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史太君卧病在床,她无力插手贾琏的婚事,这个认知让贾赦感到愉悦,在发出请帖的当天,他就去了亲娘的院子,鸳鸯正坐在床边陪她聊天,说着类似于“宝玉一定会回来,珠大爷和元姐儿都在想法子”的话。

    贾赦对史太君的感情是复杂的,他虽然跟着已经过世的老太太长大,对母亲依然存着孺慕之心。那时天真的以为自个儿是长子,是爵位继承者,母亲一定会疼爱他。现实给了贾赦致命一击。史太君将二子贾政养在跟前,嘘寒问暖一派慈母形象,对跟着老太太长大的长子却冷淡极了。

    虽然没有苛待,也丝毫不关心。

    就是这样。

    她会在宾客们面前对二弟的学业高谈阔论,会将贾宝玉唤做心肝,她将所有的关心所有的爱都给了二房父子……没分给自己一丝一毫。

    自己虽然不会读书,总有别的长处,比如鉴别古董的眼力,比如生意头脑。

    贾赦曾经挣扎过的,从满怀期望到梦破碎,只用了半年时间。

    他其实没有这么差劲,是史太君将他变成了这样。

    你不能要求一个放弃希望放弃梦想的家伙更多。

    对史太君而言,两房分家是灾难的开始,对贾赦而言,却是通向幸福的大道。邢氏因为挪用他原配张氏的嫁妆上吊自杀了,贾琏同他的外祖父相认,有张家人管教。他自个儿掌握了家里的财权,不用看母亲的脸色过日子。尤其贾宝玉挨打倒霉……简直让贾琏大呼痛快,他不在乎丢不丢脸,享受到的是报复的快/感。

    听鸳鸯安慰母亲,言辞中全是对贾宝玉的关怀,贾赦又犯病了。

    他缓步走进屋子,笑道:“你这贱丫头,竟然欺骗母亲……宝玉侄儿是被四阿哥、八阿哥合力投入大狱的,便有通天本事,谁敢救他出来?便是看在九爷的面子上,少说也要关半年。你以为顺天府大牢是好地方?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的还少了?”

    鸳鸯跪在地上,愤恨的看着贾赦。

    “老爷我喜欢看你这个眼神,真是漂亮,鸳鸯你跟了我,吃香的喝辣的,伺候母亲的活计让赖大家的做。”贾赦是抱着气死亲娘的想法在行动,他左手捏着鸳鸯的下颔,右手抚摸她的脸。

    然后,房间里就想起了清脆的耳光声。

    正是鸳鸯打的。

    她一巴掌呼在贾赦脸上,看着老太太,泪流满面道:“鸳鸯福薄,不能再伺候老祖宗,我们来生再做主仆。”说着就要往墙上撞。她往前冲了两步,就被贾赦揽入怀中,“这是怎么了?撞墙做什么?老爷就喜欢你这性子,走,给我做姨娘去。”

    贾赦拽着鸳鸯就要往外走,史太君趴在床上,破口大骂他。

    “你这孽子!逼死亲娘的孽子!”

    “你不想法子救宝玉出来,还来折腾老婆子!”

    “你会有报应的!!!”

    史太君让他把鸳鸯放下,贾赦也不急着走了,他邪笑着说:“放下?老爷让她白打了不成?”

    “你活该!你这色/胚,打死都是轻的!魔鬼!魔鬼!我当初怎么没掐死你!”

    贾赦会变成这样本来就是因为心里不平衡,这种情况应该安抚,史太君还刺激他,贾赦黑化得越发严重,“母亲莫不是忘了!两房已经分了家,祖宅是我的!您这样……”

    “你想赶老婆子出去!你敢!!”

    “母亲您想到哪儿去了,我最敬重您的,怎么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贾赦用胳膊勒住鸳鸯的脖子,空出一只手来摸她的连,温柔的说,“只是宝玉侄儿,我却不敢收留他了,别的不说,万一冲撞到贾琏媳妇儿,我怎么向亲家公交代。”

    史太君快喘不过来,她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翻身爬了起来:“那样不检点的女子,赶出去!她别想进我贾家的大门!宝玉是我的心肝,你休想为难他!”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都说一切源于妒忌,你还满口贾宝玉,那不是找死是啥。

