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里无涯几多仇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计不灵落在崖下的时候,仰躺在地的陆无涯正忙着将趴在身上的雪狼尸体推开。那雪狼比人高出两三头的样子,四肢壮硕,怎么也得有两百斤左右的重量,毛发与小狐狸一样雪白,泛着淡淡微光,将其尸体上的十余处剑伤映得格外渗人。

    计不灵抱紧了小狐狸,背靠崖壁,道:“哟,兄弟爱好挺广泛啊。”

    陆无涯站了起来,喘着粗气,一身被狼血浸透的衣物沾满灰土,活像个刚刚逃出大牢的死囚。他狠狠地瞪了一眼计不灵,忽闻西面传来夏饮晴的呼唤,急忙闪身赶去。

    但此时的主战场并不在那里。凌天崖东面,苦木正被两虎十余人围在当中。

    他的体型又比之前彪悍了不少,且不再只是肥肉,能从小臂隐隐看到几处棱角,想必是霸王丹起了效果。两把沾着血的镰刀被塞在那双青筋凸显的拳头里,显得如匕首般小巧。他满脸凶相,立在中央,猛将脚边的尸体向前一踢,道:“公孙古就派你们这些不经打的来送死么!”

    对面站出个蓝衣女子,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却能一脚将尸体踩住,用银铃般的声音道:“我们本是来杀姓夏的,半路撞上了偷走‘雪灵狐’的贼书生,追至此地,不知炼寿堂堂主为何护他二人,难不成是要与我御灵堂为敌?”

    苦木瞅了瞅她,不屑道:“你谁啊?小丫头就敢跑出来装蒜。”

    蓝衣女子道:“我乃公孙古之女,单名一个莲字。”

    “莲?什么莲?你倒是说清你姓啥啊。”苦木道。

    “我是公孙古的女儿,不姓公孙姓什么?”公孙莲道。

    “这世道太乱,谁知道你是不是你爹生的。”苦木道。

    “肥猪找死!”公孙莲火冒三丈,猛抡手臂,只见一条六尺链鞭扫地而起,自右勾去。

    “肥猪总比麻杆儿强。”苦木看准时机,手腕急转,以镰柄搅住链鞭,正欲嘲笑公孙莲鞭法不济,不料自镰柄传来一阵刺人的寒冷,惊得他手掌急开,失了兵器。其实那链鞭是由天山寒铁所铸,名为“凛风鞭”,虽硬度平平但冷如冰霜,寻常金属一经触碰便也温度骤降,令人握之不得。

    他瞧见公孙莲手上的厚皮手套,心道:定不能再随便碰那小丫头的鞭子,若是剩下这把镰刀也被夺去,赤手空拳可难对付边儿上的老虎。

    “死肥猪怎么不叫唤了?”公孙莲又是一鞭勾出,“给我上!”此话一出,四周之人各举兵器,应声而动。同时长啸震耳,一头银虎血口大开,直向苦木扑去。

    突然,草林齐动,闪出七个大汉,挡在苦木四周,虽胖瘦有别却都是身材高大,看样子都是服过霸王丹之人。其中一大汉将头微低,道:“我等来迟,请堂主恕罪!”

    御灵堂众人不明情况,连人带虎收招退步,站回外围。

    “不迟不迟,来的正是时候!”苦木松了口气,心道:陆无涯这不靠谱的,半天连几只破狼都杀不死,害得我险些躺了!还好我早有准备。

    原来他在离开育德居时就已交代,倘若自己戌时未归,便要手下带人来凌天崖寻他。

    苦木拍了拍大汉的肩膀,道:“你们对付虾兵蟹将和一头老虎,我对付那小丫头和另外一头老虎,有问题不?”说起话来哪里有堂主的样子?分明就是个准备劫车土匪头子。

    “遵命!”几个大汉举杖持斧,四散而开。

    公孙莲没想到会与炼寿堂交手,更担心稍后陆无涯赶来,急忙骑上银虎转身欲走,却听身后苦木叫道:“亲爹的颜面都不在乎,小丫头果然不是亲生的!”

    公孙莲顿时怒发冲冠,手舞链鞭,猛拍虎头,反身冲去。

    御灵堂怎么派了个如此好骗的小丫头来?苦木嘿嘿一笑,将衣袖扯下缠于左手,眼见公孙莲扬鞭劈来,他不避反迎,左手急出,一把抓住了鞭头。谁知公孙莲不慌不忙,在鞭把底部轻轻按下,伴随着惊叫,鞭头生出数根长刺,尽数扎入苦木掌心。

    眼看银虎袭来,苦木怒吼一声,竟强忍疼痛攥紧了生满长刺鞭头,猛地一拽,令公孙莲险些跌落虎下。见银虎因她的摇晃而顿住,他急忙发力再拽,使得公孙莲连人带虎向左偏倒。就在此时,他握住镰刀,纵身跃起,狠将刀口插入银虎右眼,同时甩开带刺的鞭头,又起一腿,踹在虎腹。

    无奈那银虎确实巨大,摇晃片刻,始终未倒。它立稳身子,缓缓地走了几步,试图用仅剩的左眼确认方向,粗气从牙缝中冒出,凶芒从蓝色的眼睛中放出,比之前更甚。

    忽然,它直立虎躯,故意把背上的公孙莲摔落在地,旋即长啸一声,再次向苦木扑去。苦木料到如此,早已聚内力于右拳,心道只要再将其左眼打瞎即可脱险。但他并未料到还有第三头银虎从自己身后的草丛蹿出,张牙舞爪,夹击而来!

