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次的行动没出什么变数,在牺牲了30组人之后,最佳的路线终于被探查出来,精锐与普通的士兵在战斗力与心理上都是有着明显差别的。

    但是作为指挥官的芙瑞尔却眉头紧锁,看来巨人已经完全占领了玛利亚之壁了,这些路线都是她结合了地形后仔细研究出来的,而且其他人看过之后也赞成了路线规划,可是伤亡却依旧惨重。30组全灭,不只是那些探路者的难民,护送他们的士兵们也没能幸免,就连传信兵都没有回来。

    芙瑞尔闭了闭眼,在绘出安全路线之后走到那些安静地等待着的难民面前,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我们应该高兴,因为在这种绝境中找到了能够生存的道路。我们也应该悲伤,因为那些志愿去探路的人有很多都没能回来。但是我希望,你们现在无论是什么情绪,都请先忍耐着,在到达罗塞之壁之后,再安稳虔诚的为他们祷告吧……我希望,跟着我活着到达罗塞之壁的人越多越好。”

    人群中不停的传出低泣声,但是他们都哭得很隐忍,他们都懂得这次生存的机会来得有多么的难得,所以这种时候,只要相信眼前这个明明难过得快要哭出来却依旧笑着安慰他们的伯爵大人就好。

    “那么,全员准备,出发。”

    在玛利亚之壁被攻破后的一个星期,随着东部地区幸存者的抵达,所有营救工作完美达成。

    罗塞之壁东部诱饵区,卡拉尼斯区。

    芙瑞尔等人进城之时主道的两边站满了人,他们或是衣衫褴褛,或是形容狼狈,面黄肌瘦,却在看向芙瑞尔时,眼中热切而崇敬。

    芙瑞尔目不斜视的直视着前方,身下的马匹迈着不温不火的步伐慢慢地走着,随着进城的人越来越多,两旁的人眼中的光芒也越来越灼热。

    芙瑞尔眯起眼,做出微笑的模样,掩盖住眼中的真实情绪。

    埃尔文和匹克西斯离罗塞之壁越近,脸色便越严肃,在此刻,他们都已经是一副面无表情的状态了。

    利威尔跟在埃尔文身后不远处,看着最前方的身影,眼睛眯了起来,脸色暗沉,忍不住皱起眉。

    “利威尔,怎么了?”法兰注意到利威尔的表情变化,不解的看向他。

    利威尔摇了摇头,“我也说不上来,但是芙瑞尔很不对劲。”

    “啊,作为最高指挥官而且成功营救了这么多人的英雄一样的人物,这种被万人敬仰的时候,严肃点是应该的啦。”法兰羡慕的看着芙瑞尔的背影,接着说,“芙瑞尔还真是了不得啊,虽然没有看见她亲手斩杀巨人,但是听之前跟着她一起下船的士兵们讨论,似乎相当厉害的样子。在指挥作战方面的才能让埃尔文副团长和匹克西斯司令也赞叹不已……真是厉害~这次芙瑞尔又可以升爵了吧,毕竟救了这么多人。”

    利威尔的眉头依旧皱的死紧,“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嗯?利威尔是什么意思?”法兰诧异的看向他,“不要这么悲观啊,以芙瑞尔这次的功绩以及影响力,就算是王室也拿她没办啊,进爵是必须的了。”

    利威尔没有再回话,而是紧紧地盯着芙瑞尔那挺得笔直的背脊,目不转睛的看着。

    法兰无语的在一旁翻白眼,伊莎贝尔则是撇着嘴小声对他说:“法兰不要多事啊,大哥自然是最懂大嫂的。韩吉说大哥担心大嫂是应该的,而且像大嫂那么聪明的人绝对能够处理好一切情况的,在这之前让大哥担心一下也不错。”

    “你啊,别被韩吉那家伙奇怪的理论影响啊。”法兰抽了抽嘴角,“一个对巨人抱有深切爱意的奇葩,你要与她保持距离知道吗?”

