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贾政想把山贼头子打发出去,也得看大阿哥胤褆允不允,送贾宝玉回府那是做做样子,他已经让手下埋伏在贾府周围,有任何动静立刻通知,紧急情况可将恶人寨余孽直接击毙。他压根没想放过那女人,让他跟贾宝玉回去是看在真爱的份上。在恶人寨里他就察觉出这女人同贾宝玉之间的郎情妾意。

    案子在顺天府审理,主要由四爷与八爷负责,他们已经将官府文书送去两家,责令几位关键人物到堂前回话。贾宝玉是最重要的,然后就是贾琏未来媳妇儿高氏,还有震威将军府嫡出的二少爷,就是揍贾宝玉的那祖宗。

    他嘴上叼了根草站在堂前,眯了眯眼就把贾宝玉吓到了。

    “宝兄弟,没想到还能在京城见面,我听说你去扬州找林姑娘去了。”

    贾宝玉是记吃不记打的典型,听到林妹妹的名字,他就嘿嘿一笑,然后才想起对方是揍过自己的,“别套近乎,我要让大哥把你关进牢里去。”

    大哥?贾珠?

    高加旗呸的一声,将嘴里的草吐了出来。

    他拱了拱手道:“贾御史清正廉洁,是忠于朝廷忠于皇上的好官,能为你这没出息的弟弟罔顾超纲?宝兄弟慎言。再说,今个主审可不是你大哥你姐夫,想诬告我,看你有没有本事。”啧啧,谁不知道御史贾珠对亲弟弟瞧不上眼,贾宝玉被打一顿没啥,只要别去挑衅九阿哥府那福气通天的侧福晋。

    正说着,又来了几位重量级人物。

    高将军夫妇及险遭侮辱的高氏、贾政两口子、史太君及贾赦父子。

    验看贾宝玉就要往高氏那边去,就有小太监吊着嗓子唤道:“大阿哥、三阿哥、五阿哥、九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到!”胤禟来旁听庭审是为了让元春安心,说白了,回去好交代。老十同他是连体婴,这种活动分不开的。老大过来是害怕牵扯到恶人寨,那边的事是由他负责的,其他阿哥就是纯凑热闹了,一来看老四老八审案是否公正,二来瞻仰混世魔王贾宝玉的英姿。

    七位阿哥齐出动,这排场,平时真真少见,顺天府门前跪倒了一大片,都是来凑热闹的。

    跪在最前头的就是贾政夫妻,毕竟是元春的亲生爹娘,胤禟还没开口,老十就让他们起来。“这可是小九嫂的爹娘?起来起来,不用客气。”

    贾家两房以及搅屎棍史太君的关系,众阿哥是知道的,也就招呼了贾政和王夫人,别人一概没理,直到他们进了里头,这才摆手让大家都起来。

    十三十四也是在家各种娱乐场所摸爬滚打出来的,同高加旗是好朋友,他们还对了眼神。贾宝玉没注意这些,自从高氏过来,他的眼神就没放到别的地方,跪也跪完了,他想同好姐姐打个招呼,却被史太君抓住手腕。

    “宝玉啊,快去给你姐夫打个招呼。”

    他从来看不起市侩的九阿哥,满京城都是那么说的,他放着皇阿哥不做,非要自甘堕落去经商,连脸都不要了。当着这么多群众的面,贾宝玉绝不要同胤禟有牵扯。这些的确是他亲耳听到的,不是胡编乱造,不过……也就只有那些没钱没势的窝囊废才会这么诋毁九爷。

    为啥啊?

