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康熙瞥了完颜氏一眼,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老十四从前最爱怂恿乌雅氏给胤禛难堪,他这媳妇也是一路货色,没证据也敢闹到宫里来?脑子呢?平日里康熙还算和善,这不包括说事的时候,他看着跪在下面的完颜氏,以及她身旁的宫装丽人,她两边脸颊上都抹着浓妆,即便如此隐隐还能看见红痕,此人正是在太子造反案中划花脸的乌雅氏。

    她在永和宫憋了两个月,发够了脾气才恢复宫妃日常。

    给太后娘娘和从前的好姐妹——惠妃、荣妃、宜妃请安。

    她的牌子又被送到御前,可惜从未被翻起。

    康熙对她的记忆还停留在脸上猩红的两把叉上。

    乌雅氏能从伺候佟佳氏的宫女步步高升成为永和宫之主,位列四妃,她有三个优势:漂亮、工于心计、能生。入万岁爷法眼是在二十多年前,她生了三个儿子,活下来两个,因为偏心眼只剩下最不争气的十四胤祯,已经是不惑之年,还生什么?

    儿子飞了,脸又被划花了,留着心计还有什么用?想要在后宫立于不败之地,最重要的是帝王的宠爱,若没有,再多的心计都没有发挥的余地。

    康熙压根不去理会老十四那蠢福晋,而是将目光锁定在乌雅氏身上:“人是你带来的,你也觉得老九那侧福晋阴谋坑害了十四家的?”

    在乌雅氏心中,康熙一直是博学的温和的,他鲜少发脾气……如今明显不是这么回事。万岁爷为什么会用这样冷酷的眼神看她?哪个贱人给他上了眼药?乌雅氏的反应迟了半拍,康熙等得就不耐烦了,他左手食指一下下敲击御案,语气颇重的说:“朕在问你话。”

    简单五个字,却让纵横后宫二十多年的某人一个激灵,她本来想玩一手梨花带雨,蓦然想起自己已经毁容了,不再是从前美貌与心计并存的永和宫德妃。

    位份并没有降,没了“德”字封号,她在宫中的地位就变了。

    都是妃,拥有德、宜、惠、荣、淑这种封号的天生高贵,良、和、令……又次一级,没有封号直呼姓氏的,就是第三级别的存在,严格说来,这后宫能压她的已经不止那三个老对头。

    这才过去三个月,她却觉得自己已经在痛苦的深渊之中挣扎了三年不止。

    人人都能讽刺她都能踩她一脚,活到这份上真是够了。

    乌雅氏一直想找机会复起,失去一个已经被佟佳氏洗脑看了就讨厌的儿子没关系,只要她能回到从前的位置上,总能帮助十四坐上那个位置。这阵子德妃有两个生活目标:首先搞到祛疤秘方,然后在康熙面前演一出苦肉计。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乌雅氏还没想到逆袭的办法十四福晋完颜氏就闹到她跟前来,说她生了女儿,说这是老九那侧福晋使的奸计。她也没考虑仔细,想到有机会能捅宜妃刀子心里就暗爽,于是答应了完颜氏的请求,和她一道来乾清宫。

    虽然还没对峙,乌雅氏已经开始心虚了,总觉得这回要糟。

    她不敢再怠慢,低垂着头答复说:“皇上明鉴,老十四家的用过贾元春拿来的秘方却只生了个格格,她怀疑这是阴谋,于是找到臣妾,那方子具体如何臣妾并不知晓,只得允她的请求向您说起此事。”

    她这么说,康熙就想起来了,阿哥福晋全怀孕之后,他一度很担忧,害怕方子流传出去危害江山社稷。胤禟当时没说什么,过了一阵子找到他,说那方子也不是那么逆天。

    第一,它之能作用一次,之后再喝一点用也没有。

    第二,并没有十成把握能生儿子,还得看孕妇的身体情况和运气。

    正是知道这以后,他才放松下来,不再督促老五时刻盯着众大臣的动向,只怕他们对秘方有想法。头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尤其是太子造反,给康熙的打击是巨大的,他虽狠下心革了胤礽的黄带子,将他贬为庶人,心里的抑郁却难以排解。

