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贾家被剥了爵位,史太君却没受影响,她是已经过世的荣国公贾代善之妻,朝廷命妇,一品夫人。她出嫁前是金陵世家史侯的小姐,《女戒》以及管家之术学得颇好,精明能干,文采风流。她在命妇这个圈子里一直有好名声,她宽厚仁慈持家有道……直到有了贾宝玉这倒霉孙子,史太君的声威日渐不如。

    尤其她在震威将军府门前闹的这出,别说大方之家,甚至普通百姓也看乐了,史太君还晕着,京城里就谣言四起。

    有说贾宝玉调戏不成反被艹,恐怕是被高二少爷打死了。

    有说贾宝玉已经安全回到家中,史太君气不过,这才过来找高家麻烦。

    有说贾宝玉已经去了他心心念念的“林妹妹”家中。

    ……林妹妹是谁呢?

    将军府这片的群众不清楚,鬼魂们却知道,每次聚会贾家的总说贾宝玉如何混账,嘴上念着林妹妹心里还惦记着别的漂亮姑娘,史太君又如何偏心……都已经习惯了。

    大清朝是有报应论的,本性是一方面,贾宝玉会变成这个样子也离不开史太君的纵容,自己种下的因,苦果就该自己尝。史太君被赖大家的背了回去,鸳鸯去百草堂请大夫。药房打的都是济世的招牌,那就是说说而已。又是削爵,又是分家,贾家已大不如前,大夫也是会审时度势的,他一点不着急,慢悠悠的收拾好,才跟着鸳鸯去了。

    以为得了什么要命的并,大夫都已经在药方上预定好了百年人参,想趁机捞一笔,诊了脉才发现,就是怒气上头,用不了多久就能醒的。病情是这样,他没蠢到如实说,卯足劲给史太君开了一堆补药,什么人参、党参、黄芪、白术、五味子……还特别写到“百草堂秘制十全大补丸三粒”。

    鸳鸯拿到药方,递给赖大之前看了看。

    那大夫就不高兴了。“你是不相信老夫?既然这样我就回去了你们另请高明吧!”

    “大夫!大夫您别生气!我没有这个意思。”

    这么说更不得了:“你是想偷学我的医书!一定是这样!你这女子也忒没道德,老夫好心好意给你家老太太看病,你竟借机偷师。”

    鸳鸯真的要疯了,不说大夫的要房子都是用狂草书写的,就算是标准的小楷……她也认不全。“就算真有这样的想法,我也……”原样想说她文化程度低干不来偷师这样高大上的事,还没说完就被截了话,“承认了!竟然还承认了!你这么丧德竟能在荣国府老太太跟前做大丫鬟。”

    “……”鸳鸯脸蛋都羞红了,她想解释,那欠抽的大夫说:“我忘了,现在是贾府,人老了记性差。”

    赖大将要房子拿过去,他皮笑肉不笑的说:“就算我们府上没了爵位,也不是你一个小药房的大夫可以挑衅的,鸳鸯她不识字,你过虑了。”

    大家族的管事就是这样吊,在贵人跟前跪舔也成,对小人物半点不客气,老子就是大爷。赖大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他说完就转身出去了,留下那大夫撇了撇嘴:“不识字就早说啊,非得装成看得懂的样子,老夫祖上是给林家侍弄药材的,林家你知道不?那是不出仕的神医世家,起死回生比用膳还简单。”

    在史太君跟前伺候的丫鬟大多年幼,对江湖秘辛她们知之甚少,听大夫神乎其神的开口,胃口就被吊起来了:“真的吗?林家这样厉害?怎么都没听说?”