    ……

    芙瑞尔等人刚安顿下来便接到了来自王都的召见信,被召见的人只有芙瑞尔、埃尔文和匹克西斯三人,信中言明除了他们三人其他人一律不允许进入王都。

    于是三人便将接下来的工作交给下属,直接往王都而去。

    听罗塞之壁内的调查兵团的人说,因受伤而被送回的基斯团长也于一天前被召往王都,看来准备商议的事,实在不小。

    在离开之时芙瑞尔只来得及狠狠的抱了利威尔一下,说了句“等我回来”就急忙的走了。

    可是这一次,利威尔足足等了五个月,除了不间断的传出的消息,去往王都的人都没有回来。

    **

    845年4月,玛利亚之壁南方诱饵区希干希纳区城门被破坏,同日内门被攻破,原居于玛利亚之壁的人开始大规模向着罗塞之壁转移。同日,希娜之壁城门落下,在确保国王安全之前,不再开启。

    845年4月,居于希干希纳区的弗尔特伯爵在登上转移船一日之后,带领船上所有士兵下船,开始搜救难民。七天后,在调查兵团与驻扎兵团的支援下,安全回到罗塞之壁内。

    同月,各军团正副团长、东西南北四方区域最高负责人、伯爵以上勋爵被集体召回王都,希娜之壁戒严,禁止通行。

    845年5月,弗尔特卿因在此次救援事件中贡献卓越,被王室授予“人类英雄”封号,同时其进封侯爵的通告法令颁布。

    同月,人类因失去三分之一领土使得食物紧缺,原玛利亚之壁的居民无论老小均被派往位于罗塞之壁西部的贫瘠之地开拓荒原,增加耕地面积来保证足够人类存活的生产量。

    845年6月,王都开始流出要进行玛利亚之壁夺还战的传言。

    845年7月,宪兵团开始在开拓地进行动员,要求原玛利亚之壁的居民参与夺还战。

    845年8月,王政下达强行征召令。

    845年9月,希娜之壁城门开启,弗尔特侯爵成为玛利亚之壁夺还战最高指挥官的法令同时下达。

    845年10月-12月,因弗尔特侯爵的请求,将玛利亚之壁夺还战推迟至新年之后。

    ———《845年历纪》

    在芙瑞尔作为玛利亚之壁夺还战最高指挥官的命令下达之后,不只是等在卡拉尼斯区的利威尔等人,就是仍在开拓地开荒的人都惊讶了。

    只是与利威尔他们的愤怒和担忧不同,开拓地的人却很开心,而且响应征召加入夺还战的人瞬间增加。

    “人类英雄”这一称号,在芙瑞尔救援了十分之一的人口之后便被公认,而玛利亚之壁领地的居民对她的信任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芙瑞尔在希娜之壁城门开启后便离开王都,回到卡拉尼斯区。

    只是在芙瑞尔到达卡拉尼斯区当日,王政以天气专寒为由,制止弗尔特侯爵调兵遣将,并要求其动员民众继续开荒工作,将开拓区荒地全变为耕地,以加大人类食物存量,作为储备军粮。

    对于这一决策的官方解释为,新年将至,芙瑞尔侯爵请求让玛利亚之壁的原住民和家人聚在一起迎接即将到来的846年。

    **

    五个月前。

    希娜之壁,王都,总统局。

    芙瑞尔在到达王都之后,便与埃尔文他们因不同的召见令而分开。迎接她的宪兵递给她的信函中言明,王室将为了她而召开最高审议会。

    她站在总统局门口,深吸口气,而后对恭敬地等在一旁的宪兵说:“带路吧。”

    总统局的外部设计十分的大气庄重,内部摆设除却宴会大厅的豪华风之外,其他地方都偏于严肃的风格。而这次她要去的,则是从建造之后便未被启用过的最高审议大厅。

    芙瑞尔嘲讽的弯了弯眼,真是荣幸啊,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最高审议会竟然会因为她而召开,只要在王政中心有点实权的人物皆会到场。

    走在前面的宪兵推开审议会的大门,芙瑞尔一眼便看见了正坐于最高庭审位上的弗里兹王以及分列于两侧的五位公爵和达里斯.萨克雷总统。

    芙瑞尔平静地移开视线,往四周端坐的人看去,侯爵、四大兵团正副团长,以及座位仅在五位公爵之下的包括匹克西斯司令的四人。

    芙瑞尔挑了挑么,若是没猜错,与匹克西斯司令坐在一起的应该就是其他三个区域的最高负责人了,而且,让芙瑞尔意外的是,这四位负责人中,竟然有一位是年轻的女人,而且是一位金发蓝眸身材高挑的冷美人。

