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超级女学生 > 134:财色兼收,战友聚会

134:财色兼收,战友聚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沐瑶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闭着眼睛,羽睫轻颤,耳朵却伸的老长,听着浴室里的动静。

    不一会儿,花洒的声音戛然而止,沐瑶的心也跟着紧绷了起来。

    一阵琐碎的声音响起,像是雷霆在刷牙,沐瑶偷偷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浴室门内,那抹被灯光映射出的高大身影,挺拔又健壮,当下不由的脸红心跳。

    随着那身影动了,沐瑶连忙闭上眼睛,开门的声音响起,雷霆穿着一条灰色的睡裤,手里拿着毛巾在擦着自己有些微湿的短发,性感的胸肌和腹肌上,还隐约挂着几滴未干的水珠,看上去十分性感。

    雷霆站在浴室门口,看着那一抹窝在被子里紧绷的小身板不由的勾唇笑了,眼睛里满是宠溺,只见他回手将浴室的灯关上,而后随手将毛巾丢在一旁,盯着那正方形的大床,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沐瑶紧抿着唇,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雷霆在她背后那抹炙热的目光,耳边响起他的脚步声,还不等她多想,只感觉被子一轻,而后整个床一个失重,雷霆已经一跃而上,进了被窝。

    鼻息间弥漫上一层沐浴露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沐瑶能够感受到那抹温热的体温离她很近,可她此时全身僵硬,连翻身都不敢。

    心下不由的开始自我催眠,睡着了……睡着了……

    雷霆上床后,先是将枕头摆放好,而后看了一眼背对着他的沐瑶,眼中的光泽闪了闪,大手一挥,便将沐瑶扯进了自己的怀里。

    沐瑶只感觉自己额头一顿,整个人已经撞进了他结实的胸膛,口鼻间满是他的气息,自己枕在雷霆粗壮的手臂上,双手附在他的胸前,感受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睡吧。”

    雷霆低沉的声音放的极轻,手上的力道却紧了紧。

    沐瑶低着头微微睁开眼睛,感受到自己被雷霆抱了个满怀,却没有挣扎,心下像是被什么东西塞得满满的,见雷霆似乎没有多余的动作,沐瑶抿了抿唇,缓缓的闭上眼睛,偷偷的伸出一只手,环住她的腰身。

    雷霆的眸中漫上一层笑意,嘴角微扬,低头在她的发髻上印了一枚吻。

    第二天,秋高气爽,又是一个大晴天。

    沐瑶这一觉卸下了杀手应有的防备,睡的无比安稳,安稳到连梦都没有做,一睁眼已经是早上了。

    刺眼的阳光透过屋内的落地窗洒满了一室,沐瑶睁开眼睛,眸色之中还有未退的慵懒,待意识稍微清晰一些才发现,身旁的位置已经没有人了。

    动了动鼻子,沐瑶起身靠在床头,却闻到了一丝香气,紧接着,客厅里传出了几声瓷器碰撞的声音。

    沐瑶本能的勾起了唇角,脸上是满足的神色,而后起身披了一件外套,出了卧室。

    客厅里,浅绿色的餐桌前,雷霆正低着头,左手拿着一个碗,神色认真的盛粥,听到开门声,他才顿住手中的动作,抬眸看了过来。

    沐瑶穿着睡衣,肩上披了一件针织外套,慵懒的靠在门边,看着雷霆的举动,嘴角始终挂着一丝淡笑。

    “起来了。”

    迎着清晨的阳光,雷霆好看的眼角沁着一抹柔色,一边将盛好的粥放在桌子上,而后放下手中动作向沐瑶走来。

    “我简单做了点吃的。”

    沐瑶任由雷霆牵起她的手,随着他来至桌前,餐桌上,工整的摆放着简单却丰盛的早餐,粥的清香萦绕在清晨的空气中,让人不觉间感到温馨。

    像家的味道。

    两人在餐桌前坐下,沐瑶的目光落在自己面前餐盘里那煎的美貌到让她不忍心去吃的鸡蛋,而后又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雷霆。

    “怎么了?”

    雷霆挑了挑眉,见沐瑶不动筷子,不解的问。

    沐瑶笑了笑,突然开口说道:“没想到霆爷如此心灵手巧、蕙质兰心,我这算不算才色兼收?”

