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权宠之大牌星妻 > 【V16】真想把你装进口袋里

【V16】真想把你装进口袋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你做的?”顾轻看着那盒子中的小熊脸造型的饭菜觉得有些怀疑

    许景深却是认真的点点头:“是啊,尝尝看,一做好就送过来了味道应该不会差。”许景深似乎觉得没有丝毫不对,只顾着给顾轻盛汤。

    顾轻看着这对着自己笑嘻嘻的可爱小熊有些无从下手,许景深见了就从顾轻手中拿过筷子,夹了一筷子的菜递到了顾轻面前。

    “张嘴。”许景深见顾轻不配合便出声提醒道,顾轻听后是张嘴吃了,只是那看着许景深的眼神有些怪异。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顾轻想要伸手去拿回筷子,却是被许景深一闪给躲开了。

    许景深用放着我来的傲娇神情盯着顾轻看,直到顾轻收回了手他才继续端起饭盒喂她,包括汤都是他喂的。

    待吃完了这顿甜腻得不行的午餐,顾轻真的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之前就算是许景深对她照顾得再好也不至于好成这样。

    许景深心满意足的收拾着,边收拾边贴心提醒顾轻道:“你先去把衣服换了,待会跟我一起走。”

    顾轻点点头就去了屏风后换衣服,只是刚进去又走出来了,还直接往门外走。

    “去哪呢这是?”许景深叫住出来就往门外走的顾轻道,自己也起身走了过去。

    顾轻转头看向许景深道:“我去叫书狂,这个衣服拉链拉不到。”

    顾轻说完就想转身继续走,因为觉得自己解释清楚了许景深也就不会拦着了,但结果却是刚走一步就给许景深给拉了回来,还直接拉到了怀里。

    许景深以双手从背后环着顾轻的腰身,他的胸膛贴着顾轻的后背,低头笑道:“有我在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找别人帮忙吗?”

    顾轻抬头看向许景深,只觉得此时许景深的笑容竟是透着几分邪气,眨眨眼,她轻声反问:“你要帮我?”

    顾轻这一点都不害羞的样子让许景深有些诧异,但下意识的还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被顾轻一反手给牵着走进了屏风后。

    进到屏风后顾轻依旧背对着许景深,嘴里道:“拉链头在这。”说着还伸手捏在了拉链头上。

    等了好一会儿许景深也没动手,顾轻疑惑的转头看他:“怎么不拉?”那清澈的双眸此时对许景深来说那就是充斥着魅惑。

    许景深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感觉自己现在的行为有点可耻,但是顾轻都没觉得有什么他是不是也不应该想太多?想着想着手已经伸出去抓住了拉链头。

    手下轻轻一拉,拉链声在安静的屋内响着,顾轻那洁白的美背和内衣渐渐露了出来,一路拉到了腰,在许景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顾轻自己抬手一拉就把裙子给全部脱了下来。

    裙子落地的声音在一串慌忙的脚步声之中被淹没,许景深直接就跑出了屏风,顾轻脸色淡淡的转头看去,只看到了许景深那有些落荒而逃的身影。

    许景深本来是想要逗逗顾轻,看看她害羞的样子,但似乎顾轻根本没觉得这事有什么大不了,竟一点都不知羞。

    屏风后传来顾轻换衣服的声音,许景深耳根的红潮久久不能消散,等顾轻出来时看她的眼神都有些不自在。

    “景深你耳朵怎么了?”顾轻见许景深耳根子红彤彤的便走近关心道,说着还想伸手去摸。

    许景深一个后仰就躲开了,双手抬起捏了捏自己的耳朵:“没事没事,就是在这里面呆久了有点热,我们出去吧。”

    顾轻与许景深从化妆间出来的时候外面的人早已经被易斌都打发走了,除了书狂和孟岩。

    书狂一见顾轻出来时身上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再看两人都有些异样的神色更是在心中打起了鼓,不会这么激情吧?

    “小姐你们刚刚在里面做什么了?”书狂偷偷的拉着顾轻小声问道,那声音小到也就只有顾轻这听力超常的能听到了。

    “吃饭。”顾轻淡淡回答道。

    书狂点点头,接着问道:“还有呢?你那裙子不是拉链不好拉吗?怎么换的?”

    “景深帮我换的。”顾轻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说出来旁边的几个人都能听见。

    孟岩和易斌两个大男人对看了一眼,两人都是一副你懂得的表情,再同时看向许景深,然后齐齐又摇了摇头。

    书狂更是拿看禽兽的眼神看着许景深,弄得许景深只好板着个脸当没感觉到,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好吗?!

