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个bug的开挂人生[快穿] > 第31章 懒得想标题了

第31章 懒得想标题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界面出现了,相当于是在告诉云柩,逃跑是完全不可取的。

    因为云柩刚刚这一路走来,根本就是一步一步走到了死胡同里,根本没有任何的出路。

    这个智障的选择!

    去你丫的!

    到了现在,云柩怎么可能还会不明白,这根本就是那个明叶舟搞得鬼!

    堵住了所有的出路。

    应该没猜错的话,云柩刚刚如果没有被系统接管身体的话,那他一出了正门,立刻就会被守在外面的暗卫给弄死,所以明叶舟早就猜出他会想办法逃走!

    我去我去我去!!!

    明叶舟这么做的目的,不用想,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逼迫他选择他为跟随对象,然后他就可以尽情地玩弄他了!

    察觉出了明叶舟的想法,云柩觉得处境很危险啊,如果他一直呆在摄政王府里的话,那就真的只能选择明叶舟作为跟随对象了,可是他现在根本找不到任何办法出去啊,明叶舟这个变态把所有出路都给堵住了啊。

    连翻墙都翻不出。

    云柩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现在的云柩很累莫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心累,就刚刚那个逃跑,花了他三条命,死了三次,每一次都是那么的凄惨,他觉得他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云柩躺到了床上,睡了过去。

    .

    第二天降临了,云柩还躺在被窝里,享受着与周公聊天的乐趣。

    这个时候云柩被人从床上拽了下来。

    云柩这是第一次能够睡过去,因为他以前是个鬼,鬼是没有睡眠的,所以云柩这次睡觉差不多是第一次吧。

    云柩被人吵醒,也是有非常严重的起床气的。

    “卧槽,那个智障不要命了,吵我睡觉!”云柩被人拽着领子,他整个人像是毫无重心一样,瘫在那里,要不是有那只手拽着,云柩铁定会摔在地上去。

    云柩揉了揉眼睛,勉强睁开眼,“谁阿你!”

    “怎么我也不认识了?”这诡异的声调,让云柩立刻清醒了过来。

    云柩急忙推开那个拽住自己领子的手,很是戒备地看着他:“你来干啥!”

    明叶舟很淡定地收回手,漂亮的水眸微微流转,打量了云柩一下,“我以为昨天的事情,已经让你非常受打击了。”

    这句话明显是在挑衅云柩,不过云柩也不是一个那么容易接盘的人,“比起打击的话,我觉得我给你的打击会更多。”

    “你可以继续逞强。”

    明叶舟勾出了一个冷笑。

    云柩不说话。

    他此时更加想睡觉,而不是在这里陪明叶舟这个变态聊天。

    “不上早朝,找我干什么,烦死了。”

    “我已经下了早朝,回来了。”

    云柩哦了一声,然后摆手道:“我要睡觉。”

    “我允许你在摄政王府随便逛,你也要睡觉吗?”

    这句话让云柩的精神瞬间振奋了起来,“行啊,现在就可以吗?”

    “可以。”明叶舟望着云柩眸中透出的喜悦,不由笑了一声。

    这个可以在摄政王府随便逛的机会,可是千载难得,云柩现在需要摸清楚摄政王府的构造,想个万全的办法,到底要怎么逃出这个摄政王府。

    云柩很快就理清楚了自己,然后兴冲冲地朝着东厢房院门口冲了出去,但是没走几步,就被明叶舟给拽了回来。

    “我可以让你随便逛,但是前提是,我要跟在你身边。”

    “你是个要吃奶的孩子?我可没奶给你吃!”云柩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他去摸清楚摄政王府的构造,要是让明叶舟跟着,他还怎么去摸清楚?

    “不让我跟着也可以,那你也不要出去。”

    明叶舟这□□裸的威胁,让云柩迫于淫威答应了。

    云柩妄想摸清楚整个摄政王府是不可能了,所以云柩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找找有什么他没去过的地方没。

    他昨天晚上已经把摄政王府的大概构造摸得很清楚了,所以现在就是要细致地看一看。

    只不过有明叶舟跟着,云柩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云柩踏出东厢房后,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意思意思的看了看北厢房,也就是明叶舟的住处。

    非常豪华,简直就是用钱烧出来的。

    当云柩踏入的那一刻,就觉得自己被闪瞎眼了,他不禁转头问明叶舟:“你这品味真是突破天际啊……”

    明叶舟丝毫没有因为云柩的嫌弃,而有一丝的波动,只是解释道:“之前被替换掉的数据喜欢,我到了之后,就懒得改了。”