    雷霆闻言轻笑出声,用筷子敲了敲碗,故作严肃的说道:“想一想我还是有点吃亏呢。”

    看到雷霆那幼稚的假正经,沐瑶抿唇笑了,这时,客厅的门被人敲响了。

    两人一愣,对视了一眼,这房子除了他们俩,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怎么会有人突然来访?

    心下虽然疑惑,但雷霆还是起身去开门。

    门一打开,首先映入雷霆眼帘的,便是一件极具挑逗诱惑的真丝镂空性感内衣和一对傲人的双峰。

    一抬眼,隔壁那婀娜多姿的女邻居雪芙已经摆好了造型,只等雷霆那一眼看过来,她的媚眼便同时抛了出去。

    “帅……”

    “砰!”

    雪芙的‘哥’字还被卡在喉咙里,面前的门已经被雷霆给一下子关了上。

    雪芙眨了眨眼,半晌没反应过来,而后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装扮,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心下不由的憋了一口气,将手中空着的油壶随手丢到了地上,冲着那紧闭的大门轻哼了一声:“你越假正经,我就越要逼你就范。”

    说完还不解气的踢了一脚脚边的油壶。

    雷霆没有理会门外的雪芙,关了门后便又回到了餐桌前。

    “对门的?”

    沐瑶明知故问,她刚刚早就用异能看见了门外那故作风骚的女邻居,不由的暗叹霆爷的魅力无法挡啊,主动送上门,还拿了个油壶,是要借油吗?

    雷霆看着沐瑶,眼底漫上一层笑意,轻轻点了点头。

    “你觉得她那衣服好看吗?”沐瑶咬着筷子,故意逗他。

    雷霆抬眼看了她一眼,眯着眼睛轻语道:“她穿着不好看,你穿没准能好看。”

    沐瑶一眨眼,脸一下子红了彻底。

    瞪了雷霆一眼,沐瑶闷头开始吃饭。

    雷霆眼中的宠溺神色更盛,把自己盘中的鸡蛋也夹到沐瑶的盘子里,低语道:“多吃点,太瘦了,抱你睡觉都不敢太用力。”

    “咳咳……”

    沐瑶忍不住干咳两声,脸上再次爬上两朵红霞。

    一早,雷霆帮沐瑶拎着书包,一路一直将她送到校门口对面的路口才停下。

    “林傲今天在哈市逗留一天,我一会儿去找他,你放学了给我打电话。”

    雷霆一边将书包递给沐瑶,一边随意的帮她把外套的最上面的扣子扣上:“天冷了,别感冒了。”

    正值上学早高峰,四下不少三中的学生频频举目侧望,见到雷霆时,女生们一个个面露桃花,暗暗心惊,竟比她们想象的还要帅。

    沐瑶免疫掉周围人的目光,对着雷霆点了点头:“下午红番社有些重要的事,我可能要去处理一下,等到晚上我再跟你联系。”

    雷霆点了点头,而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校门口,对着沐瑶说:“进去吧。”

    沐瑶背着书包进了三中校门,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了,雷霆才转身离开。

    而另一个街角的拐角处,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女人隐匿在角落里微微的露出一半身子,灰暗的眸子盯着沐瑶消失的地方,微微的勾起唇角,露出一丝血腥的冷笑。

    沐瑶刚到教学楼下,便看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沐美。

    不待沐瑶开口,沐美便抬眼把她整个人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而后故作不悦的语气问道:“你昨天去哪了?”

    沐瑶心下一惊,她竟忘了把租房子的事告诉美美。

    自己如果搬出去住,那不就是把美美一个人丢在学校宿舍了吗?

    “雷霆在校外买了房子,我搬出去了。”沐瑶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

    主要是这种事情也瞒不了多久,更没有必要隐瞒。

    沐美似是没反应过来,眨了眨眼,不确定的问道:“搬出去了?”

    沐瑶点了点头,沐美见状连忙快步走至沐瑶身旁,不由的低声惊呼:“你和他同居了?”