    贾赦懒得同她废话,把赖大家的调来,自个儿拖着鸳鸯就回去了。为了准备迎亲,贾琏已经从张家搬回来,事情闹得这样打,他自然听说了,却装作不知道没去探望史太君。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贾家人,老祖宗的想法他能猜到几分。

    平时希望女人都嫁高门,希望扩大家业光宗耀祖,到了这份上,别的她不敢想,只希望能退掉高家的婚事,将宝玉接回来。贾赦比贾宝玉大了五六岁,他是大房嫡子,他才应该得到重视。却被衔玉出生的混世魔王压了一头。这么多年他在府上就像是个隐形人,好不容易两方分家了,七成的家产落到父亲手上,邢氏自杀,他同张家修复关系,攀上九阿哥这棵大树……一切都在朝有利的方向发展,老祖宗却像搅浑他的人生。

    这不可能。

    贾琏压根没把父亲抢占鸳鸯这事儿放在心上。

    甭管分家的时候得到家产几何,从父亲手上走一遭,能把祖宅剩下就是奢望。贾琏压根没想从破败的贾家捞到多少好处,他跟着九爷已经有些时候了,烤鸭店生意兴隆,正谋划着在西城开家分店。

    按照京城时髦的说法,他要把烤鸭店做成全国连锁,成为大清朝的鸭子大王。

    三月三日一大早,贾家就吹拉弹唱好不热闹,大厨房已经在准备宴席,贾赦发了好几十张帖子,主要邀请的是自己的狐朋狗友。贾琏也发了一些,包括九爷全家,整个张氏宗门,还有同在九爷手下做事的其他干将。他发的帖子不多,却都是重量级的。尤其胤禟这边,九爷、九福晋、九侧福晋、四个阿哥必到不说,老十、老十三、老十四也要来凑热闹……不为别的,自二月中旬到现在,他们快被自家福晋逼疯了,八旗子弟全知道胤禟府上贾侧福晋有张神奇的方子,百分百让女人怀孕。

    君不见五嫂八嫂这等不下蛋的老母鸡都有消息了?

    你还在为没法怀孕而烦恼吗?

    你还在为连生闺女而纠结吗?

    贾氏生子秘方,你值得拥有!

    ……这话传遍了整个京城贵族圈,虽然知道九阿哥府有个嗜金如命的弘相阿哥,也没让那些女人挺直追逐的步伐。没金子开路?不要着急,还有别的办法。

    半个月来,八旗贵妇使出浑身解数,只盼能从贾元春这里得到提点。

    府上甭管是纳妾、生女、做寿还是死人发丧,都有请帖给九阿哥府,家家户户发帖子的时候都“委婉”的表示,想要瞻仰贾侧福晋的荣光。

    没钱进门?

    那就把人拐出来。

    这是八旗贵妇们合力想出的绝招。

    别家还在突破重围,众阿哥福晋已经秘方到手,她们不仅控制了府上的饮食,连上/床的体/位都有研究,最佳时间是几点,适用什么体位,做几次,结束之后保持什么动作……排行一到八的阿哥,大婚超过十年,福晋都没音信,就算这方子折腾人,他们也甘之如饴。后面这些就顶不住了,他们宁可去同又丑又卑贱的女人睡觉也不愿意配合丧心病狂的福晋。

    偏偏宫里的娘娘不给他们逃避的机会。

    惠妃说:像贾氏这样慷慨不藏私的已经太少太少了,既然有这么好用的方子,全都照做才是。

    荣妃说:本宫以为,贾氏无论在哪个方面都比蒙古女人优秀得多,她完全能够胜任嫡福晋的位置,即便没有很好的家世背景。

    德妃说:十四我的心肝,别的事额娘都能依你,唯独这回不行,连老八媳妇都能怀上,你也要加油才是。

    宜妃啥也没说,她找到康熙,将贾元春为皇家做的贡献抖出来,摆明了要赏赐来的。方子守不住好处总得捞够。于是乎,上次如流水抬进九阿哥府,康熙还给生育了贾元春这样优秀女儿的王夫人升了诰命等级。

    她本来是随贾珠,封的四品恭人,如今成功升为三品淑人。

    两个月升一级,王夫人成了京城里炙手可热的人物,那些官太太巴结不上九阿哥府,就去找她虚心求教。看过女儿的书信明白真相的王夫人当然不会轻易把方子泄露出去,她享受着众夫人的追捧,还一路忽悠不说实话。