    总统局中设立的最高审议厅与一般区域的法庭还是有明显区别的,至少在中间的位置,摆着的是一套桌椅而不是一根背锁双手的禁锢铁杆。

    芙瑞尔慢条斯理的走过去,对周围人的各种打量视线视而不见,在桌椅旁优雅的对着众人行了淑女礼仪,而后施施然的坐下。

    她的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态度不卑不亢,让正对着她的四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奇怪起来。

    “芙瑞尔.弗尔特卿,”端坐在正位的弗里兹王在她坐下后严肃的开口,“这是人类移居墙壁内以来的第一次最高庭审,所以召回了所有高层以示公正。”

    芙瑞尔微微一笑,温声开口:“陛下,在您开庭之前,我能不能先申请一份茶点?接到您的召见令之后我便日夜兼程的赶过来了,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休息进食。听说过于饥饿疲惫的人容易失去理智,往往做一些她自己都想象不能的事呢~”

    “太过分了!”弗里兹王还未说话,正对着芙瑞尔坐着的四人中有一人拍案而起,芙瑞尔看着那人眨了眨眼。哦,刚才就想说了,这位不知道是东西北哪一区的最高负责人,也是个熟人呢。

    其他被芙瑞尔的话弄得嘴角抽搐的人缓过神来,欣慰的点点头,虽然这位平时比较混,在关键时候,还是挺……

    只是还没等人欣慰完,那人便冲着站在出口处的宪兵大吼:“竟然让堂堂的伯爵大人饿着肚子,你们活腻了啊!信不信老子一枪一个崩了你们!”

    “……”所有人瞬间把“可靠”两字与刚升起的那点欣慰一起咽回肚子里。

    无语片刻后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一脸微笑的雷伊斯公爵,雷伊斯公爵忍住额角跳动的青筋,怒斥:“刘卡斯特,这是最高审议会!别太失礼了!”

    刘卡斯特无辜的说:“我没有太失礼啊,这种程度,按照礼仪老师平时教导的规范来看,最多也就是一般失礼。”

    次奥你也知道自己失礼啊混蛋!!!

    雷伊斯公爵被气得直揉额头,然后对着弗里兹王歉意的行礼,说:“刘卡斯特太放肆了,还请您恕罪。至于弗尔特卿,反正她人已经在这里了,只是耽搁一会也无妨。”

    弗里兹王颔首应允,立刻有人将吃食拿了上来。

    芙瑞尔满意的开始用餐,礼仪优雅,形色从容,就好像她置身于贵族宴会中一样,一举一动都十分的得体。

    “不知道这次的审议会,我的罪名是什么?”芙瑞尔吃饱喝足后让人撤了餐盘,而后好整以暇的问着。

    虽然一直表现的很淡定,但是在来到王都后便被带到此处还真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从进入这里开始,她的思维便一直处在高速运转的状态,一件件的过滤着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

    借着用餐的时间,芙瑞尔认真的思考之后确信自己并未做什么能让他们如此兴师动众的事。若是真有什么事会让王室与贵族极其不满的,那就应该是她半路下船救助南方和东方区域居民的事了。只是这种事,就算他们恨她恨得要死,也不会在这么多人都在的情况下来对她怎么样,毕竟,这种事不管怎么看,都算不得坏事。而权力中心明显的党派之争也使得他们不得不相互防备着,稍有差池便会成为对方的攻讦对象。

    如今王政存在着保守派和革新派两个派系。

    保守派安于现状,一直主张将城墙上防御力较弱的开关门堵上,为保证人类的长存而禁止人类再走出墙外。这次的玛利亚之壁被破之事,更是让他们有了坚持的理由,以此来说服国王下达封死城门的指令。

    革新派则是认为,若是【放弃了走向墙外的门就是放弃人类东山再起的意志】,反而极力支持着人类到墙外去,调查兵团墙外活动的支持人,一般都是这一派系的人。

    这两派势力相当又各执己见,使得王权法政中时有争论。就是那五位看上去总是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的公爵,各自代表的立场也是不同的。

