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他的秘密 > 第059章 -060

第059章 -06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59

    电话就这么挂上了。

    颜书甚至没有从蒋宁渊身下挣扎出来,和蒋云宁多说一句话。告诉她她在哪里,快来救她。

    他挂了电话。

    和平时一般,就好像那是一个普通得不想接的讨厌电话一般。

    明明,她刚开始发出了声音的。

    他没有认出她么?

    颜书心里乱糟糟的。

    “知道么?老爷子给他留了太多东西了。蒋家三分之一都留给他了。”

    蒋宁渊脸上闪过一丝落寞,“我为他做牛做马一辈子,到最后却比不上他的一句话。真绝情呀,明明我才是他的孙子……”

    蒋宁渊喃喃说道:“现在,你也没用了。早在我来云州的时候,你就成为弃子了。”

    颜书得了自由。

    可是她并没有太多开心的事情。

    她想见到蒋云宁,迫切地想。她有太多不明白,她想当面问清楚。

    外面,忽然打了一个炸雷。

    颜书吓了一跳。

    “怎么了?”

    只见阿良跌跌撞撞跑进来,“老板快走!山体滑坡了!”

    屋内两人纷纷一愣,但太快了,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到轰隆的一声,颜书只感觉面前一黑,有什么东西重重砸了下来。

    其他,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耳边,有个声音在吵她。

    颜书睡得不安宁。

    睁开眼睛,入眼是一片黑暗。她试着摸索了一下,忽然摸索到一温热的身体,她一动,那身体也动了。

    他嘶了一声,“你他妈的摸什么?”

    是蒋宁渊。

    颜书收回手,发现手心一片黏黏的,她闻了闻,那是血的味道。

    她的身上很疼,但她已经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受伤了。她看不见周围的一切,她试探着摸了摸。

    除了蒋宁渊,还有就是水泥。

    她能活动的空间有限,手摸了摸,还摸到一些刺手的东西。

    想来,应该是水泥里面的钢筋。

    “没死就说句话!”

    蒋宁渊重重喘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一动,碰到了颜书。

    颜书几乎是尖叫出声。

    “如果我是你,就会省点力气。”

    蒋宁渊气息很重,加上她手上摸到的一片粘稠。

    他应该受伤了。

    如果是平时,颜书恨不得蒋宁渊早点死的。

    祸害早死早超生。

    可现在不一样,他们不知道被埋到哪里,生死未卜,她不想和死人呆在一起。

    “这是哪里?”

    她的手被扎到了,颜书不敢乱动了。

    “应该是仓库的承重墙附近。”

    颜书上过地震培训课,大概就是所谓的生命三角。

    可有人也说过生命三角未必是能完全救命的。

    她会死吗?

    颜书这下真是害怕了。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她虽然是第一次亲生经历过,但她明白。

    人性的复杂和黑暗,都没有自然的毁灭性。

    因为那是瞬间的,且无能为力的。

    “你在干什么?”

    颜书感觉腿上一热,蒋宁渊的手摸了过来。

    她缩了缩身体,不想和蒋宁渊靠近。

    蒋宁渊冷笑一声,“我的手机在附近。难道你想死在这里吗?”

    颜书停止了动作。

    不知道蒋宁渊在哪里摸了摸,中间他嘶了好几次,想来是被周围的钢筋扎到了手。

    颜书不同情他,但在困境面前,敌人都变成了朋友。

    她也在黑暗中摸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蒋宁渊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一道光在黑暗中亮起。

    颜书大喜,“找到了吗?”

    借着亮光,颜书才发现他们在的地方。仓库的承重柱还没跨,但天花板已经塌陷了下来,只留下不到半张床的位置。

    她只能跪坐地上,站起来都不行。

    但还好,她身上除了擦伤,好像没什么其他外伤。但蒋宁渊就不怎么妙了。

    他斜斜靠在墙边,腹部被一根钢筋扎穿了。

    颜书倒抽了一口气。

    蒋宁渊把电话递给她,那动作好像耗费了他全部的力气,他垂下手,有气无力,“打电话报警!”

    颜书知道手机在特定情况是可以打求救的电话的。

    但这次不一样。

    她拨了好几次,都没有拨出去。

    她记得快哭出来,“打……打不出去。”

    “蠢!”蒋宁渊拿过电话,也尝试着拨了拨。

    结果一样。

    完全没有信号,连紧急电话都打不出去。

    蒋宁渊喘息了一声,把电话交给了颜书。

    颜书又试了几次,还是一样的结果。

    “怎……怎么办?”