    康熙在嘉奖贾元春的同时,单独召见了已经成年的阿哥,对他们寄予厚望,表达了想要抱孙子的意愿。众阿哥本来都想撂担子了,被康熙一逼,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配合走火入魔的福晋。

    他们可算明白了,为了生育嫡子,这些平日里温柔娴淑的福晋决心有多大。就连十三福晋兆佳氏都敢去侍妾房里劫人,你说裤子都脱了?那就穿上跟本福晋走。贾姐姐说了,不坚持两个月没效果的,八嫂为啥能那么快怀上?不就是因为得了独宠么。

    平日里优雅大方上得台面的福晋都成了母老虎,为了同自家爷睡觉,啥事都干得出来。

    最绝的是大福晋,她进府二十年,已近不惑之年,四十来岁的女人吸引力自然不如小姑娘来得大,同他睡了十来天,大阿哥就忍不住了,他找妾室睡了一晚,就被伊尔根觉罗氏告到了惠妃面前。

    大福晋一把鼻涕一把泪,“额娘啊,大阿哥她从前不来我院子也罢,我年老色衰又没本事生阿哥……媳妇儿废了大力气从贾氏那里讨了个方子,只求生个儿子,爷他不配合啊……我不是善妒,是实在没办法了,额娘您可得为我做主……”

    惠妃是疼儿子出了名的,这回竟没站在大阿哥那方,而是帮着伊尔根觉罗氏训了他一顿,还说什么,除非生下嫡子,否则不许去侍妾的院子过夜。

    伊尔根觉罗氏能成功是因为惠妃实在等不及了,大婚二十多年,连生四个格格简直要把人逼疯,好不容易有转机,胤褆敢掉链子?

    这本来是个例,却被众福晋当做表率,只要爷不配合,她们都学起这个绝招。

    从前,你和侍妾抢人那是善妒,如今情况不同了,有了贾元春的生子秘方,抢人是为了爱新觉罗家的自私绵延,说得严重些,是江山社稷!!

    贾元春成了唯一入得了嫡福晋眼的侧室。

    只要提到她,没人不说一个好,尤其是已经尝到甜头的五福晋和八福晋。

    众福晋高兴了,被管制的阿哥就悲催。

    原本在朝堂上都得你死我活的兄弟都心心相惜起来,他们一碰头就唉声叹气。

    “十哥你怎样?弟弟我昨晚上偷腥又没成功。”

    “别提了,琪琪格颁布家法,她怀孕之前所有侍妾全部禁足,谁也别出来蹦跶。”

    “生在福中不知福,伊尔根觉罗氏已经准备让后院女人回娘家,等她生了儿子再接回来。”

    ……大爷、十爷、十四爷抱头痛哭。

    日子过得也太悲催。

    你有金钟罩,我有铁布衫。

    快被逼疯的阿哥们想起办法来,他们放弃了找皇阿玛、额娘诉苦,而是选择从源头解决问题。一切的悲剧都是九阿哥府贾氏带来的,还是求她想个法子。

    老十、老十三、老十四约好一起来的,可巧,这天正是三月三,贾琏娶妻。不愿接受开门黑的阿哥们跟着九爷全家到了贾府。他们到的时候,新郎官已经去震威将军府接人了,在门口迎客的是大老爷贾赦。看到胤禟、俄日敦塔娜、贾元春以及四位阿哥的时候他已经深感荣幸,恨不得跪下来舔九爷的靴子。等到十爷、十三爷、十四爷下轿,他彻底傻眼。

    他那没出息的儿子有这么大体面?

    不,这应该是元姐儿的功劳。

    母亲总说她变了,一点不为家族着想,贾赦觉得,那都是逼的。贾琏同元姐儿的关系并不好,她都能请来这么多阿哥助阵,对家族她有心。

    贾赦受到的冲击大,众宾客也不小。

    跪下给四位阿哥请安之后,他们就低声私语。

    “快掐我一把,我没看错吧,贾琏娶媳妇儿能请来这几位祖宗。别的不说,面子简直撑足了。”

    “他那外祖父张和不用说,张英大学士也说要来的,还有张廷玉,他可是朝中新贵。”

    “对对对!内阁学士林如海也接了帖子,贾家还真有体面。”

    ……

    贾政和王夫人来得早,见元春进门,王夫人眼眶都红了。

    她又多久没同女儿见面了?

    两年还是三年?