    对于她这次的救援行动,这两派的人很可能争锋相对不止一次了,毕竟周围坐着的人中,关系亲疏看着座次与坐姿便能窥见一二。

    芙瑞尔问出关于她罪名的话,是因为她真的很好奇。

    弗里兹王的面容依旧很严肃,他皱了皱眉,缓声说:“弗尔特卿怎么会这么想?最高审议会除了裁决贵族罪行之外,在授予高级勋爵之位时也要召开的,以你如今对人类的贡献及在民众中的声望,吾等不能治你之罪。”

    是不能,而不是不想。

    芙瑞尔看了看四周不善的脸孔,笑着说:“这可一点都不像封爵的气氛啊,敬爱地国王陛下。”

    “这是理所当然的。”坐在国王下方不远处的雷伊斯公爵开口,“在这一百多年来,从来都只有人的爵位往下降,就算是晋升也是要几十年甚至几代人才能提升一级。还没有哪个姓氏的爵位能够在三年多的时间内,由男爵晋升到侯爵。是的,侯爵是弗尔特卿这次会议之后会拥有的爵位,并且在相关程序确定之后,便会发布升爵令。所以,也请你体谅,我们这个圈子里,太久没有见到过新人了。而且是……”雷伊斯公爵皱着眉想了一会措辞,“以这么奇特的方式让我们不得不接受的新人。”

    芙瑞尔却开心的笑了起来,“如果我说我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果,所以才奋力去救人的,不知道陛下和众位勋爵的心中,有没有好受一点呢?”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五彩缤纷起来。

    芙瑞尔站起身,“既然不是审判,那我也没必要非得坐在这里不可了。”

    她向前走了一段距离,直到能够清晰的看见弗里兹王眼中全部的表情才停下步伐。

    “我需要更高的爵位,更大的权利,若是只凭您所交代的那些任务来积累功勋的话,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升上侯爵之位了吧?”芙瑞尔又看了看那些贵族门阴沉的表情,嘴角勾起愉悦的笑意,“弗尔特家族衰落的很快,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您也没想到它拖了上百年还能苟延残喘,而且掌握着盖有承袭之章的协议,这让在座的许多人都很不安吧?毕竟若是拿出协议,弗尔特家的后裔就算是想重新得到已被废除的大公之位,王室也不能拒绝。各位对弗尔特的打压这一百多年来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甚至因为经常性的刺杀让弗尔特口头相传的秘密都断了线索,如果不是我意外的从偌大的书房中找出那份协议并且只是提了个简单的要求的话,各位不知道还要寝食难安多久呢~你们,有什么可不满的?若是单单不满我现在代表的姓氏,我可以完全的脱离弗尔特,以自己的名字接受侯爵之位。”

    埃尔文双手肘支在桌上,两手交握着挡住下巴,目光沉沉地看着站在众人面前侃侃而谈的女子,忍不住皱起了眉。

    他知道芙瑞尔说的不全是真话,可是现在也只有这种说辞才能让她站在更加有利的位置。如果她直言自己是为了救人而救人的话,绝对是把自己往死路上推。贵族的思维模式从来都是统一的,就算是再无私的贵族,在与利益挂钩的事上,思想与行为都会统一到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在他们看来,没有足够的利益去吸引而做一件事的话,要不是真蠢,要不就是有更大的图谋。

    芙瑞尔明显看上去不像个蠢人,她若是说自己为了救人而救人,那么,她的所作所为一切都会被打上“阴谋”甚至是“谋逆”的标签。相反,她这样直白的承认,反而与所有贵族的想法相合,为了升爵而做出的判断,他们只会觉得她足够的聪明,懂得抓住时机。就算是不舒服,可也不会存有太多的芥蒂。毕竟,在这一点上,大家都是一样的。

    从当初在巨树之森见到芙瑞尔开始,埃尔文就知道,王政对于芙瑞尔这次的救人举动,是抱着不支持态度的。

    所有人都知道,以往的三面墙壁所圈出来的土地都不能养活所有人,更何况是失去了三分之一领土的现在?