    沐瑶又点了点头,而后尽量安抚沐美说道:“他这次特意丢下手里的事来哈市陪我,而且我们俩就是多了单独相处的时间和空间,没做别的,别乱想。”

    “我的亲姐,我能不乱想吗。”沐美有点生气,但又知道沐瑶是有分寸的人,想了想开口说道:“你可千万别被他的美色给迷惑了,到时候委屈了自己。”

    沐瑶不由的翻了个白眼:“我是那种只喜欢美色的人吗?”

    “你不是吗?”沐美开口反问。

    沐瑶想了想,咧嘴笑了:“还真是。”

    “哎呀,我跟你说真的呢。”

    “我知道了,一个国家的将军还能强暴了我不成。”

    两人一路瞎伴着嘴,一边进了教学楼。

    下午放学,红番社的小弟特意开了车来接沐瑶和沐美,两人也没有任何耽搁,铃声一响便双双离开了学校,直接去了红番社。

    一进顶楼的会议室,如烟已经准备完毕。

    今日便是山道会何云涛邀如烟小聚的日子,想必是已经查到了,刘刚的事情是红番社所为。

    “瑶姐,都准备好了。”如烟见沐瑶来了,走上前开口说道。

    沐瑶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一旁的火狐:“窃听器装好了?”

    火狐勾起嘴角,笑的妖娆:“放心吧,最新科技,估计何云涛那种土鳖见都没见过。”

    一切准备妥当,沐瑶看着如烟说道:“小心一些。”

    如烟勾了勾唇,微微点了点头。

    山道茶楼,此时门前已经停靠了不少名车,数名面色严谨的黑衣人双手背至身后,黑色墨镜下的眼睛四下扫视着,整个气氛莫名的给人一种紧张感。

    茶楼内侧的一间封闭包间内,何云涛坐在主位上,手里夹着一根拇指般粗的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挑眉看向对面一身女士西装的如烟,和她身后仅有的两名手下。

    嘴角上扬,何云涛轻笑出声:“八姐果然是女中豪杰,这外出会友,竟只带了两名手下。”

    如烟的脸上挂着淡漠且疏离的微笑,眼中的神色毫无波动,她往常的作风亦是如此,不会去刻意恭维任何人。

    “云涛大哥说笑了,不过是一次小聚,难不成还要带上百十号兄弟一起?那云涛大哥可要破费了。”

    “哈哈……”何云涛听了如烟的话不由的爽朗出声,而后却一下子收住。

    恢复了一脸淡然,何云涛在烟雾下的眼神闪过一丝锐芒,看着如烟低声说道:“八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哈市的局面在这几年可算是十分稳定,我何云涛断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打扰八姐。”

    “不过前些日子,八姐的动作可是够大的啊?不但从刘勇旭的手中夺回了自己的实力,还一鼓作气的拿下了于志文,我何某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当然……”不等如烟说话,何云涛自顾自的接着说道:“这些事情我何云涛不会管,我也管不着,虽然八姐突然将哈市的格局给打乱了,但并不影响大局,区区一个道外区,我们山道会和江北的黑龙会都没有放在眼里,全当是为了庆祝八姐大难不死,后福来之。”

    说完这些,何云涛抬眼观察了一眼八姐的神色,却见其依旧是面色如常,似是也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架势。

    如烟坐在榻榻米上,笔直的挺着胸,火红的嘴唇微微的闭着,确实是没打算接何云涛的话,因为她知道,他还没说完。

    一旁默默完成茶道的和服小姐,举起茶壶为两人各倒了一杯茶,那茶很香,香气一下子就蔓延至众人的鼻息间。

    何云涛将手中的雪茄掐灭,而后举起茶杯轻轻的喝气,半晌才讲究的轻抿了一口。

    放下杯子后才继续道:“不过前不久,我小舅子刘刚突然死了,更是死无全尸,脑袋被挂在我山道会旗下的骆驼酒吧大门前,我想八姐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确实在电视上看到了新闻。”如烟淡声接话。

    何云涛闻言不由低声笑道,虽是在笑,但是眼神之中却沁着寒意:“只是在电视上看到了吗?八姐,咱们都是爽快人,卖关子可不是你的作风。”

    “哦?”如烟不由的挑眉,唇角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却是讥笑。

    “难道云涛大哥认为,这件事是我红番社做的?”