    王夫人仅仅握住元春的手:“瘦了!真是瘦了!我的儿,娘想你!”王夫人没啥文化,她说不出感人肺腑的话,这几句却让元春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她极力挤出笑容,道:“今儿个是琏哥儿大喜的日子,母亲可不能流泪。我好好的,爷和福晋都好相处。”她说着,朝俄日敦塔娜的方向抬了抬手,“这是我们福晋,蒙古郭尔罗特部来的。”

    王夫人不聪明,她却听得出女儿话里的意思,会同蒙古福晋一道回来,并且介绍给她,说明她们真是没隔阂的。王夫人赶忙行礼。俄日敦塔娜是个爱恨分明的性子,入得了法眼的,怎样都好,若看不上,那就别白费劲去讨好她。俄日敦塔娜喜欢贾元春,连带着对王夫人也有好感。

    “别这么客气,快起来,我同贾妹妹亲近着。”

    “这是第二次来这边,上次没见到夫人。”

    九继福晋是什么身份?

    蒙古郭尔罗特部高贵的郡主。

    她这样客气让王夫人飘飘然。

    “请原谅我曾经用恶意揣摩您,看到您和蔼的面容,听到这番话,我实在惭愧得紧。”这招以退为进用得简直太妙,王夫人不愧智商低情商高的名号。就连俄日敦塔娜喜欢夹带私货心胸并不宽广的都觉得如沐春风,她笑得更真诚,“为女儿担心是身为母亲的职责,本福晋岂会怨怪夫人,今儿这样的好日子,就不要说这些扫兴的话了。”

    王夫人彻底放下心,她觉得,没有比自家女儿更适合在阿哥后院摸爬滚打的,能够同嫡福晋处成这样,这才是真本事。她们聊了京城时尚,然后就迎来了新娘子的喜轿。

    仪式顺利极了,贾赦难得没掉链子。

    前面有多热闹,后面就有多凄凉。

    贾赦安排赖大家的顶替鸳鸯照看史太君,平时没大过,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奴才们也想去前头见世面,作为府中大总管的婆娘,赖大家的顺利成章的争取到机会,她在前面给王夫人“□□”,趋炎附势的时候,史太君从床上跌了下来。

    她病了好些时候,已经没法自己行动,趴在地上眼泪滚滚流。

    “我的孙儿,宝玉啊……你怎么还不回来?”

    “人呢?人都到哪里去了?快来人!!”

    府上奴才都去瞻仰阿哥风姿,没人搭理她,史太君简直想不到,这才几年时间,她就落到这地步。

    政儿分出去单独过,她跟着老大天天受气。

    她是造了什么孽,生出这样的混账儿子啊。

    <<<

    贾家已经很久没这样风光了,琏哥儿的婚礼热闹极了,尤其众阿哥以及张大学士的捧场,让京城民众觉得贾家似乎又回到了贵族圈,那些在两房分家、贾政罢官之后同他们划清界限的都在后悔。

    这时候,史太君的丧报却传了出来。

    说实在话,元春并没有什么悲痛的情绪,她还是假晕了两回。

    ……总不能给外人留下话柄不是?

    九阿哥府不止是元春会做戏,胤禟也会,他立刻去太医院把邹齐请来,说什么自家侧福晋郁结于心,眼看就要不好了。邹齐吓得够呛,半点不敢耽搁,风风火火来到留花院。

    把过脉才知道,九阿哥是个大忽悠。

    邹齐欲言又止,那模样险些把九爷吓坏:“贾氏她……没事吧?”

    “没事,贾侧福晋再好不过。”

    “那你皱啥眉?”

    邹齐拱了拱手,道:“恭喜九爷,侧福晋已经有两个月身孕。”就连封赏也是小路子看着给的,胤禟整个陷入到奇妙的境界,他傻笑了半个时辰,完全没想到春儿会怀第二胎。

    元春也第一时间得知了此事。

    o(╯□╰)o

    四个霸王已经够折腾,又怀上了?

    她倒没想把孩子弄掉,只盼着这回能少生两个,倒不是为了给九爷省抚养费……别家求也求不来,她这么生下去也忒拉仇恨。再说了,儿子都这么反/动,长大之后可如何是好?

    要知道,元宝的《造反计划书》都升级到3.0版本了。

    纠结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已,胤禟让小路子亲自去宫里报信,同时给了留花院奴才丰厚的赏赐,还派人去给王夫人报了信。阿哥府上是没有秘密的,有个风吹草动就能让京城流言四起,加上胤禟的刻意推动,众阿哥众福晋立刻就得知了这个消息。

    嫉恨?