    因为胤禟不仅拥有了他们想要的一切,他额娘是郭络罗家的贵女,他是皇阿哥,他店铺遍京城,他在《京城八卦报》男神排行榜上,甩开第二名一大截,他出门总是瓜果盈车……他是让别家爷们羡慕嫉妒恨的活靶子,贾宝玉那些狐朋狗友都嫉妒他,总说恶心人的话诽谤他,这就是为什么宝二爷如此厌恶九阿哥。

    贾宝玉死站着不动,史太君就着急了,高家那边明显是做了安排,他们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九阿哥胤禟,元姐儿在九阿哥府可是得宠得很。

    史太君想得很好,贾宝玉就是不配合,他有自己的行为准则,有自己的坚持,绝不像权贵低头。

    就在这样的气氛之中,庭审开始了。

    过来之前,两位主审阿哥相比已经对了口风,说了几句开场白之后,就入正题。“高加旗动手是因为他认为贾宝玉玷污了庶妹的闺誉,可对?”

    在四爷跟前,他不敢吊儿郎当,点头说是。

    “我同高姐姐是……”贾宝玉立刻出声辩驳,四爷一拍惊堂木,“肃静。”

    除了皇上、太子以及老九家元宝小阿哥,满朝文武还没有敢恣意顶撞四阿哥的,他冷淡的看了贾宝玉一眼,继续说:“开庭之前,我同老八商议过,鉴于御史台状告贾宝玉的罪名过多,事情散碎,不能混为一谈。那么,先就导火索问题,也就是震威将军府门口的斗殴事件说起。”

    胤禩点点头,接着说:“关键不是谁先动手,谁伤得重,而在道理。此案的核心是,判定贾宝玉与贾琏未婚妻高氏的关系。”

    ……九爷点了点头。

    瞧两位哥哥大公无私的表情,他就明白了,贾宝玉这回铁定要倒霉。

    如今都是走过场,来之前他们恐怕就调查清楚了。

    高氏作为待嫁女,并不常出门,她如何会同贾宝玉那小畜生沟街道一起?案子已经不能更明显,贾宝玉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摆出认错的态度,不要再死鸭子嘴硬,争取一个宽大处理。

    贾宝玉不了解四爷的厉害,不知道八爷是个笑面虎,他甚至连开堂审案的程序也不懂,胤禩说完,他又开口了:“我和高姐姐是真心相爱的,我们……”

    他又没说完,四爷再拍惊堂木:“没问话的时候你就闭嘴,别扰了堂上秩序。”

    “可是,我真的同高姐姐……”

    四阿哥胤禛不是个有耐心的,他朝衙役那方看去,“堂上喧哗,对主审不敬,打他二十大板。”

    卧槽。

    四爷你威武!

    贾宝玉还想辩,“堵上嘴,三十大板。”

    虽然听说过许多次,四爷府上规矩大,他最厌烦那些没体统的,今儿个亲眼看到方才知晓,什么叫雷厉风行。众衙役没贾宝玉那么大的胆儿,立刻堵了他的嘴,拖到旁边就打起来。围观审案的史太君白眼一翻,就要晕过去,还是鸳鸯扶着她:“老祖宗您可千万挺住,庭审才刚开始呢。”

    挺住?

    挺得住才怪了?

    这一下下就好像打在她心上,史太君啪一声跪下了,“四阿哥饶命,饶了宝玉,他不懂事!”

    “四爷金口玉言,你就是跪死在这里也没用。再说……贾宝玉为何会落到这样悲惨的地步,不就是您惯出来的?三十板子是轻的,这位根本不足以为那些被他玷污的姑娘出气。”说话的是高夫人,她可不怕史太君。

    “你!你这嘴上不积德的!毒妇!!”