    反正他也在这里呆不了多久。

    云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也没有在观察明叶舟的住处,因为这个地方实在是太闪瞎眼了,他真的接受无能。

    下一个云柩逛的地方,则是云柩之前云柩遇到的第一批巡逻侍卫中的第二队所去的地方——一片湖。

    也是这具身体之前跳湖自尽的地方。

    他进入到游戏前,曾看了一段影像。

    那个湖水清澈见底,很是漂亮。

    云柩是打算前面两个地方,真的随便逛一逛,做出一个真的在乱逛的假相,其实真的摸一摸细致的地方还是要到之后。

    在看到那个湖水的时候,云柩就不由称赞了一声:“还真是好看呐。”

    清澈无比,波光粼粼。

    阳光的照耀下,湖面反射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光,这让云柩有些迷眼。

    但是云柩在这个湖面上发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

    云柩和明叶舟两人就站在岸上,但是没有任何的风刮过,可是湖面却总是圈起一片又一片的涟漪。

    云柩想了想,忽然蹲下了身体,还没等他伸出手,就被明叶舟拽住了后领子。

    头顶上方传来了明叶舟嘲讽的话,“不会是被我玩坏了,想要学这具身体之前那样跳湖自尽?”

    “去去去,你才跳湖自尽呢!我又不是傻。”云柩打开明叶舟的手,

    将自己的手伸入了湖中,感受到了湖水那轻微流动的感觉。

    这让云柩更加确定,这片湖水是活水。

    也就是说这湖水其实是连接着外面河水的。

    这个认知,让云柩的目光透露出了欣喜,但是很快,他就收敛了兴奋,省的被身后的变态发现了,又堵了这条可能是唯一的出路。

    那可就尴尬了。

    云柩抬起头,说道:“这大太阳的,湖水还真的很舒服,非常凉。”

    明叶舟点了点头。

    “你不下来试一试吗?”

    “好。”

    云柩其实也就随便问问,没想到明叶舟还真的答应了。

    明叶舟也蹲下了身体,靠在云柩身边,将手伸进了湖中。

    这个动作让云柩紧张了起来,这万一要是让明叶舟发现了这湖是活水的事,他可就要拜拜了。

    于是云柩想都没想,立刻装出是手滑了一样,整个身体,开始往湖中倾斜,“啊啊啊啊啊……”

    云柩没能掉进去,因为明叶舟将他拽了出来。

    因为刚刚云柩的大动作,此时湖面荡漾了起来,一时半会也无法平静下来。

    而溅起的水,沾湿了两人的衣袖。

    云柩借势将明叶舟的手给拽了出来,“湿了,不玩了。”

    明叶舟看着云柩拽住自己的手,不可察觉地,唇角勾了起来。

    发现了一条出路的云柩,也没想着要在逛下去了,与明叶舟随便寻了个几个地方逛了逛,就回了东厢房。

    云柩现在要等待的就是夜晚了。

    等夜晚一到,云柩躲过巡逻队,然后进入湖中,就可以离开这个死鬼地方了!

    .

    深夜。

    云柩等了许久,才等到昨天他溜出去的时辰。

    不过这个时候,那坑爹的系统选择没有再出现恶心云柩了,看来如云柩所想,明叶舟并没有发现那个湖是活水的事情。

    幸好当时聪明,搅动了湖水。

    不然就真的让明叶舟发现这湖水的问题了。

    云柩又做了一遍,挑钉子的事情。

    这挑钉子的事情,是云柩第三次做了,越做越熟练,非常迅速地就解决了窗户的问题。

    然后跳出了窗户,又从平地一直绕出了东厢房。

    趁着第三队朝着北厢房走时,与第二队交汇而过,溜到了垂花门。

    在第一队与第三队交汇后还没有在平地巡逻时,第二队已经朝着东厢房走去。

    云柩也就趁着这个时候,溜到了那片湖水前。

    不敢有任何的耽搁,云柩立刻下了水。

    不过夜晚的湖水显然冰凉无比。

    云柩踏进入的那一刹那,就感觉寒气直冒。

    但是云柩不能打一个哆嗦,因为很有可能会发出很大的水声,从而暴露了自己,所以云柩忍着冷,非常轻但速度又极快地进入了湖中,至始至终,声响也就相当于夏季的那些蛐蛐声。

    这个声音当然没有惹来任何人的怀疑。

    云柩放下心来,开始感受着水流的方向,然后那个方向,开始不停地游不停地游。

    湖水的寒冷,很大情况下限制了云柩的动作,而且云柩这具身体,本来就柔弱不已,能下水实属不易。

    而且这具身体也不像之前的云柩是可以在水里自由活动的那样,这具身体需要氧气。

    所以即便云柩现在感觉非常不好,但还是不得不咬着牙,往前面游。

    这些野兽很明显是把太子作为了自己的美食,狰狞的嘴,张着尖牙,口水沾满了牙齿,看起来极为恶心。

    太子的恐惧开始浓郁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的那些手下有没有追上来,在他们追上来之前,太子必须拖延时间。