    八字胡大夫冷哼一声,“你们知道个啥?老夫的医术放到林家,那就是底层中的底层,这样也足够治你们老祖宗的病了。她眼看就要不行,这节骨眼应该怎样?当然是补气啊,补不够就要断气了。”

    满屋子每一个懂药理的,她们觉得这大夫真不错说得太有道理。

    她们绝壁不知道,史太君是急火攻心气晕过去的,来两幅清火益气的方子就成,就这,还得是温性。人上了年纪总会体虚,一次开那么多补药却是要命的。

    俗话说,虚不受补。

    史太君这样,情绪总是大起大落,饮食上油盐又重,底子早就被掏空,平日瞧着面色红润,那是假象。她这样的情况,首先要平心静气,然后改掉伤身体的饮食习惯,药补不如食补。就算真的要用药,人参党参都不可选,太子参倒勉强可行;白术较燥,应改用焦白术……这大夫也忒狠,一口气想让她吃成大胖子,那么多补药那样大分量……后果简直不敢想。

    等赖大把药抓回来,那庸医交代了怎么熬,收了银锭子就离开了。鸳鸯亲自守着熬了药,喂史太君喝下去之后,人倒是醒了,鼻子却流起血来。

    史太君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将大儿子贾赦找来,她一手用丝绢捂住鼻子,一手指着贾赦破口大骂:“孽子!你这孽子!快去高家把婚退了,我们高攀不起震威将军!”

    “呵呵,母亲您是在说笑吧?高德将军这样平易近人,人家可没嫌弃我儿。”

    “你去听听!他们是怎样骂我的?”

    贾赦一点也不同情自家亲娘,他就想说——你活该。

    本来,自家姑娘被登徒子调/戏了,即便是庶女,他们也脸面无光。不来找麻烦已经是看在琏儿的面子上,以后好歹是一家子人。你倒好,自个儿送上门去了。指控人家姑娘不检点,勾引贾宝玉;指控高二少爷打人;甚至暗示是人家拘留了你孙子。哎哟喂,贾宝玉得有多值钱才能让他们冒着风险做这样的事?

    “母亲您多虑了。”

    史太君看了贾赦就来气,她懒得听这些废话,直截了当的问:“你到底退不退婚?”

    “不,绝不!”

    这下好了,捅到马蜂窝了。

    史太君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去,“鸳鸯,来给老身更衣,大老爷翅膀硬了,不听我这老太婆的话,我这就离开,不留在这里碍眼。”

    房里的丫鬟全跪下了。

    虽然被削了爵,他们依然是京城大户,留在府上好吃好喝,若真的跟着老太太离开了,以后的日子是什么样谁知道?指不定就风餐露宿了,不行,她们绝对不能走。

    鸳鸯赶忙去扶起史太君,她叹息道:“大老爷只是舍不得这段好姻缘罢了,您又是何苦呢?如今可不是内讧的时候,早点讲宝二爷找回来才是真的,这寒冬腊月天……我只怕……”她伺候史太君也不短了,说的话自然比其他人分量重,史太君想了想,的确如此,没啥比宝玉的安危更重要。

    这样一折腾,鼻血又是一箩筐。

    “让赖大家的去九阿哥府,无论如何令元姐儿想办法回来一趟。珠哥儿那边也去个人,宝玉是他亲兄弟,还能撒手不管了?去太医院请个人过来,老身觉得浑身燥得很。”

    贾赦笑眯眯地:“母亲还有什么吩咐?没事儿子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你滚!我不想看到你,不孝子,孽障!”

    “你不退亲也罢,等我身子骨好些,就进宫去找太后说,为了高家一个庶女,连亲侄儿的安危也不顾。”

    ……呵呵。

    去说啊。

    贾赦巴不得自家亲娘早点去宫里说,贾宝玉坏未过门堂嫂的名节,这笔账若算起来,有他好受的。宫里的贵人有那么好忽悠?母亲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荣国府的牌匾都撤了,哪个太医愿意走这一趟?贾家奴才又是恐吓又是利诱……都没打动他们。邹齐正在试验新的药方,被那该死的吵得静不下心,半盏茶时间不到,贾府的奴才就离开了太医院,他是被“请”出去的,用脚。那人无奈,往眼角抹了一把口水,就在大门口哭嚎起来:“逼死人了!太医院逼死人了!我们老太太诰命加身,如今患了重病,你们为何不出诊,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还有没有王法了?”

    邹齐简直气乐了。

    他带着三五个同僚一起出来,不客气的问:“贾家那老不死的病了?那不是正好?贾代善死了这么多年在底下多孤独,她也该去陪着。”

    那奴才气得发抖,指着邹齐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你!!!”

    “我什么我,看在你忠心护主的份上,我就给你一次机会,说说看,你们老太太是什么病?可请过大夫?”

