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尊宠姬 > 第三十七章(上) 留情,绝念

第三十七章(上) 留情,绝念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月之期,这便是现在神华宫的极限了吗?

    自己建立起神华宫也不过短短四年时间,他们能在雨轩宫的全力追查下将月璃等人回京之事隐瞒将近一个月,想想也算是令人满意了,毕竟雨轩宫在江湖上立足已有百年。想必是此次月璃回京及赐婚之事闹得满城风雨,让雨轩宫的那一群老狐狸得到消息了吧。来日方长,神华宫日后必会更加强大也必须更加强大,强大到足以支持她完成那个伟大而艰巨的计划。

    白无尘等人急匆匆地出声叫住了龙月璃等人,瑞王龙月璃回京之事他们早有耳闻,只是没有将其和雅音千昼联系在一起而已。直到数日前江湖上神华宫宫主蓝幽夜下嫁瑞王龙月璃之事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他们才猛然觉得此事定有联系。只是没想到他们匆忙赶赴京城却发现,原来传言中的瑞王龙月璃竟然就是他们雨轩宫的少主!这样的发展实在是出乎意料。

    “白长老,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此时白无尘等人的出现时机不佳,蓝幽夜的口气自然不是很好。

    听闻蓝幽夜冷淡的口吻白无尘不禁有些愠怒,也顾不上语气是否无礼便开口指责道:“少主,你身为雨轩宫的代宫主却不知自守,擅自带着公主殿下离开宫门已快至旬月,其间无任何通告和消息,你说,这是身为雨轩宫少主该做的事吗?”

    “轰!”一道黑雷在白无尘眼前瞬间炸裂,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漆黑的焦坑。

    白无尘等人惊讶地看着眼前那熟悉又陌生的少主,才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到底是如何如此迅速地将自身的灵力提升到如此境界?恐怕现在即使他们三人同时上阵都未必能敌过他一人吧?

    “放肆!谁准你如此和本王说话的?”蓝幽夜冰冷的眼神扫过白无尘等人的脸,“本王既是雨轩宫少主,更是当今龙国的二皇子,本王归家还需向你们通报吗?至于宫羽,她是心甘情愿随我来到京城,我难道还会亏待她不成?”

    见蓝幽夜动怒,不明真相的易青木忙上前劝慰道:“少主,请息怒。大哥他只是一时心急失了分寸而已,并不是有意冒犯,烦请少主不要见怪。而且宫羽公主乃宫主所托,雨轩宫上下无一人敢推托怠慢,因此在您和公主殿下与宫中失去联系后大家自是心急如焚,还望少主多多担待。”

    “现在你们已经见到本王了,也得知宫羽的下落了,那么你们可以放心了吧?我现在要进宫面见父皇,你们要走便走,要留就随幽夜回瑞王府去等我回来再说。”

    “这……”

    蓝幽夜不理会白无尘等人的难处,径直向皇宫的方向绝尘而去,留下了一个漠然的背影。

    此时的龙月璃心里自是五味杂陈,回京时间一久竟然一时间把雨轩宫都给抛在脑后了,要是被师父知道了就完蛋了。可是现在自己这样子又不能告诉白长老他们,堂堂雨轩宫少主变成一介女流,被知道后怕只会是成为他们茶余饭后调侃自己的笑料吧?如何应付他们又是个大问题。现在幽夜已经假扮自己糊弄了过去,那么现在自己就得以幽夜的身份去行动……幽夜的身份!

    龙月璃脑中灵光一现。幽夜的身份!这不就是最好演的角色嘛!

    龙月璃努力地模仿着蓝幽夜平日的神情语调,转头对凌清弦和花言月说道:“清弦姐,言月,我们走。”

    凌清弦心中暗笑,没想到龙月璃对幽夜观察得倒是挺仔细,不管是神态还是语调都学得有七分相似,要不是自己终日与幽夜在一起一时间还真是难以分辨出真假。

    “好。”凌清弦等人自是知道龙月璃不想泄露身份,便不再多言随着她往王府走去。

    白无尘等人无奈地对望了一眼,只能叹口气跟了上去。没想到这冷如冰山的蓝幽夜竟然会同意嫁给少主,想来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还有少主的功力,今日看似奇怪又说不出哪里奇怪的表现,似乎在少主和公主殿下离开的这一段时间中发生了不少意想不到的事情。

    很快,王府就到了。还没等众人进门,一个小小的身影就从里面冲了出来。

    “清弦姐姐,清弦姐姐,彩音等你好久了。”龙彩音一头扎进凌清弦怀中,撒娇般地蹭着。

    凌清弦弯腰将龙彩音抱入怀中,笑意盈盈地问道:“小彩音今天怎么想起来找清弦姐姐了?”

    “这两天轻羽都在忙,没空陪彩音玩。”龙彩音委屈地戳着小指头。

    “那小彩音怎么不去找爹爹呢?”