    “呵呵……本夫人怎么也比你那混账孙子强,我可没污人闺誉。”

    事实上,四爷一发话,史太君就知道这回恐怕要遭,只怪宝玉的女人缘太好,同各家姑娘都玩得开。就算他真的同高氏情投意合,也会被曲解。

    红颜知己太多,也是烦恼。

    史太君跪这下压根不足以改变四爷的决定,他眼也不眨等板子打完了。堵在贾宝玉嘴里的布条没取,就这么审吧。

    状告贾宝玉的有两方,其一是高家,其二是御史台。

    胤禛让双方发言,高家没说出什么道理,只是咬着贾宝玉玷污他们府上姑娘名声这一点。御史台就了不得了,过去这几天,他们集思广益,洋洋洒洒写下一大片状纸。

    一告贾宝玉污高氏名声。

    二告贾宝玉同青楼女子玩多飞。

    三告贾宝玉猥亵阿哥福晋。

    四告贾宝玉不孝,对不起双亲。

    五告贾宝玉肆意宣扬科举有害论,侮辱百官。

    六告史太君强行扣留贾宝玉,非要养在自己跟前,说是心肝宝贝,实则毁其终身。

    ……

    读状纸的是个老家伙,在御史台干了三四十年,满朝文武都被他骂过的,遑论一个无官无爵无财无势的贾宝玉?熟络起来真是一点压力也没有。他写了十几张纸,读了半个时辰。不仅有实事还引经据典,调戏个姑娘都能扯到朝廷大事上,给贾宝玉扣了一顶又一顶高帽子。说他上对不起天地,下对不起百姓,这种败类简直不该活在世上……嘴炮的威力堪比红衣大炮,众阿哥听了这么多次,还是没习惯。

    尤其九阿哥胤禟,他本来想,让贾宝玉倒霉就行了,别太惨,回去才好交代。

    这下好了,御史台把泰山北斗都请来了。

    简直是不让贾宝玉活的节奏。

    胤禟觉得,他看看就成,还是不插嘴了,现在谁敢站在贾宝玉这方都要做好被咬一口的准备,没错,这老头子是逮着谁喷谁?你敢说从没做过让人诟病的事?

    围观群众都肃然起敬了,贾政咽了咽口水,第一反应是,还好没点他的名,多亏皇上将他派到江南去当了几年知府。虽然现在被罢官了,只要不被人指着鼻子骂……都是值得的。

    这些指控,王夫人都麻木了。

    她就一个想法,别让这混账牵连那一双争气的儿女。

    只有史太君。

    唯有史太君。

    她从没放弃过贾宝玉,她颤巍巍往前走,没两步就被衙役拦下来,“公堂之上,启容他人捣乱,老太太您就听着,别妨碍审案。”

    “不!我孙儿只是比别人更有女儿缘罢了!他没错!你凭啥这样侮辱他?”

    “侮辱?”

    那老头子眉头拧成了麻花。

    “你说我侮辱了贾宝玉?”

    “这算什么侮辱?我这人生得老实,从来只说实在话。自从得知他连九福晋都调戏,完全无视天家尊严之后,我就觉得,他真是连猪狗都不如,说他是畜生都不过分。”

    那御史大人说高兴了,他转了转眼珠子,道:“我却忘了,贾宝玉是你亲手教出来的。人家爹娘要带儿子南下,你非不让,说要委屈孙儿。看看王夫人,人家才是功勋母亲,养的一子一女,贾珠在御史台的作风可圈可点,深得皇上信任,而贾侧福晋那不用说,皇上曾夸赞过,她是本朝庶福晋的典范,拥有一切的高尚品格。”御史老头不是真的看得上王夫人,他单纯是想从史太君身上要下一块肉而已,“把人家儿子坏成这样还敢理直气壮说别人不是,真是长见识了。听完庭审老夫就要进宫去参上一本,让皇上撤了你的诰命。”

    ……o(╯□╰)o

    王夫人完全没想到,她还有被点名表扬的一天。

    这些年果然是被史太君压狠了。

    本来,她还在犹豫,是不是真的要放弃贾宝玉,彻底同老太太撕破脸,现在看来……不顺应民意不行啊。御史台有弹劾百官的权力,他们说的话当然是最有道理的。王夫人这会儿把腰板都挺直了,这位御史的眼睛是雪亮的,她才配得上诰命的身份,皇上应该撤了老太婆身上的加封,给她才对。