    作为皇帝,凡是以江山社稷为先,为了在皇位上坐得安稳,他让胤礽再不能翻身,决定做得很快,背后的伤怀有几人知晓?别的都好看,为什么造反的偏偏是胤礽,他亲自教养一手养大的太子,三十年前就选定的接班人。

    康熙一直没把自己的情绪调整过来,正是因此,他就疏忽了底下一些小动作。

    好几个皇子福晋一起临盆这事他是知道的,她们陆续都生了儿子,唯独老十四府上的完颜氏,她用亲身经历证明了胤禟去年说的话,这药不是一定会生效的。

    从好几年前,康熙心里的天平就斜向了老九这方,他会不自觉维护这个儿子,做许多决定的时候都会考虑他。还拥有德妃这个头衔的时候,乌雅氏就拼不过他,连连受挫之后,她在康熙心里的美好形象彻底被打破。

    在老九和乌雅氏之间,康熙选择了维护老九。

    “按照你的意思,现在应当如何?”

    乌雅氏听到这话,心情都激荡了,呵呵,按照她的意思?把九阿哥府一锅端了,最好还能把其他阿哥都牵扯进来,让他们全部丧失继承皇位的可能,自家十四成功登顶。

    这几个月她一直是这么想的,能说出来?

    “单凭皇上吩咐。”

    康熙很想吩咐说,带着这没脑子的女人滚出去,别来烦他……作为一个皇帝,英明神武的皇帝,他不能。“李德全,去把宜妃呈给朕的方子取来。”

    伺候康熙这么多年,对他的脾性李德全也摸到一二。

    他“喳”一声,到康熙指示的地方去将方子取了回来。

    前后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他双手捧着将秘方呈到康熙眼前,又到十四福晋完颜氏跟前,接过她带来的那张,再次回到御案旁。两张方子并排放着,康熙一眼观尽,虽然在细节上有出入,看着倒是差不多的。

    康熙是皇帝,不是大夫,他看不懂药性上的差别,“去太医院把邹齐找来。”

    李德全低着头快步退出大殿,他并没有亲自去太医院走一遭,而是安排了干儿子去,那厮也激灵,怕万岁爷等急了,一路跑得贼快。看他跑远了李德全才回去殿内,站到万岁爷身边去随时伺候。

    邹齐不容易啊,他好歹也是四十多的人,作为院判级别的人物,一般情况根本轮不到他出诊,这两年,他跑得最勤的有仨地方,一个是皇上的乾清宫,一个是宜妃娘娘的翊坤宫,还有就是九爷府上。

    小太监四喜过来的时候,邹齐还在翻看医典,年轻的时候看过就觉得理解了,觉得只是看书不能提高医术,迫不及待的想替人诊病。邹齐是少年天才,他在医术上有独到见解,以至于十八那年就进了太医院,干了五年就成了左院判,到今天,他俨然已经成为太医院第一人,地位牢固,全不能撼动。上了岁数之后,锋芒就收敛起来,人也不再轻狂,就连过去看不入眼的典籍也能一遍遍的读。他正在做这样的事,就听见了太监的声音:“邹大人,快,跟奴才走,万岁爷等着要见您!”

    虽然是李德全的干儿子,他被调来乾清宫才一年多,还没被调/教好,做事也急急吼吼的。也就只有他,像催命似的不停让邹大人加速。

    快点!您快着点!别让皇上等急了!