    让不懂医理药理的口述病状,这个很不容易,索性史太君这回发作得太有特点,那奴才几乎没动脑子,道:“老太君她学血流不止?”

    “砍刀伤的?还是菜刀伤的?”

    “……没有伤。”

    邹齐恍然大悟,“那就是中毒了?七窍流血没得治,你回去吧。”

    那奴才也觉得离奇,他却不得不辩驳说:“不是中毒,就是鼻血不止。”

    几个太医对了个眼色。

    老郑开口问:“听说史太君去高将军府大闹了一场,被二少爷气晕过去,可是真的?”

    “……是。”

    “回来之后可看过大夫?”

    “……是。”

    “那不就得了,自找的,遇到庸医了。”

    “不对,这不对。那大夫说他祖上是给神医世家打理药材的,医术好着。他一副药下去老太太就醒了,后来才开始流鼻血。”

    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众太医扶额。

    “他说的是林家?”

    “对!就是这个姓没错。”

    “那铁定是扯蛋,林家最后的独苗五十年前就死了,没传下医书。大家族的奴才都这种素质?连有真材实料的和骗子都分不清?我才他铁定开了分量不少的人参。”

    说到这份上,那奴才心里七上八下的,听邹齐这样说,他立刻把自己知道的都倒了出来。

    人参、党参、黄芪、白术、五味子……呵呵。

    那老太婆没直接吃死已经是幸运的。

    邹齐看了那一脸忐忑的奴才一眼,好心建议说:“我看不用请大夫了,直接准备棺材吧。急火攻心晕过去这太正常了,扎两针就醒,至多开副清火药。这大夫也是个人才,竟开了八种大补药,流鼻血只是个开始。这病老夫治不好,你回去让她停了药,熬清火的吃。去顺天府报案把那庸医抓了才是正理。”

    “不对啊,他说我们老太太不抓紧时间补气就要断气了……每副药有一整支百年人参,熬出来的汤水每回喝三碗……”

    “你快回去吧……别说了,回去还能见史老太太最后一面,她这把岁数,这么喝没救了。”邹齐摆了摆手让他回去,自个儿转身又进去了,其他几位太医又是摇头又是叹气,把贾府那奴才吓尿了,他不要命的往回跑,见了赖大总管就说:“不好了,大总管,不好了啊。”

    贾府的大总管,在普通人眼里已经是大人物,他见惯了风浪,普通情况根本不能使其惊惶。见狗奴才这样没出息,他一脚踹过去,“还有老太太坐镇,你慌什么慌。太医可来了?是哪位?”说着,赖大朝大门口看了两眼。

    那厮直接跪下了,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奴才将老太太的情况说了,他们不肯来啊。”

    “你说什么?”

    “不肯来?”

    “我们老太太可是一品诰命夫人!”

    那厮哭得更惨,“他们说老太太没救了,让咱准备棺材……”还没说完,这倒霉的就被一脚踹翻,“你个混账说什么?躲懒没去太医院就算了,还敢咒老太太死。”赖大还想动脚,他嚎得更大声,“邹大人说:本来是急火攻心气晕过去,不用多久就能醒来,那庸医乱用药,方子里有七八样大补的。老太太这把年纪受不住,虚火过旺才会流鼻血,这只是个开始而已。”

    ……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

    赖大也为难了,他还没想出合适的解决办法,就听到背后有人说:“把那庸医送去见官,找个德高望重的对阵下药,这事别告诉母亲。”这是贾赦,他想了想又补充说,“寻回宝玉才是重中之重,不要横生枝节,太医院的老东西狗眼看人低,不过来就算了,换家药房重新请了大夫过来。”能做到大总管的位置,赖大是聪明人,他知道事情捅破了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于是借口太医院忙,没有多余人手,又说已经去请了京城里德高望重的大夫,这才把人大发了。

    史太君的心思压根不在自己身上,她想的是怎样威逼贾珠,这样胁迫贾元春。飞黄腾达了翻脸不认,呵呵,也不想想撕破了脸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她高估了府上奴才的口才,低估了贾珠的正直程度。这位御史台的冷面判官大义凛然的斥责了贾府的奴才,他说的都是大道理“天地君亲师”,君在前,亲在后。坐视不理已经是开了后门,让他出手,非得大义灭亲!