    可以感受到身下的马因为野兽而微微颤抖的身体,宝马发出了一些低低吼声,显然是十分惧怕这些野兽。

    野兽迟迟没有攻击,只是一步步逼近,像是在试探着太子,太子也不敢打破这个平衡,一旦他开始攻击,那他就落了下风。

    但是野兽并没有人类的耐心,所以终于有一只按捺不住了,张开自己狰狞的大嘴,朝着太子,狠狠地扑去,太子也不敢有任何的停滞,反应速度极快,手中的弓箭迅速拉满,朝着那个扑来的野兽,射出了一箭。

    一只野兽倒地。

    但是还有一群的野兽在等待着太子。

    此时,野兽的攻势才是真的来了,一只接着一只朝太子扑去,太子手中的箭也逐渐变少,直到没有,这个时候他的手下还是没有来,太子终于慌了神,身下的马似乎也察觉到了主人的黔驴技穷,一个挺身,将太子掀翻在地,自己则是迈开步伐,越过那些野兽,朝着森林里跑去。

    太子摔到了地上,而且力道很猛,一时半会是无法行动的样子,可是现在野兽逼近,容不得太子不动。

    野兽终于逼近了太子,齐齐张开大嘴,想要分食太子的时候,一道寒光掠来。

    太子感觉到自己身上被溅到了什么温热的东西,他摸了摸才知道竟然是血液,不过不是他的,而是这些野兽的。

    这个时候太子明白,自己是被救了。

    围绕在太子身边的野兽很快就被人清理个干净。

    太子这个时候才找回了自己的身体的控制权,他从地上爬了下来,看着那个站在血泊中的蓝衣人,抱拳感谢道:“多谢公子相救。”

    这个人,就是白子行。

    白子行笑了笑,同样回以抱拳:“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不过这位公子,难道不知这郊林的中心可是野兽的盘踞地,你这样乱闯,只会有性命危险。”

    “公子教训的是,本……我原本是在追一只野兔,结果一不留神就进到了这些野兽的聚集地。”太子不好意思地道,不过目光却是一直放在白子行身上,见到这人衣着清雅华贵,武功又是极高,想来应该是一个江湖人。

    “公子以后注意一些便是。”白子行淡淡道。

    太子存了一分想要结交白子行的想法,于是向白子行询问道:“公子仗义相助,可否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在下白子行。”白子行朝着太子点了点头。

    太子一听这个名字,精神立刻振奋了起来,“可是魔宫少主白子行?”

    白子行颔首,“正是在下。”

    “我早已久闻白兄之名,想结交许久,可是一直没能遇到机会,没想到今日能遇见白兄。”太子喜出望外。

    在知道白子行的身份后,太子就觉得自己必须要拉拢到白子行了。

    虽然魔宫在朝中并无任何势力,但是若能拉到魔宫作为友方,那么有些情报可以说是是轻而易举就可以得到。

    魔宫在江湖可是早已成名许久,最为人称道的就是它收集情报的能力。

    白子行维持着自己淡定的形象,“不知阁下是?”

    “我乃当朝太子。”太子说出这句话时,气势都有点不一样了,虽然他很感谢白子行救了他,但是被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救了,未免还是心存了一分妒忌,但是在说出自己的身份时,莫名多了一分底气和自信。

    白子行听到这句话后,立刻行了个虚礼,“在下见过太子殿下。”

    这两个人绝对没有想到,在这两个人互相装逼的时候,有个人躲在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听着这两个人之间的话,用手一直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

    还真是没想到白子行竟然这么会装逼,装得还真他妈像一个世外高人。

    云柩在心里大笑了几声,耳朵一直凑向那两个人的方向,听着这两个人还能怎么装逼。

    要说云柩是怎么从森林的外围走到中心,还得说是系统提示音的原因。

    【系统提示:目前太子为可跟随对象】

    云柩本来还是在寻找自己的早餐,然后系统提示音就出来了,他先是想到,他在这个荒山野地的,是怎么触发太子这个对象的,然后没多久,他就看到一个穿着极好的人架势着马从郊林的入口冲了进去。