    “等。”蒋宁渊一动不动,闭上了眼睛,“郑焱东知道我在这里,应该会回来的。”

    “万一不会回来呢!”

    “那你只能和我死在一起了。”蒋宁渊恶意一笑。不过笑声牵动了他的伤口,他骂了一声,然后紧紧闭上了嘴巴。

    电话打不出去,手机已经提醒低电量了。

    颜书不敢乱用,把电话捏在手上。

    只是,电话的余光中,她看到了蒋宁渊的腹部。

    “你还在流血。”

    “废话……”

    失血让蒋宁渊体力也开始丧失。

    颜书真怕救援还没来,他们都会死在这里。

    她扯下衣袖,盖在蒋宁渊的伤口上。可是效果甚微。

    她想了想,把手机锁了屏,然后解开了内衣。

    温热的东西糊在了伤口,蒋宁渊声音有些奇怪。

    “你这人很奇怪。不是想我死么?”

    颜书搂紧了自己,点点头。

    “是很想。可是你死了,我更怕了。”

    蒋宁渊笑了笑,声音脆弱。

    “女人真奇怪。怕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更多于人。人……不是最可怕的东西吗?”

    “我是怕尸体。”颜书解释道:“和尸体呆在一起,很可怕。”

    蒋宁渊没有说话。

    颜书维持这个动作,感觉全身都僵硬了一般。

    她有些困了。

    但她不敢睡,睡着了便再也醒不过来了吧。

    “蒋宁渊!”

    没有声音。

    颜书的手伸了过去,摸到了那温热的伤口,她才松了一口气。

    蒋宁渊怒骂,“你个疯女人想杀人吗?”

    颜书这一刻被蒋宁渊骂了,心倒是安宁了。

    “我以为你死了。”

    “滚你丫的,你死了我都不会死。”蒋宁渊咳嗽了两声,声音多了几分力气。

    颜书:“别睡觉。听说睡着了就不会醒来了。”

    “……嗯。”

    为了让两人都打起精神来,也同时不消耗体力。

    颜书开始轻轻和蒋宁渊讲话。

    “为什么那么讨厌他?”

    “他值得。”

    “……”真是聊不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蒋宁渊开始说话了。

    他渐渐感觉不到疼痛。

    这不是一件好事情。

    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冷,这更不是好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喜欢他?”

    颜书想了想,“他人很好。初中的时候,我被遗弃在山上,是他帮了我。”

    “呵。”蒋宁渊似乎轻笑了一声。

    “真……真蠢呀……那次……那次明明是他告诉老师,所有……所有人都走了……没人了……”

    颜书摇头,但在黑暗中,她发现她没必要做这些动作。

    “我不相信。”

    “呵。没听过……没听过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么?”

    “你这种人,就算死之前,也只会害我吧。”

    蒋宁渊笑了起来。

    笑声牵动了他的伤口,他却感觉不倒痛。

    他勾了勾唇角,“我说了很多假话。但这句话是真的。就当报答你……”

    “什么话?”

    “如果能活下去……就和他分开吧……他……不适合……你们……你们这种小姑娘……”

    果然是临死都不消停。

    颜书没说话了。

    蒋宁渊也没说话了。

    死一般的沉寂。

    颜书感觉自己的力气开始慢慢流失,她甚至睁不开自己的眼睛了。

    她狠狠揪了一把自己的手,疼痛让她的意识有些清明。

    “蒋……蒋宁渊……”

    没有声音。

    她宛如从梦中惊醒一般,伸出手,戳了戳那伤口。

    可依然没有反应。

    她吓出了理智和意识。

    “蒋宁渊!”

    “小霉。”

    虽然声音很轻,但颜书依然听到了。

    他还没死。

    她松了一口气。

    蒋宁渊似乎在呓语。

    “小霉……你……你一点都不脏……是我……是我脏……”

    颜书舔了舔唇,恢复了一点力气。

    她向蒋宁渊摸去。

    顿时,她一愣。

    蒋宁渊好烫。

    他发烧了。

    “蒋宁渊!”

    不管怎么叫他,蒋宁渊都没有回应。

    他只是不停地呓语。

    仿佛,回光返照。

    “小霉……你真好……别……别嫁给他……别嫁……”

    纵然觉得蒋宁渊是真正的人渣。

    但他潜意识说出的这些话,大概就是他心中藏着最深的秘密了。

    他应该有些在乎小霉的。

    不过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走到这样的程度?

