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他的秘密 > 第108章

第10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08番外七

    从那天后,蒋宁渊的坏脾气在小霉面前展露无遗。

    甚至,从对她的称呼上,都能看出那天蒋宁渊的心情好坏。

    心情好的时候,她是小霉,带着霉运的倒霉蛋。

    心情不好的时候,她是狗。

    只能窝沙发的蠢狗。

    在国外的日子寂寞如雪,两人在一个房间住了大半年,刚开始蒋宁渊还维持最后的绅士。

    但当小霉无意撞到了他在撸啊撸的时候,他就彻底放飞了。

    说起来,也算小霉大意了。

    工厂这边的房子都比较简陋,房顶偶尔还漏风,外面天气酷冷,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昏沉中,她爬下床,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去厕所。

    太冷了,眯着眼睛都能感觉到外面呜呜刮过的寒风……

    厕所的门半掩着,她伸手正要推开,却看到蒋宁渊在里面。

    小霉瞬间清醒过来,蒋宁渊靠在墙上,没有穿衣服,全身红果。他这半年和工厂的男人混在一起,他不再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偶尔忙起来的时候,他也要跟着工人干活。

    他不过十六岁,但他不再是白斩鸡。

    他有一副结实的身体,和外面的工人比起来,他显得有些孩子气的瘦弱,但结实硬挺的腹部,她能看到那漂亮的弧线。

    此时,他握着……上下……

    砰——

    小霉吓傻了,直觉摔了门。

    因为继父的原因,她对男人,甚至是男孩都排斥的。她不善言辞,性格沉默,加上经常和蒋宁渊混在一起,根本没有接触其他男孩的机会。

    蒋宁渊是她唯一熟悉的男孩。

    她也早知道他总是在外面鬼混,但她从来没有见到过他赤身*的样子。

    这是首次,就这么大的惊吓。

    小霉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男人实在可怕。

    哪怕,是还没发育完全的男孩,也是那么可怕。

    为什么蒋宁渊……

    看起来比她继父还要大。

    他真的还在发育么?

    那厚厚的被子被掀开了,冷风灌了进来。蒋宁渊一张黑色的脸出现在她的上空。

    “狗,你鬼叫什么?”

    他又叫她狗了,想来心情很差。也是,被她打断了他的自我放飞,应该是心情极度不爽的。

    小霉往被子里缩去,打了一个哈欠,假装才被吵醒。

    蒋宁渊看穿了她,伸出手在她脸上狠狠一捏,恶狠狠地说道:“狗,你居然还会演戏了?”

    他……

    他不会没洗手吧。

    小霉瞪着蒋宁渊的动作,恶心极了。终于,她没有忍住,见鬼一般问道:“你洗手没有?”

    蒋宁渊本来都已经准备收回手了,听到这话,嘴角勾了起来,大手扒着她的脸,狠狠捂了捂,尤其在她水嫩的唇上狠狠刮了刮,口气也是十分不正经。

    “没洗又怎么样?闻一闻,香不香?”

    “啊……”

    小霉似乎还真的闻到了味道,一把推开蒋宁渊。蒋宁渊也不生气,笑嘻嘻看了她一眼,“装什么正经,迟早都要见识男人那玩意儿的,要不我教教你,免得以后在床上死鱼一般,让男人提不起兴趣!”

    “……”

    小霉钻被窝,速度装死。

    她不认识这个不知廉耻的人。

    自那日后,蒋宁渊再也不再她面前装君子了。

    大方脱衣服,没事就撸啊撸,简直是要把三观踩在脚下。

    她十分愤怒,偏偏又长了一副冷若冰霜的脸,每次生气,但呈现出来却是一张木然脸。

    真可怜。

    蒋宁渊还笑话她,“就你这个样子,生气和不生气有区别么?”

    “狗有资格生气吗?”

    “我撸一撸怎么了?不然你帮我撸?”

    ……

    刚开始,小霉还义正言辞地说道:“你这样不好,不要脸。”

    蒋宁渊:“我要不撸一发,命都没有了,还要什么脸!”

    “外面有很多漂亮的女孩。”

    “你是叫我招女支吗?”

    蒋宁渊裂开白牙,“可惜了,我对白人女的没兴趣,我就喜欢你这种黄皮肤黑眼睛蠢笨蠢笨的。”

    “……”

    小霉说不过他,每次都装冷漠。

    蒋宁渊越发过分,有一天看见她在洗内裤。立刻从床底拿了一堆出来。

    “给我也洗了。”

    他居然藏了这么多内裤在床下,她居然都不知道。

    而且,每条内裤上都有疑似……的痕迹。

    小霉好像手上握了一个炸弹,把那堆烫手山芋扔得远远的。

    蒋宁渊嘿嘿一笑,“我出去上工了。回来我要看到干净的内裤。如果不洗的话,今晚我就用你的。”

    用她的?干什么?

