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朝堂上风风雨雨,弹劾同僚比吃饭喝水更容易,一时间人人自危。好在万岁爷并没有彻底肃清朝廷的意思,禁了十四爷的足,灭了八爷的念想之后又除了两个大贪官,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之后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能够入朝的大多数都是人才,因为数量较小的贪污受贿行为将他们一棒子打死这是朝廷的损失……朝堂上清廉到底的能有几个人?但凡有一丁点失格都抹杀的话,这得换多少血?

    康熙比谁都看得清楚,杀了两个之后,别的就养着,只要不是想造反。老九某次进宫说了句很有意思的话:“不务公职的刻薄百姓的,除去顶上乌纱;偶有失职的,记小账,写上黑名单;贪污受贿的,小打小闹就装作不知道,越过那道坎儿,上升完全无法接受的等级,那就找个罪名发落他,斩首抄家。”

    这话说得忒有理,康熙拍板,就这么执行。

    迈上二月的坎儿,日子就和顺起来。

    胤禟将满二十五,在他过去的生命之中,第一次把日子过得这样精彩,从传出生子秘方开始,他们就好似在戏台子上唱大戏一样,太子感觉到压力,他终于抓住机会在康熙带着别的兄弟冬猎的时候反了,却被五哥无情的镇压。表妹流产,德妃作死,四哥改玉牒,八哥发难想要坐上储君之位却被皇阿玛打入尘埃,顺便还捎带上了老十四。

    所有的事就这么撞到一起,作为局外人,胤禟看得很开心。

    曾几何时,他也天真的以为是老三在背后捅了刀子,让八哥这么惨,然后他遇到了一票悉知详情的鬼,从它们口中了解到真相。

    捅刀子的是十四?

    周琰是他的人并且还搞死了真的张明德,安插了假货过去。

    以他家人的生命安全做要挟,逼着对方咬八哥一口。

    老十四真不是简单的,他连皇阿玛的反应也算到了,被禁足的话,八哥就不会轻易怀疑他。毕竟……搞死胤禩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胤祯不愧是宫斗小能手德妃娘娘一手养大的儿子,手段真真不一般。

    知道真相又如何?

    胤禟也没有要揭发的意思,让八哥早点没了念想是为他好,如今才四十七年初,离帝位交接少说还有几年,明知道新皇是四阿哥胤禛,八哥早些失去继位的可能成为闲散宗室也好,少拉仇恨少遭嫉恨活得长久。

    与他一道搞清楚状况的还有五阿哥胤祺,他掌握着皇宫暗卫,消息渠道不一般。同胤禟交谈之后,胤祺也放弃搅和进去,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安逸日子,谁也不想再折腾。

    有因就有果,这么搞下去,迟早有一天要踢到铁板。

    <<<

    二月十二是内阁学士林海之嫡女——林黛玉的生辰。毫不意外,九阿哥府收到了请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按照原计划,在这天,元春一定要和贾宝玉见上一面,除去后患。

    众阿哥之中,收到帖子的不止是胤禟,这日不仅是黛玉生辰,也是林家回归的号角。十好几年了,他又回到京城,以内阁学士的身份在朝堂上站稳脚跟。

    林海是个清官,这是毋庸置疑的,要说不多拿一针一线的话,又不太科学,毕竟他在扬州积累了数以百万计的财富。林家五代单传,林海有过嫡子的,原配贾敏所生,取名叫林瑾玉,三岁半就夭折了。正是在这以后贾敏卧病在床,拖了半年就跟着去了。本以为人生已经太糟糕,他要让林家断在这一代,几个冥冥之中必然的选择让他摆脱困境,走到今天。

    按照继夫人的计划,女儿的生辰和花朝节一起过,顺便庆祝他成为内阁学士,林家搬回京城。若只是黛玉生辰,男客是不能请的,有了这三个理由,女眷可以到园子里去摆几桌,为林大人千金庆生,男客都在前头,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他们邀请了三阿哥胤祉,因为薛宝钗在那府上;邀请了九阿哥胤禟,因为贾元春是他的侧福晋……还有几个同僚,内阁学士以及御史台的大人。贾王史薛四大家族一个也跑不了,看似没多大瓜葛,他们实际往来颇为密切。林家与贾家是姻亲,贾家与王、史、薛是绑在一起的。林海就算瞧不起他们的为人,也得把面子做足了。

