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大官人 > 第九十八章 砰!又炸了!

第九十八章 砰!又炸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顺溜拖着步子,有些郁闷地说道:“这饭,真不好吃。”

    “你看到了?”林岚记得刚刚饭席的时候,顺溜一直站在堂外,以他那个子,怎么瞧得见。

    顺溜翻了翻白眼,说道:“凡是吃不到的,一定很不好吃。少爷,我现在还饿着呢。”

    “走着,咱去酒楼。”

    顺溜的眼珠子一瞬间就亮了起来。

    砰!

    林岚忽然感觉到脚底的石砖都再一瞬间颤动了。

    “这么大动静,谁家放烟花了?”他看了看天空,也没有烟花啊。

    林岚朝不远处的县衙望去,看到冲天的火光,喃喃道:“不是烟花,是爆炸!”

    “啊?爆炸!少爷,咱们快跑!”

    顺溜生怕再被炸到,拉着林岚的衣肘就跑。

    “等等。”林岚转身要往县衙走去。

    “少爷,您干什么?那里危险啊!”

    林岚眯缝着眼,道:“咱们才走多少时间,县衙里就发生爆炸了,难道你不觉得可疑吗?你现在赶紧回去,找大伯、二伯和四叔,就说县衙里出事了。”

    他见到街上已经有奔走的救火兵丁了。

    林岚再次朝县衙跑去,索性这爆炸不厉害,似乎是在后院引起的。衙门乱做一团,根本没有人管林岚的闯入。

    “县太爷被炸伤了!”

    林岚瞳孔一缩,赶紧跑过去。爆炸引起的火灾不大,已经被扑灭了。厅堂之内弥漫着黑烟。李登云背部炸得血肉模糊,被人抬到了担架上。

    “赶紧送医馆!”张师爷看着触目惊心的场地,一脸震惊,说话都有些颤巍巍的,“这……这是遭了什么罪过啊!”

    李登云忽然翻过身,掉落在了地上,呼吸都有些重了,眼睛睁得滚圆,“林……林岚……”

    一边的林岚看到李登云明显要死的样子,赶紧跑过去,“李县令,我在这。”

    “林岚?你不是回去了?怎么又回来了?”张师爷眉头一皱。

    李登云拉着林岚的衣领,血手颤抖得更加厉害了,“书……书信……唔……找……”

    话音未落,一口血吐出来,拎着林岚衣领的手松了开来。

    一命呜呼。

    张师爷颤巍巍地跑过来,摸了摸闭息,一下瘫软在了地上,“断气了……”

    门外忽然响起急促的步子。

    一大堆营卫冲入了县衙之内。

    “刚刚发生爆炸,是否在这里?”领头的乃是平江县典史刘三。

    张师爷喉咙动了下,道:“老……老刘,县令大人,他……死了!”

    后堂上都是水渍,林岚起身,说道:“没心跳了,铁砂飞到了后脑勺,穿透炸死的。”

    典史刘三见到林岚满身是血,眉头一皱,道:“你是谁?”

    “林岚。”

    刘三眉头一挑,道:“这里谁是最后见过县太爷的?”

    张师爷起来,说道:“是他,不过是走了一盏茶的功夫,不知为什么,又回来了。”

    “抓起来,现在最有嫌疑的就是你了。”刘典史手一挥,底下的营卫立马就上来,将林岚的双手拷了起来。

    张师爷问道:“这里怎么办?”

    “找仵作来验尸,派人赶紧上报知府大人。”

    刘三看了眼林岚,说道:“听说县太爷今日设宴款待你,你居然如此心狠手辣!”

    林岚一脸平静地说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刘典史,你有什么证据吗?”

    “哼!待会儿我就会让你将谋杀县太爷的实情和盘托出,给我带走!”

    “慢着!”林岚手一伸,表示抗拒地立在原地。

    刘三刀鞘架在林岚的脖子上,眯缝着眼,道:“难道你想拒捕?”

    林岚回过头,看着刘三,“刘典史,你隶属平江县县衙,带着一群城防营的营卫来抓人,这样做,按照大京律是僭越职务。”

    “你!”刘典史放下手中的刀,“这些营卫,是刚刚在附近巡防,正好跟我一起闻讯赶来的而已,并不存在你所说的僭越。”

    林岚冷笑道:“那刘典史这是要将我带到哪里去呢?按照大京律,囚禁嫌疑人是关在衙内南面的普通监房,您要带我走,是走去哪里?”