    他在郊林的外围溜达一些时间,他带来的那些手下都在他身边劝他赶紧回去,不要在郊林里打猎,说是郊林里其实是有野兽的,

    但是这位心高气傲的太子殿下,并没有将他手下的话当作一回事,骑马朝着中心就冲了过去。

    云柩觉得有意思,就一直跟了上去,不过因为对方是骑马,很快就甩掉了云柩,云柩能找到太子,也是凭着太子的马奔跑中留下的脚印,才一直寻到了太子殿下。

    不过在这途中云柩倒是发现了不少的陷阱,恩……就是埋在那几个手下的路线上。

    等到云柩到的时候,已经错过太子殿下被野兽围攻的事情,只看到了白子行的装逼行为。

    那一身蓝衣,我去,衣料还真是不错。

    云柩看到白子行的那一刹那,就觉得吧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他妈的他一进游戏就是一个男宠,而且还要被明叶舟这个变态戏耍。

    而白子行他妈吃穿极好,他妈还有武功!

    飞檐走壁的那种!

    这体质至少比他这具身体的体质给好上了百倍吧!

    白子行用了非常优美的姿势,干掉了那群野兽,然而在云柩眼里,只有两个大写的字——装逼!经过上一次任务,云柩对于白子行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他很聪明,而且很喜欢智取,云柩这个很清楚,因为与白子行互相交流“三观”的时候,云柩就顺便理解了一下白子行的三观。

    他上个任务世界,貌似戏耍了白子行吧,这个任务世界好像是各自为营。

    云柩相信,白子行绝对会趁此机会向他进行报复。

    这个任务世界,云柩可以说是处处树敌。

    不过这样才更有趣不是吗!

    让别人强行在自己的三观里走一遭,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这边太子对于白子行的拉拢还没有结束:“我受白兄所救,自然是要偿还白兄的,白兄这样的高人,自然不喜寻常的礼节,所以白兄不妨随我一起进城,我带你逛一逛京城。”

    太子这么费心的想要拉拢白子行,他其实没有想到,刚刚所有的事情都是白子行弄出来的。

    昨夜白子行在看了三个人的资料之后,几番思虑之后,选择了太子。

    理由很简单,在势力以及皇帝的好感度上,三个对象都是平等状态,那显然拥有嫡子身份,而且还是入住东宫的太子,显然在名正言顺上,就多了一分优势。

    白子行对自己很有信心,他的对手,云柩是一个不定时抽风的蛇精病,另外一个玄书,虽然还摸不清楚他的底细,

    但总而言之,白子行真正的对手其实只有玄书一个人。

    但是这只是白子行以为罢了。

    因为云柩除了抽风这一个优点以外,另外地就是卑鄙无耻。

    白子行这个时候眼前就出现了选择界面。

    【答应】

    【婉拒】

    【不理人】

    看白子行这三个选择,显然就温和了许多。

    当然了,这是基于太子本身就不存在恶意,而是心存拉拢之心,所以出现在白子行面前的三个选项,就会毫无什么死亡flag。

    第一个选项,显然是要走向了跟随太子的路线,而第二个选项,应该就是放弃这条线路。

    第三个选项……死亡flag吧,就算现在不死,他之后也会被人惦记上。

    白子行本身就是想着跟随太子,所以他很果断地选择了第一个,“既然太子殿下邀请,那我恭敬不如从命。”

    云柩还是躲在大树的后面,听到白子行回答之后,就明白太子这个可跟略对象,已经没用了,白子行已经走向了这条路线,所以这条刚刚触发的对象,云柩又一次pass了。

    不过云柩也很明白,自己是争不过白子行的。

    因为白子行准备得非常充分啊。

    在这一路上,他可是发现了不少的陷阱,一个个都是埋在太子手下的的路线上。

    陷阱非常隐蔽,所以太子的手下无一例外,全部掉入了陷阱中。

    之前云柩还觉得奇怪,不过在看到白子行之后,云柩立刻就明白了,这是白子行的计划啊……

    搞出事情,然后趁机装作高人,刷太子的好感度,让太子自己来拉拢他。

    还真的不得不说,白子行这一招虽然很俗,但是非常有用啊。

    切。

    白子行还真是好运,被扔进了这么好的身体里。

    不过刚刚云柩看了看白子行的数据,发现白子行的生命值是6/10,也就是说白子行也被弄死了四次,与他差不了多少。

    这些野兽很明显是把太子作为了自己的美食,狰狞的嘴,张着尖牙,口水沾满了牙齿,看起来极为恶心。

    太子的恐惧开始浓郁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的那些手下有没有追上来,在他们追上来之前,太子必须拖延时间。