    从摄影棚出来顾轻就上了许景深的车,许景深亲自开车送她回家,书狂看着车子远去,感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许先生不会那么心急吧?”书狂看着空气喃喃自语道。

    易斌突然插话道:“你一个小女生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老板和顾小姐也没在里面呆多久,别瞎想,没这么快的。”

    易斌的话让书狂震惊的回头看他,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禽兽,但是貌似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看小姐那样子也不像是被怎么了…

    许景深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平静的心情,耳朵也终于不红了,顾轻看了看书狂发来的信息,然后转头看向许景深。

    “景深你刚刚是在害羞吗?”顾轻轻声一问差点没让许景深踩下急刹车停车。

    下意识的就是一阵摇头:“没有,有什么好害羞的,又不是。”许景深本来想说又不是没看过,但说到一半那在脑海中浮现的顾轻那白皙的美背还有纤细的腰身,话就说不下去了。

    他还真的就是没看过。

    “又不是什么?”顾轻再一次充分展现了她的超低情商,直接追问道。

    许景深厚脸皮的一梗脖子:“又不是别的女人,你是我的女人。”

    “恩。”顾轻恩了一声后就低头戳起了手机,也没了下文。

    许景深这下摸不着头脑了,这是什么个意思,对他的说法是认同了?可认同是这个样子吗?

    就在许景深边开车边纠结的时候书狂在车里爆发出了一阵大笑,笑得眼泪都快飞出来了,那神经病的样子让孟岩都被吓了一跳。

    “你干嘛?看到什么笑话了吗?”孟岩说着就凑过去看书狂手里拿着的手机,书狂直接就把手机给锁上了,不让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小姐真的是世界上最容易八卦的人,没有之一。

    真没想到许先生还会说出这么霸道的话,平常看起来对小姐百依百顺温柔的很嘛。

    顾轻会问许景深说是不是害羞了其实是书狂教的,而许景深那急中生智的回答也被顾轻给直接告诉了书狂,这样情商低的顾轻也真的是十分呆萌。

    顾轻收到了书狂的回信,转头又对着许景深问道:“我为什么是你的女人?”

    这回许景深是真的刹车把车子给停在了路边,尔后转头看向顾轻:“你不是我的女人是谁的?”

    许景深理直气壮的反问让顾轻一愣,想了想摇了摇头:“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你就是我的女人,没有为什么。”许景深这话说得有些蛮横,但顾轻没有反驳,只是眨了眨眼点了下头。

    就在许景深要重新发动车子的时候,顾轻又低头戳起了手机,这回许景深偷瞄了一眼,这一看车子直接就熄火了。

    “顾轻。”许景深低声幽幽叫了一声,伸手就把屏幕给盖住了。

    顾轻疑惑的抬头看他,就被探过身子来的许景深给亲了个正着,眼中的疑惑倏然变成了讶异,许景深手下已经把顾轻手中的手机拿走。

    这次的吻不再只是唇瓣的触碰,而是更加热情的唇齿交缠,湿热的吻让顾轻脑袋一直处于发蒙状态,许景深却是愈发的欲罢不能。

    双手早已将顾轻的小脸捧在怀中,本来是为了转移顾轻的注意力好拿她的手机,现在哪里脑中还有手机的半点影子,只想好好享受这深深的一吻,恨不得就这么一直吻下去…

    但事与愿违,顾轻伸手把许景深给推开了,脸蛋红彤彤的,她快没法呼吸了。

    “你干嘛把舌头伸过来。”顾轻有些恼怒的责问道,弄得她都不敢动弹,才会忘了呼吸。

    许景深被顾轻问得哭笑不得,看着顾轻那红扑扑的小脸蛋就是一阵喜爱,抬手轻轻捏了捏,狡辩道:“因为你的舌头在勾引我的。”

    这肉麻的情话让顾轻完全找不到反驳的话语,只是依旧有些恼意的看着许景深,那模样真是可爱得不行。

    “以后不许把我跟你说的话告诉书狂,别人也不行,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许景深把手机还给顾轻并嘱咐道。

    顾轻真的是个很奇妙的女人,明明十分机智聪颖,但有时候做出来的事情却是蠢萌得不行。

    顾轻懵懵懂懂点着头,一副对现状整不清楚的样子。

    许景深无奈的笑了笑,抬手在顾轻头上摸了摸:“真想把你装在口袋里。”那宠溺无奈的神色顷刻就能化了顾轻的冷漠。

    后来书狂在满心期待中收到了这么一条短信:秘密。

    “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书狂在车里突然就是一阵咆哮,又把一旁的孟岩给吓一跳,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惊一乍的,吓死个人了。

