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魔尊宠姬 > 第三十八章(下) 大婚之日

第三十八章(下) 大婚之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随着三人缓慢的前行,三段赤羽绫横置于前方,须要新人一起跨过去,意味跨过人生的坎坷挫折,同甘共苦。三人手握手一步跨过走向正堂。

    在凌清弦和蓝幽夜的搀扶下龙月璃终于走到了正堂。凌清弦松开扶着龙月璃的手,交到蓝幽夜手中,泪盈眶,微笑着点了点头便后退站在一旁,看着龙月璃和蓝幽夜携手走向花堂。

    正堂中央挂着一个被双龙承托的大红“囍”字雕挂,四周房梁柱子或缠或挂着鲜红的绫罗轻纱,精美的灯笼。正堂地上铺着绣有龙凤呈祥图案的赤灵狐地毯,龙天翊和陌轻羽端坐在正堂屏风前的正位,此刻的他们皆是欣慰地看着龙月璃和蓝幽夜走入正堂,漫长的担心终是多余,婚礼最终还是顺利地进行着。

    正堂两侧和门外则整齐地摆放着数排桌子和座位,参加的婚礼的来客此时都已经依次按安排好的座位入座,桌上满是各种奇珍异果,山珍海味。座位后就是两排持酒侍婢,再后边是两扇长达几十米的灵檀木龙凤画屏,透过轻纱,可以隐约看见屏风后的许多被烛光映照出的影子,乐师们正竭尽所能地演奏着欢快的喜乐。

    看向正堂中间,两块绣金红丝蒲团放置于地上,蓝幽夜牵着龙月璃立于前面,等待着最后一步的进行。

    礼部的司仪见龙月璃与蓝幽夜皆已准备就绪,便清嗓大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二皇子龙月璃乃国之栋梁,朕之肱股,文能治国齐家,武能定国安邦,德才兼备,圣业振兴,实宽朕心。蓝氏之女幽夜兰心蕙质,温顺贤良,外有兴夫旺子之相,内有恭敬双亲之品,妇有百德,聚其一身,妇有百善,其能行之。今有仁义之夫,柔顺之妻,天地和合,国家兴旺,远至百代。特赐婚于龙武二十四年腊月廿九举行新婚大典,兹日隆重迎娶蓝氏千金,今日完婚,钦此!礼始!”

    蓝幽夜虽是厌恶这种繁琐无益的礼节,可是今日大典事关重大,自己又代表着皇族的身份,也只能无奈地随着礼节与龙月璃面朝门外在蒲团上跪下。

    “拜天地!姻缘难求,唯天地造化,铭刻三生石上,故情定今生,亦得心感其德。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起!”

    蓝幽夜不屑地随意拜了三拜,天地?她偏偏要逆天行事!

    “拜高堂!士有百行,以孝为先,人有百善,以孝为首。生育之恩,养育之情,重莫如天地,生生世世不可忘怀。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起!”

    进行到这步众人的心情皆有些莫名的波动。想起这十年对龙月璃的亏欠,龙天翊与陌轻羽在龙月璃下跪叩首时皆有些坐立难安,心中的愧疚不由暗自上涌。而龙月璃,他并没有想到这十年的时光,他现在心中所想,是凌清弦告诉他的故事。

    蓝幽夜自小被她的父亲所抛弃,历经万般磨难,此时让她跪拜高堂不知她心中是何感受。龙月璃很想知道蓝幽夜是否为此伤感,可惜一条红盖头,彻底隔断了他的视线,如果可以,他希望日后,能慢慢抹去她心中的伤痛。

    “夫妻对拜!一世情,三世缘,唯念新人若比翼鸟双宿双飞,如连理枝同心同德,似并蒂莲相生相爱,共伴一生。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礼成!”

    简单的三次互拜,成亲的大数礼节都已完事,受了各位宾客的祝福后,龙月璃在凌清弦的带领下向新房走去。他还是不敢相信,就这么简单,她就成了他的妻,而另一侧,一道伤心的目光自始至终一直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她也不敢相信,就这么简单,他就成了她的夫。只是她的哀婉,依旧被那火红的盖头相隔,未能传到他的眼中,或许,擦肩将是难以回头的错过。

    进入内门,便已无熙攘的人群,龙月璃身边仅有凌清弦,徵羽言月和米星语相伴。一把扯下碍事的盖头,穿过重重回廊,几人的影子在灯笼的微光照射下不断闪现。行至婚房门前,门外挂着两大红灯笼,发散出艳丽的红光,照映出龙月璃脸上的疲惫。龙月璃缓缓推开房门,房内正对的墙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囍”字,婚房内整齐地摆放着许多珍贵的灵木家具,都是请能工巧匠精心雕琢的龙形凤纹和奇珍异兽,栩栩如生。屋内飘散着一股微微的定心灵檀香的味道,最右边则是放置了一张雕刻华美的大床,鸳鸯枕,龙凤被,视线所及皆是喜庆之物。

    “月璃,你就先在此休息吧,幽夜恐怕还得陪着宾客,想必得夜半过后才能归来。我们就先离开了,你好好休息,有事叫言月或星语即可。”凌清弦见龙月璃一脸倦容便好心地提醒道,今日也是折腾了一天,想必不管换成何人身着这一身装扮都会劳累不堪的吧。

    “也好,我先休息一会。”龙月璃点头。

    片刻过后,龙月璃便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睡去了,只是恍惚间,他突然察觉到有人进入了房间。

    “来者何人?”

