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他的秘密 > 第023章 -025

第023章 -025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23

    这大约是颜书第一次不想睡蒋云宁。

    她抱着蒋云宁的胳膊,鼻息间是满满的薰衣草香味。

    抬手,她摸了摸蒋云宁的手臂。以前的伤口很深,虽然过了这么久,依然留下了纵横交错的痕迹。

    她抚了抚,蒋云宁缩了缩手。

    “疼吗?”

    蒋云宁摇头,“不疼,痒。”

    “我是问你背上的伤。”

    “不疼了。”

    “那下次她再打你怎么办?”

    如果不是对方是女人,如果不是蒋云宁的母亲,好想打回去。

    “没关系,不太疼。”

    那还是疼。颜书叹息。

    秋天接近,颜书和蒋云宁感情越来越好。

    他还是不善言辞,有时候还很木讷,但上次说开之后,颜书对蒋云宁有了更深厚的理解。

    人没有安全感,因为不了解。

    只要一切掌握了解了,也就没什么害怕和安全感之类的说法了。

    那日后,蒋母再也没有出现过。

    颜书忙碌了一个夏天,想趁着秋高气爽出去玩。

    当然,在之前,程嘉琦的那顿饭,不能再拖了。

    程嘉琦在本地找了一家少儿报纸当主编。

    颜书还笑过她,原来做社会新闻的明星编辑,现在成了少儿报纸的主编。

    程嘉琦十分平静,只说换个工作环境挺好的。

    程嘉琦新工作上任才两天,就被派到台湾出差一个月,所以这顿饭从夏天,一直等到了秋天。

    程嘉琦晒黑了不少,见到颜书递给她了一个大礼包。

    都是女人喜欢的面膜零食之类的。

    程嘉琦抱怨,“去了一趟湾湾,好像变成了专业代购。”

    程嘉琦办公室的姑娘听说她要去台湾,加班加点赶了一个代购清单。

    程嘉琦喝了一口水,目光落在颜书身上,“对了,蒋云宁呢?”

    “在外停车呢。”

    说话的时候,门被推开,蒋云宁拎着一杯茶走了进来。

    颜书接过来,吸了一口,满足笑出声。

    “温度正好呢。”

    程嘉琦看不下去了,“你不会让他跑去专门给你买奶茶吧?”

    颜书摇头,“这家奶茶特别好喝,你要不要尝一口?”

    程嘉琦嫌弃摇头。

    狗粮都吃够了,还喝什么奶茶!

    其实颜书是身上好事儿来了,肚子冰冰的,路过奶茶店的时候多看了几眼。

    没有想到蒋云宁倒是记得,上次她来事的时候就喝了这家的红枣奶茶,于是趁着停车,跑去买了她喜欢的红枣奶茶。

    颜书多吸了几口,肚子温和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爱的力量。

    ……

    全程,就程嘉琦和颜书在聊天。

    大多都是在台湾的见闻之类的。

    蒋云宁话依然不多,只当颜书凑过来的时候,浅浅答应几句。

    晚上,程嘉琦回家后和颜书聊微信。

    “他平时就这么闷吗?”

    颜书抱着薰衣草枕头,看了一眼在厨房熬参茶的某人,老实承认。

    “他平时更闷。”

    程嘉琦叹息,“真是难为你了。”

    “我觉得他这样很萌啊。”

    话不多,也不怎么粘人,就是一只萌萌哒忠犬。

    程嘉琦想了想,又敲出一句话,“你有没有觉得他对你太好了?”

    虽然话很少,但从上桌到离开,目光几乎时时刻刻黏在颜书的身上,更别提排队去给颜书买红枣奶茶。

    程嘉琦见过太多类似蒋云宁身份的男人,他们出身在豪门世家,口含金钥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这样的男人,就算恋爱起来,也带着那不可一世的骄傲。

    但蒋云宁不一样。

    他看着她的目光依然冷,依然高傲,只有看颜书的时候,眼中不一样。

    像爱情,像诱惑,更像占有。

    程嘉琦实在无法想象,如果这个男人别有用心,故意接近诱惑颜书……

    后来的事情,她根本不敢想象。

    “那是因为你没看到他不好的时候?”