    没有……他们完全没有这样的情绪。

    第一反应是:生子秘方果然是有用的。

    第二反应是:好人有好报啊,贾元春要是生了女儿那简直没天理了。

    胤禟后知后觉的想低调,各家的贺礼就已经送上门来了。

    “九弟啊,恭喜恭喜,贾氏铁定能再来个四胞胎。”

    “四胞胎算啥?五个六个也不意外。”

    呵呵。

    胤禟简直没想到,元春人缘这样好。就连总和表妹过不去的福晋俄日敦塔娜,听到这个消息非但不嫉妒,反而闹着要让元春给他一个养着玩,说是阿哥格格都好,她已经在准备小衣裳了。

    得知此事胤禟连兄弟们也顾不上了,直接杀去正院,指着俄日敦塔娜的鼻子就骂了一通:“有弘爱还不够!你别瞎折腾!!”

    弘爱?

    董鄂氏留下的那个总是随地出大恭的蠢阿哥?

    这等残次品如得了她的眼?

    俄日敦塔娜一脸嫌弃。

    她实在爱死了元春生的聪明阿哥,觉得这事还能再抢救一下,“嘤嘤,爷您要相信我,我是真心的,再说又不改玉蝶。”

    胤禟懒得和这傻/逼废话,他转身就走,直接进宫去。本来让小路子去报喜就够了,现在看来,还是得亲自走一趟,别人都管不住这个蒙古女人,只有额娘出马。

    因为害怕善良的元春被蒙古女人说动,丧权卖儿子,胤禟完全不敢耽搁,这一路走得风风火火。他前脚迈进翊坤宫,就听到额娘开怀的笑声:“董鄂氏生的天残,雪莹也不好,如今贾是怀孕了,本宫对她是很有信心的。”宜妃又想起那年选秀自己做的梦,贾元春不愧为仙女下凡,好运都让她占了,自胤禟娶了她,这几年日子过得忒红火,在万岁爷跟前都能挺直腰板了。虽然连着残了三个阿哥,宜妃觉得,这完全是她们自作孽。

    董鄂氏生不出健康阿哥,雪莹也生不出,俄日敦塔娜直接没有怀孕的机会……宜妃所有的寄托都在弘晟、弘暲、弘相、弘历身上。本以为胤禟府上就这样了,有这样聪明的孙儿,她是在不能要求更多,如今倒好,贾元春又怀孕了。

    只要想到还能再有四个乖孙,宜妃就忍不住笑。

    ……她脑子不清醒吧,一胎四个还都是阿哥,这能是常态?

    胤禟懒得敷衍额娘,他直接将蒙古女人的意图抖了出来,宜妃漂亮的凤眼险些瞪成了杏核:“你说什么?蒙古疯婆子想抢一个过去养?她连弘爱都照顾不好还想要贾氏的儿子,做梦!!”

    宜妃气势全开,她交代胤禟,别让蒙古女人去元春院子里,让她天天进宫来请安。

    不愧是亲娘,这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图,胤禟毫不犹豫的说好。“都是儿子没用,管不住那蒙古女人,劳额娘费心。”

    连媳妇儿也管不住,身为男人简直太丢脸了。宜妃却不这么想,她拍拍胤禟的手,说:“我的儿是要做大事的,哪能拘于后院,这事你别管。”

    胤禟陪宜妃说了会儿话,就离开了,刚回府就见鬼魂们撒这欢满院子跑。

    “噢噢噢,美人又怀孕了!”

    “噢噢噢,这回一定要生闺女!”

    胤禟懒得搭理这些蠢货,在获得阴阳眼之前,他对鬼神敬畏极了,从科尔沁开始,三观不断的被刷新。除了普通人看不见以外,鬼和人真没多大差别。

    一定要说的话:

    它们会维持临死时的模样。

    它们会逐渐忘记生前事,除了唯一的执念。

    它们喜欢凑热闹,哪儿人多往哪儿去。

    它们恶趣味不要更多,卖蠢是家常便饭。

    它们对活人怀着最大的恶意,黑起人来不要钱。

    ……

    胤禟懒得搭理这些蠢鬼,他直接去了留花院。

    刚进门就听到蠢儿子们在里头瞎嚷嚷。

    “咳咳”胤禟清了清嗓子,阔步往里走,他成功吸引了房里人的注意,弘暲直接往他身上扑:“阿玛阿玛,弘暲要弟弟,你让额娘生弟弟。”

    他刚嚎完,元宝也扑上来:“要妹妹!等她嫁人的时候我去找皇玛法要嫁妆,绝不留着弟弟分家产!!”