    我们早就说过,百姓是最容易被煽动的群体。

    他们都知道贾政去南边做官离开京城好些年了,贾宝玉越发混账,这过错当然不能算在他们身上,一时间,所有视线都聚焦在史太君身上。

    就连四爷也没因为搅乱公堂降罪,而是等一个说法。

    史太君一张嘴,就噗出血来。

    她这回是结结实实的晕了过去。

    “把她待下去,诰命身份留不留还得由皇阿玛决断,现在,庭审继续。”

    “原告方——御史台和高家都已经做了陈词,现在由被告贾宝玉自辩。”

    辩个屁啊。他要是有这口才,还用被贾珠气得跳脚,还用被贾政打得屁股开花连解释都不能。塞在嘴里的布团刚被拿下,贾宝玉就惊呼一声:“老祖宗。”

    胤禟扶额,没见过这么笨的。

    宝哥哥你真的不知道,顺天府的鬼魂都在羞辱你吗?

    这个只剩一只眼睛的让你跪下承认自己的罪行,请求宽大处理。

    那个长得美艳的女鬼说,毁姑娘清誉,自切丁丁谢罪吧。

    哦,那个满脸横肉长得结实的男鬼说,让你死不承认,坚决不画押。

    牢饭不好吃啊……

    胤禟觉得,他就要忍不住破功,四爷又发话了:“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与本案有关的话,再胡搅蛮缠就打完再审。”

    QAQ,表孝心都不行。

    在避免挨打和关心史太君之间,贾宝玉理所当然的选择了第一种。

    他脸上露出了梦幻的神情,说起自己同高姐姐之间的恋爱史。

    “我们一起读《西厢记》,曲词警人,余香满口。她爱作诗,爱……”贾宝玉还没说完,高二少爷就忍不住打断了他:“你放屁,我妹妹大字都不识几个,她最爱的是同母亲学管家,然后就是挥鞭子,武将门生读什么书?”

    ……围观群众双眼倏地一亮。

    说的对啊。

    高家满门武将,别说府上姑娘,老爷子字都认不全。

    胡说也要有个限度!

    老四老八交换了眼神,“高加旗说得有道理,贾宝玉你还有何话说?”

    贾宝玉整个魔怔了,“不对!!高姐姐才不会挥鞭子,她那么温柔。”

    八阿哥胤禩看向高氏,在众人的期待之中,这位姑娘从腰间扯下一条鞭子,不客气的朝贾宝玉挥过去:“让你污我清白!让你胡说八道!我们高家家训——不以文采动世人,只求上阵杀敌,威名永流芳!”她抽了两鞭子,还想继续,八爷咳了一声,“高氏你退下吧,既然这样,案子就很清楚了……”

    想到媳妇儿说的话,老九家四个小家伙偷了贾氏的生子秘方,让他搞死贾宝玉。本来这案子真相明朗的很,错都在贾宝玉身上,判了他的罪也不会坏自己名声。

    为了儿子,胤禩豁出去了。

    胤禛的想法同他差不多,亲眼看到元宝侄儿哭得那样惨,老四对贾宝玉的印象跌到低谷,他下定决心要给贾宝玉颜色瞧瞧,这样的结果正合心意。

    两位主审同仇敌忾,就要给贾宝玉判刑,那小子却像疯了一样。

    “不!不对!刚才那不是高姐姐!我的高姐姐才不会挥鞭子!”