    这些,元春一早就想到的,易地而处,她也会这么干。

    想到,并且做了充足的准备。

    三阿哥胤祉绝不会放弃这个和内阁学士林大人攀关系的机会,带薛宝钗出来是最佳选择……接到帖子那日,元春就做好了和史家薛家对垒的准备。她平时走的都是清新流,以桃花妆为主,难得有这样华贵的打扮。她穿上朱红色旗袍,画上艳丽的妆容,见她从房里出来,胤禟险些看傻了眼,成亲那日的妆容应该是最精致最贵气的,可惜他没顾得上看,毕竟那时候元春还不是他的心肝,他是因为那个梦境才放弃和老四争夺五福俱全的钮枯禄氏转而将元春娶回了家。

    自那日以后,元春就走上了小清新路线,胤禟再没见过她华贵的打扮,如今见到还愣了愣,没回过神来。

    鬼魂们也没好哪儿去,它们嘿嘿笑了一阵,然后就将炮火对准胤禟,打趣他。

    “土豪看傻眼了,哟哟哟,我们美人迷惑众生。”

    “美人我要向你表白,么么哒!”

    “都是哪里来的杂种,滚滚滚,美人是本大爷的!”

    “大爷你别这样。”

    “大爷你是如花妹妹的!”

    “大爷你放过美人,和花花在一起吧!”

    “……”谁他妈要如花那丑逼,滚!

    胤禟压根没工夫搭理这些蠢鬼,他上前去拉住元春的手,笑看她,“爷就喜欢春儿这般模样。”

    换了身行头,气质都不同了,元春抖了抖眉,道:“从前就不喜欢了?”

    这勾人的小模样,谁能不喜欢?胤禟伸手揽住她的腰,附在耳边亲昵的说:“哪能?春儿可是爷的心肝。”

    啧啧,这是上哪儿学的话?

    为了泡妞节操都不要了,啥都说得出。

    什么心肝?

    这么不值钱。

    元春心里头嫌弃,却没说啥,她缩回手,放在斗篷下面,笑道:“爷别打趣我,我却不爱这样繁琐的妆容,今日是撑场面去的。您应该听过金陵四大家族,贾家没落了,却也不能由着他人践踏。”

    作为一个土豪,对所有能赚钱的事、会赚钱的人以及有钱的家族,胤禟了如指掌。“那《护官符》我是听过的,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二十年前倒是辉煌,如今四大家族都在没落,尤其贾家,我那父亲是个除了读书之外啥都不会的,大哥倒有本事,也做不到力挽狂澜。大房那边情况不比我们好,老太太又是个偏心眼……将宝玉纵成这样,贾家如此,其余三家也没多好。史家一门双侯,薛家生意做得也大……虽然都有姻亲,我这几年的作为恐怕开罪了不少人,若不摆出姿态,恐怕就要遭轻视。”

    胤禟带着元春往外走,对她这个说法,九爷是不以为然的。

    他什么身份?

    本朝皇子。

    上有做皇帝的亲爹,位列四妃的亲娘,封了亲王的兄长……他深得信任,是御用钱袋子,他积累了许多财富,建立了商业帝国。他的心肝宝贝,他亲爱的侧福晋岂能受委屈?

    林家离九阿哥府颇远,轿子不知要走到什么时候,他们乘马车过去的,到地方以后胤禟掀开帘子就迈下去,然后转身,伸出手来。在林学士府门口杵着的所有人都看到这一幕:一双小手伸出来,搭在胤禟手心上,那手纤柔得很,白嫩嫩的,颇具美感。

    看一个人是否富贵,不看脸,手才是关键。这双手瞧着就没沾过阳春水,好看极了,未见其人,先幻想其脸、其身形。林家大门口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九阿哥府那辆马车上。

    元春把左手伸出来拨开帘子,她借着胤禟手上的力,袅娜聘婷的走下来。踏踏实实的落了地之后,她才勾出一抹笑:“这样使唤爷,妾真是过意不去。”

    胤禟抬起元春的右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宠自己的女人,我心甘情愿。”说完这话,他握着元春的小手引着她迈上台阶往里走,林海在大门口迎客,见九阿哥来了,就迎上去见礼。胤禟这人就那德行,习惯摆谱,人家跪的跪拜的拜,都折腾完了他才装起好人来“这是做什么?都起来,这样的好日子别整这些繁文缛节。”说着,他朝林海那方拱了拱手,“给林大人道贺,小路子,还不送上贺礼!”小路子用双手捧出一个巴掌大的锦盒,呈过去,林海恭敬的接过来,打开盒子看了看,双眼蹭的一亮。

    别看盒子小,装的东西却实在的很。

    这是一方断砚,墨色之中夹杂着翠绿,瞧着就可人得紧。

    林家世代书香,奇珍异宝他可以不懂,笔墨纸砚却熟悉得很,这是书圣用过的那方断砚,名松鹤延年。这年头,金子易得,奇物难求。这方砚台直击林海的心脏,他呼吸都重了不少:“这太贵重……臣不敢收。”