    可以感受到身下的马因为野兽而微微颤抖的身体,宝马发出了一些低低吼声,显然是十分惧怕这些野兽。

    野兽迟迟没有攻击,只是一步步逼近,像是在试探着太子,太子也不敢打破这个平衡,一旦他开始攻击,那他就落了下风。

    但是野兽并没有人类的耐心,所以终于有一只按捺不住了,张开自己狰狞的大嘴,朝着太子,狠狠地扑去,太子也不敢有任何的停滞,反应速度极快,手中的弓箭迅速拉满,朝着那个扑来的野兽,射出了一箭。

    一只野兽倒地。

    但是还有一群的野兽在等待着太子。

    此时,野兽的攻势才是真的来了,一只接着一只朝太子扑去,太子手中的箭也逐渐变少,直到没有,这个时候他的手下还是没有来,太子终于慌了神,身下的马似乎也察觉到了主人的黔驴技穷,一个挺身,将太子掀翻在地,自己则是迈开步伐,越过那些野兽,朝着森林里跑去。

    太子摔到了地上,而且力道很猛,一时半会是无法行动的样子,可是现在野兽逼近,容不得太子不动。

    野兽终于逼近了太子,齐齐张开大嘴,想要分食太子的时候,一道寒光掠来。

    太子感觉到自己身上被溅到了什么温热的东西,他摸了摸才知道竟然是血液,不过不是他的,而是这些野兽的。

    这个时候太子明白,自己是被救了。

    围绕在太子身边的野兽很快就被人清理个干净。

    太子这个时候才找回了自己的身体的控制权,他从地上爬了下来,看着那个站在血泊中的蓝衣人,抱拳感谢道:“多谢公子相救。”

    这个人,就是白子行。

    白子行笑了笑,同样回以抱拳:“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不过这位公子,难道不知这郊林的中心可是野兽的盘踞地,你这样乱闯,只会有性命危险。”

    “公子教训的是,本……我原本是在追一只野兔,结果一不留神就进到了这些野兽的聚集地。”太子不好意思地道,不过目光却是一直放在白子行身上,见到这人衣着清雅华贵,武功又是极高,想来应该是一个江湖人。

    “公子以后注意一些便是。”白子行淡淡道。

    太子存了一分想要结交白子行的想法,于是向白子行询问道:“公子仗义相助,可否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在下白子行。”白子行朝着太子点了点头。

    太子一听这个名字,精神立刻振奋了起来,“可是魔宫少主白子行?”

    白子行颔首,“正是在下。”

    “我早已久闻白兄之名,想结交许久,可是一直没能遇到机会,没想到今日能遇见白兄。”太子喜出望外。

    在知道白子行的身份后,太子就觉得自己必须要拉拢到白子行了。

    虽然魔宫在朝中并无任何势力,但是若能拉到魔宫作为友方,那么有些情报可以说是是轻而易举就可以得到。

    魔宫在江湖可是早已成名许久,最为人称道的就是它收集情报的能力。

    白子行维持着自己淡定的形象,“不知阁下是?”

    “我乃当朝太子。”太子说出这句话时,气势都有点不一样了,虽然他很感谢白子行救了他,但是被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救了,未免还是心存了一分妒忌,但是在说出自己的身份时,莫名多了一分底气和自信。

    白子行听到这句话后,立刻行了个虚礼,“在下见过太子殿下。”

    这两个人绝对没有想到,在这两个人互相装逼的时候,有个人躲在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听着这两个人之间的话,用手一直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

    还真是没想到白子行竟然这么会装逼,装得还真他妈像一个世外高人。

    云柩在心里大笑了几声,耳朵一直凑向那两个人的方向,听着这两个人还能怎么装逼。

    要说云柩是怎么从森林的外围走到中心,还得说是系统提示音的原因。

    【系统提示:目前太子为可跟随对象】

    云柩本来还是在寻找自己的早餐,然后系统提示音就出来了,他先是想到,他在这个荒山野地的,是怎么触发太子这个对象的,然后没多久,他就看到一个穿着极好的人架势着马从郊林的入口冲了进去。

