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尊宠姬 > 第二十八章(上) 思念,阴谋

第二十八章(上) 思念,阴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转眼几日已逝,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孩抱着一把古琴小心翼翼地穿过景王府的重重回廊,匆匆赶到前厅。

    赐婚之事大出冷氏所料,又有江湖女子陌轻羽登临后位的前车之鉴,此事受到了以冷氏和冷太后为首的百官反对。虽圣旨已下,众人不敢直言反对圣意,但抨击蓝幽夜出身江湖,不晓音律,不通诗书之音不绝于耳,引得蓝幽夜不悦顿生。为平息众议,亦是威吓冷氏,蓝幽夜心生一计,以龙月璃之名挑衅冷太后,令其约定五日之后与冷月欣比试琴艺,若冷月欣胜则由其取代正妃之位,若败则此事就此尘埃落定,不许再有非议。

    明日便是约定之日,自己却在今日才从凌清弦口中得知此事,龙月璃感觉自己被蓝幽夜给坑了。而近来新归,瑞王府中并无丝竹之器,无奈之下,龙月璃只得一早就和凌清弦前往景王府借琴练习,以期心安。

    见月璃抱琴入厅,正在与凌清弦闲聊的龙天浩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问道:“月璃,是否找到称心的琴具了?”

    “嗯,就这把了。”龙月璃将选好的古琴呈在龙天浩面前。

    “这是?”龙天浩见琴后表情不禁有些复杂,抬手轻轻抚摸着一尘不染的琴身,眼中流露不舍,“月璃,你为何选择这把琴?”

    “皇兄,这把琴有何不妥吗?我是见琴房中唯有此琴保养最佳,想必是把好琴才会得到如此爱护,便将它取出来了。”

    “确实是好琴,轻弦生前最喜欢的便是它了。”提及凌轻弦,龙天浩眼中的星芒瞬间便黯淡下去。

    龙月璃没想到此琴竟是凌轻弦的遗物,忙向龙天浩道歉道:“皇兄,抱歉,我不知道这是……”

    “无妨,你拿去用吧。”龙天浩摆摆手道,“轻弦若知你与她眼光相同,想必会很高兴的吧。”

    得龙天浩此言龙月璃也不再推托,小心将琴架好,理好裙摆端坐于前,青葱玉指一拨,一个音符悠悠飘出,回指轻弹,零落的音符随着旋律共谱出一曲轻快飘逸的乐音。

    “这是……逍遥行?”一旁倾听的凌清弦只觉似曾耳闻,抬眸问道。

    “没错。不想清弦姑娘对音律也有如此造诣。”龙月璃停下琴音惊叹,“这曲逍遥行乃是当年皇兄所授,曲风悠扬明亮,寓意逍遥人生的潇然洒脱。”

    与龙月璃含笑的眼光相对,龙天浩也不由一笑,“月璃,想不到十数载已去,你竟还记得此曲。只是时过境迁,不知你今日可有雅兴与皇兄共奏一曲?”

    “乐意之至。”

    片刻过后,乐音再起,龙天浩持竹箫立于龙月璃身侧,伴着悠扬轻快的琴音,温润轻柔的箫管之音袅袅响起,幽静典雅,琴箫和鸣中自有一番别样的淡然与潇洒。

    龙月璃合眸,双手随心而动,十指间清音流泻,悠悠回响。只是这分明是一首轻快明亮的曲子,随着曲调渐趋欢快,心中却有一丝空缺在不断放大。那是来自蓝幽夜身体的一种不协调的异感,与曲调格格不入的哀愁。

    曲至*,那种莫名的不协调感愈强,龙月璃手下一颤,一个不和谐的杂音划破了萦绕耳畔的和弦,龙天浩的箫声也随之停止。

    “月璃,怎么了?”

    “不清楚。”龙月璃满腹疑窦地摇摇头,“刚才这个身体好似在抗拒我的命令一般,无法按照我脑中所浮现的旋律去演奏。”

    “诶?”龙天浩亦是不解。

    此时一旁的凌清弦起身走至龙月璃身侧,似乎明白了什么,开口说道:“看来是幽夜对这首曲子的记忆干扰了你的演奏。”

    “什么意思?”