    医者父母心,尤其对象是康熙帝的时候,为了小命着想,邹齐更不敢怠慢,他小跑步过去的,一路大喘气,平时就坐在太医院,有太监宫女来请也不慌不忙的。要是慢性病,早一刻迟一刻都没差,要是立刻就要人命的,跑得再快也救不了急。这套对别人可以,却不适用于康熙。

    邹齐跟着四喜在太医院到乾清宫的道上飞奔,另一边,乌雅氏絮絮叨叨诉起苦来。

    “我们十四就是个命苦的,被八阿哥牵连禁足到现在,我这额娘都没见他一面,已经三个月了,皇上您开恩呐。”也就只有在说起十四的时候她会真情流露,乌雅氏说着,眼里都泛起泪光。

    做阿哥福晋有个忌讳,切不可嫌弃自家爷的生母,无论她身份高低。就好像八福晋郭络罗氏,她和康熙顶嘴也不热良妃生气,卫氏是八阿哥的生母,也是他心里的结,哪个儿子不希望额娘注意自己的?

    这个道理完颜氏懂,在这种时候,她不能让额娘一个人战斗,要是让爷知道了,非得冷落她。

    除此之外还有个重要原因是,乌雅氏的手段她见过太多次。

    别看她笑起来端庄温和,实际是条美人蛇,剧毒的。

    完颜氏伏趴在地上,“儿媳恳求皇阿玛原谅我们爷,这三个月他太苦了,光是自责都要击垮他。爷总对我说:他辜负了皇阿玛的信任,让额娘难做……那模样,我见了就心酸,谁没个犯错的时候,八阿哥那事,胤祯他虽然知道,的的确确没有参与,求您开恩。”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蠢人也有脑子灵光的时候。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就预估过结果,但凡皇阿玛还在乎胤祯,绝对会动容。

    这个计划真的很好,她只是忘了一点,康熙这会儿气还没消。

    老八结党营私,拉拢群臣推举他,还搞出什么神算箴言来助威……十四分明知道,呵呵,竟然瞒而不报,做皇帝最忌讳的就是背地里偷偷摸摸密谋大事,这俩混账犯了大忌。

    事实上,胤祯并没有完颜氏说的那样惨,他已经想好了,譬如端午中秋这样的节日,宫里都会设宴,众阿哥也会带上福晋、侧福晋和儿子们入宫。九哥能在中秋宴席上为太子求情,铁定会请求皇阿玛放他出来与兄弟们团聚的。

    十四爷的想法坚定极了,他显然不知道那是权宜之计,并非胤禟本心。

    毒蛇九怎会变成圣父白莲花?

    胤祯叮嘱过的,让完颜氏不许胡来,尤其不要联系娘家兄弟帮忙在皇阿玛跟前为他说好话。好歹是亲爹,相处了这么多年的亲爹,胤祯对他的了解到底是比完颜氏多的。他对事情的严重程度也有心理准备,能够一次性扳倒胤禩,这点牺牲是值得的,这是他自己布下的局,非常成功的局。

    计划不如变化快,完颜氏也不是主动提起这事,她是被逼的。

    额娘都义无反顾的站出来了,她不说几句怎么过的去?

    就算是两个重量级人物同时恳请,哦不,是跪请……康熙心里也没有半点压力,他当然看得出乌雅氏是一片真情,实实在在的为十四赶到难过。这样的发现不仅没让他感动,反而激起康熙的不满。

    都是亲儿子,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每年老六祭日的时候,德妃伤心得进不了膳,十四胤祯更是她的命根子。在这两位面前,她是慈母,从不红脸、从不说半句难听的、从不让他们受一丁点委屈。

    这完美的衬托出乌雅氏对老四的冷漠。

    康熙还没想好怎么说,同意吧,自己心里过不去,否定吧,她们说得也忒真诚。他还在犹豫,四喜就把邹齐领进来了。

    时间把握的正好。

    从前吧,每次见到邹齐都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唯独这回,他满意极了。

    “这太监是在外头伺候的?叫啥名?”

    他也太日理万机,连自个儿殿内的太监都叫不上名,无论高兴还是不高兴,你都很难在他脸上看到情绪,好歹是当了四十七年皇帝的人,心机城府泰山崩于顶而不变色的气度都有了。他猛然间问起这个,别说四喜本人,就连伺候康熙多年比谁都了解他脾性的李德全心里也咯噔一下。难道是做了什么惹万岁爷不快的事?

