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他的秘密 > 第043章 -044

第043章 -04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43

    赵含梅终究任性了一把,蒋宁渊狠狠摔了电话。

    “操!”

    雷池拽着他的手,递给他一杯酒,“别生气嘛,要不我把刚刚那个大奶/子叫回来!”

    “没兴趣!”蒋宁渊十分窝火。

    明明赵含梅才是他养的狗,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他们身份互换的感觉。

    雷池见他脸色不好,一杯酒接着一杯,怕他喝高了又闹,立刻岔开了话题。

    “对了,上次你收拾你那个便宜弟弟太厉害了?你怎么知道他那个几把玩意不行的?”

    蒋宁渊得意一笑,他怎么不知道。

    因为蒋云宁之所有走到现在这个地步,有大部分都是他的功劳。

    虽然因为当年那件事情,他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好几年,受尽了人间疾苦,但现在想来并不亏。

    因为蒋家不需要也不能要一个不能生继承人的继承人。

    雷池摸着下巴,“不过听说他结婚了……雷鸣那个贱种还跟过去了的。”

    “结婚又怎么样?”蒋宁渊噙了一口美酒,心情大好,躺在沙发上,目光里尽是春风得意。

    “他想要的幸福,我将一一摧毁。”

    美好短暂的假期很快过去。

    颜书又开始苦哈哈的上班日子。

    和她有同感的还有程嘉琦,她现在和郑焱东你侬我侬,一刻都不想分开。

    有了程嘉琦的对比,颜书顿时觉得自己和蒋云宁真是一点激情都没有。

    程嘉琦多粘郑焱东啊,两人恨不得时时刻刻跟胶水一样粘在一起。

    哪里像他们,她一靠近蒋云宁就一副要被强的感觉。

    没劲。

    有了男朋友后,程嘉琦特别喜欢和她分享一些恋爱中的小快乐。

    当然,两人都是开过车的老司机,说多了,自然就转移到了男人那方面身上。

    “当过兵的男人就是棒,时间长持久度好。”

    颜书觉得自己男人持久度也好呀。

    她羞答答来了一句。

    “他也挺好的……”

    程嘉琦问:“你家那位多长时间?”

    颜书想了想,“好想……一直很久……”

    程嘉琦对比了一下自己男朋友,觉得好像颜书那位……太不是人了。

    郑焱东拎着毛线从她身后经过,他眼神好,很快看到了屏幕上的弹窗。

    “他有问题吧,男人没这么久的。”

    程嘉琦犹豫了一下,婉转道:“这么久,我听人说不太正常?!”

    颜书其实也早有预感。

    蒋云宁并不喜欢床上这件事情,说他性冷淡都可以。

    但只要她表现出一丝想要的意思,他立刻猴急扑上来。

    关上灯,能折腾一晚上。

    她每次都疲倦而眠。

    黑暗中,她的感官特别敏锐,她真是觉得舒服。可是小说中那种相拥而眠双双到达巅峰的感觉,她却从来没有感觉到。

    因为自己很开心,所以她每次都脑补了蒋云宁很开心。

    但现在,颜书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脑补过头了。

    蒋云宁不喜欢她的碰触,只喜欢黑暗,全部黑暗。

    这一切,都有点异样。

    程嘉琦最近兼职开了一个淘宝店,专门卖情/趣内衣。

    颜书曾经和她抱怨过,蒋云宁太墨守成规。

    程嘉琦送了她一套情/趣内衣。

    颜书收了内衣,开了空调在家试了试。

    镜子中的自己,她自己都觉得羞涩脸红。

    这哪里是内衣,明明就是几根带子嘛。

    还挺贵的。

    她拿起睡衣,正准备穿上,门就被外面推开了。

    她抱着溢出来的胸,半弓着身体,瞪着那衣冠楚楚走进来的男人。

    “你不是上班吗?”

    “没带手机,回来拿。”

    蒋云宁眼神一黯。

    颜书脸红耳赤,类似孩子被撞破做坏事一般。她拉起睡衣想要掩住自己,但看到蒋云宁的眼神,她微微迟疑了。

    现在是大白天,她也想在白天试试。

    起码,她想看到他的脸。

    在最兴奋时候的脸。

    她软软叫了一声。

    “老公。”

    “嗯。”

    蒋云宁眼神幽暗,一直紧紧盯着她。他的步伐沉稳,薄唇紧紧抿着。她觉得他好像上了弦的弓,已经蓄势待发。

    她瞧着他,心慌意乱,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他终于走到了她的面前,手放在她的肩上。

    火热的大掌触碰到冰凉的皮肤,带起一串串的火苗,她已经忍不住要燃烧起来。

    她的手开始有知觉,慢慢攀上了男人的手腕。

    然后,她听到了蒋云宁冷静自持的声音,“别感冒了。”

    说完,他拉上了她的睡衣。

    颜书:“……”

    “哈哈哈,他是性冷淡吧!”