    何云涛从鼻间冷哼道:“难道不是吗?”

    “那我便问问云涛大哥,从何处想到,这件事与我红番社有关?”如烟身子微微前倾,给对方在姿势上增加一丝压力。

    何云涛眯了眯眼睛,挑眉道:“在刘刚死之前,他带着人伤了卓文皓,而卓文皓,是八姐的左膀右臂。”

    如烟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嘴角的弧度也越来越大,最后淡淡的笑出声来。

    “原来云涛大哥已经查到这件事上了,那么我倒要问问了,卓文皓,我堂堂红番社四大堂主之一,被人给打伤了,那个人,不该死吗?”

    不等何云涛说话,如烟便收住嘴角的笑,一脸厉色的看着他缓缓出声:“在我柳如烟的心里,所有威胁到我弟兄生命的人,没有例外,都得死!”

    何云涛不由的一震,看着如烟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杀意,心下顿了顿。

    “哈哈!”

    待反应过来,何云涛不由的大笑出声,眼中却是狂妄的神色:“八姐,有些时候可别太自信,我要是今天不想让你走出这个门,你真以为就凭你们三个,能走得出去?”

    话落,只见何云涛身后的十余名大汉纷纷动作统一的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那枪早已上膛,明显是早就准备好了,枪口直直的对着如烟,只要何云涛一个手势,如烟瞬间就会被射成蜂窝。

    而这时在反观如烟,却依旧是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眼角的余光扫过那十几把漆黑黑的枪口,不由的冷笑一声。

    “能不能走出去,我想这个问题,应该问问云涛大哥那位貌美的妻子。”

    如烟眯着眼睛,看着何云涛一脸的惊色,淡淡开口。

    “你什么意思?”何云涛怔楞着问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我记得云涛大哥有个可爱的儿子,正在读小学,不知道这个时间,家里的司机有没有把孩子接回家呢?”

    如烟的语气飘渺,落在何云涛的耳朵里却像是一颗炸弹。

    他和刘兰结婚二十年,年轻时刘兰怕生了孩子就变丑了,一直没有要孩子,三十多了才生下如今的宝贝儿子,何云涛更是视为珍宝,如今听了如烟的话,他只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做不出任何反应。

    “你要是敢伤害她,我一定把红番社夷为平地。”

    半晌,何云涛咬牙切齿的说道,眼睛里猩红一片。

    如烟却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何云涛说道:“云涛大哥放心,我在,孩子在。”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茶楼。

    红番社里,待如烟那边离开茶楼,坐在会议室的火狐便将窃听器关掉了。

    雪狼靠在沙发椅上转了个圈,风流的吹了个口哨:“看来这次咱们和山道会是悬在弦上的箭,不发不行了!”

    黑猫站着靠在办公桌旁,双手环胸,低哼一声:“这何云涛也是个没脑子的,这个时间他儿子还没放学呢。”

    火狐闻言不由的笑了:“这就是深如海的父爱,当听闻自己的宝贝儿子有危险,他连冷静思考都做不到了,哪能想到这些。”

    原来红番社并没有抓何云涛的儿子,沐瑶也不屑用这种手段,而是当时听到窃听器里内容,她灵机一动,随便对着窃听器的喇叭说了这句,如烟便按照沐瑶说的,一字不差的加上点感情说出来罢了。

    而沐瑶也早就料到何云涛不会怀疑,因为这根本容不得他怀疑。

    儿子,比什么都重要。

    伴随着如烟和何云涛这一次会面的谈崩,红番社和山道会的一战已经摆在了明面上,虽然人数上两方可以算是旗鼓相当,但是要按单个作战能力和两方高层的实力,红番社无疑更强。

    尽管如此,沐瑶也必须谨小慎微,将损失降到最小,这次无法跟上次收拾刘勇旭和于志文那样藏在暗处,但是明刀明枪也未必就会损失惨重。

    “瑶姐,这次咱们就来个先发制人吧。”火狐拿着小镜子补着口红,漫不经心的说道。

    沐瑶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清茶,闻言不由的点了点头:“敌不动,我欲动,敌欲动,我先动。马上召集安琪、温雅、梧桐三人回哈市,咱们这一次必定要一战成名,将红番社的名头,传至整个东北。”