    ……

    顾轻这边刚忙完了金耀百货广告第一阶段的工作就又投入到了戏剧社的排练之中。

    季英哲已经基本恢复了,元萧完全代替了顾轻的角色与季英哲在医院里将整个节目都排练了多遍,季英哲现在几乎已经到了听到上一句台词就能自动说出下一句的境界。

    经过元萧这几天赖皮式的训练季英哲真的一点都没落下进度,和大家搭起戏来一点都不拖后腿,和顾轻的对手戏也十分顺畅。

    十二月二十四日,迎新晚会的前一天,戏剧社正在抓紧最后的时间做着精益求精的练习。

    今晚会在演出厅做迎新晚会前的最后一次彩排,全员都会以完整造型上场,可以说是提前表演一次。

    顾轻再次穿上那身水蓝烟白广袖裙,莲步轻移依旧如同碧波仙子,发间的碧蓝水簪随着她的步伐轻轻摇晃,更加几分灵动。

    “哇,真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我这是提前看到了生死门门主的节奏啊,电视上都还没播呢!”王强看着顾轻出来都差点要流口水了。

    剑侠奇缘在十二日开播,周末停播,算算到现在也播了快二十集了,顾轻的戏份都在后半段,所以她还没在电视里出现,王强激动不已也是正常。

    “哎哎擦擦口水,别把顾轻给吓着。”王晓清伸手拍了拍王强的下巴嫌弃道,只是说完自己就拿着手机走到了顾轻旁边。

    “顾轻我可以和你拍个照吧?一张就好哦。”王晓清对剑侠奇缘刚开始的兴趣也不是特别大,说起来她还是冲着元萧这小鲜肉的名气去看的,结果看了之后就入戏了。

    现在见到生死门门主本尊全造型,她当然要拍照留念一下!

    顾轻再次展现了她的好说话,点点头就配合着王晓清自拍了起来,只是王晓清笑容满满,顾轻神色冷漠。

    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生死门门主本来就是个冷漠的冰山美人嘛。

    有了王晓清的头阵,其他社员也活络了起来,跟着王晓清的步伐找顾轻合照了起来,大家都很有分寸,也或许是因为顾轻本身的气场作祟,拍照的时候距离也不会很近,这就让顾轻不会觉得不适。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句:“门主和君离来一张合照吧!”这一句话喊出来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书狂就激动了。

    她拿起手机就做好了准备,在季英哲和顾轻站到一起让大家拍照的时候也是一阵猛拍,季英哲很绅士的没有靠顾轻很近,但是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也不算远,照片里看起来还真的有那么点登对。

    书狂直接就把照片发给了元萧,元萧见了就立即转发给了许景深,两个人这想要‘挑拨离间’的意图真的是太明显了。

    但是许景深还是在看到照片的时候脸色阴沉了下来,不舒服,眼睛疼,直接就用裁剪框把季英哲给减掉了,只留下亭亭玉立的顾轻,这样就舒服多了,眼睛也不疼了。

    许景深这幼稚举动是没人看得见了,书狂这报复自然就是为了许景深教会了顾轻保守秘密,元萧那逗比就是为了他那喜欢看冰山郁闷的恶趣味。

    而同样将顾轻与君离合照发出去的人还有一个,王晓玥。

    林菲雪收到王晓玥发来的照片时正在精心准备着给季英哲的圣诞节礼物,五百二十颗纸星,还差三十几个就大功告成了,但在看到照片时她那即将完成礼物的喜悦在顷刻间就消散得无影无踪。

    因为照片中季英哲的笑容太过明媚,灼得林菲雪的眼睛生疼,就有这么开心吗?只不过是一张合照而已,旁边站着的人明明一点喜色都没有,为什么你还是笑得这么开心?

    “这个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真是玩不厌,到现在还对着季学长半推半就的,别人看着还以为她多让季学长喜欢似的。”王晓玥发完照片后就一阵添油加醋,目的自然是让林菲雪对顾轻产生更大更多的恨意。

    有的人天生就胆小懦弱,即使心中有不甘怨恨也不会做出什么行动来,林菲雪就是这样一个人,她心中对顾轻当然是怨恨的,但她没有对顾轻做出过任何举动,就算是背地里的谩骂都没有,因为她心中也觉得自己比不过顾轻。

    王晓玥就是清楚这一点才一直在不断添油加醋的乱说顾轻与季英哲之间的种种,因为身份的方便她经常会偷拍一些有角度问题的照片给林菲雪看。

    照片上的季英哲对顾轻那都是笑容明媚,有时顾轻也会和季英哲很是亲近,但大多时候都是冷着一张脸,这些都是在证明王晓玥的那套说辞,顾轻在欲擒故纵。

    “菲雪你真的想让顾轻这样的女人一直蒙蔽着季学长吗?我就算是个外人也看不下去,你不是很喜欢季学长吗,他对你不是也有点好感,你就真的要一直束手旁观?”王晓玥见林菲雪一直没有回短信便再发了一条。

