爷在府中?他怎么不来看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嬷嬷恨不得抽自己俩大耳刮子,她没来得及解释,董鄂氏又说,“爷为什么要抱走我儿?是想便宜贾氏那贱人?”

    “福晋,爷是皇子,不能为所欲为,若真做出那样的事,不等皇上发作,御史台就会让他日子难过!您已经有儿子傍身,还担心什么,那些贱人再得宠还能越过去?”嬷嬷太佩服自己了,睁着眼也能说瞎话。安抚了福晋之后,嬷嬷买通门房偷溜出府,她从董鄂家后门进去,见了九福晋的亲娘。

    她砰的一声给董鄂夫人跪下。

    “太太我辜负了您的期待,我对不起您啊……”嬷嬷释放出压抑的情感,她哭得老泪纵横收不了场。

    董鄂夫人心中一寒,她直觉出大事了,可是,女儿才给九阿哥生了嫡子,坐月子能惹出什么祸来?难道是搞出人命了?“嬷嬷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方才知晓,福晋生的两个嫡子……是天残。”

    一句话击垮了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董鄂夫人,她双眼瞪得老大,满脸惊愕。

    她的女儿给九阿哥生了俩残废儿子!!

    连挽救的机会也没有,完了,彻底完了!

    董鄂夫人跌坐在太师椅上,她已经六神无主,她不敢再求什么,只盼能将董鄂家族摘出。

    “可是哪个贱蹄子给我儿下了药?”

    嬷嬷哭着摇头,“我听邹太医对九爷说,是子孙草,孕前吃了子孙草生的儿子都残废!”董鄂夫人顾不得悲伤,他害怕九阿哥上门问罪。

    “我儿怎样?可还好?”

    “福晋还不知道这事,九爷有意瞒着,老奴开不了口……福晋拼了命生下小阿哥,身子虚弱得很,恐怕受不住打击。太太……您拿个主意,以后可如何是好?”

    得知女儿生了阿哥,老爷十分高兴,他与同僚吃酒去了,他不在负伤,董鄂夫人一介女流,能做正确决定?

    董鄂氏拿不出主意,嬷嬷又不敢继续耽搁,只得先离开,以后再谋划。

    元春从鬼魂们那里得知胤禟恐吓了福晋的陪嫁嬷嬷,那老婆子立刻按耐不住去董鄂家报信去了。对福晋搞残的两个孩子,元春同情且惋惜,对董鄂家可能有的遭遇,她乐得看戏。

    邹太医是有本事的,他这一刀成功开了魄门,价值千金。

    胤禟听他说了避免感染避免伤口合拢的关键,还是在这天,胤禟将小五秘密送出府,当做孤儿养在风华院中。确认没人发现,胤禟才对外宣布,五阿哥因为先天不足,已经夭折,失去嫡子他太悲痛,洗三不宴客。

    说是不宴客,自家小聚,其实胤禟就没想办洗三宴,对内也没有,小五刚开了魄门,得好生养着,他既怕被人发现又怕出意外。同时,小路子找到福晋的陪嫁嬷嬷,让她演一出戏,莫要董鄂氏知道压根就没有洗三宴这个事实。

    当然……如果她做不到的话,将真相告诉福晋也行,九爷无所畏惧。

    给胤禟撑腰的是康熙和宜妃,他当然不怕。

    董鄂氏有意见?

    你去宫里闹啊,找爷说个蛋。

    好歹是陪董鄂氏嫁过来的,嬷嬷稍微斟酌之后就想出一套说辞。她亲眼见过五阿哥,他是阴阳人,就算身体再健康,在皇家也活不了。对于这个丧报,她一点不吃惊。与其让福晋盯着洗三,不如用另一件事吸引她的注意。近段时间发生的,不至于产生不可挽回后果,又要引起福晋重视的……只有五阿哥夭折这事。

    虽然可能刺激到福晋,毕竟还有一个儿子,不至于完全断了念想。

    在洗三前夜,嬷嬷将丧报转告了福晋,正如她预料的那般,董鄂氏简直不敢相信,她微微启唇,满脸惊愕……这种状态维持了许久,她才眨了眨眼,“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五阿哥因为先天体弱,已经去了,爷悲痛欲绝。”

    ……董鄂氏直接晕了过去,她的儿子,才出生三天的儿子,那么乖巧可爱的儿子,怎么会死!!她晕了好几个时辰,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凌晨时分,董鄂氏什么也顾不得,她抓住趴在炕边打瞌睡的嬷嬷,“小五怎么会死?是谁害了他?告诉我是谁害了他!!”