    弘晟和弘历倒是无所谓,他们嘿嘿笑着坐在元春两侧。

    “只要是额娘生的,弘晟都喜欢。”

    “弘历也是。”

    胤禟被两个蠢儿子吵得一个头两个大,他说“阿玛也不知道你们额娘会生出什么……”还没说完,就看到元宝嫌弃的眼神。他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额娘说了,妹妹是你放进去的。”

    “是弟弟!弘暲要弟弟!嫡额娘生了那么多妹妹,软趴趴就知道哭,太讨厌了。”

    两个小子又闹起来,胤禟懒得管他们,什么叫他放进去的?是射/进去的好吗……那种情况下,谁能分辨男女。别说他了,太子二哥也不行,皇阿玛也不行。

    胤禟将弘历赶走,厚着脸皮坐到元春身边,他摸了摸如今依旧平坦的肚子,笑得傻乎乎的。

    “阿玛笑得好恶心。”

    “比小舅舅更猥琐。”

    ……胤禟懒得搭理几个没良心的小子,他下定决心,等元春把这胎生下来,就让他们体验下“后爹”的感觉。一点不敬畏就算了,还总是跟那些死鬼一起嘲讽他,谁家儿子这么糟心?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胤禟注定斗不过他家的小祖宗。在察觉到阿玛的意图之后,以元宝为首,他们到康熙跟前去告了黑状。听说胤禟喜新厌旧,瞧贾氏怀孕就丢下四个乖儿子不管,康熙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还布置任务让他同儿子们培养感情。

    修正错误印象。

    元春怀孕的消息传出去,王夫人连假哭都生了,她呸了好几次,那老太婆,要死也不挑个好时候,非得触元姐儿霉头。她也就是说说罢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元春已经是爱新觉罗家的。康熙有个毛病,他喜欢学习汉人的规矩,区别对待又不要太过分。

    史太君死了最倒霉的是贾琏两口子。新婚的喜悦彻底没了,作为孙子孙媳,他们是五服之中的“斩衰”。这在五服之中是最重的,服期三年。

    按理说,作为外嫁的孙女,贾元春也得服丧,只是时间短些罢了。作为九阿哥府的侧福晋,还是怀着身子的,她就像开了外挂一样。

    哪有皇家人给平民服丧的说法?

    要是死个长辈就服丧,阿哥们天天都得戴孝。

    元春被宜妃安慰了一通,说什么让她不要太悲痛,服丧什么就省了,该吃的吃,穿衣方面稍微素净一些就成,哪有皇家侧福晋给平民老太太戴孝的?宜妃说了一大堆,宗旨就一个:不要委屈了肚子里的孩子。

    元春是运气好,恰逢怀孕,贾珠就倒了霉。

    亲祖母死了,他立刻就递了折子辞官回家。

    王夫人不怎么懂官场的规矩,得知这事以后骂了好几天。那死老太婆,没帮到珠哥儿就算了,死了还连累他,真真可恶。王夫人骂得欢腾,正好让贾政撞了个正着,两耳光扇她脸上。

    他自己官位都丢了,儿子那么出息不是在讽刺他?

    辞官回家不是正好?

    “那是我亲娘,你这贱妇,竟敢辱骂死者!”

    王夫人撇了撇嘴,自己没出息还敢凶。

    贾珠辞官不仅让王夫人怨念,元春伤感……康熙也郁闷了。贾珠是得他重视的年轻人,谁知道竟遇到这种坎坷。按照康熙的原计划,先让他在御史台锻炼几年,然后下放到地方去,资历够了再调回京城做自己的左膀右臂。容若之后,这样懂他心意的基本没有,贾珠实在难得。

    康熙算盘打得再好,史太君搅了局,用了好几天时间他才接受了贾珠辞官这事。

    只是被动接受而已,敢打乱皇上的布局,史太君很有勇气,她走得干净,贾宝玉就倒霉了。满京城谁不知道混世魔王贾宝玉是史太君的心肝,康熙没法找死人算账,总能从活人身上讨回来。本来关上三五个月就能放出来的某人,刑期无限延长。

    史太君死后的第三天,得到太医邹齐的许可,在胤禟的陪伴之下,元春回去了一趟。

    她看到了停在堂屋里祖母的尸体,同时看到了她的灵魂。

    活着的时候她已经做不了任何事,死了倒是松快,史太君冲到元春跟前来,斥骂她。系统提醒了好几次,有新任务,问她是否接取,元春装作正常模样,好似没看到抓狂的史太君,她跪在灵堂上,闭上眼,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你滚!装腔作势干什么?我不想看到你!”