    颜书掰着手指,数了好多蒋云宁的缺点。

    “情商低、爱吃醋、性格霸道、嘴巴还笨、除了床上哪里都是块木头……”

    “够了。”

    程嘉琦一点不想听了。

    这红果果秀恩爱,煞哭了她这只大龄单身狗。

    不过,这世界也有一个说法。

    一个锅配一个盖,说不定蒋云宁真是好颜书这一口呢。

    颜书还没秀够呢。

    程嘉琦受不了,转了话题,“对了,上次他母亲那边后来怎么处理了?”

    颜书其实也不知道呢。

    后来,再也没有看见过蒋母。

    只听谢宇说过,蒋母有笔生意出了问题,急着走了。

    她从精神病院出来,据说找了一个男朋友,两人合伙做了生意,据说生意还不错。

    生活恢复了正轨,那还回来找蒋云宁干什么?

    谢宇说得十分欠扁,“大约是生活好了,物质满足了,精神空虚,想来揍揍儿子爽一爽。”

    “……”蛇精病。

    不过也因为蒋母,让两人关系更加深厚。

    那后,颜书也没说过退婚的事情,反而是把结婚提上了日程。

    母亲有意无意在颜书面前念叨,适婚年龄结婚,早点把怀宝宝提上日程,趁着他们还年轻可以帮着带带小孩子。

    颜书倒没有想到这么快要孩子,不过看的出来蒋云宁对家很渴望。

    她喜欢他,同情他,心疼他,想要给他一个家。

    母亲知道蒋云宁和她求婚后开心得不得了,已经把蒋云宁当成了女婿。

    蒋云宁也没有让她失望,虽然不善言辞,但一张脸讨人喜欢,加上很喜欢吃母亲做的饭,喜欢父亲酿的酒,所以三人相处倒是融洽。

    曾经,颜书以为蒋云宁是为了讨好她父母才这样的,后来她发现,他是真的喜欢母亲做的饭菜,说有家的感觉。

    至于父亲酿的酒,完全是因为好喝。

    父亲对此既不舍又欣慰。

    女婿欣赏他的爱好,他十分满意。

    但每次女婿过来,他的酒就会少很多。

    再这样下去,酿酒的速度比不上他喝的速度啊。

    父亲深深忧心。

    这边,颜书也见了蒋云宁的舅舅舅妈,也就是谢宇的父母。

    舅舅舅妈也是做生意的,挺有气度。

    最初,颜书见到舅妈的时候还脑补了一场豪门大戏,因为舅妈的样子冷冰冰的,见他们大包小包拎进来,和谢宇一模一样的丹凤眼只是眯着眼睛,冷冷凝视了她一会儿。

    和跳脱的谢宇,一点都不一样。

    那冷漠的样子,倒是和沉默的蒋云宁更像母子。

    颜书腹诽。

    蒋云宁说过,舅妈娘家条件不错,两家从小就认识,既是自由恋爱,也算是联姻。

    那会不会看上小门小户的她?

    颜书深深担忧。

    舅妈是个冰美人,但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看了她一会儿,就去厨房准备午饭了。

    蒋云宁和舅舅聊天的时候,她去厨房帮舅妈刷新好感度。

    见她进来,舅妈抬头看了她一眼,随手指着角落里的青菜。

    颜书经常在家给母亲打下手,所以择菜洗菜切菜都很熟练。

    舅妈话不多,排骨下锅的时候,问了一句。

    “你和云宁是同学?”

    “是,初中同学。”

    “难怪觉得有些面熟。”

    “……舅妈记性真好。”

    她的话,别说初中同学,就连高中、大学同学都忘记得差不多了。

    舅妈没多说了,只是后来,态度明显软和了很多。

    不知道是不是那声“舅妈”的原因。

    蒋云宁带来了父亲酿的桑葚酒,舅舅舅妈一家都很喜欢。

    连冰美人舅妈都喝了一杯。

    舅妈喝了酒,好像变了另外一个人。

    颜书终于明白为什么舅舅那么温文儒雅性格开朗的人会喜欢冷冰冰的舅妈,原来是喜欢她酒后憨态。

    临走的时候,舅舅给她准备了好多好吃的。

    又吃又拿,她好愧疚。

    舅妈拉她到了一边,还没开口就开始抹眼泪。

    “云宁是个可怜的孩子,能遇到你,我们真开心。”