    “宫主,没想到你做事还是一样如此周密,皇城中部署的眼线如此密集让我想伺机破坏都没找到机会啊。”一个陌生的男声在房中响起。

    龙月璃的迷糊的思绪立刻清醒过来,他从床上坐起,警戒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一身黑衣的男子,“你是谁?竟敢擅闯王府!”

    “我是谁?宫主你这是在开玩笑吗?我可是……”黑衣男子的话还未说完,一把锋利的匕首破窗而入,削落了他数根发丝,深深地扎入墙中。

    “冥煞,谁准你进入我的新房的?”

    冥煞不悦地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蓝幽夜,心中不禁嘀咕着:“龙月璃?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真名?”

    “幽夜,你认识他?”

    “幽夜?原来如此。”听到龙月璃的称呼冥煞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奥妙,“宫主,没想到你竟然用了我给你的……”

    “闭嘴!跟我走!”

    “是。”冥煞意味深长地看了龙月璃一眼,便随着蓝幽夜离开了新房。

    行至一处无人之所,蓝幽夜停下脚步,转身问道,言语中充满了杀意:“冥煞,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敢!你当然敢!不过我可还是大有用途,你确定要除掉我?”

    “废话少讲,说!你今日潜入王府想干什么?”

    冥煞云淡风轻地扯皮道:“宫主今日大婚却又没有发喜帖给我,所以我特意来王府蹭顿饭吃而已。”

    “说!你来干什么?”一道黑雷隐没在夜色中从冥煞身边掠过,“你应该知道,我很没耐心的,快说,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冥煞收起脸上虚伪的假笑,语调阴邪地回答道:“宫主,你我都是明白人,我想要什么自我罗刹殿投入神华宫门下之时你不是就知道了吗?我要得到你,无论用什么方法,即使这只是一场交易我也无法容忍其他男人生活在你的身边,我要,毁掉这一切。”

    “冥煞,你的人还是和你的罗刹殿一样龌龊,实在让我作呕。”蓝幽夜不屑地看了冥煞一眼,脸上尽是鄙夷之色,“我想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止。胆敢从中作梗的,你应该明白下场为何。”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但是我冥煞想要的东西也没有人可以阻止。龙月璃,他到底哪里比得上我!你的计划我会为你达成,你的愿望我会为你实现,为什么你偏偏选择了他!。”冥煞眼中射出了阴冷的杀意,杀掉他,蓝幽夜身边就没有那碍眼的存在了,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的。

    “他?无论什么都比你强。”蓝幽夜淡淡地回答道。

    “你!”

    “论外貌,他比你顺眼;论势力,雨轩宫少主和皇子的身份更胜于你;论人品,你连他的脚趾都比不上;至于个人实力,你更是比不上他。”

    “他比我强?宫主,你未免也太抬举他了。只不过你为了接近他和雨轩宫还动用了我所给的移魂蛊,倘若让他知道了不知道会作何感……唔!”

    话未说完,蓝幽夜的手却在眨眼间掐上了冥煞的脖子,浑身散发无比凛冽的灵气,“冥煞,我警告你,别仗着自己有些用处就一再挑战我的耐心,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我会直接扭断你的脖子!”

    冥煞惊悚的看着眼前判若两人的蓝幽夜,此前感觉龙月璃的身体并没有太过强大的灵力,还计划着伺机除掉他,却在此刻被她轻易地扼住了咽喉,这强大而迥异的灵气,着实是令人匪夷所思。

    “滚!别再妄想伤害他!”蓝幽夜松开她的手,恶狠狠地盯着冥煞,“好好回你的罗刹殿待着,别给我惹事,有需要的时候我自会通知你。除此之外你再敢轻举妄动的话,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是……是……”冥煞心有余悸地摸着仍留着鲜红的指痕的脖子,假做恭敬地回答道,“属下告退。”

    冥煞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这个女子实在太过可怕,无论是心计,还是她的实力,皆是世间女子难以比拟的高深莫测,犹如一朵美丽的毒玫瑰,危险而诱人。自继承罗刹殿以来他从未受到如此奇耻大辱,他向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何曾被人蔑视,甚至被人扼住了咽喉。不过,她越孤高,越冷漠,越是鄙视他,他心中征服她的*就越是强烈,那畸形扭曲的征服欲与占有欲早已在他心中根植,她只能是他的,得不到,那就玉石俱焚!没有人可以得到她!

    蓝幽夜站在原地望着冥煞远去的背影,心中亦是万般纠结。为了计划的成功,她留住了他;只是以他的为人,日后必定是养虎为患,必须加强对他的监视,以防他猝不及防的反咬。只是无意间,她又为龙月璃结下了一个危险的仇敌,这不由让她,心中泛起了隐隐的愧疚与不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魔尊宠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洛水天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水天依并收藏魔尊宠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