    嬷嬷睡得浅,被福晋抓住的同时就行了,她摇头“爷已经彻查了,没有人。”

    董鄂氏病了,她烧了好几天,完全顾不得洗三宴,等她身子好些就已经逼近年关,再有四天就是元春这四个蠢儿子就满周岁了。福晋的六阿哥伤口已经开始结痂,情况良好。胤禟彻底从悲痛中走出来,瞧额娘的态度,恐怕再容不下董鄂氏,皇阿玛隐约知道额娘的打算,却没有阻止,两个残废的孙子足以让他对董鄂氏彻底失去信心。

    好日子剩的不多了,等董鄂氏出了月子,有她好受的。

    比起将六阿哥当做救命稻草,隔三岔五闹一回的董鄂氏,胤禟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筹备四个乖儿子的抓周宴上。虽然他们一直在装蠢,早就学会说话却不开口,叫的第一声还是“玛嬷”,胤禟依然大方的原谅了他们。若非有这四个小可爱,额娘没这块从悲痛之中走出,皇阿玛也不会总夸他,让他好好培养这四个天才儿子。

    在董鄂氏身上丢的面子,都被元春的四个儿子挣了回来。

    元春是四十一年除夕将儿子生下来,抓周礼自然也在除夕,这不仅和宫宴冲撞,小六也是这天满月。屁/股上的伤已经在结痂,冬天袄子厚,抱他出来也没关系。洗三已经被略过,满月总要办一办。胤禟说了自己的想法,康熙的决定六阿哥的满月酒办在中午,就在胤禟府上。抓周则挪到晚上,在翊坤宫。

    这不是区别对待,而是考虑了宜妃的情绪。

    她恐怕不愿意见到董鄂氏生的儿子,即便小六已经开了魄门。董鄂氏生出俩残废给宜妃的打击很大,如今基本走了出来,康熙觉得,还是让她乐一乐。贾氏这四个阿哥太聪明太讨人喜欢,康熙更中意老二弘暲,德妃则喜欢酷似胤禟的弘相。为此康熙还问了宜妃的意思,郭络罗氏已经很久没笑得这样开心,仿佛所有的愁绪都被抛开,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计划敲定。

    本来,准备工作应该由胤禟来完成,哪用长辈操心,在看过胤禟准备的物件之后,康熙觉得……他果然不该对胤禟寄予太多希望。

    胤禟展现出土豪阿哥的实力,他准备了银票、银锭、金锭、地契、房契、金算盘……

    呵呵。

    九阿哥你这样真的好?

    明明是高端洋气的皇子,却搞出了村里地主的气质。

    康熙连说他的力气也没有,转身就让宜妃重新准备了一份,还琢磨着在当天亲手添两件东西。

    胤禟写了两份帖子,邀请众兄弟在除夕中午参加小六的满月宴,同时在晚上齐聚翊坤宫围观侧福晋贾氏的四胞胎抓周。所有兄弟都答复会到场。帖子发出去的同时,大病将愈的福晋也知道了这样的安排,羞恼,愤怒……她什么情绪都有,想质问胤禟为这样羞辱他的嫡子,嬷嬷却拦住她。

    “爷是想让您也感受到满月宴的热闹,若安排在宫里,您连声响也听不到,就要错过了。再说……爷把六阿哥的抓周宴排在前面,贾氏那边的抓周宴排在后面,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董鄂氏心里好受了很多,她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爷还是关心我的,可他为什么要在翊坤宫举行抓周礼……与宫宴冲撞的话,取消就好了。”

    陪嫁嬷嬷简直不想活了,还在坐月子就有这么多问题,以后还了得?心里虽然郁闷,嬷嬷依然答复说:“近来贾氏总带着小阿哥去宫里,怕是巴结上宜妃娘娘,万岁爷的性子您还不知道?能为侧室扫您的脸面?”

    “说的也是,从前额娘就不喜欢我,现在她还扶植贾氏,气煞我也。等本福晋出了月子……非得带小六去皇阿玛跟前转转。我的嫡子难不成还比不过贾贱人的庶子?”

    ……嬷嬷想嘶吼,想咆哮。

    六阿哥出生的时候连屁/眼也没有,还是康熙爷让太医院的邹齐用刀子割开的,情况已经这样糟糕,别蹦跶了行不行!她这么想,却不敢这样说,在福晋“美好”的畅想面前,她沉默了。

    办一场满月宴对有天残的阿哥已经是奢侈,规模虽不大,却耗费了胤禟许多精力。担心她扯开伤口,担心被兄弟们发现真相……老实说,抓周礼也没让他这么累。

    不明真相的董鄂氏非但没感到满足,反而因为来的宾客太少,恨起元春。

    爷肯定是想大办的,他这么爱小六,肯定是贾氏进了谗言。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没三更,晚安么么哒~~

    p.s.魄门=肛门,这是古代比较普遍的一种说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