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小种花女 > 003 花水院

003 花水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木青坐在椅子上,虽然是被绑着,但是这被人抬着走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啊,这还是生平第一次做轿子,哈哈,顺便还可以欣赏一下美景。

    这是一个布置的十分精致的院子,亭台水榭,桥宇楼阁,如果没有来来回回穿着古装衣服的丫鬟和小厮们,木青一定认为,这就是21世纪的花园嘛,木青被抬在轿子上,先是出了自己的院子,然后向左边穿过一个扇形的石门,经过一条长长的青石小道,再穿过一个半圆形的石门,石门处的风稍稍的大了起来,如今正是阳春三月,木青穿着一身白色的里衣,甚至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上就被人抬了出来。

    穿过半圆形的石门,接着就是一个三条小路的岔路口,小厮们没有转弯,直直的顺着中间的小路上走去,一路的竹林,蜿蜒着向着深处走去,不知走了多久,才走出竹林,然后上了一座拱形的石桥,桥身被几颗石柱围绕着,石柱的中间有着几根粗大的绳子,穿过竹林,太阳就直接的打在木青的脸上,刺的木青有些晃眼,害怕抬着自己的小厮也晃眼,忙关心的问道:“两位小哥慢一点啊,小心别掉下去了,我还在你们抬着呢!”自己已经死了一次了,好不容易能再活回来,在木青心里,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小命更重要了。可是抬着木青的两个小厮却是仿佛没有听见似的,依旧抬着木青四平八稳的走在桥上,木青紧张的抓住椅子,向着桥往下看,竟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湖水,湖里的鱼儿游来游去,木青肉眼就能分辨出来那一条是鲤鱼,那一条是草鱼。

    过了石桥,就又是一片竹林,不过这次没走了多久,就到了一处院落,木青坐在高处,一眼就看见院子后面满地的各种花,密密麻麻的,竟有一两亩地的大处,再看看院子,门上斜斜的挂着一个牌子:花水院!

    院子连门都是坏的,斜斜的靠在一旁,想要关起来,应该是需要一些力气的。木青被抬着的小厮放了下来,其中的一个小厮走到院子里,和院中的一个四五十岁的婆子说了几句,就和婆子一起走了出来,对着另一个小厮说道:“把她的绳子解开!”然后转身对着婆子说道:“刘妈,大小姐就交给你了,我们就先回去复命了。”另一个小厮解开木青的绳子,朝着叫刘妈的妇人示意了一下就离开了,走的时候还没有忘记,将抬着木青的红木椅子带走了。

    木青被绑了好久,终于得到了解脱,忙伸出手,揉了揉被绳子勒的红肿的手腕,顺便打量起这个妇人来,只见她一身宝蓝色的外衣,一条灰色的广角裤子,体型偏胖,一脸的肉挤的眼睛眯成了两条缝,头上戴着一块碎花的头巾,耳朵上缀着两个银饰的耳环,看着木青开口:“大小姐好。”她虽然嘴上说着,却并不向木青行礼,还好木青是21世纪的人,也就不在乎这些礼节,忙也机灵的回道:“刘妈好!”

    叫刘妈的妇人轻轻的哼来了一声,一脸不屑的看着木青:“来到我这花水院,大家就都是一样的人,大小姐虽然贵为府里的小姐,只是,既然来到了我们这里,就要守我们这里的规矩,至于你大小姐的身份,也不必再抬出来压人了,你来到了这里,想要再回前院,这一辈子,可能是没有希望的了,我也是直肠子的人,不想和你拐弯抹角的,我就直说了,从今以后,你就和这里的丫鬟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你是个明白事理的,做活勤快些,我自然也就能供你吃供你住,若是个糊涂的,还想着自己大小姐的身份,那就别怪我刘妈不留情面,在我们这里,饿死的冻死的,可不少。”

    木青一听这刘妈的话,心里就明白里,还以为穿越成了富贵命,好歹是这么大院子的大小姐,应该能过上好日子了,却不料,这大小姐还没过瘾,就被打成了丫鬟,还被弄到了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这以后的日子,可有的过了。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最要紧的,还是顺着这刘妈的意思,于是乖巧的回道:“谢谢刘妈指点,木青知道了,木青自会安守本分的。”

    刘妈满意的冷哼了一声:“看上去也不像是个傻的,都说这夏府的大小姐,是个连饭和石子都分不清的傻瓜,如今看着,倒也还算伶俐,算了,你跟我来吧。”

    木青跟在刘妈的身后,随着刘妈进了院子,只见满院子的猪粪,堆成一堆一堆的,在太阳的暴晒下,表层的猪粪晒成了干脆的白色,还带着一股微微的恶臭,木青知道,这不算什么,要是用锄头在这粪堆上翻上一番,那味道,才是真正能熏死人的。

    木青不敢露出嫌弃的表情,低着头跟在刘妈的身后,绕过粪堆,味道稍稍的淡了一些的地方,面前是一排低小的瓦房,刘妈走到最靠左边的一间房前停下,伸出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木青也跟着走进去。入眼的一片黑暗,因为刚刚在阳光下的原因,刚进这屋子,眼前全是黑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直到眼睛适应了光线,这才算看清屋中的情形,这是一间比较狭小的房间,屋里一字排开的放着四张床铺,床单和被套的颜色统一都是一色的灰色,被子倒也整整齐齐的叠放着,四张床的对面,分别有四张长方形的桌子,桌子上都放着一块镜子一把木梳和一些其他的小东西,都是最次的物品。