    明天就要正式演出了,今天再不成功游说林菲雪这个蠢货她要实施计划就很难了,所以今天一定要成功的让林菲雪加入她的计划之中。

    戏剧社的大家都在为明天的演出做着最后冲刺,没有人注意到王晓玥的异常,除了书狂这个本来就是过来凑热闹的社外人员。

    书狂悄悄走到王晓玥的身旁,刚走过去王晓玥就机警的将手机给收了起来,她倒不是因为知道是书狂过来了,只是下意识的看到有人过来了就想躲,摆明了就是做贼心虚。

    “这是在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呢?吓成这样。”书狂对着王晓玥鄙视了一眼道,语气阴阳怪气的。

    王晓玥被人戳破脸色明显一僵,一阵青红,毕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做起坏事来也没什么底气。

    “你别胡说八道,我这是注重个人*,别拿你的小人之心度我的君子之腹。”王晓玥干脆把手机放到了自己的包里,对着书狂反咬一口。

    书狂朝天翻了个大白眼,就这样,还君子。

    “我看你是真小人吧,我警告你,别想对顾轻做什么坏事,不然就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儿。”书狂凑近身子对着王晓玥阴森森的警告道,配合着脸上那颇为渗人的痞子样。

    王晓玥有些发憷的往后退了两步:“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以为全世界都围着她转啊,我又不是你,狗腿的跟屁虫,我才没那闲工夫管她呢。”说完就拿着自己的包转身走了,离得书狂远远的。

    书狂看着王晓玥那有些鬼祟的身影眯了眯眼,这女人绝壁有问题,得好好查查,别明天小姐演出真出了什么差子。

    晚上六点迎新晚会开始彩排,戏剧社的节目是压轴,但在彩排的时候却不是按照节目顺序来的,看哪个节目先准备好就可以先来。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我们就直接去彩排了,彩排完了我请大家吃晚饭!”王晓清颇为豪气的给大家打气加油。

    “好了好了,我感觉现在信心十足啊,有顾轻这个王牌在,一点都不发憷哈哈。”王强拍了拍自己那颇为丰满的胸脯哈哈笑道。

    大家也被他这自信的样子给带动了,都对着王晓清道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儿就信心十足的朝着表演厅出发了。

    这次的迎新晚会节目单早就发出去了,有不少有空的同学知道今天彩排还跑来表演厅蹲点看彩排,当然,彩排也不是随便人都可以参加的,那些找不到关系进去的就只能在表演厅外晃荡了。

    看看能不能看到什么好东西,当戏剧社的一行人身穿古装浩浩荡荡的来时,立马就吸引了那些来找好东西的同学的注意力。

    因为人多,从戏剧社活动地点来表演厅的距离也有些远,顾轻找了车子接送大家,这等土豪行径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都没有人去细想为什么顾轻叫来的车子可以随意出入校园。

    一共三辆车,顾轻与季英哲等几个主演坐在她自己的保姆车上,从车上一下来就听见了几声口哨声。

    这流里流气的口哨声没有让顾轻侧目,却让书狂看了过去,捏起口袋里还没磕完的瓜子,夜黑风高趁人不注意就扔了出去,那两个对着顾轻吹口哨的学生立即哎呦一声,嘴巴疼。

    戏剧社的一行人走进表演厅立即就成为了全场焦点,本来在台上表演的模特社团都错过了好几个节拍。

    不知不觉中顾轻已经成了戏剧社的领军人物,除了王晓清这个社长大摇大摆的跟个山大王似的走在前面带路,接下来的就是顾轻和她的二十四小时跟屁虫书狂,后面才是周天牧这个副社长。

    王晓玥这次演的角色没有明说是苏沁饰演的上官卿,但实际上就是,在这次的节目中算是女二。

    但她这个女二有顾轻在基本就成了摆设,看着顾轻接受着众人的注目礼,她嫉妒得牙痒痒。

    ------题外话------

    书狂:看我大山无影手!咻咻咻!

    顾白:我也要出来咻咻咻!人家好久没粗来了!怎么这样!

    某颜:咳,也没有很久啊,等等哈~

    元萧:那我呢?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苏沁:还有我…我明明约了顾轻吃饭的,吃到现在还没吃成

    某颜:让你们等就等!再这么多废话把你们全部雪藏!╭(╯^╰)╮

    PS:我感觉我轻越来越萌了,还感觉我深越来越暖了

    好想把你装进口袋里~

    我去

    简直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权宠之大牌星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念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念颜并收藏权宠之大牌星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