    “舅妈……”

    舅妈原来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

    “那孩子从小没有了妈,我们找到他太晚,他已经养成了这个性格。孤僻不说,也没什么朋友,但他是个好孩子,真是一个好孩子……”

    舅妈醉红着脸,眼中泪花翻转,看得出来对蒋云宁感情很深。

    颜书被触动,握了握舅妈的手。

    “舅妈,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舅妈猛点头,拉着她还准备絮絮叨叨。

    喝了酒的舅妈,话好多。

    谢宇拯救了她。

    “妈,今天是个好日子,别吓到云宁老婆了。”

    舅妈抹了抹眼泪,“我这不是开心吗?云宁受了多大的苦,我早就给你们爷俩说过别理那个疯子,看吧,你们不听,又把她接回来……云宁受了多大的罪啊……”

    “……”

    谢宇祸水东引,被母亲抓住教训了好久。

    终于,等她再放谢宇出来的时候,蒋云宁已经拉着颜书告辞了。

    今晚,蒋云宁喝了不少酒。

    颜书喝了不少舅妈炖的墨鱼汤。

    经过这段时间的实战练习,她也敢开车上路了,只不过胆子小,开的慢。

    走的时候,舅妈又塞进来好大一包东西,含着泪送走了他们,边挥手还边让他们小心。

    多愁善感的舅妈啊,平时维持那么高冷的样子,也真是为难她了。

    蒋云宁拧开一瓶水递给颜书,颜书摇头,她喝了太多汤,再也不想喝任何流质东西了。

    蒋云宁也不勉强,自己喝了一口,“舅妈喝醉了。”

    “……”

    颜书凹凸曼,“她喝醉了都这样吗?”

    “嗯。”

    蒋云宁点头,目光因为回忆,有少许的温柔。

    “平时话很少,但手很温暖。”

    颜书的小心肝又涨得酸酸软软的。

    她探手过来,握住蒋云宁的手,煽情一把,“是不是这样,暖暖的?”

    蒋云宁冷漠脸,拉开她的手,放在方向盘上。

    “小心,看路。”

    “……”真是不懂情调!

    024

    颜书这天回家,母亲告诉她一件事情。

    她和父亲找了好几个玄学大师,终于找到了一个黄道吉日,就是明年的三月初。

    不到半年了,会不会太快了?

    颜书和蒋云宁说了婚期,蒋云宁也嫌弃。

    嫌弃太慢了,他想在国庆结婚。

    那……还有不到半个月。

    蒋云宁这么着急,母亲私下问了颜书。

    问的时候,眼睛还不自觉让颜书的肚皮上瞟了瞟。

    颜书无奈,“妈,你想哪里去?”

    就蒋云宁那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清高样子,她碰一碰都差点尖叫跑走,她还怀孕个屁。

    都说开/荤的男人如狼似虎,怎么到了她这边,变成她如狼似虎,不耐饥渴了?

    难道,一开始,他们剧本就拿错了。

    算了,等结婚了就好了。

    颜书是这么想的。

    结婚了名正言顺持证开车,看他哪里逃!

    嘿嘿嘿……

    尽管婚期还有半年,但母亲那边已经开始准备嫁妆了。

    老年口存了一辈子的存款都拿出来,准备给颜书买房子或者买车子。

    颜书不接,母亲教育了她。

    “虽然云宁家比我们条件好太多,但是我们也不能全部都依靠他。现在虽然不是古时候了,但女人的嫁妆也代表了很多东西,我们不能让对方看不起,更不想让你吃亏……”

    老实说,颜书根本没想这么多。

    她有一份不错的工作,男朋友家里有钱,亲人也随和,她从来没有想过两家会为经济扯出事情来。

    母亲这一番话,再次提醒了两人不够“门当户对”。

    “我和你爸,最开始是不同意的。”

    母亲老实说了,“本来以为那孩子只是家里有小成就,但上次见了她舅舅舅妈,我才知道,他们家是真的好。”

    “妈,云宁不是……”

    “我知道他不是。所以我和你爸商量了才让你嫁给他。老实说,我们也心疼这个孩子,孤苦伶仃的,话也少少的,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只有见到你才有点笑容。”

    “……”那是他面瘫好吗?