    地下街那种地方并不是只有王都才有。每个区内都设有地下避难所,王都因为位于人类世界最中心的位置而足够安全,所以地下避难所才会荒弃,从而成了那些无处可去的人的住所。而别的区域的地下避难所本也在荒弃之中,只是这次的巨人入侵让人们重新将避难所重视起来,重新修葺。在这之前,也有许多人住在避难所里面。根据宪兵团的不完全统计,单就王都的地下街人口总数就有千人之多,这个数字,还是早年宪兵团不断出兵肃清后的结果。由此可以猜想,其他地方的地下街中会有多少人居住。

    再加上各地贵族领地所制定的繁重的税收以及官商勾结后商会垄断所致的高物价,使得失去住所无家可归的人也越来越多。

    如今,人类在一夕之间失去了三分之一的领土,本该只有离罗塞之壁较近区域的人能够存活的情况却因各区最高责任人所实施的营救策略而使存活的人增加不少。本来南方区域最高责任人多托.匹克西斯与东方区域最高责任人刘卡斯特.雷伊斯因滞留王都而无法实行救援会导致的人口缩减,也因芙瑞尔出手而补救回来。

    这使得玛利亚之壁的幸存人数多了近二分之一,大大的加重了政、府的负担。而且罗塞之壁的人对于将他们【自己】的食物分给这些【外来人】也多有抱怨,一直在抗议着将食物分给那些集中在广场中的难民,驻扎兵团的人甚至当面的与那些难民起争执。罗塞之壁居民与玛利亚之壁住民之间的矛盾正不断的加深,他们在路上也就两天的时间,关于居民间的纠纷事故已传回王都的报告中就记载了不下百起。

    普通的民众不会把责任推到救人的芙瑞尔身上,毕竟谁都希望在自己陷入危难中时有这么一个“英雄”来搭救。但是王室则不同,一个贵族的声望过高可比一个平民的高地位高声望的情况要严重许多。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信奉着血脉与正统,而众所周知的是,贵族之间由于通婚频繁的缘故,各个贵族的后代血脉中都或多或少的有那么点王室高贵的血统,也就是说,在芙瑞尔的声望高过弗里兹王室时,她就算取缔弗里兹王,也有很大的可能会被民众所承认。

    民众的愚昧是王室便于统治的一大助力,可是偶尔,也会成为一件让王室十分头疼的事。

    这次虽说是同时授予封号和爵位的最高议会,可是看那些当权者的意思,绝对不会任由芙瑞尔的声望再继续这么延续下去。

    埃尔文揉了揉额头,有些苦恼的叹了口气,比起那些只想着自身利益的贵族,他自然是站在芙瑞尔这边的。只是这个女人,让人看不透。他不知道她的话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就算是现在她所说的事,恐怕也不全是假话。以她的聪明,在下船救人之时肯定是将借由功勋提高爵位的考量计入其中了的。但是他却猜不透这种考量在她心中所占的比例。

    “这倒不必。”弗里兹王否定了芙瑞尔的提议,“弗尔特卿,姓氏一旦承认,是不能被抛弃的存在,请你以自己的姓氏为荣。”

    弗里兹王的表情很庄重很眼熟,眼神也难得的带上了犀利。

    芙瑞尔微微瞪大眼,而后嘴角勾起了笑。果然很奇怪啊,这个弗里兹王。

    在当初她拿着协议去提要求时就觉得这个王很不对劲,明明是最高掌权者,可眉宇之间总是有种郁郁之气。在那次贵族聚会中时,他脸上的抑郁更加明显,那时因为利威尔在身边她全部的心神都放在利威尔身上而无暇多顾,所以她也只是觉得站在高台之上的王很违和而已。

    如今,这种以姓氏为荣的说法,若是一个贵族说出来,还情有可原,可若是一个王说出来,却是很值得思量了。

    毕竟,王室的姓氏,可是一百多年来都没有变过了……

    “我很抱歉,陛下。”芙瑞尔歉意的欠身,“那么,这次最高议会的目的,只是封爵吗?”