    “他娘的算命的不是说就两头老虎么!”苦木牙关一紧,转身横于两虎之间,双膝半曲,手臂微举,是要硬扛两张血盆虎口!

    “苦木快走!”刚刚赶来的陆无涯飞身出剑,直刺虎眼。

    但苦木的两侧肩头皆已陷于虎口,无论如何是躲避不开了。就在利齿合拢的刹那,鲜血四溅,只见几对虎牙在哀嚎中断裂,两头银虎倒落在地,双掌捂头,遍地打滚。

    苦木竟完好无缺地站在原地!

    四周之人无论派别都是一惊,停下手来,盯着苦木,不敢言语。就连陆无涯也站住身子,皱起眉来。不知过了多久,忽听一人叫道:“《金钟罩》!是少林寺的《金钟罩》!”

    闻言,众人哗然。

    虽说时隔多年,但三大分堂毕竟曾属夺天教,而灭魔之战又是由少林寺发起,按照江湖规矩,三大分堂理应视少林寺为不共戴天之敌,至少明面上应该如此。但现在竟由炼寿堂堂主使出了一招少林寺的武功,还是如此上等武功,传至江湖,必遭人耻笑。

    “金你个脑袋金。”苦木肿胀的体型渐渐缩至正常,显然是药效已过。他面色苍白,喘着粗气,道:“这‘化参功’本就是本堂自家功夫,看着与那《金钟罩》有几分相似,但修炼方法却大不相同。只因当年夺天教一战,本堂为避与少林寺相通之嫌,才将其列入禁功,与那以活人内脏炼药的药方一样,非历代堂主不可习得。”

    公孙莲冷哼一声,道:“分明就是信口雌黄!”

    “我是不是乱说,还由不得你一个被自家驯兽丢下背的小丫头多嘴。”苦木艰难地抬起胳膊,颤抖着取出两粒丹药服下,看来也是受伤不轻,只是隔着衣物无法查明,“我堂弟子不相信的,大可回去询问长老,若谁能问出些不符,我自会以人头与堂主之位一并作为奖赏。”

    只听还活着的五个大汉齐声道:“属下不敢!”

    苦木瞥了一眼身边的陆无涯,道:“陆无涯的名字,御灵堂的诸位都听过吧?你们要是还想打咱就接着打,刚好能挖些新鲜内脏回去炼药。你们要是不想打了,就放下兵器跟着我回炼寿堂,我定不伤你们性命,还三顿管饱。不强求,自己选吧。”

    “谁敢……”公孙莲的威胁还没出口,就听一串丁零哐当,御灵堂皆已弃兵投降。就连被大汉围住的那头银虎,也在几声低吼之后耷拉下了脑袋,伏到了受伤的同伴身边,不再反抗。方才还神气十分的公孙莲猛地将凛风鞭摔在地上,骂了几句,竟大哭起来。

    四周之人又是一惊。苦木好歹听过不少江湖轶事,但这打不过就哭的招数他还是头一回听说。他干脆对其视而不见,向手下吩咐道:“把人捆起来带回去……”

    “你都打赢了还不能等人家哭完再说话啊!”公孙莲忽然叫道。

    苦木愣了愣,道:“你有病吧。”

    “人家第一次下天山打的第一仗就输了,叫人家今后怎么面对爹爹啊!”公孙莲道。

    “哦这个你放心,你见不着他了。”苦木道。

    闻言,公孙莲哭得更厉害了,屡屡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这时计不灵闻哭声而来,好奇道:“你们不是在打架么?”

    苦木见着他,面上顿时生出喜色,道:“哎对了!她刚骂你是‘贼书生’,还说要逮你,不如你就让她逮了算了,总比我们都被她哭死强啊!”

    “呃……主意不错,但我才不干。”计不灵走到公孙莲身边,蹲下身子,“瞧瞧这是什么?”将怀里的雪灵狐递了出去。

    公孙莲瞪大红通通的眼睛,一把抱住雪灵狐,惊喜道:“雪……雪灵……”

    “慢点儿说,别呛着。”计不灵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我天生比较讨动物喜欢,路上遇见了这小东西,抱了抱它就跟我走了,实在没想着偷你们什么东西。”

    雪灵狐显然是第一次见到公孙莲,害怕得直想逃跑,无奈被抱得太紧,挣脱不开。情急之下,它竟想去咬公孙莲的脖子,却被计不灵捂住了嘴巴。它瞧瞧计不灵,又瞧瞧公孙莲,用爪子蹭了蹭脸上的泪水,旋即明白了这小丫头并没有恶意,终于放弃了攻击。

    计不灵道:“没猜错的话,它应该是你堂中高手驯养出来,想要送往天山孝敬堂主的。只是因为……”抬头望了一眼夏饮晴,“因为某些原因,镖局遭劫,才流落至此。希望今后你能好好对它。狐狸不同于狼虎,养着聊聊天防防身什么的挺好,就别再教它杀人了。”

    公孙莲啜泣半晌,正色道:“好,都听你的!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再教它杀人了!”

    计不灵摸了摸她的头,道:“真乖,那你不许再哭了啊。”

    公孙莲点了点头,满意地笑了起来。

    见她一会哭一会笑的,苦木沉闷许久,终于憋出一句:“她果然有病。”

    旁边的陆无涯实在无言以对,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向育德居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万里无涯几多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城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城秋并收藏万里无涯几多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