    众人闻言,不由的相视而笑,看来这次要玩点大的。

    下午六点,天色蒙蒙黑,沐瑶一边往外走,一边掏出电话拨了出去,很快,电话那头便传来雷霆的声音。

    “忙完了?”雷霆直接开口问道。

    沐瑶嘴角在听到雷霆声音时便无意间漫上笑意,轻轻的‘嗯’了一句。

    “你在哪?我去接你。”雷霆的声音很低沉,却带着一抹柔意,让本来没感觉有什么的沐瑶,突然间变得好想他。

    心下暖暖的,沐瑶却隐约听到了那边有别人说话的声音,便心中了然,开口说道:“还是我去找你吧,我这有车。”

    雷霆想了想,回头看向正在冲自己摆手的林傲,抿了抿唇:“我在凯撒国际夜总会,你到了给我打电话,我下来接你。”

    末了还不忘嘱咐到:“开慢点,这点儿车多。”

    沐瑶不由的轻笑,嘴上连连应道,挂了电话,直接在天龙娱乐城提了车,向着凯撒国际夜总会而去。

    半个小时后,离着老远,沐瑶便看到了雷霆已经等在了大门口。

    快速的将车子停好,沐瑶推开车门走下车,冲着远处的雷霆勾唇而笑。

    雷霆今天穿了纯黑色的休闲西装,干净的白衬衫,很普通,却依旧魅力十足。

    “今天林傲回国,几个在哈市的战友聚会。”

    雷霆走上前,一边脱下自己的外套给沐瑶披在身上,一边开口解释。

    沐瑶顿了顿,不由的抬头看着他认真的侧颜:“那我来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雷霆低眉看他,伸手刮了一下沐瑶小巧的鼻子:“你是我媳妇儿。”

    沐瑶脸一红,雷霆却已经牵起了她的手,那动作很自然,像是已经养成了习惯。

    沐瑶披着他的西装外套,任由他牵着自己往前走,唇角却越来越翘。

    进了夜总会,他们的包间在顶楼,所以两人来至电梯口,却与另一个人意外相遇。

    伍雨隆身穿一身浅黄色西装,是那种蚊子见了会拼命往上扑的黄,头发一看就是被造型师精心打理过,身旁跟着三个膀大腰圆保镖,各个面相凶煞,跟土匪似的。

    伍雨隆本在低头看手机,听见身影才侧头看过来。

    第一眼落在沐瑶的脸上,第二眼,便落在了沐瑶和雷霆紧扣的双手上。

    眼中漫上一丝错愕,而后凝着眉抬头,看向雷霆目视前方的侧颜。

    雷霆没有看他,沐瑶却一眼就发现了伍雨隆。

    想到上次电梯里发生的事,和此时的此情此景还真是相称,沐瑶不由的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伍雨隆的神色却暗了暗,上次他在电梯里被这丫头一个手刀给劈晕了,回去脖子疼了好几天,到现在还会偶尔有余热。

    似是感觉到两人隔着自己的无声交流,雷霆先是看了一眼沐瑶,而后顺着沐瑶的眼神向一旁看去,正好看到伍雨隆在对着沐瑶发呆,眼中的神色还在交替变换。

    当下便眸色一暗,周身的温度瞬间下降了二十度,连伍雨隆身旁的保镖都感觉到了细微的变化,纷纷举目看过来。

    这时,电梯门开,待里面的人全都走出来之后,伍雨隆便在保镖和的簇拥下,跟保护动物一样的进了电梯。

    一进电梯,那保镖便要关门,因为公司规定,伍大少不能和其他人一起共同处在封闭空间,可保镖刚要去按,却被伍雨隆从后面拍了拍肩膀。

    大汉不解的回过头,伍雨隆却低声道:“没关系。”

    可伍雨隆打算让沐瑶跟他一起坐电梯上去,有一个人却不愿意了。

    只见雷霆依旧牵着沐瑶的手,就那样直直的站在电梯前,一动不动。

    ------题外话------

    求月票,月票破八百会继续爆发。大家不要心疼公子的身体,狂砸月票,公子就狂写狂更,今天月票涨的好心赛,木有动力,呜呜呜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重生之超级女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硕并收藏重生之超级女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