    贾宝玉这混账东西,同府上丫鬟鬼混,同青楼女子鬼混……如今越发胆大,竟敢调戏震威将军高德家的女儿。且不说这一家子都不好惹,那姑娘是贾琏未过门的媳妇儿。

    老太太真是糊涂。

    宝玉是他孙子,难道琏哥儿不是?

    偏心到这份上还有什么好说的。

    御赐状元府这边,派来传话的被一顶顶高帽子压得冷汗涔涔,他本来是想利用舆论造势,务必让珠大爷回去,聪明反被聪明误,围着看热闹的统统被贾珠洗了脑,皇上的意志高于一切,朝廷法令高于一切,贾宝玉自己造孽怎么倒霉那都是活该。百姓是最容易被煽动的群体,只要利用得当。

    贾家传话的奴才被丢了三个鸡蛋,一堆烂白菜,不要命的逃了回去。

    百姓在国家大事方面虽然没什么靠谱的见解,逼死人还是有一套的,他们很快就考虑到拿鸡蛋砸人成本太高,效果还不明显,就开始从地上捡石头……那奴才能被赖大派来给贾珠传话,他混得还是不错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立刻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再不走真的走不掉了。

    没啥比命重要,什么形象,什么体面,他都顾不得了,顶着一身鸡蛋液不要命的往回跑,后面还有人追他。

    “贾大人是好官呐,怎么就有那样的亲戚。”

    “你别跑!听到没!给老子站住,我肯定不打死你!”

    ……

    o(╯□╰)o

    信你就见鬼了。

    那奴才跑得飞快,他像泥鳅一样冲进府,一路追过来的如花妹妹,大娘,大爷,阿牛哥也不敢私闯他人宅邸,挑了两个成色不那么好的鸡蛋就往贾家牌匾上砸。

    “一家子王八蛋简直不配姓贾,玷污了男神这高贵的姓氏!”

    “珠哥哥升官这么难就是被你们这些狗东西拖累的。”

    “再拿两筐烂白菜来,给我砸!!老娘砸死你个黑心肝。”

    他们只得将朱门关上,做门房容易吗?贾府没落至斯,几个月捞不着一丁点油水,还要随时担心小命安全。当今圣上最看重民意,京城百姓都对他们不满的话……还是辞职去别家上工吧。

    “我那老娘重病在床,我得回去照看她,我干完今天就走,您把工钱给我算算。”

    “我那贼婆娘怀上了,脾气怪得很,陪她的时间少了就要拆房子,大总管您行行好,放我走吧。”

    ……不用想也明白是怎么回事。赖大一个头两个大,发生了这样的事,以后谁敢去看门?这些刁民怎么就被煽动过来了,说他们对不起珠哥儿,影响了他的仕途。

    这纯属污蔑!

    削爵的同时,府上就分了家,这是大老爷府上,同贾珠有什么干系?

    赖大整理好思路,拿了个板子挡臭鸡蛋烂白菜,就要出去平息此事,他说了半天大话,豆腐西施看不下去了,从抱着的木盆里头拿出一块刚切好的嫩豆腐,啪的朝他砸过去,“你闭嘴!别以为姑娘我好忽悠,要是没干系你派人去贾御史府上大放厥词做什么?还说什么让他回家?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不是?不把咱老百姓放在眼里是不是?给我砸,继续砸!府上主子不要脸,奴才也是一样的货色!”

    赖大险些就忍不住拔腿跑了,他没敢,若不让这些刁民散去,以后麻烦事更多。赖大立刻将板子拿过来,立在身前,他躲在后头朗声道:“因为失踪的宝二爷是珠大爷的亲弟弟,所以才找他商量此事。”

    这回是屠户家的如花妹妹,她拿着猪大肠当鞭鞭子,啪一下将赖大拿着的木板卷开:“我男神说了,天地君亲师,君在上,律法在上……贾宝玉敢坏人家姑娘名声,被打死都是轻的,他没大义灭亲已经是仁慈,你还敢扣屎盆子。打不死你!”

