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尔本佳人 > 第二章:再相见(下)

第二章:再相见(下)

作者:元姐姐大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日中,宴席上文武百官已入坐,其实今日的宴席不仅仅是为了庆祝战事平和,翰明帝三十有二膝下有三位皇子两位公主,大皇子徐离商端妃所生'成年已有三载,皇帝赐婚二品尚书嫡女为正妻,如今育有一幼女,二皇子徐离笑战皇后所生翰明帝很是看重,现年十六未有妻室且被翰明帝立为太子,并且文太傅如今便是二皇子的老师”三皇子徐离钰霄现年八岁生母瑶嫔在临产三皇子的时候大出血难产而死。

    而今二皇子也到了娶妻的年龄,但二皇子徐离笑战又是这种桀骜不羁的性子,是该有点事情让他有点责任心了。

    所以今日的宴席为何会出现三品以上官员的直系家属为何也要参加了,为的就是为德明帝心爱的宝贝太子选上一位德艺双馨的太子妃,其中尤为看重的便有太子的老师,正一品太傅文征远的嫡女大小姐文舒欢,和左相千金梦雅斯,传闻是天下第一美人,梦雅斯习得一身好舞技,更有传闻说能够招的蝴蝶飞来,远远看去都好似仙女下凡,当然1更加有传言说这位天下第一美人曾说非嫁给世上最为尊贵的男人,可见梦雅斯早有嫁与太子的倾向,总不能想要嫁给都已经可以当她爹的德明帝吧!

    咚,咚,咚,只听宴席大殿中央传来一声声击鼓之声“若惊鸿,婉若游龙”

    “小姐,小姐,这是什么舞的跳的可真好看”青锦拍着手目不转睛的看着,居然有如此别致的舞蹈。

    “呵呵……想必这就是被江南人士传诵不已的江南水袖击鼓舞,阵阵鼓声真是令人激扬不已,百闻不如一见啊”舒欢看着殿中央,水袖接连不断的击打着三面环绕不停旋转的鼓,而这时突然有一种要将她生吞了的视线一直盯在她的身上,让人背脊发凉,顺着视线望了一眼便不再关注淡然至若继续观赏着表演,内心却十分惊讶怎么是他?前几日里在市集上遇到的那个流氓!!!怎么会在皇宫的宴席上?前日的情景就再一次浮现在舒欢眼前。

    “哇!小姐快看啊!这杂耍好有趣呀!还会喷火的,哎哟,小姐后面来点”,瞪着圆眼看着周围,这些个杂技都没眼睛的,可别伤到小姐了。

    “青锦,要不是你拉着我硬挤进来我回这么靠近么?”好笑的看着青锦,这丫头一上街就没个正形,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青锦嘟着嘴开口:“小姐~,锦儿这不是在府了待闷了嘛,你看看我头上都快要长出蘑菇了啦~”心想小姐真是的整天都闷在府里,写着写文绉绉的诗词句子,要不就是弹琴,下棋,一点也不好玩,好不容易出门了当然要开开心心的好好玩了,放松放松心情嘛~我可是为了小姐好!最后还自顾自的狠点了几下头。

    “好,你有理,可以了吧”舒欢摇着头好气又好笑无奈道。

    这次是青锦一直念叨着,月娴纺新出了新款衣裳还有布料,说是今年还未给小姐做新衣,想要定制衣裳嚷着要出门。其实就是闷太久想出去玩而已,不过舒欢也刚好想要出门逛逛,透透气看看风景,便也就答应了,今日出来走走,这便把青锦高兴的不得了了,等她们上了集,这丫头就彻底疯起来了,说好就去月娴纺看看衣裳布料的事情,愣是被她抛在了脑后,唉~算了,谁叫自己一直宠着这丫头了。就认命吧~

    总算是七逛八逛的来到了月娴纺店门了,嗯,是新出了不少新款式,这件裙底碎花的之前可未有人穿过且不说这花样,布料也是极好的,舒欢摸着裙衫,满意的开口,“青锦你去叫掌柜,把近期新布料都做出一套衣裳送到太傅府?”