    “一定是高家人偷梁换柱陷害我。”

    真是不容易啊,这么不学无术还知道偷梁换柱这个词……

    他还想说什么,却被四阿哥打住了。

    “贾宝玉打五十大板,关在牢里好生改造。贾家向高家赔罪,及各种费用五万两。至于史太君的诰命身份,由皇阿玛决定是否剥夺。本案到此为止,高氏与贾宝玉并没有任何私情,谣言止于此……”四爷总结了一堆,剩下的事就交给顺天府尹。贾宝玉这个案子可以说是上头抓的典型,他自然不敢乱来,立刻让衙役拿了人投进天牢。送走了众阿哥,围观群众却迟迟不散去,案子是审完了,风波却没到结束的时候。

    围观了整个庭审过程的群众添油加醋将事情宣扬出去。

    史太君非要抢人家儿子,还把他养残了啊。

    高家姐儿根本不认识他,贾宝玉自己有病瞎想啊。

    堂哥的媳妇儿也抢,猪狗不如啊。

    ……

    史太君醒来就听到这些风言风语,听说乖孙贾宝玉被投进了天牢,她吐了好几次血。还是那山贼头子有魄力,从史太君嘴里得知“玉郎被污蔑,被误投大牢”,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已经没法救他出来之后,她就决定干老本行,去劫狱。

    顺天府大牢同地方的没有可比性,她的伸手打几个普通人没问题,对上大队大队武装先进的狱卒,没两个回合就落败,然后核实身份,被判定为恶人寨余孽,一同关进了天牢。

    贾宝玉好歹还有个在九阿哥府做侧福晋的亲姐姐,关上三五个月就得放出来,山贼头子就没那么好命了,进了顺天府大牢别想活着出去。

    第二天,御史台果然兴起了一波弹劾热潮。

    他们摆明了是说只要史太君不落马,以后每天折腾一回。康熙就算再英明神武,他也奈何不了这些轻易不获罪的言官,加上史太君的确不像话,他顺从御史台的意思剥夺了她诰命身份,同时给王夫人加封。

    虽然贾政基本没有再踏足官场的可能,她好歹生了贾珠这个好儿子,还有做阿哥侧福晋的闺女。这天早朝过后,宫里出来两队太监。听说府上来了传旨的公公,王夫人还惶恐得很,等对方念完圣旨,她简直高兴坏了,一个劲儿磕头谢恩。

    虽然只是四品诰命,总归是不一样了,有珠哥儿这样成器的儿子,她的好日子还多着。王夫人被封诰命,高兴的就只有她、贾珠和贾元春。史太君恨得咬牙切齿,却不敢再惹祸端,至于贾政,他没了官爵夫人却封了诰命,这简直是打脸。

    九阿哥府送了贺礼过来,同时还有一封元春的亲笔信,让母亲不要担心,宝玉那性子,关在顺天府大牢改造一番也是好的,有九爷在,他们不会太过分。

    她担心什么啊?

    那个只会惹祸的祖宗,死了才干净。

    从分家那时贾宝玉选择留在史太君身边不跟她去江南,王夫人就死心了。

    你对他好,掏心掏肺有什么用。

    小畜生压根没有感恩之心。

    得知贾宝玉只是进了大牢,四个小阿哥特别失望,他们不敢去四阿哥府闹事,就去找了八福晋,第一句话就是:“亲爱的八伯娘你可还记得自己的誓言?”

    ……他娘的。

    郭络罗氏最近忙着参悟生子秘方,她将影响受孕的所有东西都移出了自己的厢房,饮食严格按照标准。她正在畅想怀孕之后怎样,四个小混蛋就一瓢凉水浇下来。

    “八伯娘您说话不算话,说好弄死宝玉小舅舅。”

    郭络罗氏满头黑线,她简直想不出这几个混世魔王是谁教出来的,他们怎么能把搞死亲舅舅说得这样坦然,完全看不出心虚的成分。

    “这不已经下了大狱,好歹是亲舅舅。”

    她话音刚落,弘暲就挥了挥小拳头:“他处处惹额娘伤心,没把他千刀万剐已经是仁慈了。”