    如花妹妹长得的确不好看,在街坊领居之中还是很吃香的,首先,她爹是屠户;其次,她是个热心肠姑娘。《京城八卦报》的男神排行榜上,贾珠连续好几个月榜上有名,与那些高不可攀的阿哥相比,如花妹妹就喜欢他。状元郎出身不说,还是个一身正气的好官。

    唯一的缺点就是已经娶了媳妇,这不妨碍如花妹妹对他的追捧。

    敢说她男神不好,这不是找死?

    猪大肠直接抽到赖大脸上,里头没洗干净的……秽物就飞出来,糊了他一脸。

    见到这一幕,百姓齐声叫好。

    打的就是贾府的人渣。

    活该你吃/屎。

    赖大当了很多年的总管,到今天,他觉得自己干不下去了。这世道刁民太多,他们对有钱人家极端仇视,简直病态得很。同他们解释简直是对牛弹琴赖大不干了,他转身进府,将大门关好了,这才准备烧水沐浴。他不像那些文人骚客,洁癖到了极点,不过,这一脸猪粪,真常人都受不了。

    “赖总管,这可如何是好?”

    “我也不拐弯抹角,这伙计干不下去了,你不知道珠大爷在京城里名气多大,惹他简直是找死。”

    “QAQ,我还没娶媳妇!!”

    ……

    由豆腐西施带头,他们回去收了摊,抄起家伙又回到贾府门前来,一个个都是带着干粮来的,还踹了俩放坏的鸡蛋,俨然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别人都好,最倒霉的就是史太君,新请的大夫还没过来……短时间内他过不来了。这么大的事如何瞒得住,堵门口的都是刁民,他们一边说贾府的不是,高兴了还骂上几句,让“黑贾府”成为了京城时尚。史太君知道以后又翻了白眼,还好鸳鸯掐了她人中,这才缓过劲来。

    “珠哥儿当了御史,总要做样子给百姓看的,您放心,他铁定派了人手在搜寻宝二爷。”

    史太君哭得一把鼻血一把泪。

    “既然宝玉喜欢高氏,让给他怎么了,非闹成这样。”

    “我的孙儿,我的心肝啊。”

    鸳鸯扶史太君躺下,说:“还有元姐儿,她最疼宝二爷的,她可是九阿哥的侧福晋,本事大着,您别担心。”闹了一整天,史太君额头上突突的,鼻血流个不停,她也没精神再骂人,只得说但愿如此。

    事实上,康熙已经让大阿哥胤褆去剿山贼,营救贾宝玉,圣旨没向京城百姓下达而已。这也是贾珠丝毫不着急的原因。他已经猜透了皇上的心思。这事必须给高家一个交代,又不能把贾家打击得太狠,一来,他还想中庸自个儿,二来,妹妹是九阿哥府的侧福晋,总要给她留下生存空间。考虑到这三个因素,这回宝玉铁定褪一层皮,贾家也要受些打击,却不会致命。只是调戏了未来堂嫂几句,的确罪不至死。

    贾珠没想太多。大阿哥已经是最会带兵打仗的,若他都无法成功解救宝玉,那就是并有此劫,死了应天意。贾珠对这个弟弟是一点好感也没有,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贾宝玉和他都不投缘。

    至于九阿哥府这边,境况同状元府差不多。

    过来传信的是赖大那婆娘,门房让她留下话自己回去,她死活要见元春……左等右等,来的却是福晋俄日敦塔娜。蒙古福晋与元春的关系本就非比寻常,听她说了两句口气不对就挥了鞭子。贾宝玉也是被她赐过打的,赖大家的只是个奴才而已。她挨了七八下,屁滚尿流爬着走了,俄日敦塔娜叮嘱门房不许放闲杂人等进来,这才收起鞭子往留花院去了。

    人已经打了,她想着恐怕要给元春一个交代,刚走进院子就看到凑在一起密谋什么的小阿哥。俄日敦塔娜放轻了步子走过去,还没听到重点,就被发现了。

    元宝扭过头,用死鱼眼盯着他,面无表情道:“嫡额娘你偷偷摸摸做什么?”

    俄日敦塔娜这才站直了身子:“元宝这样我真是太伤心了,嘤嘤……”

    “停停停停停……再哭以后给多少金子我都不去玛嬷那儿救你。”

    好吧,土豪你赢了。

    俄日敦塔娜被训的太多,某次,被元宝偶然撞见,引开宜妃注意力,救了她的小命。两人就结成了同盟,只要俄日敦塔娜给钱,以后她再挨训,元宝就去帮她。能够过上舒心日子,多亏有元宝吸引火力,听了这话,她就萎了,说起自己过来的目的。

    “有奴才上门来找额娘?让她回去?说老太太不好了?”