    程嘉琦听完事情原由后,没忍住大笑出声。

    颜书苦恼,原本她有三分不行,现在已经有七分了。

    “然后呢……”

    “还能怎么样?他说今天有个紧急会要开。他就去开会了。”

    程嘉琦想到了一个重点,“他支帐篷了没有?或者说他早上有反应吗?”

    “有吧。”

    颜书想到偶尔起来看到他裤裆中中凸起的一坨,“也不至于吧,难道是对女人没兴趣?”

    颜书多少次怀疑过蒋云宁是gay,但每次都被蒋云宁说服了。

    她后来也相信了。

    如果蒋云宁对女人没兴趣,那么对男人更没兴趣。

    程嘉琦逗着旺仔,笑得乐不可支。

    “狂/插不/射,你不是很爽吗?一直很粗很硬呢!”

    “去死!”

    郑焱东摸了摸旺仔的耳朵,见程嘉琦笑得花枝乱颤,黑眸一闪,“没什么好笑的。”

    程嘉琦把闺蜜的糗事说了一遍,最后还停不下来。

    郑焱东擦了擦手,给程嘉琦揉肚子,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声音蓦地清浅了几分。

    “人家这是真病,你还笑话人家?”

    程嘉琦原来有几分玩笑的意思,听完郑焱东的话,也严肃了,“真病?”

    “嗯。我以前听过一个朋友说过,有种病症就是传说中的狂/插不/射,用专业的说法就是s/精障碍症。”

    程嘉琦差点从郑焱东的怀里摔了下来。

    “你没开玩笑?”

    郑焱东拿过手机,百度了几个关键字。

    一些网页弹了出来。

    “性/yu、b/起、x/交、x/高/潮、s/精是男子性/功能系列连锁反应,每个环节也有其独特机理,并非有必然联系。s精功能障碍常见有早/泄、不s精及逆行s精。”(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程嘉琦坐直了身体,“还真是毛病。不对啊,他们也在一起这么久了,不会颜书一点没发现吧?”

    “应该是发现了的。只不过和你一样对此没意识罢了。”

    “那有什么后果?”

    “对于男人来说,没什么快/感的x交应该会很排斥吧。因为对他来说,长期做机械打桩,会感觉到疲倦和恶心吧。”

    “……”

    颜书打开电脑,开了网页后,有一个弹窗弹了出来。

    “——男人狂/插不/射的秘密!”

    是谁在她的电脑上搜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颜书在百度上打出了几个字。

    搜索的结果上面大部分出现的是医院。

    她还在百度知道里面找到了和她一样的例子。

    “我老公经常能干三四个小时,而且不射,这让我有点受不了.他c/我的时候,有说很舒服,可是就是不射……”

    这不是和她一模一样。

    颜书慢慢往下看,心也慢慢往下沉。

    原来,小说中的天赋异禀是真的有毛病。

    现在,她有八分确认蒋云宁是有问题的。但到底要怎么最后确认?

    颜书陷入了苦恼。

    颜书和唯一的闺蜜求助。

    现在她是知道她秘密最多的人,理所当然要承担一部分的烦恼。

    程嘉琦没有想到自己随便和闺蜜聊聊,居然能聊出这么大的问题。

    顿时,她也有些慌了,问郑焱东。

    “怎么办?”

    “他自己都不承认,能怎么办?”

    “其实,我朋友能爽,好像也没什么坏处。”

    “一方的快乐只是短暂的迁就,双方和谐才是夫妻长久之道。再说,有这个毛病不会有孩子吧。你朋友想要孩子么?”

    程嘉琦和颜书说过孩子的事情。

    颜书说才结婚么想这么多,但过几年应该会要的。

    吃一点要和要不起,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我就说蒋云宁那种家庭那种样貌那种本事的人怎么会对我朋友那么忠犬?原来是真的有问题!”

    程嘉琦恨恨,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转头上上下下看了郑焱东一眼,“话说,你不会也有什么问题吧?”

    女人的目光不甚锐利,却让他蓦地心里一虚。

    扬起笑容,他摸了摸她的下巴,语气邪气,“我有没有问题,你还不知道吗?”