    刘妈走到最靠近里面的一张床前,伸出手指了指里面的一张床:“你以后就睡这里了,这间屋子睡了三个丫鬟,刚好就剩这张床,现在她们出去干活去了,到了晚上就会回来,你在这等着,我给你拿衣服去。”说完也不等木青反应,就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木青看着刘妈出去了,伸出手,按了按自己的床铺,还真不是一般的硬,再转身打开自己桌子的抽屉,一股木霉味扑面而来,木青赶紧又关上,这样的住处,倒是让她想起了初中时住的宿舍,也是这般恶劣的条件,后来上了大学,住宿条件稍稍的好了一些,木青就再也没有住过这样的屋子了,以前的家里,木青的父亲是K市白云集团的懂事长,掌管着K市百分之十的资金流动,算是K市的首富了,木青的妈妈,是木青所在学校K大的古典舞老师,有着一副绝好的身材,还在外面私自办立了K市最大的瑜伽馆,木青的生活,自然也算富足的,本来是住校都不用的,只是木青一再坚持,认为住校有助于和同学之间培养感情,不然,她连这样的环境,是见都不会见过的。

    木青还在回忆以往的生活,刘妈就走了进来,坐在自己床铺上的木青忙站了起来,刘妈满意的点点头,扔给木青一个旧包裹:“拿着穿上,里面有三套丫鬟的衣服,你穿可能大了点,不过总比没有穿的好,等你长大了一些,就刚好够穿了。赶紧穿上吧。”刘妈说完看着木青,一点打算走的意思都没有。

    木青看着刘妈:“您的意思是,现在在这里就穿上?”刘妈不耐烦的吼道:“当然了,不然你想穿着这件里衣出去做事?”木青一听,也顾不上刘妈就在旁边看着,忙慌手慌脚的往自己身上套着衣服。

    只是木青忘记了,这是古代的衣服,自己根本就不会穿啊!看着像一块窗帘一样的衣服,木青呆了。

    刘妈等了一会,看着木青木讷的神情,脸色刷的就黑了下来,伸出手啪的就甩了木青一个耳光:“我还以为不是个傻子,原来是我看错了,外面的传言果然是真的,居然连衣服都不会穿!你这样的傻瓜,送我这里来不是给老娘添事嘛,老娘一天要管着这一众的丫鬟婆子,还要管着这花花草草就够烦心的了,现在还多了你这么个废物伺候!”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朝着木青的手臂上狠狠的掐了几下,木青的手臂瞬间就肿了起来。

    木青看着眼前狰狞的一张老脸,一股火气蹭蹭的就冒了上来,她捏紧拳头,大叫一声:“你个老巫婆,你敢打我!”一拳就朝着刘妈的脸上打去!笑话!她白木青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在学校,木青好歹也是武术社的社长,她可是打遍学校无敌手的!说时迟那时快,刘妈一个反手就抓住了木青的手腕,一用力,轻轻松松的就将木青的手反扣在了自己的手里:“哟呵,你个小贱蹄子,还敢还手了!我就打你了怎么着,你还以为自己是夏府的大小姐呐!”说着又伸出手,朝着木青的脸上啪啪啪的扇了三个耳光,木青的嘴角都被打出了血迹。

    可是刘妈却还不过瘾,又伸出手,揪住木青的头发就将木青的头往一旁的墙上撞去!木青只听见蹦的一声,就感觉眼冒金星,一股暖暖的血就顺着额头流了下来。刘妈这才扯着木青的头发将她用力的摔在床上:“小贱蹄子,我告诉你,在这花水院,老娘就是天!你敢还手,老娘还得给你点厉害瞧瞧了。”说着又伸出手,再次抓住木青的头发,也不顾木青的挣扎,拖着木青就走出了屋子,又在屋外拖着木青走了好一段路,到了一个木棚的地方,打开木棚的门,一把将木青扔了进去,竟然是猪圈!

    刘妈没等木青爬起来,顺手嘭的就将木棚的门关了起来,将门外的插销插上,对着木棚喊道:“你给老娘在里面反省反省!”说着拍了拍手,朝木棚呸的吐了一口口水,转身就走了。

    等到刘妈走了以后,木青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晕叨叨的从猪圈里爬起来,她才刚刚挨了打,可不想再被猪踩到!一旁的猪看见莫名其妙的被扔进来的生物,嘶叫着乱跑,最后全都缩在离木青最远的角落里,满眼惊恐的哼叫着。

    木青看着木棚中的三头猪,伸出手抹了抹满脸的血,无奈的笑道:“不好意思猪兄,吓到你们了,他娘的,老娘这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一边说一边打量起这猪圈来,地上垫的是干草,还好,猪兄也是很有原则的动物,拉屎撒尿也只在固定的位置,木青站的地方就刚好是干的。再看看木棚的设计,顶上是瓦,四周都是木板,做的略显粗糙,风顺着木板的缝隙吹进来,让木棚中的气味更加的交替恶臭。木棚的正面,有一条两个巴掌宽的活动木槽,这个设计很巧妙,喂食的时候就将木板抬起,喂完了就将木板放下,既可以防止猪跳出去,又可以遮风避雨,可是对于目前身在猪圈的木青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了,这样的话,她想要出去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盼着那个刘妈刘胖子什么时候心情好了放自己出去。

    木青无奈的坐了下来,那件像窗帘一样的衣服狼狈的挂在木青的身上,木青生气的扯下它,都是这狗屁的衣服,设计的如此怪异,自己不会穿才会惹出这么一堆事来的!这样想着,木青就顺手的将衣服撕下来一条,反正也大了,自己正好需要布条裹额头上的伤,就刚好拿它来用用吧。

    裹好额头,木青感觉晕眩好了一点点,她靠在猪圈的木墙上,拉起里衣的袖子,看了看被刘胖子掐的红肿的手臂,眼泪就刷刷的掉了下来:“穿越个狗屁啊,老娘想回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小种花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土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土土并收藏小小种花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