    “不是哦,弗尔特卿~”坐在弗里兹王右手边的洛克斯卡公爵笑眯眯的开口,“除了爵位之外,‘人类英雄’这一光荣的称号也会属于你。当然,除此之外,我们会被召集在一起,是为了商讨玛利亚之壁夺还战的事。”

    他的话一出,芙瑞尔脸上的笑容便完全收敛起来,她皱着眉问:“玛利亚之壁……夺还战?以人类现有的兵力,恐怕无法将巨人从玛利亚之壁内驱逐吧?”

    “没错。”菲克拉公爵也开口了,“所以我们的并没有准备派遣士兵去参与夺还战。”

    这话一出,不只是芙瑞尔,许多人都变了脸色。

    “怎么?弗尔特卿似乎很意外?”洛克斯卡公爵笑着轻叩着桌面,“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失去住所的人亲自去把自己的土地夺回来,听着就意义重大不是吗?”

    “等等,你们的意思是,要让玛利亚之壁幸存的人去送死吗?”刘卡斯特突然出声,他紧皱着眉,脸上带着不可置信,“在他们才刚刚逃离噩梦的现在?”

    “不,当然不是现在了~”洛克斯卡公爵用看小孩子的目光看着刘卡斯特,“现在我们还是有能力暂时养活那些人的,食物虽然不多,但是勉强填饱肚子还是可能的。只是时间一长,感觉到食物稀缺的民众也自然会理解我们想要夺回玛利亚之壁的做法,那时候再开启夺还战,才是最佳时期哦~”

    “那不是一样要他们去死……你们……”

    “刘卡斯特,闭嘴。”清冷地女声打断刘卡斯特的话,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四大区域的最高负责人所在的地方。

    开口说话的是在场唯二的女人,也是北方区域最高负责人妮卡贝拉.弗里兹阁下。这位阁下是弗里兹王唯一的子嗣,虽然是公主,却仍旧被赋予了参政的权利。若在弗里兹王下台之前仍未有男性子嗣出生的话,那么下一个王族掌权者,就应该是女王了。

    公主殿下发话后,刘卡斯特虽然不甘不愿但还是乖乖地闭嘴坐下了。

    芙瑞尔坐回椅子上,环视一圈,问:“关于玛利亚夺还战的事情,所有人都赞同通过了吗?”

    “基本上如此。”妮卡贝拉点了点头,“以人类现在的领地,养不活这么多人口,不过这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的最后的选择。在这之前,我们会把西北区域的乱石荒地规划出来,由原玛利亚之壁的居民进行开荒。现在是四月,如果种上季节性的白薯等作物的话,在11月份的时候刚好可以收获。如果食物的生产量足够,那么这场夺还战也不是非进行不可的事。”

    “真的不用进行吗?”芙瑞尔面无表情的看来看坐在一旁脸色暗沉却没有开口的匹克西斯以及西方区域的最高责任人欧文.克拉斯,冷声说,“你们已经达成共识了吧,不管这次收成如何,玛利亚之壁夺还战是势在必行的。”

    “那么,你的态度呢?弗尔特卿。”弗里兹王直直地盯着芙瑞尔,等着她的回答。

    芙瑞尔深吸口气,声音清冷的开口:“我没有意见,牺牲少部分人总比赔上整个人类要好。”

    她的回答似乎让高坐上的几位公爵愣了一下,雷伊斯公爵率先笑着鼓掌:“不愧是弗尔特卿呢,一直都是这么的理智聪明。不过真的没关系吗?那些人可是你冒着生命危险救下的啊。”

    “有什么关系?”芙瑞尔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本来就是带着目的的救援,我只是走过了那些区域,而他们碰巧住在我经过的地方,所以顺手带着一起走了而已。再者,我既然敢下船往那些地方去,也自然能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说我冒着生命危险之类的话,可是太过严重了。在我眼中,生命是最重要的,没什么人或事,会值得我奉献自己的生命。”当然,除了利威尔,她默默地在心里加了句,停顿片刻后用玩笑的语气说,“如此不敬的话,还请国王陛下不要在意,我只是比较诚实而已。”

    弗里兹王淡淡地点头,轻描淡写的说道:“你的命,我也要不起。”

    “这么看来,弗尔特卿还真是标准的贵族啊,我开始有些欣赏你了。”一直面带不屑安静地坐在一旁的安克丝公爵赞赏的开口,“既然此事已经决断,那么也该进行下一段议会了。由我开始,各位没意见吧?”