    元宝也点头:“这回没搞死他,再乱来我就拿金子雇杀手去!”说着他还用嫌弃的眼神看了看郭络罗氏,仿佛在说,都是你没用小爷才要再费心思。

    他们也没留下用膳,说完就走,气得八福晋一整天都没胃口。

    她对表哥胤禟是佩服到家了,天天对着这些小混蛋还能吃得香睡得着……没被气死。

    这个年过得各有滋味,除夕是四个小阿哥的生辰,正月初一则是元春的,母子五人前后两天。九阿哥府热闹极了,头天除夕他们还算低调,第二天胤禟就在府上摆了酒席,宴请兄弟。正月里阿哥们都被放了几天假,日子过得飞快,府上郭络罗侧福晋的肚子越发大了,有宜妃娘娘的禁足令,加上曾嬷嬷的□□,她安分了不少。被赏了嬷嬷重学礼仪对阿哥侧福晋而言简直是耻辱,也就比遣送回家归期遥遥的三福晋好些,她脸面都丢尽了。

    九阿哥府日子过得平淡,扬州林家却出了大事。

    康熙命林如海回京,任从二品内阁学士。

    按照本朝规制,内阁学士共十名,满人六,汉人四。他们的职能是“条旨”,就是所有的奏章现有内阁大学士看过,然后用一个小纸条写上意见,再送进宫理由皇帝决定。皇上看过之后将纸条撕了,亲自用红笔写下批语,这叫“朱批”。众大臣上的折子都要经过这两道工序,然后再发下去执行。

    内阁的作用就是给皇上提供意见,康熙帝鼓励众大臣发表自己的看法,内阁的地位颇高,他们总能影响到圣上决断。康熙一直很信任林如海,将他放去地方做巡盐御史也是下放历练。这年,内阁十学士之中,有个汉臣年纪大了,想要颐享天年不再为朝事操心。康熙就想到了年过四旬的林如海。说什么,他在任扬州巡盐御史其间,政绩卓著,深得朕心,特令调回京城,为内阁学士,为朝事分忧。

    林如海接了圣旨,立刻让老仆将京城旧宅拾掇出来,又派人去接继夫人以及女儿黛玉。

    消息传开之后,林学士府门槛都被踩烂了。人人都赶着来拍马屁,唯独史太君,她一口气提不上来又呕了血。当初宝玉同黛玉感情那样好,她想着珠哥儿和元姐儿得势了,要给宝玉找更好的媳妇儿。没想到被林家把姑娘接了回去,林海还续了弦。

    之前她还能说林海是她正经女婿,如今不能了。刚进门没几个月的继夫人身份不高,却是个本分人,如今鱼跃龙门真是便宜了她。

    从二品内阁学士,瞧着只比巡盐御史高了半阶,却进了朝廷的核心圈。他们能够第一时间知道朝廷上又发生了什么事,还能影响皇帝对事情的裁断。

    史太君简直气不顺,早知道就让宝玉同黛玉定下亲事。林姑奶奶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指不定回去还诋毁了宝玉,如今宝玉又进了大牢,可怎么入得了林家的眼。

    为了贾宝玉,史太君什么事都做得出。她立刻派人去林家传信,趁继夫人还没进京,让林海来贾家一趟。贾敏虽然死了,在林海心中,她尘封在永远在其他人触碰不到的位置。听到口信之后,他准备了年礼去贾家,寒暄过后,史太君提了两个要求。

    第一,让他把贾宝玉从天牢里弄出来,内阁学士这么高的身份,这就是小意思而已。

    第二,宝玉同黛玉之前感情深厚,不好拆散,就让他们订个婚。

    林如海的确是孝子,那也是对他林家老娘。

    他对丈母娘的尊敬都在收到黛玉书信的时候没了。他在外头做巡盐御史,家大业大,每年给五千两银子希望史太君好生教导黛玉。她任府上丫鬟说闲话就罢了,还败坏黛玉名声。

    他还没死呢!

    能让女儿同贾宝玉那混账在一起?