    “诶,好的”话落便小跑着去找人了。

    刚刚听人说前面有位的姑娘在卖艺,还说长得还很是标志,走走走,咱都去悄悄去!在舒欢周围还有几位月娴纺的客人开口”。

    一客人搭讪开口,“是吗?在哪儿呢?”宇国向来是富饶之地,主城之类虽不说家家都是富人,但绝对不会有卖艺乞讨之事,先一听说有人卖艺乞讨便觉好奇不已,都纷纷涌去瞧瞧新鲜。

    卖艺乞讨?居然有这等事情。想着就提步跟着刚刚那两人身后,准备去看看真假。

    “贫女本是苏州一秀女,听闻上京绣布很是精致美伦,便和家父随一镖局起身前往上京,谁知在中途路遇劫匪,虽然与家父急时逃脱了,可无奈钱袋却在逃脱路上弄丢,和家父赶脚程到上京后,家父体弱为此一病不起,没有银两为家父买药看病,为此贫女便在次摆弄秀技讨银,这也实在是无奈之举,还望各位见谅一二”只见一位明眸皓齿,我见犹怜的青衣女子举起一块方布锦开口作揖道。

    “姑娘秀技了得呀!这鸳鸯好似要游出来一样”路人甲赞叹道,

    “的确不错,跟月娴纺的绣花也是有的一比呢!”

    舒欢开口;“不知姑娘这秀样,卖不卖?”既然都是女子,这姑娘遭遇实在可怜,秀技也是上等的,帮助一下也是应该。

    “卖的,卖的,小姐你可是要买去我这一方锦”惊喜的开口道,眼里仿佛都快要闪出泪花。

    舒欢取出几锭银子,交于秀女,“且拿去给你家父看病卖药吧”便接过方锦细看。

    “谢谢!谢谢小姐,小姐今日之恩,晴淑铭记在心,他日一定报道小姐的恩情”眼泪,从她的面颊无声地滑落,就这么一直说着谢谢感恩等话语。

    “哟,谁家美人哭的如此动人呢?何不好好的跟本公子回家好生疼爱一番,”一把合上的纸扇挑起晴淑的刚滴落一滴泪水的下巴,一位身穿华服吊儿郎当的男子轻浮的笑道,

    晴淑娇呼到,“啊!公子贫女卖艺不卖身,且现在晴淑要去抓药给家父,晴淑就此告退了。

    “哪有你说走就走的!本公子同意了么?”男子坏笑道,

    小美人长得如此动人不如,跟本公子回家做暖床的如何?到时候别说是抓药给你家父看病,本公子将这上京名医都找来给我家父诊治如何?说罢便打算动手动脚去拉晴淑的手’

    住手!!!却不想晴淑先一步远离了他,一双白皙修长的手飞快的将晴淑带离了他的身边,原来舒欢一直在旁观看着,“这是那里来的市井流氓,青天白日下就胆敢强抢民女!”看着男子长相气质皆不凡,却不想是这么个性子,真真是人不可貌相!

    哟,这还英雄救美了是吧?好笑的收起折扇,向前渡了两步,从头到脚的仔细观察着舒欢,“啧啧啧,细胳膊细腿的也来学别人英雄救美,今天就让本公子救二美回家,如何”?

    天子脚下岂容你等市井流氓放肆!且说说你是那家公子,我倒要好生与你评评理!舒欢疾声厉色开口,如若他要强来,我跟晴淑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肯定逃不掉,真是的,早知道就叫青锦丫头一块了,也好叫她回府通风报信啊。

    小姐你先走吧,晴淑没事的,晴淑不想连累恩人,“晴淑一脸的感激不尽,这世上怎会有心底如此之好的小姐,若有机会晴淑一定会报答今日恩情,只是实在不想连累了小姐,这本就与她无关啊!