    心里虽然紧张,李德全还是给干儿子使了个眼色。

    能入他眼的,还是有悟性,“回皇上话,奴才是乾清宫三等太监四喜。”

    康熙点点头,“名字倒是喜气,瞧着也机灵。”

    这两句话他是兴致来了随口说的,康熙压根没放在心上,四喜却乐坏了,他咧着嘴叩谢康熙夸奖,然后就退了出去。存在感终于回到了邹齐身上,“敢问皇上,病人在哪儿?”

    康熙给李德全递了个眼神,太监总管就拿着俩药方走到邹齐跟前,“邹大人您看,这两张方子可有差别?”

    ……原来不是看病,是看药方。

    邹齐就想问候四喜祖宗十八代,没眼力的太监,看方子这种事,早晚都成,跑这么快干啥?没见乌雅氏也在这儿?摆明是来找万岁爷“闲聊”的,他来这么快简直煞风景。

    太医院珍藏了所有的医典,他不觉得万岁爷能拿出更高明的,所以只是随便扫了一眼。

    等等,这房子好似是生男娃用的,看着有些味道。

    邹齐就进入了学者状态,从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到全然忘我,他竟然忘了康熙还在等答案。

    咳咳,大夫看到精妙的药方子都会激动,这是可以理解滴,康熙喝了两口茶水,等他回神,等啊等,就是没结果,他已经将两张纸从李德全手里劫了过去,两眼放光的看了半天,俨然有海枯石烂的节奏,康熙终于坐不住了,“邹齐啊,这两张药方可有区别?”

    这种时候被人打断都是不爽的,看在那人是康熙的面子上,邹齐没发作。

    他点了点头,理所应当的说:“自然有。”

    这不啻于吃了定心丸,不仅完颜氏,就连前任德妃娘娘乌雅氏也松了口气。她们没留喘气之机,再次煽风点火。

    “邹大人是太医院一把手,他说的铁定没错,皇上,您得为十四做主啊。”德妃眼泪唰唰的往下掉,把厚厚的粉都冲花了,露出狰狞的疤。

    妆花了本就恶心,脂粉底下还是这么一副尊荣,康熙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

    他还没发表意见,完颜氏也加一把火。她月子都没坐几天就出来了,就是因为自家爷被禁了足,不能进宫去讨说法,她怄不过,这才把自己裹得圆滚滚的进宫来。让额娘帮忙,她说自己没见过药方,鼓起勇气来到乾清宫,皇阿玛压根不感动,还怀疑她说的话,请了邹齐来鉴定。如今好了,结果出来了,邹齐亲口说的,有差别!

    乌雅氏两句话的功夫,十四福晋想了许多事。

    她已经决定了,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竟然因为贾元春那贱人生了女儿,呵呵,能忍?她不仅要搞死这贱人,还要让皇阿玛把真正的秘方给她。

    月子没坐够就进宫来算什么?

    你说会落下病根?

    四嫂生弘晖的时候伤了身子,太医都说没有第二胎了,她不也怀上了,可见真正的秘方作用是多么的大。

    完颜氏实在恨得疯狂了,她哭哭啼啼的说:“皇阿玛,您可要为儿媳做主啊,别家都好好的,为何到我们家就成了这样?我自问与贾氏无过节,她为何要这样对我?”真是太激动,连“我”都来了。

    她倒是心黑,不仅要搞死贾元春,还要把胤禟拉下水。

    不是说了,贾元春和她无仇无怨,会这样做铁定是有人指使啊,这人除了胤禟还有谁?九阿哥为何要和十四阿哥过不去,因为他家元宝和老四关系好得就像是亲父子。是四哥嫉妒她们爷得额娘关怀,才做出这等令人不齿之事。完颜氏想要暗示的就是这个。