    他刚说完,就有个吊儿郎当的声音传来:“九哥出手那当然贵重了,腰缠百万贯的。”来人正是十三阿哥胤祥,与他一道的还有老十,听了这话他不住点头,“爷猜猜,九哥是看人下单,林大人是内阁学士,这么有学问,可以选择的就那几样——不是字画就是孤本就是笔墨纸砚。盒子这么小,别的也放不进去啊,我猜不是墨就是砚。”

    卧槽……

    谁说十阿哥是草包。

    他悟性忒高。

    林海给两位阿哥行礼,老老实实的回答:“是松鹤延年。”

    “嘶……”

    “嘶……”

    “嘶……”

    已经到场的大臣们大多都惊呆了,处于茫然状态的不是武将就是万金油,文化程度绝壁不高。就好像老十这样,他用胳膊肘撞了撞胤祥,低声问:“松鹤延年是啥玩意儿?很值钱?”

    他以为自己音量低,实际上九爷都听到了。

    没文化就乖乖缩着,别出来秀下限啊。

    帮忙解释的是张英,他捋了捋胡须,满脸羡慕:“十阿哥更精通骑射,没听过也是应该。松鹤延年是书圣用过的砚台,平时断开成两块,只要撒一些清水上去,拿墨条磨一磨,两块就会连在一起,并且发出鹤鸣之声。”

    骗人的吧。

    九哥这种奉行利益最大化的,能把这样的宝贝送给二品官。

    理论上说,他应该给皇阿玛或者四哥才对。

    听这个描述就知道这玩意儿不是用钱能买到的,胤俄吞了吞口水,这才送上自己的礼物。“九哥你多保重,老十三说,元宝侄儿在四哥跟前耍无赖撒娇无所不用其极,非要跟过来看看,再有一会儿他们就该到了。”

    对这个混账,九爷已经不指望了,与其留着坑自己,把麻烦推给四哥也好,自他接手,胤禟就轻松多了,钱袋子越来越鼓,还没人烦。都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胤禟可算领悟到这句话的意思,他和元宝可不就是父子兵,俩都忙着捞钱,家资一天比一天丰厚。

    胤禟和俩兄弟唠起来,元春同他打了个招呼,跟着婢女往园子里去,她前脚一走,胤俄就吹了个口哨:“能娶到贾氏,九哥你运气真好。”

    当着九爷这个媳妇控评判元春,就算说的是好话,那也会引发血案的。

    “闭嘴,那是你嫂子。”

    这倒是出乎意料。

    胤禟说的是嫂子,不是小嫂子。

    他绝对不是口误,而是想在俩弟弟跟前摆明立场。

    如此声明都出来了,老十哪里敢踩雷,他摸了摸后脑勺,说:“九哥我没有别的意思,嫂子从前都是朴实无华的,没这样洋气的时候。”

    呵呵。

    胤祥往旁边挪了一步,想装作不认识这货。

    搞啥啊?有这么说话的?

    什么叫“没这样洋气的时候”,这是在说过去这六年多时间贾氏都是个土包子?

    他完全可以预料到老十会怎样悲剧。

    九哥素来是恩怨分明,关键时刻也能大义灭亲。

    前面还是和谐的,都知道该巴结谁,卯足了劲想要留个好印象。园子里女眷聚集的地方就微妙了,她们明显分出了派系,以利益划分出圈子来,各说各的。元春过去的时候,四大家族的女眷都到齐了,还有好些官太太。贾王史薛理所当然的聚在一起,不过,她们之间显然不够和谐。

    见到元春的瞬间,薛宝钗的脸色就勉强了,好在她惯能忍惯会做人,并没有说难听的话。薛姨妈也是个八面玲珑的,她抢在王夫人之前迎上去:“给贾侧福晋请安,您可算是来了。”

    元春没像过去那般潜力无穷,她只是将嘴角略微勾起,眼里并没有笑容。元春虚扶了一把,道:“姨妈客气了。”她逐个看去,薛家三人,薛姨妈、薛宝钗和薛宝琴;王家三人,当家太太和不怎么脸熟的两个适龄女子;史家两人,当家太太和她的亲闺女;贾家只来了二房王夫人,她不是来给林黛玉庆生而是来见女儿的,还要问问宝玉那病如何根除。

    若是从前,已经在逐个打招呼了,到九阿哥府做了侧福晋,虽然危机多了不少,待遇也比从前好了。在没有宫中娘娘和各家嫡福晋出现的场合,元春不用向别人行礼,她就站在那里等着人家来拜见。

    “这就是传说中的贾侧福晋?”