    母亲执意把存折给颜书。

    颜书摇头,“给我也没什么用啊。再说了,我身上有钱。”

    在北城这么多年,颜书多多少少存了一点钱。

    “我知道你有钱,你不是要买车吗?这钱留着新房装修……”

    “……”

    被母亲这么一说,颜书才发现结婚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颜书以为结婚之后,她就搬到蒋云宁家里,两人住在一起就够了。

    蒋云宁房子大,装修也好,他们根本不需要买新房。

    母亲说的给家里添家具,也没必要。

    蒋云宁家配套齐全的。

    好像,她真是拎包入住。

    母亲听完分析,也为难了。

    “要不,陪嫁一辆车。”

    “他有啊,只是我没有而已。”

    “……”最后母亲咬牙,“那就给你存着,以备不时之需。”

    颜书想说,真的没这个必要。

    如果可以的话,她也希望买个房子,给父母亲。

    父母亲工作一辈子了,省吃俭用存的钱都想留给她,自己还住在学校这边的老区。

    交通还算便利,但房子太旧了,也太窄了,也不是电梯房。

    现在还好,以后年纪大点,腿脚不利索了,上下楼怎么也不方便。

    颜书在留意房子的事情了。

    她身上还有一些钱。

    年初准备买辆车代步的,后来和蒋云宁在一起了,也没这个念头了。

    自己身上的钱,加上母亲塞给她的钱,够买一套适合老两口的小户型。

    小连见颜书在看房子,说自己有个朋友在最近的新开发的碧桂园当售楼经理,说可以拿个优惠价,还送小阳台。

    颜书心动了,托着小连帮自己看看。

    小连满口答应,两人约好明天一起去碧桂园看看。

    晚上,颜书把买房的事情给蒋云宁说了。

    “父母年纪大了,想给他们换个条件好的。”

    她还数了数自己的存款,也说了母亲塞给她的存折。

    蒋云宁听得眉头蹙起,打断了颜书的规划,“我早就买好了。”

    “……”

    颜书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一个月前,我就买好了。”蒋云宁到书房翻出了购房合同,还有钥匙。

    “碧桂园,我买的现房。现在正在装修。”

    “我以为我们不会换新房?这房子这么大,不住了么?”

    蒋云宁摇头,也很茫然的样子,“这套房子当然继续住。那套是买给爸妈的。”

    “……”

    颜书看了一眼合同,一看面积有一百四十多平方,总价快两百万了。

    她颤了颤,她给父母看的是小户型,因为资金有限,可蒋云宁一下出手就买了个大的。

    “房产证下周就办下来了。对了,爸去报驾校吗?我还去给他看了个车……”

    “……不是……云宁,不是这样……”

    蒋云宁眼睛一闪,似乎明白了。

    “你也要买车?我送你上班不好吗?”他的口气哀叹。

    “……”根本不是这样好吗?

    颜书深吸了一口气,“你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

    哪怕他们还没结婚,她给父母买房的事情都和蒋云宁商量了。

    算是商量吧。

    像蒋云宁这样,直接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

    虽然他是为她好,从口气到态度,都把她的爸妈当成了亲爸妈。

    可颜书的心里总是怪怪的。

    门当户地的观念根深蒂固,她在这一刻,体会得更加明显。

    蒋云宁跟了她一段时间了,多多少少也被调/教出了一些情商。

    见她不开心,他手误无措,“是不是房子不喜欢?碧桂园是远了点,要不,我们换个楼盘……”

    他以为自己不喜欢那个楼盘。

    颜书心里酸酸的,想哭又想笑。

    她摇摇头,抓住蒋云宁的手,“云宁,我有工作,能养活自己,也能孝敬父母。”

    蒋云宁莫名其妙,“我知道啊。”

    颜书摇头,“你知道却不明白,我自己都不明白。”

    她的心情很复杂。

    男朋友这么好,放在那里,都是千年修来的好老公。

    可这种感觉,真是很复杂。

    “我嫁给你,并不是为了钱。”

    颜书再次重复。

    她要多重复几次。

    她是真的喜欢蒋云宁这个人,但蒋云宁每次都毫无预兆塞给她一个金钱大礼包,她被砸得脑袋发晕,再这么下去,她就要真的被洗脑了。

    蒋云宁点头很快,很乖,“我知道。你很喜欢我。”

    颜书笑出来,扑哧一声,手上还推了蒋云宁一把。

    “讨厌,我正煽情呢……”

    蒋云宁抓住她的手,“为什么会生气?”