    弘暲嘟了嘟嘴:“那老妖婆是非不分,总想折腾额娘,死了才好。来了多少次总说她不好了,不也顽强的活到了现在。”

    弘历哼哼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俄日敦塔娜没发表什么意见,她就说自己一时没忍住拿贾府的奴才练了鞭子过来求原谅了。弘晟笑道:“您可是九阿哥府的嫡福晋,亲自打她那是荣幸。”

    乖儿子啊,真乖。

    她出嫁之前额吉说,庶子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弄死才好,俄日敦塔娜觉得她这话说错了,瞧这四个多乖。分得清善恶,对她就像亲娘一样好。哪像养在她跟前的弘爱,从没干过令人舒心的事,两岁大了还在随地出恭,简直是铁了心要丢她的脸。再看看府上那五个小格格,每次见她都畏畏缩缩的,好似见了杀母仇人一样。她才是倒霉的好不好?董鄂氏要是能顽强的活下来,她还在草原上跑马。

    这些烦心事就不去想了,俄日敦塔娜抱起弘晟蹭了蹭,“嫡额娘的乖儿子哟。”

    呵呵。

    要是胤禟听到这话非扇俄日敦塔娜一耳光。

    半岁大的时候倒是挺乖的,自从能爬能走能说话以后,他们就朝着奇怪的方向去了,整天想的都是大逆不道的东西,简直气死老子。元宝造反的梦想俄日敦塔娜是不知道的,她这才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最近贾家这么火,我还不知道咋回事。”

    弘历是最多话最喜欢给人讲故事的,他用极富倾向性的语言,将贾宝玉调戏未过门堂嫂不成反被艹的过程讲了一遍。俄日敦塔娜险些笑晕了。

    只能说不愧是将军家,作风就是硬朗。

    上回她被调戏的时候只是抽了一顿鞭子而已,真没这么给力。

    不过,这种见了女人就往前凑,满口好姐姐的色/胚打死才好。

    “他现在是啥情况?”

    “现在?”弘历笑得开心极了,他说,“因为被高姐姐的兄弟森森的伤害了,他当然是去找林妹妹求安慰啦。林妹妹头两年老家了,他就徒步前往扬州啦……”

    俄日敦塔娜对中原不怎么了解,也知道扬州在哪儿,江南吧。

    从京城步行前往江南。

    不行了,笑得肚子疼。

    “他走到哪儿了?追回来没有?”

    “听说是被抓进了山贼窝里当压寨相公,大伯救人去了。”

    ……

    真是三观都刷新了。

    贾宝玉的人生比说书还精彩,到山贼窝当压寨相公这么好的待遇,救她干啥?

    那些个腰圆臂粗的女人就喜欢这种小白脸。

    他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性福美满……

    说得正高兴,元春就出来了,见俄日敦塔娜抱着弘晟笑弯了腰,她挑了挑眉:“福晋怎么过来了?不是要准备年礼给宫里还有各阿哥府送去。”

    “好些日子没见了,听说你身子不适,我过来看看,可还好?”

    元春缓步往前走,微笑着颔首,“劳福晋关心,无大碍的,就是我那不争气的弟弟让人忧心。”

    俄日敦塔娜并非不识趣的,已经从弘历那儿听说了这事,她也没有再问一遍往元春伤口上撒盐的意思,只说个人有自己的福气,不用想太多,再者……九爷这样心疼元春,总会想法子解决这事的,有钱能使鬼推磨。

    之后就没再说这个话题,她们又聊到除夕以及小阿哥三岁生辰上。

    前次,俄日敦塔娜想说是不是在弘爱生辰那天办一场,正好是十月三十,同四爷撞了,胤禟就带着他们去四阿哥府吃了席,回来之后才跟俄日敦塔娜去看了弘爱,为他吃了长寿面,带了把小金锁。胤禟不怎么喜欢弘爱,这是俄日敦塔娜得出来的结论,她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对这样一个随地出恭的她也喜欢不起来,万一在宾客跟前克制不住……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这对感情并不怎么好,还经常为各种奇葩理由唱对台戏的夫妻达成了共识,直到他能克制自己,不再……嗯……才能真正以九阿哥府嫡子的身份光荣的站在人前,现在还是不折腾了。