    康熙的眉头也皱起来,这不对啊,胤禟什么德行他最清楚,比起亲自动手,他更喜欢告状,总是在自个儿跟前说东扯西,抓住机会就煽风点火让他搞死谁……他是雷声大雨点小,说那么多就没付出过实际行动。客观的说,胤禟是个不爱惹麻烦的,除了他和他周围的事,别的一概不理。胤禟不可能,贾元春就更不可能,老九后院的女人真不少,也有相当一部分挑衅过她,人家都好好活到现在,该生儿子的还是在生……这样一个宽容大度的女人,会和八竿子打不着的完颜氏过不去?她若不愿见别家有嫡子,直接将秘方藏着掖着不是更好?

    对于这个结果,康熙绝对是不相信的,可是,邹齐说的话也是权威,至少本朝没有比他医术高的,除非你把被先皇迁怒拉去砍头的林神医从乱葬岗挖出来。

    这是非常困难的抉择,康熙犹豫很久,终于决定将老九和贾氏召进宫来问明情况,随便做什么事都铁定有动机的。他正要安排李德全,邹齐就开口了:“赌上太医院院判之名,臣也要说,这两张方子药性差得太远了。左边这个因为加了杜仲、山药、阿胶和菟丝子,见效更快,药效也要强三分。而右边这个,少了这四味,多了白术和党参,这两样都是补气的,对体虚的妇人更有补益,对药效的发挥却没什么贡献,虽然都是生子秘方,各方面都差多了。”

    ……等等。

    乌雅氏和完颜氏脸色有些难看了。

    这庸医在说啥?

    都是生子秘方?只是作用强度不同?

    这和她们预备的台词对不上啊。

    完颜氏情绪很压抑,脸色也很勉强,她急促的说:“都是生子秘方,成功率可有差别?”

    邹齐点了点头:“我已经说了,两个方子的侧重方不同,补气的这个有估摸六七成可能,加了菟丝子的这个,不说一定,少说也有八成。”

    听到这话,完颜氏就放心了。

    她依然要把罪过往贾元春身上推,呵呵,要是给她更有效的,铁定就是阿哥了,花了那么多钱,为啥给个残次品?“皇阿玛,儿媳委屈,人人都是一等品,到儿媳这里就成了残次品……别家都是小阿哥,就儿媳是格格。额娘和爷盼了多少年……本以为终于成了,谁曾想竟是这般。”

    若不是在乾清宫,若不是碍着她阿哥嫡福晋的身份,邹齐铁定喷死她。

    啥叫残次品?

    六七成已经是求而不得的,这样的方子只有神医林家才拿得出,太医院也没有的,她还嫌弃?

    一万金算毛?

    这药方若是他的,十万金不换。

    邹齐注意到康熙的脸色,他闭嘴了。

    “在朕跟前你想诬告老九家?还是太嫩了。”康熙就一句话,完颜氏跪下都来不及,她满脸惊恐,“儿媳不知错在何处,请皇阿玛明示!”

    “那药方的确是宜妃呈上来的,却不是扩散出去的那份,阿哥福晋们拿的都是同样的东西,为何别人能生出你就生不出?肚子不争气还闹到朕这里来,这就是皇子福晋的气度?”

    (⊙_⊙)?

    大家拿的一样的方子?

    只有她生不出?

    完颜氏摇了摇头,“不会的,不是我的问题,是贾氏。”

    乌雅氏真想扇她两巴掌,现在好了,她陪着这蠢妇过来,万岁爷怕要因为是自个儿撺掇的。“皇上明鉴,臣妾并不知晓内情,也没见过任何方子……只是见老十四家的哭成那样,心软罢了。”

    康熙竟然笑起来。

    对亲儿子也能下手折腾的女人还会心软?