    蒋宁渊的声音越来越弱,隐隐还带着哭音。

    就算觉得这个人罪不可赦,可再这一秒,颜书的心中无端端多了一分同情。

    这人……

    倒也不是全部无情。

    060

    耳边有滴答滴答的声音。

    好像雨声。

    颜书从黑暗中清醒了过来,入眼是满目的苍白。

    苍白的天花板,苍白的被单,还有外面苍白的亮光。

    “你醒了?”

    一个声音凑了过来。

    颜书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谢宇。

    “宇哥?”

    “嗯。”

    谢宇大大松了一口气,“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头痛不痛?还有其他地方呢?”

    他一连问了一串问题,颜书还没反应过来,她傻乎乎地问:“我怎么了?”

    “滑坡了,你被埋到地下。还好有人及时发现了。对了,你去那个郊区干什么?还和蒋家那个大少爷一起被救了出来?”

    颜书抿了抿唇。

    谢宇找棉球蘸了水,给她润了润唇,“医生说你现在脱水状态,要慢一点不能喝猛。真是命大,要是差一点,差一点就没呼吸了。”

    颜书闭了闭眼睛,慢慢又睁开了。

    “他呢?”

    谢宇收回了杯子,沉默了一会儿,“云宁他那边有点事情,我已经和他说了……应该很快回来了。”

    总是有点事情。

    颜书不想悲观,但现在不行,悲观的情绪快把她淹没了。

    不要,她不要自暴自弃。

    她深吸了一口气,把话题和注意力生生转开。

    “蒋宁渊呢?”

    “和你送进来的时候进了急救室。你昏迷了一天了,他还没清醒,估计凶多吉少。”谢宇对蒋家没好感,对蒋家这个纨绔的大少爷更没太多关心。

    他知道他欺负过蒋云宁,所以并不见得他好。

    死了最好,一了百了。

    颜书又想到了雷鸣。

    “雷鸣呢?”蒋宁渊说过雷鸣会受一点皮肉之苦,不知道现在怎么了?

    谢宇和雷鸣不熟悉,但知道是蒋云宁的朋友。

    “你说是雷家那个小少爷吧。好像出了车祸,前几天还在医院来着。”

    那就是没什么事情了。

    颜书松了一口气。

    她没这么大的心,能容下那么多对其他人的愧疚。

    “对了,你身体没什么大碍,就是脱水,养一养就好了。”

    颜书点点头,“谢谢宇哥。”

    想了想,她又对谢宇说道:“可不可以先瞒着我爸妈,他们老了……”

    “放心。我会安排好的。”顿了顿,谢宇又犹豫看了她一眼,“云宁他那边真是有事情,蒋老爷子刚刚去世,蒋家现在乱成一片,他刚刚还打了电话问了你情况……”

    谢宇絮絮叨叨说了很多,颜书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解释。

    不是他,其他人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宇哥,我累了。”

    颜书真是累了。

    身体疲倦,心里也疲倦。

    她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身心放松。能活下来的感觉真好,没有死在那泥地里,感觉真不错。

    至于其他事情,以后再说吧。

    她不想好不容易活下来,就这么负能量爆棚。

    颜书睡了一天一夜,终于精神好了。

    睁开眼睛,见到一张五颜六色的脸。如果不是他的身边跟着大眼睛的胡闪闪,颜书没有把这张大花脸和雷鸣联系起来。

    “你……”

    “嫂子,你醒了?”

    雷鸣杵着拐杖,一瘸一拐朝颜书走来。

    颜书很过意不去,“你没事吧?”

    “放心啦,小意思。”说起来,雷鸣脸上闪过一丝愧疚,“抱歉,如果不是我,嫂子也不会被抓……”

    “和你没关系。”颜书连忙说道:“倒是连累了你……”

    “算什么连累,怪我没查清楚,着了那个小人的道。不过没关系,等这边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失去的,自然要去拿回来。”

    听雷鸣的意思,似乎还要和蒋宁渊大干一场。

    英俊男人脸上满是阴鸷,看得颜书有些头疼。

    “怎么了,嫂子,你脸上不怎么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医生!”

    “没事。”颜书阻止雷鸣,“我只是有点头疼。”

    “不会是后遗症吧?”雷鸣还是不放心,“闪闪,去叫医生。”

    胡闪闪最听雷鸣的话,忙跑出去找医生了。

    颜书很无奈,她的身体真是没什么问题。

    她只是看到雷鸣那个样子,一瞬间发现自己以前对他了解太少。

    明明平时就是一个吊儿郎当的俊朗男人,可先前那瞬间,眉宇之间的阴鸷,和蒋宁渊如出一辙。

    有钱人,都这样吗?

