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大官人 > 第129章 惊鸿一面

第129章 惊鸿一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袖招内歌舞依旧,花魁却藏在花中央,被某人调戏着。

    蝶衣脸一红,银牙微咬着,她没想到林岚脸皮这么厚,将那晚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嗔怒道:“只是一面?”

    说出这话的时候,蝶衣的脸上升起两朵红晕。

    林岚轻咳两声,眉头一挑,“顶多算上五日前那一面,两面,不能再多了!”今夜,他有得是时间和这位故人叙叙旧,所以佯装痴傻地回应着。

    听到这话,蝶衣双眸的怒意更盛,红唇咬在皓齿之间,一句话都不说。她不知道林岚是装傻还是真傻。

    那晚,她真以为遇到了才子,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结果鲁莽而又莫名其妙地卸衣,林岚却跑了。人在冲动之下做出的傻事,事后想想,真是有够愚蠢的。

    本以为没有了下文,结果辗转到了金陵,能够再次相遇,那便是缘分。

    蝶衣暗忖着:若是无意,也不会再谱曲送于自己,只是这层纸该如何捅破。

    见到蝶衣不说话,林岚起身倒了杯酒,“今夜不着急,蝶衣姑娘想说什么说就是,你我良辰美酒,促膝长谈。”

    林岚不急不缓的样子让蝶衣有些拿捏不定了。过了良久,她才开口道:“那晚,公子为何跳船逃遁?”

    “你不清楚?”林岚反问道。

    坐在绣墩上的蝶衣陡然而起,她也并非是个逆来顺受的泥人儿,“我怎知道?”在她看来,林岚看了她的身子,却跳船而逃,那就是......对她不满意。

    可以几日前肖大家却说姓林的公子很想见她,让她决定一辈子不出舫的心再一次有些悸动起来。不清楚林岚这样的挑逗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岚心里一想,看来自己跑的那晚,商青羊并未太过当回事,可以已经将重心放在追捕呼延珺上了。

    “哦,那晚家中有急事,便跳船离去了。”林岚这个敷衍的理由从他自己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信。

    蝶衣自然明白这是塘塞过去的说辞,也不恼,坐回到绣墩上,道:“那公子这回找蝶衣,又是何事?”

    林岚笑了笑,继续喝酒,道:“随便聊聊。”发匠需要时间,所以他更不能这个时候离去。

    听到这样敷衍了事的回答,蝶衣跺了跺脚,幽怨道:“不陪聊!”

    “那陪什么?”林岚把玩着手中的天青色酒杯,眯缝着眼笑道:“陪……睡觉?”

    “林司业语气轻佻,某家实在听不下去了!”肖大家的声音忽然从一边的帷幕后传来。

    林岚吓得手中杯盏都掉落在地,好在都软毯垫着。“肖……大家,您真不愧是大家风范。”

    “林司业这是在讽刺某家了?”

    “岂敢。夸您高风亮节,体恤晚辈呢。”

    帷幕后传来一声冷哼,“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岚这下终于可以确定一件事了。

    这货是个女的……然且很彪悍!

    悍妇母夜叉的形象,从林岚心目中陡然树立起来。

    ......

    ......

    云袖招的画舫还未靠岸,薛蟠带着小厮已经上了小舟,准备上金玲舫。

    竟然有不长眼的到我薛家的地盘闹事,真是不想活了!

    舟尾的长篙拨入水面,船夫一哼,这船便朝前驶去。

    微风拂面,薛蟠眯缝着眼,显然对今夜未能夺魁有些耿耿于怀。

    “有那个不男不女的存在,我们薛家难以在这秦淮河上独霸一方啊。”

    小厮站在一边不语。

    “对了那个闹事的又是什么来头?不会是姓林的那小子吧?”

    小厮依旧不语。

    河面的风有些凉意,薛蟠见到小厮不说话,便转过头来喝道:“喂!哑巴啦!”

    小厮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却一语不发。船尾的篙敲打在了侧板上,嗖地一下,又没入了河中。

    “说话啊!”薛蟠起身,一个耳光打在了小厮的后脑上,只见身体僵硬的薛家小厮直直地倒在了船上。

    薛蟠心头一慌,朝四处看了看,说道:“谁!?出来,我看到你了!”

    竹篙浮出水面,船夫依旧慢条斯理地撑着篙,仿佛船上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似的。

    “划船的,是不是你搞得鬼?说!”薛蟠朝四周扫了一眼,也只有船尾的摆渡人,是作祟的幕后黑手。

    船夫微微抬头,声音不生烟火地说道:“坐下坐下。别晃了,容易翻船。”

    薛蟠怒由心生,大步走来,嘴里碎碎念道:“个老杂碎,还不给我住手!”

    长篙恰如其分地出水,一下戳在了薛蟠的肩上。船夫从那头摸索过来,一瞬间便到了薛蟠的面前。

    “姓甚名谁?”

    “薛……薛蟠。”只是惊鸿一面,薛蟠便被那张脸吓破了胆。这是什么样的冷酷,才能让人一样看过去,两颗眼珠子仿佛是两口深渊冰窖,盯得让人打寒颤。

    “嗯,对了。”

    对了?什么对了?薛蟠一头雾水,貌似敢这么动薛家的,在金陵貌似好没有。他壮了壮胆,虽然他的身子动不了,但是他可以说话。

    “我是薛家的人,你掂量着看!”

    一道清风划过薛蟠的脖颈,让他觉得喉咙一凉,却没有什么其他的异样。紧接着,竹篙入水,他的耳边只听得咔嚓一声。

    长篙不见了。

    船夫潜入河中也不见了。

    倒在船上的小厮骨碌一下起来。

    “爷,你没事吧?”

    “起开!我能有什么事?这厮听说我是薛……”

    “爷,别说了!”小厮死死地盯着薛蟠的脖子,打断道。

    薛蟠喝道:“你竟敢教训我?”

    小厮指着薛蟠的脖子,说道:“血……血……”

    黑夜之中,薛蟠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痒痒的,便伸手去抹。温热而又粘稠的液体被风一吹,迅速在手上凝结。

    “呃……”

    他感觉到头有些晕眩,脚步开始虚浮,一步两步,紧接着一头栽倒在了船坞上。

    惊鸿一面。

    仅仅一个照面,一命呜呼。

    发匠既然答应了林岚,便是言出必行。死在他手上的人,都有理由,那便是——该死!

    春风拂过秦淮河面,小木舟上传出呐喊:“薛家大少爷遇刺了!救命啊!”

    一时间,金陵城乱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红楼大官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冷氏子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氏子兴并收藏红楼大官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