    为什么生气啊?

    除了那可怜的自尊心还有什么,男朋友用钱砸她,没和她商量就砸她,多少让她有些不愉快。

    但商量后有所改变吗?

    大约没有。

    那为什么要生气。

    后来颜书想明白了,大约就是自己作,有点想生气吧。

    书上说的,穷逼女主什么都没有,不就是有一颗矫情的心吗?

    颜书一万个唾弃自己。

    颜书绕着男朋友的手指,“以后花钱,要和我商量。”

    蒋云宁乖乖保证,“我还订了去日本机票,你不是想去买内衣?”

    “……”麻蛋,这样成本会不会太高?她可以海淘或代购嘛。

    颜书哭笑不得,“你这是和我商量?”

    蒋云宁保证,“是。你生气吗?”

    还气得么?

    男朋友这么好,烧高香都求不来的,哪里还能气。

    抱着蒋云宁的手,颜书想了想,拿出了自己的钱包。

    “碧桂园的房子买了就买了,不过装修钱我来出。”

    蒋云宁很诚实,“你的钱不够。”

    “……”好想掐死他。

    在颜书“无理取闹”又哭又闹后,蒋云宁同意收下了颜书的装修钱。

    顺便,帮父亲看的车也不看了。

    因为颜书认为父亲年纪大了,开车不安全。

    蒋云宁想了想,提出了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

    “要不,请个司机。”

    “……”她要掐死他这个土豪。

    土豪到最后还有些怨念。

    “男人都是喜欢车的。”

    喝了老丈人那么多酒,连看不出来他也喜欢车,也是百喝了。

    不过老婆不让,他也没办法。

    ╮(╯▽╰)╭,毕竟老婆最大,家里是她做主。

    一周之后,碧桂园的房产证被送到了颜书父母手中。

    母亲接过,一看就瞪大了眼睛,直说不要。

    颜书厚着脸皮,“我和他一人出了一半。”

    善意的谎言,终于让母亲收下了。

    对颜书来说,她以为这是一件孝敬父母的事情,也是蒋云宁疼她的表现。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最后会发展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势头。

    甚至,她刻意在父母面前隐瞒的事情,也全部被拨开水面,搅乱他们平静的生活。

    025

    那天,颜书正和蒋云宁商量出游的具体事宜,忽然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电话那头,母亲声音压抑,隐隐带着哽咽。

    颜书一听急了,忙追问什么事情。

    母亲什么也不肯说,只是说先回来。

    颜书十分担心,也顾不上蒋云宁,拿起包就要直接回家。

    蒋云宁拦住她,“等等……我们一起。”

    在路上,颜书打了父亲的电话,但电话忙音,没人接电话。

    半个小时候,颜书终于回家了,刚到小区,就发现他们家前挤满了人。

    “出什么事情了?”

    颜书挤进去,在家门口看到了神情愤怒的父母。

    旁边,还站着一个趾高气扬的女人。

    那是,蒋云宁的母亲。

    颜书的心,直直沉了下去。

    蒋母见到她,嘴角咧出一丝冷笑。

    “这不,你们的好女儿回来了,你可以问问我说的真假。”

    “妈……有什么事情回家讲?”

    见到她,母亲好像揪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书书,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找蒋云宁要车要房了?碧桂园的房子是不是蒋云宁买的……”

    颜书心头一慌,“妈,我不是说了我和他各出一半的吗?”

    “各出一半?”蒋母冷笑一声,目光上上下下把颜书巡视一番,鄙夷之意很明显,“你买的起吗?当了女表子还想立贞节牌坊,要不要脸!”