    反应过来的小霉脸色爆红。

    蒋宁渊是个流氓+禽/兽,她真是一点都不怀疑。

    他总是嘲笑她威胁她。

    但是她怂,还不得不从了他的威胁,认命地开始洗内裤了。

    蒋宁渊最近拿了一本俄语书回来。

    小霉很意外,“你要学俄语吗?”

    蒋宁渊扬眉,嘴巴里吐出一串的字母。

    她确定不是英文,半晌她反应过来,“你会说俄语?”

    蒋宁渊把书丢给她,“很奇怪吗?我小学就会了。”

    大言不惭。

    小霉捡起书,不懂蒋宁渊的意思。

    蒋宁渊躺到床上,一边数着满床香喷喷的内裤,一边好心给她解释。

    “这是给你的。难道你要在这里一辈子都说中文?”

    一辈子?

    小霉没想过那么长的事情。她总是把一天当一辈子来过,这样她能撑下去。

    但蒋宁渊说了一个可能……

    一个期限。

    在这冰天雪地,可能是一辈子。

    她迟迟没有反应,蒋宁渊以为她是失落了。毕竟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要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一辈子,是一种无形的折磨。

    “你熬不下去了?”

    小霉想摇头,她不是这个意思。她只是没想过以后的人生罢了。

    但蒋宁渊已经变了脸色。

    他捏着她的脸,用了力气,她痛得龇牙咧嘴,他终于满意放开。

    “可惜了呢,你是我的狗,主人都不能离开,狗什么时候可以走的。”

    那晚,蒋宁渊没有回来。

    第二天,她睡得朦朦胧胧的,听到了外面的喧嚣声。

    蒋宁渊从一辆破旧的皮卡车上跳了下来,上来还跳下几个高个俄罗斯人,蒋宁渊指着工厂嘀嘀咕咕和俄罗斯人说了什么,那几个人现是摇头,蒋宁渊又叽里咕噜说了一段,那几个人最后点头了。

    蒋宁渊送走了那几个高大的俄罗斯人后就回房间了。

    他一回来,就疲倦地躺在了床上。

    小霉走进,闻到了好大一股酒味。

    她站在床边,没有动作,只听蒋宁渊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倒杯水。”

    小霉老实去倒了水,蒋宁渊已经脱光光躺到被窝了,喝了一杯水后,才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

    “我先睡会儿,等会儿我要喝肉汤,多加点薄荷叶。”

    “……”

    那日后,蒋宁渊明显忙了很多,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不过私下还是那副无赖的样子,偶尔教她俄语的时候,经常说荤话。

    她也不在意,只是偶尔蒋宁渊闹得过分的时候,她会离开。

    比如,他用她的内裤撸啊撸,她就绝对不能容忍。

    不过,蒋宁渊的度也就是在这里了,见到她冷脸生气后,他又恢复了正经。

    就这样,来这边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

    那一天,是国内的新年。

    蒋宁渊没有出去,反而坐在房间看着电话发呆。

    小霉明白,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想着蒋老爷子的。

    可自从他们来这边了,蒋老爷子一个电话都没有,十分绝情。

    今天是新年,他一直在等着那边的电话。

    可是等到了半夜,工人们都散去了,那个电话还是一点声音都没响起。

    蒋宁渊明显心情很差,小霉也不会安慰人。见他躺在床上,生了一会儿闷气,大约是睡着了吧。

    以前的新年,会有鞭炮声,烟花灿烂,每个人都和爱的人在一起,幸福地期许着明年。

    但这边,只有冰天雪地,一片寂静。

    小霉看了一眼床上的蒋宁渊,确定他睡着后,熟门熟路到了浴室。

    浴室的门坏了,蒋宁渊这几天忙,她自己拿来锤子捣鼓了好几次,除了更加破坏外,没有任何好的迹象。

    因为蒋宁渊已经睡着了,今天又是除夕晚上。

    破旧迎新,在这个晚上,小霉准备洗个澡,把所有的坏运气都洗了干净。

    她眯着眼睛,享受着温暖的水冲刷身体的感觉。冷不防,有一道被觊觎的目光,让她如芒刺在背。

    她猛地睁开眼睛,发现浴室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打开了,蒋宁渊站在门口,目瞪口呆,不知道看了多久。

    她如梦初醒,把所有能扔的东西都扔到他身上。

    蒋宁渊被扔了个正着,承受不了重物攻击,只能抱头鼠窜,一边还叫嚣道:“妈的,你不是十六岁了吗?怎么好像没有发育的样子!啊,要不我帮你揉揉,保证把你揉成波霸!啊……反了你!你还扔我!你再扔!你再扔我发火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他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傅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傅渝并收藏他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