    “那倒也是。”

    男人若有若无的挑逗,让程嘉琦红了脸。

    “好了,你别闹了。我来查查资料。”

    “嗯。我去做饭。”

    男人健腰宽肩,慢慢走去厨房。

    门外女人啪啪啪地敲着电脑,脸上表情一会儿惊讶一会儿惊悚。他靠在厨房门,轻轻按下一个电话。

    “老板,她可以出场了。”

    044

    过惯了安顺日子的颜书,最近有了一个小烦恼。

    自那日程嘉琦和她偶尔闲聊到男人的x生活,她恍然大悟。原来蒋云宁是真的有问题。

    她想起去年国庆她的试探,还有蒋云宁时不时因为她亲近的僵硬,仔仔细细研究了一下网上资料,发现他的病很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蒋母虐待后造成的。

    当年的事情没谁知道,具体过程只有蒋云宁这个当事人知道。

    现在,蒋母已经被关了起来,蒋云宁和她好了,也没有提起过以前的事情。

    看似幸福的生活,却藏了无数隐患。

    北城的蒋家,还有蒋云宁隐隐的秘密,让她坐立难安。

    她应该快乐当一个新婚太太,但她见不到黑暗中蒋云宁的脸,看不到他的开心,她就放不下来心。

    这一年的情人节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

    颜书作为单身狗的时候是没兴趣过这种虐狗节的,但现在不一样了。

    她有男人了。

    颜书很想把一切摆在明面上讲,但蒋云宁看似乖巧,能好好受她控制,但她自己知道,被控制的人是她。

    在这场婚姻中,占据主动位置的偏偏是看似被动的蒋云宁。

    颜书在花店门口站了很久。

    最后放弃了。

    蒋云宁对花粉过敏。

    街上有些学生抱着一大束玫瑰花叫卖,但都越过了她,她们的目标在那些手牵手的情侣,而不是她这种看似单身狗的人群。

    颜书最后去超市买了一盒巧克力,想到最近蒋云宁的马克杯摔坏了,她又去看了一个马克杯。

    看了许久,都没看好。

    她只好作罢。

    时间已经快到七点。

    颜书也不着急回去,因为蒋云宁去北城了。

    据说蒋老爷子病了,蒋云宁接到电话的时候表情呆滞,坐在沙发上闷闷地吸了一会儿烟。

    她给他倒了一杯水,他没有接稳,摔在了地上。

    他比他自己想象都要在乎那边的人。

    尽管他不说。

    颜书收拾了一地狼藉,顺便收拾了蒋云宁的行李。

    她把他送到了家门口,最近她是有很多事情想和他谈的。

    但看他眉心的褶皱,终于忍住了。

    她还是心疼他。

    街上很热闹。

    颜书不想做饭,也不想去气氛浓重的饭店餐厅吃饭。

    蒋云宁不在家,她买了几桶泡面,过上了以前在北城一样的生活。

    泡面据说是泰国进口的,其实相当难吃。

    颜书吃了两口,怏怏放弃了。

    幸好,只买了一包。

    其他还是买的国产的康师母。

    重新泡上了泡面,颜书还去找了一部最近流行的恐怖片缓冲着,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了。

    昏黄的灯光下,她刷着手机,忽然门口传来异动。

    蒋云宁走之前再三交待,门一定要反锁。

    她今天抱了那么一堆东西回来,她也忘了自己是不是锁门了。

    自己吓自己,还真的吓到了自己。

    颜书急急忙忙跑到健身房,抓起地上的哑铃,当做防身。

    大门已经开了,蒋云宁一身湿漉漉站在门口,手上还拎着她送他出门的行李袋。

    见到蒋云宁,颜书哑铃扔在了一边,跳到蒋云宁面前,正要往他怀里扑,却被蒋云宁抓住了肩膀,挡住了扑过来的动作。

    “嗯?”

    “打湿了。”

    “你不是开车吗?”

    顾不上温存,颜书去拿了干毛巾,顺势还找了换洗衣服,“快去洗澡。”

    “买了点东西。”

    蒋云宁去洗澡了,颜书一边收拾他的湿衣服,一边看他带回来的行李。

    周记老黑鸭。

    她本来想吃的,但今天排队的人特别多,懒散的她只好作罢。

    没有想到,还是蒋云宁买回来了。

    鸭子还是温热的,打开盒子,香味扑鼻而来。

    颜书忍不住叼了一块放到嘴巴里。

    真好吃。

    百年名店,名不虚传。

    蒋云宁的头发又长长了。

    颜书给他擦头发的时候,嘟囔了一声,“你头发怎么长这么快?”

    蒋云宁认认真真作答:“我也不知道。”

    颜书扑哧一声笑出来,见蒋云宁眉宇之间还没散去的疲倦,心微微一酸,“那边的情况好吗?”

    蒋云宁摇头。

    哪里会好了。

    老爷子的病一直吊着,蒋家三妹和二房已经大打出手。现在蒋家大部分实权都控制在蒋三妹和蒋宁渊手上。

    虽然是姑侄,但明显没有该有的亲情。

    蒋云宁笑了笑,蒋家人骨子里都是淡漠冷血,一脉相承。

    “吃过饭没有?”