    弘爱的生辰不办,元春这四个儿子却跑不掉,他们太讨人喜欢,甭管是皇上,宜妃娘娘,胡为大学士,或者满朝文武……他们从没见过这样聪明的阿哥。能文能武,领悟力高,对先生还特别谦恭。能够做他们的老师简直是求之不得的事。许多朝臣今年除夕准备了两份礼,一份给皇上,一份给胤禟家四个小阿哥。谁让他们的生辰同除夕撞了。

    贾宝玉这事糟心,康熙也提到了想在宫里为四个孙儿办生辰宴,由宜妃来安排,他只管把小寿星带来。胤禟欣然同意,他完全不怕拉兄弟的仇恨,反正这江山不会是他和五哥的,那还有什么顾忌?

    排场大怎么了?

    比太子家的小阿哥更风光怎么了?

    谁让太子府上的女人不争气,生不出这么贴心的好儿子。

    别看胤禟私下里对元宝他们嫌弃的很,在外人面前是很维护儿子的。

    俄日敦塔娜将这事儿同元春说起,又商量给他们穿寿星衣裳,好似完全忘了贾宝玉这事儿。她们这样轻松惬意,贾府却要不好了,以豆腐西施为首,那些将贾珠奉为男神的,入了夜还不离开,盘腿坐在地上啃饼子。他们时不时喊一句口号。

    “史太君出来道歉!”

    “贾府所有人磕头赔罪!”

    ……

    他们不做生意了,就苦了街坊领居,吃什么?

    为了快点结束这场示威,他们也加进来帮忙,只为逼贾家妥协,早点回到正常生活。

    赖大已经在崩溃边缘,他不敢刺激老太条,只得找大老爷贾赦商量事情……这个初衷是对的,贾赦是府上的当家人,可惜,他巴不得偏心眼母亲早点去死,巴不得贾宝玉走了就别回来。不是说去扬州找林黛玉?这是好事啊,若真能步行过去,铁定能将林海感动了,还愁娶不回美娇娘?贾赦觉得母亲就是多事,想拆散琏儿和高氏还可以理解,那是想安插史家人进来。贾宝玉可是她的命根子,让他得到真爱不好?

    贾赦嘴皮子利索的很,几句话就把赖大打发了,他还在史太君跟前说什么,“宝玉侄儿没准已经走了一两百里,看他决心这样坚定,想找林姑娘回来,那就去呗。”在偏心眼亲娘面前这么说那是找骂,毫不意外,他被喷了。

    史太君一着急,鼻血滚滚的。

    “鸳鸯姐姐,大夫怎么还不来?这样下去如何了得?”

    “门口让刁民堵了,有什么办法。我看那大夫一时半会儿来不了,还是去书房看看,有没有讲医理的,找个方子过来。”

    ……

    贾家是辉煌过的,府上藏书就能说明问题,鸳鸯找了好几个识字的去书房里找药方,看看补过头应该吃什么救命。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们找到了,需要的是几种常备的清热药材,很快就熬出汤汁来,史太君喝下去之后鼻血果然少了一些。

    这是有效的。

    事情一旦有了转机,好消息就会接踵而来,打探消息的回来了,说宝二爷是被山贼抓了,皇上已经派大阿哥去救援,再过两日就有结果。

    有消息就好,史太君高兴极了,只呼皇上英明。

    呵呵,她不知道,奴才们都习惯了报喜不报忧。他们没说四阿哥与八阿哥已经在搜集证据,就算救回了贾宝玉,他还有蹲大牢的可能。

    四爷说:这种玷污姑娘清白的淫/贼,一定要严惩。

    【这是元宝马屁攻势的结果。

    八爷说:简直无法想象这样的大户人家竟出了如此败类,爷必定给高将军一个交代。

    【这是生子秘方的奇效,八福晋你果然行的。

    作者有话要说:重感冒一日不好,我就不会停下折腾贾宝玉的步伐!

    又要码字又要看世界杯,简直要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