    他在郊林的外围溜达一些时间,他带来的那些手下都在他身边劝他赶紧回去,不要在郊林里打猎,说是郊林里其实是有野兽的,

    但是这位心高气傲的太子殿下,并没有将他手下的话当作一回事,骑马朝着中心就冲了过去。

    云柩觉得有意思,就一直跟了上去,不过因为对方是骑马,很快就甩掉了云柩,云柩能找到太子,也是凭着太子的马奔跑中留下的脚印,才一直寻到了太子殿下。

    不过在这途中云柩倒是发现了不少的陷阱,恩……就是埋在那几个手下的路线上。

    等到云柩到的时候,已经错过太子殿下被野兽围攻的事情,只看到了白子行的装逼行为。

    那一身蓝衣,我去,衣料还真是不错。

    云柩看到白子行的那一刹那,就觉得吧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他妈的他一进游戏就是一个男宠,而且还要被明叶舟这个变态戏耍。

    而白子行他妈吃穿极好,他妈还有武功!

    飞檐走壁的那种!

    这体质至少比他这具身体的体质给好上了百倍吧!

    白子行用了非常优美的姿势,干掉了那群野兽,然而在云柩眼里,只有两个大写的字——装逼!经过上一次任务,云柩对于白子行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他很聪明,而且很喜欢智取,云柩这个很清楚,因为与白子行互相交流“三观”的时候,云柩就顺便理解了一下白子行的三观。

    他上个任务世界,貌似戏耍了白子行吧,这个任务世界好像是各自为营。

    云柩相信,白子行绝对会趁此机会向他进行报复。

    这个任务世界,云柩可以说是处处树敌。

    不过这样才更有趣不是吗!

    让别人强行在自己的三观里走一遭,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这边太子对于白子行的拉拢还没有结束:“我受白兄所救,自然是要偿还白兄的,白兄这样的高人,自然不喜寻常的礼节,所以白兄不妨随我一起进城,我带你逛一逛京城。”

    太子这么费心的想要拉拢白子行,他其实没有想到,刚刚所有的事情都是白子行弄出来的。

    昨夜白子行在看了三个人的资料之后,几番思虑之后,选择了太子。

    理由很简单,在势力以及皇帝的好感度上,三个对象都是平等状态,那显然拥有嫡子身份,而且还是入住东宫的太子,显然在名正言顺上,就多了一分优势。

    白子行对自己很有信心,他的对手,云柩是一个不定时抽风的蛇精病,另外一个玄书,虽然还摸不清楚他的底细,

    但总而言之,白子行真正的对手其实只有玄书一个人。

    但是这只是白子行以为罢了。

    因为云柩除了抽风这一个优点以外,另外地就是卑鄙无耻。

    白子行这个时候眼前就出现了选择界面。

    【答应】

    【婉拒】

    【不理人】

    看白子行这三个选择,显然就温和了许多。

    当然了,这是基于太子本身就不存在恶意,而是心存拉拢之心,所以出现在白子行面前的三个选项,就会毫无什么死亡flag。

    第一个选项,显然是要走向了跟随太子的路线,而第二个选项,应该就是放弃这条线路。

    第三个选项……死亡flag吧,就算现在不死,他之后也会被人惦记上。

    白子行本身就是想着跟随太子,所以他很果断地选择了第一个,“既然太子殿下邀请,那我恭敬不如从命。”

    云柩还是躲在大树的后面,听到白子行回答之后,就明白太子这个可跟略对象,已经没用了,白子行已经走向了这条路线,所以这条刚刚触发的对象,云柩又一次pass了。

    不过云柩也很明白,自己是争不过白子行的。

    因为白子行准备得非常充分啊。

    在这一路上,他可是发现了不少的陷阱,一个个都是埋在太子手下的的路线上。

    陷阱非常隐蔽,所以太子的手下无一例外,全部掉入了陷阱中。

    之前云柩还觉得奇怪,不过在看到白子行之后,云柩立刻就明白了,这是白子行的计划啊……

    搞出事情,然后趁机装作高人,刷太子的好感度,让太子自己来拉拢他。

    还真的不得不说,白子行这一招虽然很俗,但是非常有用啊。

    切。

    白子行还真是好运,被扔进了这么好的身体里。

    不过刚刚云柩看了看白子行的数据,发现白子行的生命值是6/10,也就是说白子行也被弄死了四次,与他差不了多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个bug的开挂人生[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云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云兮并收藏一个bug的开挂人生[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