    就冲你这句话,我也不能放任你,任他欺负,放心有我在,他不能把你怎样的。“拍了拍晴淑的手安慰到”。

    公子!一小厮对着那男子小跑过来,公子,可找到您了,小厮对着那男子耳语一番后,舒欢已经带着晴淑开溜了。

    哼!今日就暂且便宜你们了,本公子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不然以为都能走掉,男子看着晴淑和舒欢的背影想着。

    申时皇宫内御花园处的梅林,上午世子御祁交于小厮的信件,乃是申时邀舒欢到梅林一见。

    “今日在大殿之上,欢儿可看清楚了?那个位置可是只有皇子的身份的才可以坐的”世子语重心沉的望着舒欢,能够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还敢明目张胆的看着未出阁的大臣女儿毫不掩饰,就只有二皇子徐离笑战了。只是不知为何就突然关注起了欢儿。

    “欢儿你之前可有与他相处过”世子屏气慑息的开口,

    “祁哥哥,欢儿前段时间在市集上曾遇到过他,还与他一番争论”,话落便把那日情况一一说给了世子,舒欢想着;他怎么会是皇子呢,现在在宴席上见到我,会不会生出一些不必要的是非。

    可以想来如若是皇子怎会在大街当,调戏民女,还表现的如此放浪?现在也说得清初见时,一眼就气质不凡从何而来了,事有蹊跷,他既然是皇子,美人还是才女不都是轻而易举的么,却为何要像市井流氓一样?

    今日让大臣直系家属一起参加宴席之事,本就另有他意,现如今舒欢又入了这位二皇子的眼,看来我要早一步行动了。

    “欢儿,等会回到宴席上后,你跟老太君说身体不适想要先行回府,不要与二皇子过多接触,我且去看看事出在何处”,御祁摸着舒欢的头开口,舒欢这般单纯又如何知道我对你心,有如何急切,真的很担心,我们之间会不会因为外在原因而生出事宜。

    “好,祁哥哥,那祁哥哥什么时候来看欢儿,欢儿才与见面就又要……”舒欢揪着手帕,声音由大到小,从急促到缓慢,如果不是自己的话,祁哥哥就不会一回来还未曾休息就要为我担忧,可是我也不想的呀,总不能看着晴淑被白白欺负。

    御祁是何等人,被边关战士誉为无双公子,岂会看不出,舒欢的小别扭,“好欢儿,祁哥哥回来本就有些事情还未处理的,况且祁哥哥也是个习武之人,身强体壮那需要休息那劳什子东西呢,放心祁哥哥好着呢,过段时间等祁哥哥给你一个惊喜,祁哥哥还有一个赏赐未成向皇上讨要呢。”

    舒欢急急忙忙的抓住御祁的衣袖开口,“真的!”胡思乱想着难不成祁哥哥是打算……请求皇上赐婚么,天啊!等了这么久,这一天终于要来了么?

    “瞧你这不知羞的样”好笑的看着舒欢脸颊发红,欢儿真的好可爱,好喜欢欢儿。

    “人家哪有~”舒欢面红耳赤的开口。

    “嗯嗯……是没有,只是小脸都快烫化开了”,御祁佯装郑重其事的看向别处,握起拳头放到嘴边咳嗽了两声,眼底带着深深的笑意,与溢出来的宠溺~。

    “你……哼!欢儿不理你了”坏御祁居然敢笑话我,我又不是对谁都这样,真是羞死人了,舒欢瘪着嘴,委屈的想着。

    “好欢儿~祁哥哥错了好不好,瞧你着小嘴,都可以挂衣服了”把舒欢拥入怀中,好笑的看着她耍脾气,但是却爱惨了这个时候的舒欢。

    “我今生今世都栽倒你手里了,欢儿”喃喃自语道;

    “自言自语的说什么呢?祁哥哥?”舒欢目不转晴的盯着御祁开口,

    御祁放开舒欢开口到:“没事,欢儿现在就快回殿上吧”已他对皇宫的了解时间长了,别人会起疑,毕竟宫中人多口杂,眼睛太多了。

    舒欢乖巧的回道;“好,那欢儿就先走了,祁哥哥注意身体,还有……记得要来看舒欢,”话落便提起裙角,小跑出梅林了,真的好羞人,居然叫祁哥哥来看自己,啊……不想了,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一样头晕晕的,舒欢捧着小脸想着刚刚对御祁所说的话。

    曲阑深处重相见,

    匀泪偎人颤。

    凄凉别后两应同,

    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

    半生已分孤眠过,

    山枕檀痕涴。

    忆来何事最销魂,

    第一折枝花样画罗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尔本佳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元姐姐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姐姐大人并收藏尔本佳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