    见众人都颔首示意,他看着芙瑞尔说:“弗尔特卿,这里有一个提议,是国王以及我们五个公爵共同商议后所下的决定。我们希望你能成为玛利亚之壁夺还战的最高指挥官。”

    芙瑞尔眼神冷冷地看向他,对上的是一双更加清冷的眼,这位公爵,与其他的人都不同,而且他的态度,并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而是在通知她结果。

    也是,她现在只是个侯爵,就算拥有了“人类英雄”之名也只是个侯爵而已,她无法违背王室所下达的命令。

    王政无法抹杀她,更不能让她出意外,想要减小她在人类中的声望,只能在即将到来的玛利亚之壁夺还战上动脑筋。选她做最高指挥官,除了顺应了那个“人类英雄”的称号之外,更因为她在玛利亚之壁原住民心中的声望极高,只要她是指挥官的消息传出,动员民众参与战争就会简单许多。

    对于墙外的世界,人类现在了解的太少太少。不知道巨人的具体数量,不清楚巨人的来历,更不懂它们的存活方式,一切的一切都是迷。人类的精锐对付巨人之时尚要团结作战,未经过训练且不会使用立体机动装置的平民想要对付巨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只要能思考的人都会知道这场战斗绝无赢的可能,就算芙瑞尔再厉害,也不可能赢得的战争。就算这位英雄折损在了这次的战役之中,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埃尔文握紧拳,看着低头垂眸似乎在思考的芙瑞尔,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在这种会议上,四大军团的团长只是作为一个见证者,这些事需要他们知晓,并且有关的信息需要借由他们润色后传达给那些普通人。但是他们在这里却是很少有发言权的,至少在与芙瑞尔相关的事上,他们没有发言权。

    将玛利亚之壁夺还战的指挥官位置交给芙瑞尔,不得不说,王政这一次出了一张漂亮的牌。

    必然会失败的局面,能从夺还战中生还的人绝对少得难以想象。拯救了他们的“人类英雄”却带着他们集体去送死,就算芙瑞尔安全归来,等着她的,也必定是一落千丈的地位与责难。

    “我答应。”芙瑞尔自己也明白,在此事上她别无选择,当初选择下船,确实有一部分原因是受到了那些为了保护她而牺牲的士兵的影响,但是冷静下来后,她便开始思考下船救援之后的利弊与得失。最后她得出的结论,无论王室如何的不愿意,她的地位必定会提高。

    她毫不犹豫的透漏耶格尔医生的行踪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她必须是站在王政这一边的,那样她才有继续晋升的可能。只是她从来没想过,这些人竟然会提出玛利亚之壁夺还战的提案。

    她实在是弄不懂,生活在墙壁里的人也才100多万,可是在他们眼中,不是在同一墙壁内生活的人,都算是外人。

    王室的完美掌控以及民众的一盘散沙,在这种时候都没想过要团结起来反而将自己的同胞推向巨人之口……

    芙瑞尔嘴边勾起微弱的弧度,这样残忍自私的王政,真的很好。

    “还有什么事吗?”芙瑞尔看着上位几人满意的神情,漫不经心的问。

    “没什么大事。当然,弗尔特卿可以留下旁听接下来的事宜,或者回府中休息。关于我们最后的讨论结果,会有人向你报告的。”

    “这样……失礼了陛下,请容许我先行告退。”芙瑞尔站起身,面露疲惫之色,在看到弗里兹王点头后便在一旁的宪兵的带领下离开了审议厅。

    “那么,接下来是关于各个兵团的人员调遣以及调查兵团的经费问题……”

    芙瑞尔在厅门边微微驻足,跟在她身边的宪兵疑惑的叫了声:“伯爵大人?”

    “无事。我现在可以离开王都吗?”

    “恐怕不行。”宪兵温声解释,“王在玛利亚之壁被破之日便颁布了闭城令,现在希娜之壁的四个门都是禁止通行的。”

    “王有说过何时继续通行吗?”