    这两个要求,他都没答应。

    宝玉的案子是四阿哥同八阿哥主审的,风头还没过,谁敢把贾宝玉弄出来?至于黛玉,这个就不劳旁人费心了,进了京城之后,夫人自会相看。

    史太君气得指着他的鼻子骂,哭着说“敏儿怎样。”

    林如海根本不听,就算敏儿还活着,她也不会将女儿往火坑里推。史太君的计策再次失效,她气得心梗。多重打击之下,她病得起不来床。

    翻过这年,黛玉已经十二岁了,继夫人也是个才女,她们娘俩感情颇好,继夫人已经探听过黛玉的喜好,想给她找个好人家。苛待原配留下的女儿可不是明智的做法,反正林家总是由哥儿来继承,黛姐儿迟早要嫁出去的,对她好点一来有个好名声,二来少麻烦。

    林家倒是和谐了,三人同心,贾家简直不堪入目。

    史太君一病不起,连疏通关系救贾宝玉出来也顾不得了,贾政和王夫人早被元春安抚下来,过上了悠闲的日子。贾赦正在给儿子贾琏张罗婚事,还有个把月就到吉日了。他们都没去大牢里看贾宝玉,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没人给狱卒塞银子,贾宝玉就倒了霉。

    关了半个月,他又脏又臭不说,还瘦了许多,那块自出身带来的美玉也被狱卒抢了去,自那以后他就疯疯癫癫的,一会儿唤高姐姐,一会儿唤林妹妹,心情好的时候傻笑着念诗,心情不好了就用头撞墙壁。

    元宝兄弟四人由胤禛带着去看了他一次,贾宝玉压根不认得自家外甥,他一边撞墙一边唱歌。对于这样的结果,元宝终于满意了,他出来之后抱着胤禛的脖子,就在脸上吧唧一口。

    让你有福不享,让你没事找事,让你令额娘担心!

    疯了才好。

    省得留后患。

    稍微商量之后,他们把事情告诉了阿玛胤禟,父子约定,不让元春知道。当晚,胤禟就说宝兄弟好得很,让元春别担心。小家伙们也安慰自家额娘。

    “案子刚盼了,小舅舅就被放出来皇玛法会怀疑的,我看还是关上三五个月,都知道宝玉小舅舅是额娘您的亲弟弟,狱卒不敢为难他的。”

    “就是就是,不给个教训放出来还是那样,净会给额娘添麻烦。”

    ……

    四个小家伙轮番说,元春就笑了。

    “我没有要立刻将宝玉救出来的意思,比起这个,咱府上有更重要的事,今儿个福晋告诉我,郭络罗妹妹肚子动得厉害,恐怕等不到十个月了。”

    元春真不是胡说的,这事胤禟也知道,他正想说啥,就见儿子们脑袋瓜凑到一起在密谋什么事,他让奶娘把儿子抱去隔壁房间睡觉,这才同元春继续说。

    如今还不满七个月,表妹肚子就闹得厉害,胤禟不明白怎么回事,元春虽然翻看了林家医术,也只是略懂一些皮毛罢了,她破天荒的将帅鬼放了进来,问他可明白是怎么回事。

    帅鬼简直给了胤禟一记重锤。

    “表哥表妹成亲,生的孩子总是有问题的,没见佟贵妃到死都没生出儿子?”

    胤禟不懂,他挑了挑眉:“那不是太皇太后生前做的手脚?”

    “当然不是了,表哥表妹生残废,你没听过?”

    ……你祖宗!!

    他要是听过还会让雪莹进门?

    这是哪门子的说法?