    俗话说,物极必反,对乌雅氏的打压也差不多了,继续折腾下去没意思,康熙没搭理她,继续锁定完颜氏,“就你这心性气度,还不如贾氏,她肯援手就已经是德行高尚的,得了人家的好处还反咬一口,就算生了儿子也会养成奸邪的性子。”就像乌雅氏,老四和十四都是她亲生的,前者被孝懿仁皇后养大,后者则是德妃一手调/教,如今看来,老四稳重得多,心智也更成熟,十四还是个爱耍小聪明的,无论是功课或者对朝事的见解都不如胤禛。

    这说明啥?

    额娘对儿子的影响太大了。

    看弘晟弘暲弘相弘历就知道,贾氏是多么的优秀。

    会生,会养。

    只是出身低了,她完全是嫡福晋的资质。

    康熙不是会给人面子的,看他辱骂大阿哥和八阿哥的阵仗就知道,动怒的时候啥话都说得出,他是越看完颜氏越不爽,后院的女人谁没点小动作,只要不危急子嗣,小打小闹随他们去。身为嫡福晋,在没查明真相的情况下,为了诬告别人月子都没坐满。连自己都不顾惜的人,会顾惜儿子?就她这品性,根本没有生皇孙的资格,康熙觉得自己被完颜家忽悠了,这种残次品竟然不标注就这么送进宫里参加选秀。

    -_-!

    他完全不觉得是自己识人不清。

    这是欺骗!是阴谋!

    历史告诉我们,别和皇帝讲道理,他们就是王法是规则,就算错了,那也没有让人指责的余地。康熙倒没撤她嫡福晋之位,而是把人轰出去,让她《女戒》《女德》三百遍,和十四一起禁足。

    乌雅氏也没求情,她是没法子,自毁了容以后,皇上对她冷淡极了。

    自个儿都成了这样,她还能给谁求情?

    本来嘛,胤禟那侧福晋最和气的,平白无故怎会同她作对。

    “是臣妾的疏忽,没调查清楚就带她过来。”

    正常情况下,主动认错都会得到原谅的,皇帝能是一般人?他冷笑一声:“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朕就把话放在这儿,别再耍小心眼,再有这样的事决不轻饶。念在你确实没看过方子不能辨是非,这次就算了,出去吧。”

    什么目的都没达到反而遭了厌,乌雅氏气得发抖,她转身之后就咬牙切齿,恨不得掐死完颜氏那蠢货。她不敢自辩,果然老老实实退出去,回到永和宫就大发脾气,砸了一地的东西。

    “完颜氏那蠢货!我儿怎么娶了那么个没脑子的女人,以为急急吼吼进宫来就能为自己正名?别人都生了儿子就她是女儿丢脸是不是?”她便说边砸,闹得可欢腾,还没发泄完毕就有宫女禀告说宜妃来了。

    乌雅氏让宫女出去找个借口把人打发了。

    她却忘了,如今不同,虽然保住了妃位,却在无形中矮了宜妃两级,领导来了你说不见就不见?

    那宫女也不聪明,她说什么我们娘娘在休息,不方便见您。

    “里头这么欢腾,乌雅妹妹还睡得着,本宫今日算是长见识了。”宜妃脚下根本不停,继续往前走,“本宫坐下等,去把你们主子叫起来,就算耽搁她休息,有些话也得说清楚。”

    宫女想拦下她,却被小桃红挥开。

    宜妃进门就看见一地瓷器碎片,倒不见乌雅氏,即便如此也不影响她发挥,宜妃满脸讶然之色:“哎哟,这是怎么回事?乌雅妹妹在休息你们就砸东西玩?本宫怎么没听说有这样的新时尚?”

    房里几个宫女齐刷刷跪下:“给宜妃娘娘请安,娘娘吉祥。”

    这之后,乌雅氏身边的大宫女才解释说娘娘让她们把东西收起来,换几件新鲜的摆,因为屋子里滑,都摔了。

    “摔了?我瞧你们身上还挺干净。”

    “得,这也不是我宫里的事,你让乌雅妹妹出来,本宫有话说。”

    事实上,郭络罗氏一直就这么嚣张,乌雅氏从前心气好,不与她置气,都是四妃谁也不比谁高贵,占嘴皮子便宜有什么意思?现在就不同了,这轻慢的态度让德妃险些吐血。

    得志便猖狂,好!郭络罗氏真的好!落井下石的一把好手!