    “没有。这次的议会基本上召集了人类所有的高层,为了各位大人的安全,关闭城门也是必须的。您看起来很累,伯爵大人,我们已经派人通知了您的管家,现在应该有伯爵府的马车等在外面了。”

    “有劳。”芙瑞尔点了点头,看向总统局的大门。

    里奇穿着整洁的燕尾服,栗色的发束在脑后,安静地站在门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过道,在看见芙瑞尔时,他恭敬地行礼:“夫人,您出来了,现在回家吗?”

    芙瑞尔笑着将手搭在他伸出的手上,温声说:“走吧。”

    里奇扶着芙瑞尔上车,看着她憔悴的脸庞忍不住黑了脸,“利威尔大人不是在您的身边吗?为什么您看上去还是那么疲惫?”

    芙瑞尔上车后便闭眼躺下,听见里奇的话她轻笑了下:“利威尔已经帮我很多了,再说,这次的事是我自找的,他想帮也帮不了。呵呵,利威尔他啊,根本就不懂得怎么与贵族周旋,不耐烦了只会动用武力让他们全都闭嘴而已,他不适合王都,也不适合政治。”

    “那您呢夫人?您就适合吗?”里奇不赞同的看着她,“夫妻本是一体,夫人又何必将您和他之间分得那么开。”

    芙瑞尔闻言睁开眼诧异的看向里奇,里奇被看得脸一红,恼羞成怒,“您那是什么眼神!?”

    “啊,只是很奇怪,里奇似乎是第一次承认利威尔和我之间的关系呢~”芙瑞尔在提到利威尔后,表情完全放松下来,“我不是和他分得清,而是这些事,不想他烦心而已。利威尔他啊,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了。我只是想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能护住他。里奇,王族和那几个公爵,都太有趣了。这个世界,以后只会越来越精彩纷呈,而不会只是像如今的这样,就算他们合起来抵制我,也只是在小打小闹罢了。我总觉得,那群人似乎隐瞒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啊啊,想想就好期待呢~”

    里奇沉默片刻,在芙瑞尔迷迷糊糊的都快睡着时才听到他略显沙哑的声音:“我也希望夫人您永远活得肆意。虽然过去的三年来您什么都不管,可是那些传回来的情报中显示您生活的很开心。以前,很多事情都没有告诉您,我很抱歉。”

    “没关系。”芙瑞尔微微地睁开眼,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里奇,温声说,“你的忠诚,我自然是相信的,这点看人的眼光我还是有的。里奇,我最多明年就会离开王都参与玛利亚之壁夺还战,如无意外,以后基本上不会再居于王都了,弗尔特家,就拜托你了。”

    “夫人?!”

    “好了,我累了,到了府邸之后叫我。”

    “……是。”

    </li>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亲~`粽子节快乐~~~

    这章是节日加更哟~~,酷爱夸奖我~o( =∩ω∩= )m

    今天端午额,走过路过的亲给咱一个节日祝福呗(o´・ェ・`o)

    多谢 沈深寒、梦随风万里、水沁雅 亲的地雷=33=

    小剧场:

    刘卡斯特对于利威尔和芙瑞尔两人总能上章节的内容提要很不满。

    刘卡斯特:喂!美丽的侯爵大人能上内容提要就罢了,为什么这个死矮子也能隔一章上一次?

    某渣:(* ̄rǒ ̄)因为他是男主。

    刘卡斯特:(#‵′) 那埃尔文呢?为什么他也能上,这货该是个酱油了吧?

    某渣:因为他的名字是三个字,你的名字弄上去很破坏队形╮( ̄▽ ̄")╭

    刘卡斯特:……老子用钱砸死你!

    某渣:?(? ? ??)款爷,请不要客气的蹂躏我吧~~~~~~~

    PS.款爷他最多的就是钱,最吸引人的就是钱和地位……哈?那张脸?表示只注意利威尔去了从来没想过要注意这货长什么样的飘过~~~~

    一句话小剧场:

    弗里兹王(严肃地):吾是被刘卡斯特卿拉来排队形的。

    下章预告:

    继续夺还战内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进击的巨人]老公是童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释空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释空流并收藏[进击的巨人]老公是童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