    颜书深吸了一口气,挡在母亲面前,“我敬你是蒋云宁的母亲,这件事情和我爸妈没关系,是我收……”

    颜书还没说完,肩膀上一暖,蒋云宁已经挡在了她的面前,按住了她,截断了她的话。

    “是我买给她爸妈的。”

    蒋母大怒,“贱种,让你给一百万你不肯,给外人倒是爽快!”

    蒋云宁摇头,“他们是我妻子的父母。不是外人。”

    “我不同意,这婚姻我不同意!”

    蒋云宁闻言,笑了,“什么时候,我的事情也轮到你说话了?”

    “你……”

    蒋母是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性子,嘴上乱七八糟一顿骂,先前的高冷贵妇形象轰然破碎,变成了撒泼妇人。

    颜书护着父母,冷不防蒋母扑上来,啪的一声结结实实打在蒋云宁脸上。

    颜书心疼,“云宁?”

    “没事。”

    说话的时候,蒋母又抓了过来,这次是朝着颜书过来的。

    颜书个子矮,就算是穿着高跟鞋也不如蒋母,蒋母见她好欺负,扑着过来想给她一巴掌。

    蒋云宁拽着颜书往身后一藏,蒋母攻势逼人,蒋云宁生生受了这一爪,爪印很深,蒋云宁的脸上顿时见了血。

    颜书的父母最开始是生气的。

    他们在这个小区住了这么多年,这边都是老熟人,他们一生为人师表,做人诚恳,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但更多的是失望和害怕,最初蒋云宁和他们讲的是母亲已经过世,所以他们只见过蒋云宁的舅舅舅妈。

    他们对蒋云宁的父母绝口不提,让他们以为蒋云宁真是可怜家庭出来的可怜孩子。

    的确,蒋云宁是可怜,可父母健在。

    母亲还是一个神经病。

    一言不合就找到他们闹,原因是蒋云宁给他们买了一套两百万的房子。

    颜书的父母都是老师教书匠,从来信奉讲道理解决事情,初和蒋母有了争执,也是想和平解决的。

    他们叫回女儿,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能烟消云散下去。

    接过,万万没有想到,蒋母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尤其是对自己的孩子都能下狠手,颜书母亲看着十分心疼。

    她是真心把蒋云宁当半个儿子看的。

    一看这孩子满脸血痕,因为母亲的关系,只是躲闪,不还手,一边还护着怀里的颜书。

    她哪里的气都消了。

    周围的围观群众也是老街坊了,刚开始还想当吃瓜群众,他们大多也知道颜书嫁了一个富二代,心里多半有些心里不平衡羡慕嫉妒恨的。

    但没有想到富二代有个神经病亲妈,还把自己孩子打得满脸血。

    当场,一些婆婆妈妈受不住了。

    好看的人哪里都招人喜欢,何况在他们眼中,他现在是一个孩子。

    亲妈哪里能这么打孩子。

    一群人扑上去把蒋母压倒了,嘴上更是苦口婆心教育,“多大的事情,怎么能拿孩子出气!”

    “有你这样当孩子亲妈的吗?”

    “莫非是后妈?!”

    ……

    最后,这场风波叫来了警察,终于才平息了。

    这次没有谢宇的保释,又有周围无数围观群众的作证,加上蒋云宁不松口,想来蒋母没有上次那么容易出来了。

    蒋云宁满脸血。

    颜书的母亲因为在学校卫生室干过几年,家里也有备用的医药箱。

    蒋云宁伤势不轻,脸上血痕纵横交错,纵然颜书母亲有千万个对女婿的不满意,但在这一刻她是老师,是医生,更是一个母亲,蒋云宁这个样子,激发了她心内最柔软的一面。

    她一面给蒋云宁清理面上的血,一面哽咽念叨,“怎么能这么狠呢,自己的孩子怎么能下这样的手……”

    颜书父亲倒了一杯酒递给蒋云宁,“喝一口,止疼。”

    “爸,不疼。”

    这一声,让颜书父母都是双眼一红。

    这孩子多可怜啊。

    不过冷静下来,他们也有更深沉的担忧。

    蒋云宁在母亲面前显得那么软弱,以后能保护好颜书吗?