    宫女正要往里面去,乌雅氏就出来了,“怎么回事外面吵好吵闹闹的?……哎哟,怎么满地碎片?”

    “回娘娘话,奴婢们按照您的吩咐将这些东西收起来,因为地上滑,摔了。”

    乌雅氏想就这么揭过,她摆摆手不耐烦的说:“好了,这事回头再说,你们把糕点和茶水奉上,将宜妃娘娘领到偏厅去。”

    宜妃当然知道这是她撒气砸的,说是丫鬟摔了也成,不戳破她,宜妃顺势接道:“乌雅妹妹慢着些,你太善良,竟让这些奴才欺到头上去。地上滑?摔了?本宫一路进来也没觉得哪里滑,我看她们是瞧你失了势,故意这么闹,宫里的奴才你还不清楚?你得宠的时候他们都往跟前凑,皇上有半个月没过来,一个个就得现原形。可怜的,乌雅妹妹你伤了脸,一直在调养,没见着皇上的圣颜,她们边当你是好欺负的,也不想想,就算没了‘德’这个封号,总归还是妃子,又不是直接打回二十年前的模样。”

    ……

    后宫有句话叫:最霉不过荣妃,最蠢不过惠妃,最阴险不过德妃,最毒不过宜妃。

    笑里藏刀叫阴险。

    句句戳人心窝子这是嘴毒。

    宜妃不愧嘴炮这个头衔。

    她几句话就让乌雅氏血气上涌,气得不轻。

    先是揪住把柄不放,想处置她的宫女,然后讽刺她失宠,又揭人伤疤提起毁容这事,这还不够,什么撤封号,什么回到二十年前。

    她是踩着佟佳氏往上爬,卖儿子坐上妃位的。

    从前不就是伺候人的宫女么。

    #德妃升级路#是后宫最受欢迎的故事,太励志,以至于宫女们都想效仿她。这本来就是她的黑历史,被宜妃这样提起简直……

    这贱人在她心上插了五刀。

    她生气,却不敢和宜妃死磕,对方嘴虽然贱,说的却都是事实。乌雅氏没接话,越过这个直接问:“宜妃姐姐找我说什么事?”

    “先把这些个宫女拖出去打五十大板然后交到总管那儿去,我们慢慢说。”宜妃就是狠了心要斩乌雅氏左膀右臂,她从前多风光,卑贱的出身竟位列四妃。所以说,命是天注定,就算飞黄腾达了,也有打回原样的危险。

    以前不觉得,现在看来,乌雅氏纯属脑残。

    自己把老四送出去,却嫌弃他是被孝懿皇后养大的。活下来的两个儿子之间明显老四更优秀,她却因为小儿子的几句挑拨苛待人家,往四阿哥府指的全是汉女,十四那边连格格都是满人……这简直不要更可笑。

    乌雅氏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心腹被处置,她想强硬起来,可惜身份不够。这天,乌雅氏折损几员大将,身边几乎没有得用之人,她气得半死还不敢去太后娘娘那儿讨说法,都是自己给郭络罗氏留的话柄。宫女做了错事当让要受罚,咋了这么多古董花瓶没打死她们都是轻的。

    虽然花瓶是她砸的,乌雅氏却不觉得自己有错,只怪宜妃上门挑刺,她是故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到,=v=,说实话,昨天晚上码字真的睡着了,睡了半个小时,我妈洗了葡萄给我端过来发现我趴在桌子上,人生啊……昨天那章写得有点不忍直视,亲们原谅我,实在太困了,完颜氏根本没出月子,我就让她进宫了,这真的是我写的吗我勒个去。为了自圆其说,我不容易啊QAQ。

    ——

    《神棍》那边还没写好,12:30更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红楼]活该你见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岛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岛樱桃并收藏[红楼]活该你见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