    刘典史眉头一皱,心里暗道,这小子为何如此镇静。他瞥了眼城防营的营卫把总,见到他摇了摇头,便知道是不能强来了,招呼一边的衙役,将林岚直接扣押在了南面的监房之内。

    “如今李县令出了事,这平江县暂时由孙主薄和我暂时掌控,等到上头派人过来,再行审理。”

    刘典史和一干城防营的营卫走出了县衙。

    “怎么办?”刘三问道。

    “这事情闹大了,李登云死了,不能归咱们管了,这个时候不能被这个狡猾的小狐狸抓到任何的把柄。城防营看来是不能插手了,这事情没有定论前,不是我们能动的。”

    刘典史擦了擦汗,说道:“这小子真是够阴损的,差点就让他抓住破绽了。”

    “我们先走了,这事情等上头派人来就行,这一回,这个小子是死定了!杀县令这样的罪,足够砍头了。”钱把总拍了拍刘典史的肩,轻声道,“大人不会忘记你的。”

    “多谢钱把总提携。”

    冷风之下,黑云遮月。

    一场鸿门宴,林岚没想到,设局的不是李登云,而是幕后那股推手,似乎想将他直接置于死地。

    林家毕竟有林如海这棵大树,林庸等人闻讯而来,塞了不少的银子,才得以见到林岚。

    “阿岚,你怎么……”林庸急得说不出话来,这前脚县试的事情还没平息,后脚李登云死了,还这么凑巧地死在了宴请林岚之后。

    四叔眉头紧皱,“听你那书童说,你们都走出半里地了,才听到的动静,然后你又赶回来了?你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林岚隔着栅栏,听着几个叔伯你一句我一句的,便道:“我若是不回来,等明日衙役上门来缉拿我,更是说不清楚了。”

    “这是什么道理?”

    林岚冷笑一声,道:“葛家村的那次爆炸,同样是隔了一盏茶的时间,那粪缸就爆炸了。有人,分明想借着那件案子,借刀杀人,嫁祸于我。”

    如果一次是巧合,那么接连两次相同的案发经历,发生在同一人身上,则成了作案手法。这平江县县令被炸死,案发经历与葛家村一案如出一辙,所以鬼才会信是遭了报应,天打五雷轰。

    这也是为什么林岚会折返回来的原因。

    林庸问道:“这桩事情蹊跷,可县衙的门子说,你走之后,这李县令就没再见过其他人了,这该如何翻案?阿岚,你这次凶多吉少了!”

    林岚隔着栅栏拍了拍林庸的肩膀,说道:“大伯先莫要着急,听我说。”就在林家老宅的人还没有赶来之前,这林岚就已经把接下去会发生的最糟糕情况考虑了一边,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提前去做好的。

    “好好好,你说。”

    林岚长叹一口气,道:“大伯你先去信揚州,将事情与我爹说明,切记,一定要说我是冤枉的。”有葛家村一案在前,林岚估摸着那次的案情,林如海嘴上没有过问,可私底下一定查过,很有可能知晓是他所为。若是这一回李登云炸死,林如海误认为是他所为,这老爹都站在自己对立面,这就难了。

    “恩,这个好说。”

    林岚又道:“至于二伯,麻烦您待会儿打点一下在外边验尸的仵作,将他的证词先拿到手。我看了看李登云的死状,背后的铁砂极有可能是被炮弹打到的!”

    “炮弹?阿岚,你疯了啊,怎么可能?”

    林岚眯缝着眼,说道:“不是我疯了,而是有人疯了才会如此嗜血无情地将一方县令抹去。拿到的证词口供务必要保管好,然后将今晚这件事赶紧散布出去。”

    “散布出去?”四叔林封纳闷道,“岚儿,事情闹大越不好收场,我看还是等你爹过来再商议吧?”

    林岚摇摇头,道:“若是四叔想为我好,就赶紧散布出去。”

    “你见过世面大,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要散布什么?”

    “如实来,仵作若是承认了,是被炮弹炸伤,就说县令大人被炮打了!”仵作已经在后院验尸,林岚估摸着那些黑手还没有心思缜密到连仵作都安排计划好了。他必须抓住这个空档,让这件案子公诸于世,免得再被黑一手。

    “好。”林封点点头,说话间要往外走去。

    林岚拱手说道:“四叔别急着走,还有件事情托您办。散布消息一事交由二伯办便是,您过来一些。”

    林岚在四叔耳边瞧瞧说了几句,道:“此事莫要张扬,到了地方将小侄说与您的消息告诉他便是。”

    林封点点头,道:“明白了。”

    林家老宅子的三位当家一走,牢房之中变得安静下来。

    然而这样的宁静终究是短暂的,因为暴风雨即将到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红楼大官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冷氏子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氏子兴并收藏红楼大官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