    ……她的确是高贵了一些,辉煌了一些,和“传说”应该挂不上钩吧?元春心理狂吐槽,面上还是那高冷的模样,她微微颔首,道:“虽然不太能理解传说中的是什么意思,我的确是九阿哥胤禟的侧福晋。”

    “您真的有生子秘方?能不能给我们观摩一番?”

    “听说照着喝上一个月铁定怀孕生儿子,世上真有这样神奇的药方?”

    “贾侧福晋善良大度,会满足我们的心愿吧?”

    上辈子在宫里摸爬滚打的,这辈子进了九阿哥府早就混成了老油子,她会中招?别开玩笑了。元春笑了笑,说:“那方子已经呈进宫里了,具体怎样我是记不住的,想看的都到翊坤宫去。”

    翊坤宫的主子是谁啊?

    明满京城的宜妃娘娘。

    她就是个在后宫里横行的,看看八福晋就知道郭络罗家的女人多么的不好惹。

    且不说她们有没有资格面见宜妃娘娘,就算有这个机会……谁敢说啊?

    宜妃又不像贾元春这么好欺负。

    把闲杂人等打发走了,元春才去和亲娘叙旧,说了没两句,薛姨妈又开口了:“那方子……没留底的?我们宝钗在三阿哥府艰难得很,元姐儿你想个法子帮帮她吧。”

    元春叹口气,说:“我用不着那方子,便讨巧呈给额娘了。再有,阿哥后院没那么好待的,我在九爷面前说得上话,三阿哥那边却不行。”

    薛姨妈急了,“你让九爷开金口帮忙说句好话。”

    “……他要是伸手去管哥哥的房中事,传出去是要遭诟病的,再说,两府一直不怎么对盘,就算说了只怕也是反效果。”

    元春没说假话,这的确是需要考虑的因素,不过,她若愿意帮忙,有很多法子达到效果……贾元春不愿意。她说完薛姨妈脸色很不好,拒绝两次并且说明缘由,再想求什么很难。薛姨妈也看出来了,不是条件多恶劣,而是她不愿意,贾元春不愿意帮宝钗固宠。

    变了,进了阿哥后院之后她就变了。

    从前那么温婉善良的姐儿,咋就变成这样自私冷血的?

    薛家母女尴尬的走开了,人家这么嫌你,还凑上前去自讨没趣?

    她们前脚离开,王夫人后脚就将元春拉到一旁去,她不解的问:“你和薛家那姐儿可是又过节?行事作风不似往常。”元春这才露出真心的笑容,“我是九阿哥府的的确不能管宝钗的事,要是贸然出手被人知道,地位恐怕不稳。皇家不比寻常百姓家,规矩大得很,做弟弟的不能插手兄长的后院,莫说我区区一个侧福晋。”

    王夫人点点头,她虽然不懂皇家规矩,在宝钗和元春之间还是能做出选择的。

    啥都没有亲闺女重要!元姐儿为了府上做了多少牺牲,贾家已经亏欠她太多。九阿哥一不是嫡子,二没有继承皇位的可能,他府上的侧福晋能有多少权势?

    “我不太懂这些,你先紧着自个儿,要是为难就别管她,带着那么多银票进了三阿哥府竟然不能获宠。这怪得了谁?只怪自己没本事。我的儿,你做得很好。”

    虽然已经是这么大的人,虽然早就及笄出嫁了,听到母亲的夸奖元春心里还是舒坦的。上辈子母亲和老太太一起惯着宝玉,后来又和凤姐合谋做了许多丧心病狂之事。元春费了很大的劲才导正她的三观,用泼天富贵引她入局,用皇家规矩牵制,用诰命夫人的身份约束她。虽然改造计划在宝玉身上失败了,在母亲王氏这边是相当成功的,她能辨是非,不盲目宠爱宝玉,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唯女儿的吩咐是从。家族都没落成这样了,元姐儿能得万岁爷青眼,指给九阿哥做侧福晋,然后一路顺风顺水,权势富贵她什么都有,儿子也是几个几个的生,老天爷简直是将所有的好运都给了她。

    起初,书信来回传递,王夫人还能和元春商讨,到现在,都是单方面安排。

    元春能将事情考虑周全,在她手里,从不会出任何纰漏。

    打发了薛宝钗,扰人的苍蝇就少了,王家那边有意攀关系,毕竟是母亲的娘家,元春给面子的。来之前她以为最难打发的是史家,老太太在史家也是德高望重的,她那么死了,人家不找人开刀?

    事实证明,史家的当家人和老太太并不和睦,这边史太君的魂魄还没入地狱,他的侄儿侄媳就已经叛变了。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主要是朝堂上的事,和女主没多少直接关系,飞快的走完写林家和四大家族这边么么哒。

    泥们看完这章可以刷一刷新书,我设的00:01更新,新书期难得的勤快,美味的三章。

    【下面是传送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