    “对了,嫂子。哥在回来的路上了。”

    颜色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雷鸣没发现颜书的不对劲,喜气洋洋,“真是解气,哥终于回蒋家了。”

    “回蒋家?”颜书不懂。

    雷鸣眉眼上挑,尽是愉悦之情,“听说,蒋老爷子死之前把蒋家股份百分之三十五给了哥呢,百分之二十给了蒋老三,百分之十给了蒋老大。可惜了……蒋宁渊手上的股权和哥是一样的!也是百分之三十五!虽然现在还没定下来,但百分之八十就是这样了!”

    就是说,这场无声的战役,他赢了。

    难怪蒋宁渊要找她,看来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颜书忽然觉得头疼,雷鸣还要给她科普蒋家的事情。颜书表示一点不想听。

    “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颜书见到了蒋云宁。

    他的头发理得很短,她明明记得蜜月的时候他还在抱怨他的头发长了。

    她当时说什么?

    对了,回家给他剪。

    短短几天不见,蒋云宁好像浑身上下都变了一个人。

    除了头发剪短了,衣服更加服帖了,还有哪里?

    颜书看着他,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了。

    是眼神不一样了。

    以前和她在一起的蒋云宁,眼神是漠然的,但偶尔是温柔的。

    但现在的蒋云宁,目光犀利,又陌生。

    她没有开口,蒋云宁也没有。

    明明有很多话,但是到嘴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很多坏情绪在心里游荡,但最后吐到嘴边的却是一句。

    “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

    蒋云宁摇头,终于走过来给她盖好被子。他握着她的手,手心有些冷。

    她冷得一缩,蒋云宁感觉到了,把她的手放到被窝里,摸了摸她的脑袋。

    “还有点。”

    “那你又要离开?”

    “我已经给你办了出院手续。今天晚上,我们回北城。”

    原来,是过来接她的。

    颜书不再言语。

    蒋云宁也不说话,他拿起一个苹果,给她削皮了,又递到她嘴边。

    她没有胃口,他咬了一口,笑着说了一句,“甜的。”

    然后又递给了她。

    颜书还是没有吃。

    颜书身体没什么大碍。

    最严重的也不过是额头上的撞伤。

    她提前出院,医生交代了一大堆事情。蒋云宁也不嫌麻烦,一一听了去。

    就算身边跟着的几个黑衣人催了好几次,他都没有理会。

    最后还是颜书拽了拽他的衣角,“走了。小伤。”

    蒋云宁才离开。

    离开的时候,她看见了小霉。

    她端着一盆水出来,面色虽然苍白,但精神还不错。

    想来,蒋宁渊没什么大问题。

    见到他们,小霉打了个招呼。

    “二少爷。颜小姐。”

    颜书不讨厌她,倒是想到了蒋宁渊最为难的时候不停叫她的名字,忍不住对她多了几分心软。

    蒋云宁一如既往高冷,点点头,就过去了。

    看来,两兄弟之间并没有和好。

    应该也不会和好。

    毕竟都到了这个地步。

    车上的时候,蒋云宁一直握着颜书的手。

    颜书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前面的两人她都不认识。

    见她的目光往前面扫,蒋云宁淡淡坐了一个介绍。

    “司机郧西。管家福老。”

    颜书友善笑了笑,两人齐齐叫了一声“夫人。”

    这样旧式的礼仪,颜书只是小门小户,从来没有见识过,顿时浑身不自在。

    蒋云宁拽着她的手,表情平静。

    “以后,你就习惯了。”

    颜书不再说话。

    她多次想收回手,蒋云宁都拽着她不放。

    她大病初愈,力气本来也没有蒋云宁大。

    久了,就由他去了。

    本来颜书以为他们回去云州坐飞机回北城。

    直到上了一私人飞机的时候,才知道蒋宁渊是专机来接她的。

    有钱人的世界无法感受,颜书再次感叹。

    不过她没有太多惊讶,只是觉得蒋云宁越发的陌生了。

    飞机上,蒋云宁依然抱着她。

    她不甚舒服,正要挣扎的时候,发现他已经靠在她身上,沉沉睡着了。

    他眼窝下有浓重的青影,想来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觉。

    也是,夺得了蒋家的大权,感受很复杂,如果是她,应该好几天都不眠不休吧。

    心头闪过很多情绪,但颜书最后还是没有推开他。

    睡吧,睡醒了,他们都需要睡一觉,养足精神。

    因为在北城,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他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傅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傅渝并收藏他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