    “爹爹又把自己锁在后花园里了,彩音不敢去找他,这个时候的爹爹很可怕的。”

    凌清弦皱眉。这个景王是怎么回事?听闻其他人说每到秋日景王妃的祭日之时景王总会把自己锁在后花园中对着王妃所喜欢的菊花终日酗酒直至酩酊,不理任何事情。想来是前几日的事情又刺激到了他,以致他又沉溺于往事不可自拔了。纵然他对王妃一往情深,只是作为一个父亲却如此忽视自己的女儿,这般行径实在无法令人苟同。

    “小彩音,清弦姐姐陪你去找爹爹如何?”

    “不要,爹爹会生气的。”龙彩音将头埋入凌清弦怀中摇头道。

    “不要紧,有清弦姐姐在,再让幽夜姐姐陪你一起去如何?我们要让爹爹好好地振作起来,这样才能陪着彩音一起玩啊,好不好?”

    “好吧,不过爹爹生气了清弦姐姐要帮彩音哦。”龙彩音眨巴着大眼睛认真地说道。

    “好,清弦姐姐当然是帮着小彩音的了。”

    龙月璃亦是担心龙天浩的情况,且又无需和白无尘等人打交道,他自然是乐意前往,“言月,将白长老他们带往客房休息,其余事情等月璃回来再说。”

    “是,小姐。”花言月会意,将白无尘三人带入府中。

    “你们也跟上来吧,彩音公主要回景王府了。”凌清弦示意陪龙彩音过来的丫鬟和侍卫。

    些会功夫,一行人便到了景王府门前。

    穿过层层门扉,绕过重重回廊,眼前出现了一个雅致的花园,其上的“菊影苑”三字婉约柔美,看似应是出自女子之手,想来应该是已故的景王妃凌轻弦所提。

    又是一场冬雪过后,冬霾已散,踏入园中便是一幅奇景。青松的针叶上,凝着厚厚的雾凇,像是一树树洁白的秋菊;那落叶乔木干枯的枝干上裹着雪,宛如一株株银树玉雕,连那灌木丛都成了洁白的珊瑚丛,千姿百态,令人扑朔迷离,恍惚置身幻境之中。园子中心的湖泊在严寒的天气下也早已冻结成一块光亮的冰镜,松的清香,雪的冰香,都给人一种凉莹莹的抚慰。一切都在过滤,一切都在升华,似乎连人浮躁的心,都要被这洁净的纯白所净化。唯有那环绕湖畔的那一堆雪下露出的枯枝,隐隐透露出了一丝莫名的不协调,那是,秋菊的残枝。

    离湖畔不远处是一个雅致的凉亭,里面的人,是龙天浩。

    走近凉亭,扑鼻而来的是幽幽的酒香,混杂着微寒的空气,拉回了众人游离的思绪。眼前的桌子上铺满了各种各样的画卷,有花,有人。只是花,都是菊花,人,都是同一个女子。细细一看,有的画是旧画,有的却是新作,连墨迹还未干透。

    “皇兄,你怎么又饮酒了?”龙月璃见龙天浩沉浸在自己的遐思中并未察觉众人的到来,便开口唤起他的注意。

    “月璃,你怎么来了?现在你不是应该在为婚礼做准备吗?”龙天浩似乎没有预料到龙月璃的到来。

    “王爷,”凌清弦抱着龙彩音走上前去,犹豫再三还是开口说道:“今日我们来此,皆是由于你的懦弱!”

    “懦弱?本王?”凌清弦一改平日温婉,口出指责着实让龙天浩有些意想不到,只是现在的他,似乎有些兴趣听听她的说法,“清弦姑娘何出此言?”

    凌清弦没有注意到龙天浩那一闪而过的异样,心怀对龙彩音的疼惜她便也顾不上礼节,直言龙天浩的过失,“王爷,你也知瑞王本应在瑞王府准备他和幽夜的婚礼,只是因为你的懦弱,他才特意赶来的。彩音公主幼年丧母,自小便需要关怀,可是王爷却时常将自己锁在这花园中借酒浇愁,你想过她的感受吗?平日里有皇后娘娘照顾彩音公主可能不会感到孤单,可是如今大婚在即,皇后娘娘忙于婚事筹备无法脱身,此时你却又因前日之事沉沦于往事而在此借酒浇愁,你说,你的所作所为对得起作为彩音公主父亲的身份吗?”

    没想到平日温婉如水的她生起气来竟是这般模样,虽然人们皆言温顺的人生起气来更可怕,可是他却觉得,此时因为彩音而动气的她却是比平日更加动人。

    对于凌清弦的指责龙天浩自是心知肚明,可他却不动声色,故作不服地质问道:“清弦姑娘,这乃本王家事,你似乎有些越界了吧?如果可以的话是否可以告知本王你为何对彩音的事情如此挂心?”

    “这……”凌清弦一时不知如何应答,思索再三,她慢慢地开口说道,“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魔尊宠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水天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水天依并收藏魔尊宠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