    蒋云宁摇头。

    “外面这么大的雨,何必这么着急赶回来?”

    “呆不惯。”

    蒋云宁抓住颜书的手,顺势一带,把她抱到膝盖上。

    “回家真好。”

    颜书任由他抱了一会儿,忽然开口,“云宁,我们已经结婚了。”

    “嗯?”

    “有些事情,我们可以一起承担。”

    颜书准备潜移默化影响蒋云宁,但是如果这个进展太慢,她也不在乎直接掀开底牌。

    可现在她还在犹豫。

    因为她还吃不透蒋云宁的反应。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

    颜书给蒋云宁也泡了一桶面。

    平时她都不让蒋云宁吃垃圾食品的,没有想到背着他,她吃得欢畅。

    但在这安静的晚上,没有谁在意。

    周记老黑鸭已经冷了,被颜书去微波炉打热了。

    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两人就着方便面吃着黑鸭,话不多,却一片温馨安宁。

    洗漱完毕,蒋云宁早早睡了过去。

    谢宇说过,他的睡眠并不太好。

    但一直以来,颜书都认为谢宇夸大其词了,明明每次和她在一起,他睡的时间都很多。

    蒋云宁眼睛下一片青影,看上去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过。

    她探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尽管在深沉睡梦中,他都没放松警惕。

    蓦地惊醒,然后发现是她,似乎松了一口气,伸出手,把她搂在了怀中。

    外面,冷气萦绕,在他的怀里,倒是一片温暖。

    颜书打了一个哈欠,不管有什么事情,都等明天再谈吧。

    第二日,是周末。

    蒋云宁补过眠,精神好了许多。

    颜书心中有事情,见到蒋云宁就想到了程嘉琦的科普。

    她不应该怀疑,但总总迹象证明,他是真的有问题。

    她心神恍惚,蒋云宁也感觉到了。

    他找了半天的马克杯,终于想到那天打碎了。

    颜书递给他一个玻璃杯。

    “本来想买个给你的,没看到好看的。”

    玻璃杯大概是买茶壶送的,质量不太好,虽然是大牌子,但颜书热水下去,玻璃杯直接咔擦一声,爆炸了。

    颜书没反应过来,但蒋云宁动作够快,一把打过她手上的杯子,一边把她抱了一边。

    玻璃碎片最终扎进了蒋云宁的手背,几条血痕,血肉模糊。

    颜书顾不上其他了,带着蒋云宁要上医院。

    蒋云宁比她冷静,自己找了医药箱,洗干净伤口后然后简单上了药。

    他的动作熟悉,一个人拿镊子夹出碎玻璃片,然后止血上药,一气呵成。

    从头到尾,都没让她帮上忙。

    “你以前经常这样?”

    颜书终于问出了声。

    蒋云宁点点头。

    “因为她的原因?”

    蒋云宁这次沉默了许久,依然点了点头。

    颜书吸了吸鼻子,话题接了上去,“是你在我电脑里搜索男人……男人狂/插不/射的秘密?”

    蒋云宁的脸色变了变。

    颜书预感,这会是他们婚后第一个大的争吵。

    但她不想放弃这次好不容易的机会。

    “所以,你从来不在白天……你排斥我的靠近……是因为我的靠近,让你难受了?”

    蒋云宁倏地站了起来。

    颜书跟着也站了起来。

    “你去哪里?”

    蒋云宁头也不回,直接往外走。

    所以,一吵架,就往外走。

    但明明他们还没吵起来不是吗?

    她还没露出任何表现情绪的表情,他就一走了之?

    从来,他都不按套路出牌,但这次,莫名让颜书厌倦。

    夫妻之间,虽然不要求百分之百坦白,但没有沟通,只有一次又一次的逃避,她不觉得这段感情能长长久久走下去。

    颜书拿起蒋云宁的外套追了出去的时候,只看见黑色大奔的尾气。

    她只能安慰自己,车内有空调,他冷不到。

    可他的手受了伤,带着伤口开车……

    只会让伤势加剧吧?

    颜书也气,气蒋云宁没有好好说话。

    掏出电话,几次都忍住了。

    因为蒋云宁脾气上来的时候喜欢开快车,她暂时还不想当寡妇。

    颜书捏着手机,犹豫又犹豫,深吸了几口气,又深吸了几口气。

    终究是平静下来。

    多年来,她始终觉得自己脾气内敛,很能容忍。

    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用到老公身上。

    铃声响起,她想也不想地接起,“你去哪里了?”

    只是那头,不是她意想之内的声音,只听母亲略带哭音的声音响起。

    “书书,你爸爸,你爸爸出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他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傅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傅渝并收藏他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