    蒋云宁上了药,在颜书的房间睡着了。

    母亲叫来了颜书。

    “书书,你出来一下。”

    颜书知道父母这一关不好过,但已经这样了,所有想瞒着的事情都没有办法继续隐瞒下去。

    与其一个接着一个谎言,还不如直面问题,解决问题。

    母亲把房产证递给颜书,“书书,你老实说,这房子是不是云宁买的?”

    颜书点头,“的确是他。他早就买了。上次我们还闹了一阵子。不过不是我要的,我本来想拿着你们给我的钱,加上我自己身上有点钱,想给你们换个好点的房子,可蒋云宁……他说他早就买了。而且已经装修了……后来我们商量,我把钱给他装修,所以……”

    母亲沉吟一句,“这边房子虽然旧了,但还是能住。我们家虽然条件不如人家,但不能总占别人便宜……更不能撒谎……”

    “对不起,妈。”

    母亲叹息一声,“还有,他那个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亲妈吗?你看把孩子的脸打成什么样子了?到底是个什么人啊,怎么能对自己孩子下得了这个手?!”

    母亲现在提起蒋母还满口怨气。

    她自己是母亲,虽然经济条件不能百分之百给颜书最好的,但精神上,一直倍加疼爱颜书。

    她记得以前高三的时候颜书压力大,流鼻血不止,她带颜书去医院,医生强行给颜书止血,颜书疼得哇哇大叫。

    她在一边也揪心,看着女儿痛哭,连连护着女儿。

    “别,她疼呢,她疼呢……”

    虽然世界上有千万个母亲,母爱也千万种方式,但母爱一直是最无私的爱,所以她想不通世界上会有这么一个母亲。

    无理取闹,心狠手辣。

    “她小时候一直虐待他。”

    颜书声音哽咽,眼泪在眼眶打转。

    “妈,你还记得么,上初中的时候我和你说过我同桌身上总有一股青草的味道。那个同桌,就是蒋云宁。只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那青草的味道是药膏的味道……他上学的时候从不敢抬头和我们说话,大夏天也穿长袖,有时候很长一段时间不来上课,他的头发很长,我以为他是懒得剪,现在才知道他是在挡脸上的伤口……”

    母亲倒抽了一口气,“警察都不管吗?他爸爸呢?”

    颜书摇头,“听说他父亲遗弃了他,没有认他。他被虐待了十几年,直到十年前,那人被送到了精神病院,这种情况才好转。”

    “这孩子……这孩子怎么这么命苦啊……”

    两母女抱头痛哭。

    一边的父亲也只是叹息。

    屋内,蒋云宁转着手机,目光微沉。

    从小,他就有破釜沉舟的决心。

    这次也是,他不但破釜沉舟,孤注一掷,还懂得把他的弱点利用起来。

    对他来说,以往的弱点不会成为一辈子的弱点,有些时候,会成为他的盾牌。

    必要的时候,还能成为利剑,攻击别人心房的利刃。

    门外,哭声渐渐停歇。

    只听颜书母亲哀叹了一声,“那现在怎么办啊?这个孩子这种家庭,我担心书书嫁过去会吃亏。”

    “但那个孩子没有错。”这是颜书父亲的声音。

    “可书书也说了,这不是第一次了。他能护着书书一次两次,能护着一辈子吗?而且,那孩子从小受到虐待,不知道心理会不会扭曲……”

    “这……”

    屋内,蒋云宁转着手机的手停了下来,他的目光落在颜书的房间呢。

    和他想的一样,充满女孩子的温馨感,还有些杂乱。

    一些衣服和书本散落在书柜上,旁边的衣柜门没关好,还露出了bra。

    他知道,那些bra穿着她身上的样子是多么的美好。

    他第一次来,就做了一些准备。

    只是这些准备,颜书估计这辈子都不知道。

    目光,慢慢收了回来。

    此时,他有些关心,他挑的老婆,会怎么说呢?

    会和那年一般,跑开吗?

    门外安静下来。

    久久的,他终于听到了她的声音。

    “妈,我要嫁给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他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傅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傅渝并收藏他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