    帅鬼觉得打击还不够,他补充道:“三代之内的亲戚要是成了亲,不生出天残,什么情况都是好的,郭络罗侧福晋肚子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蹦跶得厉害向来不是个体弱的。”

    听到这个说法之后,胤禟遍查医书,并没有找到可考的依据,只是的确发现,表哥表妹成亲生的孩子大多体弱,几乎都养不大,这还是最好的,一个不注意就会生出残疾儿。快七个月的肚子,动手脚已经晚了,想把孩子打掉都没可能,连着半个月胤禟求神拜佛只为表妹能生个健康儿子。有董鄂氏两个天残在前,他已经禁不起任何打击了。

    以为元春这四个健康小子,皇阿玛和额娘都相信,生出残废是董鄂氏的问题。

    事实证明,她的确是吃错了东西,如今雪莹怀孕,宫里的期待虽然不高,也希望他能添儿子,要是再生残疾,皇阿玛恐怕真的怀疑他了。

    过了年,迈上二月的坎儿,郭络罗氏才发动了,折腾了半天,她成功生下小阿哥,这回胤禟翻来覆去看过,并没有什么问题,他才放心派人去宫里报喜。

    七阿哥出生了。

    事实上康熙并不十分高兴,胤禟府上已经有四个那样聪明的小子,郭络罗氏再生出儿子,至多就是锦上添花而已,作为帝王,康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府中争斗。

    郭络罗氏毕竟是宜妃的亲侄女,有这重身份在,她图谋的肯定少不了。尤其胤禟府上福晋是蒙古来的,不能生儿子,袭爵的人选只能在侧福晋生的阿哥里挑。康熙非常喜欢元春生这四个儿子,老大弘晟虽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他对朝政足够敏感,诗词策文骑射样样会,没有短板,这就是最好的继承人选。

    弘暲兵法学得太好,拳脚骑射样样精通,长大以后铁定是征战沙场无往不胜的大将军。

    弘相比胤禟还财迷还抠门,完全能够继承钱袋子的衣钵。

    至于弘历,康熙相信他,绝对能成为赛过杜甫赶超李白的大文豪。

    有这样四个优秀的孙子,他还有什么可图的?董鄂氏生个格格才好,生了阿哥没准就要使阴招害他的乖孙子。康熙想了许多,他这夜是在翊坤宫歇的,同宜妃说了好些体己话。提醒她好生盯着郭络罗氏,别生枝节。

    宜妃同康熙是一个意思,锦上添花固然是好,就怕喜事变丧事。

    如果一定要选的话,她宁可要聪明又贴心的大孙子。

    雪莹本就是个有企图心的,怀着孩子就搞了那么多事,如今生了儿子还得了?宜妃头疼的不行,他又不能把康熙对胤禟的期待告诉娘家人,也不能过分苛待亲侄女,日子简直太糟糕了。皇上特地在这个日子过来,绝不是单纯的宠幸她,而是提醒来的。

    要是弘晟、弘暲、弘相、弘历有什么不好,雪莹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万岁爷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郭络罗雪莹高兴坏了,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出月子之后的情况,她进府一年就生下阿哥,九爷是她亲表哥,以后还不帮着她?

    贾元春那贱人,总蔑视她。

    蒙古女人更恶心,一天不找她麻烦就不对劲。

    ……小阿哥生下来了她有的是精力同她们斗,接到宫里来的赏赐,她整个已经飘飘然,完全没听到嬷嬷替宜妃传的话。郭络罗氏飘飘然的时候,胤禟也知道了康熙的意思,他完全没提反对意见,同皇阿玛是一个意思。

    四胞胎已经三岁了,这样聪明,不是随随便便一个阿哥能比得上的。

    别的不说,贾氏的性情就比郭络罗氏好了不少。

    接到康熙的口谕,胤禟像是吃了定心丸,以后不怕表妹折腾。

    所有人都忘了关注小阿哥的情况,表哥表妹近亲生子真能完全健康?安全度过洗三,满月也是铺张大办,直到郭络罗氏出月子……这天,七阿哥发病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月马上就要完了,世界杯期间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我不仅要看球要码字要睡觉要感冒……还在写新书。

    人生简直不能更繁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