    “人对音律的掌握靠的并不止是脑中对旋律的记忆,还有身体对曲子的感受。其实这只是逍遥行的前段,并不是其精华所在,前段太过明快与乐观,没有历经风雨的逍遥并不能体现出一个人的坚强。”凌清弦解释道,“但逍遥行的后段是以历经风雨后仍能逍遥自在,旷达面对人生的理念谱写的,其意义前段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而幽夜向来只弹奏逍遥行的后段,她总是说前段的表达太过盲目,是生活在暖房中的人的妄想。”

    “后段?”

    “嗯,只是这段曲子少有人知而已。”

    果然是她的思想风格,龙月璃心里默默念道。听凌清弦这么一说,他倒也对这首逍遥行的后段颇有兴趣,几经考虑,他还是开口问道:“清弦姑娘,不知你可否弹奏一曲逍遥行的后段让我们欣赏一番?”

    “嗯?我试试吧,我也只听幽夜弹奏过几次。”

    龙月璃起身让开位子,凌清弦理裙安坐,十指轻捻,一丝哀音悠悠响起。

    龙月璃终于明白当时凌清弦听闻前段后会是疑问的口吻了,这后段旋律虽粗闻之下似与前段并无太大差别,但细细倾听下,后段那哀婉中蕴涵的坚强与旷达确实是前段难以媲美的优美。

    一小段与前段的衔接结束后,羽调渐起,商音渐浓,曲调中的凄凉之意几有催断人肠之感。只是自悲音起后,凌清弦便觉这把古琴内藏玄机,似有什么东西经由琴弦和手指进入了自己的脑中。渐渐的,异感愈强,一股难言的感情涌上心头,一段哀婉却又不失坚强的佳乐随着琴音从凌清弦唇齿间缓缓飘出:“

    逍遥曲,歌逍遥,逍遥生,逍遥活。身无束,体无锢,万般逍遥心不缚。愿君忘,相思苦,万般哀绪随风故。

    奈何桥上妾将去,影无踪,形无迹。自古多情伤别离,霜落地,悲渐起。唯今君身空悲忆,亦难觅,旧时期。

    君影醉卧残泪逃,鹊桥遥,花期早。望君梦醒见今朝,星依旧,月相照。形灭魂散情未销,妾已去,君须晓。

    悲哀忧愁随涟漪,情相记,悲渐息。昔日共引逍遥曲,哀愁远,悲苦离。今朝不悔情丝系,念逍遥,伴君忆。”

    琴声渐息,凌清弦恍然从失神中惊醒,却发现龙天浩及龙月璃亦是一脸震惊的神色,不同于他们的茫然,心思细腻的凌清弦却已大致猜到了事情的始末。那涌入心头的,令人心疼却又无比开朗的感情,还有那首哀婉却又处处透露着真情的歌曲,怕会是……

    “清弦姑娘,这首曲子是……”龙天浩锁眉问道。虽未曾听过此曲,但曲词中的词意却是让人难以不介怀。

    “娘亲!娘亲!”未待凌清弦回答,一道稚嫩的呼唤便传人厅中。

    只见龙彩音身着睡袍,一头青丝未及梳理披散于肩,光着两只小脚丫向前厅赶来。时值寒冬,凌清弦看她赤脚踏地,忙急步上前将她抱入怀中,心疼地说道:“小公主怎么今天起得这么早啊?这么光着脚丫在地上走会受寒的。”

    龙彩音亲昵地搂着凌清弦,奶声奶气地回答道:“清弦姐姐的怀抱好温暖啊。清弦姐姐你知道吗?刚才彩音听到娘亲的声音了!”

    “真的吗?彩音!你在哪里听到的?”龙彩音的话不由让龙天浩大为激动。

    “就是刚才啊!彩音听到娘亲唱的曲子了。”

    “刚才?”刚才唱曲的不就是……

    “小公主,你听听看是不是这首曲子?”凌清弦将龙彩音轻轻置于腿上,重弹逍遥行,按照刚才脑中的印象又将曲子唱了一遍。

    “嗯,就是这首曲子,彩音以前听娘亲唱过前两段。那时候她脸色好白好白的,一边弹还一边流着泪,还让彩音先不要告诉爹爹。”龙彩音听完凌清弦的曲子重重点了点头,一双水灵灵的明眸直直地望着凌清弦,“清弦姐姐,你唱这首曲子的时候声音和娘亲好像啊!”

    凌清弦自动忽略掉龙彩音的后半句话,抬首对龙天浩说道:“王爷,看来我所料不差,这首曲子,应该是已逝的王妃为你所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魔尊宠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水天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水天依并收藏魔尊宠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