    “府上怎么会丢了爵位,怎么会分家?都是你的错,身为贾家女儿,你该做好牺牲一切的觉悟!老身送你进宫去选秀不是吃香喝辣的,没用的东西!”

    “贾家败了,宝玉还在牢里,你有什么脸面跪在我的灵堂上!!”

    ……

    史太君骂得高兴,元春当做没听到,胤禟却不能。

    身为阿哥,自由便有额娘撑腰的阿哥。

    他忍耐力没这么好。

    九阿哥陪着元春回来,府上奴才不敢打扰,就连贾赦贾琏以及刚进门的高氏都避开了。跪下的只有元春而已,胤禟站得笔直,脸上没有任何的悲痛情绪。尤其听到史太君辱骂元春之后,他讽刺的勾起嘴角:“爷奉劝你别放肆。”

    史太君没想到有活人能看到她。

    这样正好!她张牙舞爪的扑过来,想让胤禟付出代价,关键时刻,却被元春绑起来,就像在科尔沁草原对付那些没规矩的死鬼一样。

    元春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祖母,你该走了。”

    “你能看见我!你竟然能看见我!你不把宝玉救出来就像打发我走?没门!!我要向全天下揭露你的罪行!坐享荣华富贵就不管娘家荣辱,贱人!你这贱人!”

    听她这样说,元春还抿唇笑了笑。

    “您活着就奈何不了我,莫说死了。”

    史太君受了极大的打击,整个疯癫起来,她挣扎着,嘴里念念有词:“宝玉啊,我的心肝……你还在牢里,祖母如何能放心离去?我要怎么向老爷交代,怎么面对贾家的列祖列宗!”

    她哭成这样,贾元春也不动容,她想到的只有辞官回家的大哥。拜祭过后,元春就跟着胤禟离开了,史太君一路叫嚣,不让他走。

    “我知道你有办法,快让我活过来!我要去救宝玉!”缚地法则是不可漠视的,史太君根本不能离开贾府,只能看着元春离开。

    她叫骂?

    那有什么干系?

    元春没再回去,她给大哥去信,一来劝慰他,二来鼓励他在赋闲的三年里多读书。贾珠的心理状态倒是挺好,这两年因为升职太快,他的根基并不稳,借此机会休息一阵子也好,多看些书。

    贾珠看得明白,皇上在位已经四十好几年了,众阿哥看似和睦,实际并不安分。眼看着朝上就要搅混水,他退避三舍也好。

    如今大阿哥、三阿哥势微。因为福晋怀孕,八阿哥正是意气风发,太子也不落人后。他们之间争斗正胶着,眼看就要进入朝臣站队的阶段,这是贾珠最不愿意面对的,家族衰败,基本靠不住。他还要帮扶妹妹,他没有任何退路,若是选错了主子,后果不堪设想。

    看了来信之后,贾珠立刻就回了一封,说明自己的情况,安慰元春。那封信,胤禟也看过的,他只看出了表面意思,元春倒是读出了隐藏的信息。

    贾珠将想要告诉妹妹的话藏进了整封信里。它们分别在,第一句话的第一个字,第二句话的第二个字,第三句话的第三个字……以此类推。这是上辈子听大哥提过的一种隐藏信息的方法。

    还原之后,贾珠传达的信息是:

    太子谋略,八爷踌躇,两年必有异动,妹保重。

    元春将字圈出来给胤禟看过之后就烧了书信,他们并不为贾珠传递的消息而惊奇,尤其是九爷胤禟,在得知继位的是四哥之后,他就在等太子落马。胤礽一直是康熙属意的储君,若是平稳过渡,皇位绝不会旁落。

    唯一的解释是:他有造反之心,并且被发现了。

    作者有话要说:QAQ,终于搞死史太君了,为了让她死在最合适的时候,不容易啊。

    说什么康熙双标,那是瞎写,我没证据别来找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