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 > 第2章 混入京城

第2章 混入京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乙垂头丧气,也只能忍气吞声往家里走去,他心里发狠,嘴里各种各样的污话,轮番骂到爽,他家所在村落离平安镇还有十几里地,这会子雪大风烈,走了一个多时辰,浑身湿透精疲力竭,才远远看到几盏灯火在村口摇曳,忍不住又是一通乱骂。

    小乙芳名黄晓晓,小乙是她扮成少年在酒肆工作大家称呼的名字。黄晓晓是个身世悲惨的娃,明明是个含着金汤匙出身于曲艺世家的富三代,某天一觉醒来就穿到宋朝时期江南的某个破砖窑,成为一名衣衫褴褛的业余小乞丐。要不是看到自己性别仍旧为女,她几乎以为自己穿成神雕里的杨过,差点要拄着拐杖奔赴桃花岛讨口饭吃。

    江南小地方经济萧条,除了自小耳闻目睹会来几段评书、油嘴滑舌之外,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黄晓晓实在找不到零工,只能沿街乞讨忍饥挨饿了几个月,完成了富三代向着穷苦百姓适应的进化,最后游离在饿死边缘。

    她想着京城里面活路多,就算讨饭没准都能讨到些带荤腥的残羹冷炙,于是跋山涉水一路讨着饭向京城进发,结果在距离开封百里就饿昏在一户农家门口,那户农家夫妇用了点热米汤救活了她,见她醒来就忙着问她身世来历。

    黄晓晓眼睛都不眨就胡编乱造了一个爹死娘改嫁自己被撵出家门的悲惨故事,那名妇人哭得死去活来之际不顾自己已有三个嗷嗷待哺孩子的现实,把黄晓晓收做了义女,一问也是姓黄,不用说五百年前是一家,那就仍然叫本名晓晓,于是,黄晓晓结束了这一个月来天当被地当床的流浪漂泊生涯,重新回归家庭生活。

    黄晓晓很久以前就知道形容家里穷困的一个成语叫家徒四壁,和黄家比起来,这个成语就是用来形容小康\生活,因此她休息了几天之后就女扮男装去平安镇找了个酒肆温酒的工作,这份工作虽然赚的不多但是体面轻松,基本上等于古代国营企业仓库管理员。再加上黄家夫妇对她颇为疼爱,有些好吃的好喝的总是留给她,于是黄晓晓也就死了去京城乞讨的心。

    几个月后,刚巧某天酒肆里的说书先生回家探亲,黄晓晓思来想去,自己前世自小就被爷爷逼着学习说书,再加上混迹各大网站,看遍无数小说、八卦野史和各种段子,这可是个好机会,没准自己能成为说书界的大红大紫,从此过上吃喝不愁的生活。

    想到这里,黄晓晓仰天长啸一声,眼看混的风生水起之际,半路杀出了个小衙内,搞得自己狼狈不堪风紧扯呼,她的脚步忽的停顿一下,自己的得罪的是蔡京家的小衙内,仅有的那点历史知识,她也知道蔡京是一个大奸臣,那小衙内还不仗势欺人,等他回到京城,第一件事情估计就是把自己抓去大牢,回去肯定会连累黄家夫妇。

    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自己不如去京城开封,这个恶小衙内肯定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混到他的眼皮底下,京城说书人那么多,自己改名换姓,东山再起。

    她越想越觉得主意甚好,悄悄走到黄家院后,将那个荷包取出来,从里面拿出一小块碎银放在怀里,把荷包扔到墙内,沉默一会,咬咬牙转身离去。

    这次上路和刚才的匆忙不同,步履轻松,此时雪也停了,一轮明月垂在中天,清冷的月辉反射着雪的光芒,映得官道亮堂堂的,黄晓晓走着夜路,心里半点不怕,任谁渡过那段乞讨流浪的日子,走夜路都是家常便饭。

    黄晓晓走走歇歇,待到第二天日落时分方才远远看到京城城门,酉时正是城门关闭之际,已经打了第一遍鼓,三声鼓后,京城城门就要关闭,黄晓晓急忙赶过去,刚巧赶得及,拍拍胸口正要进城,却在门口被几名军士拦了下来。

    黄晓晓很是奇怪,北宋对于百姓的管制并不像前朝那么严格,宵禁也取消多年,自己当年从江南一路奔赴京城的途中,什么时候遭遇过这等盘查,不由有些发怔,“几位长行,不知唤小底有何事?”

    原来这几日京城颇不太平,先是传闻女真派遣细作偷偷入京,于是禁军满城明察暗访,结果居然抓住方腊军中派来的几名细作,这几人假扮乞丐,企图里应外合,因此恼了杨太尉,传令禁军必须全城戒严,严格盘查过往行人。

    几名军士见黄晓晓行色匆匆,孤身一人天晚入城,又见他衣着简朴并不引人瞩目,不由起疑,其中一名军士上下打量她一番,表情严肃,二目如电,瞪着她说道:“你从何处而来,进城有何勾当?”

    黄晓晓被他看得有些发慌,她毕竟初来乍到,看到军士先就两腿发软,语气也有些哆哆嗦嗦,“几位长行,小底家住太平镇旁的村里,因家里贫困,想去京城找个零活赚点银钱养家糊口。”

    军士更加起疑,“竟然住在太平镇附近,离京城并不远,为何星夜赶路,这会子才入城?看你长得瘦小,像是南方人,我看你一定是方腊军的细作,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带回去好好审问。”

    黄晓晓吓得嚎啕大哭,抓起来肯定严刑逼供,她就算再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到时候免不了落得个秋后问斩身首异处,她越想越怕,身子一软瘫倒在地,只是抱住军士的腿哭天抹泪,“救命,我是冤枉的。”军士大怒,推开她,令其他人赶快拖走。

    远处传来哒哒的马蹄声,“吁…”声过后,一辆马车停了下来,帘子被一双白皙的手缓缓掀起,一名清俊少年在马车里面惊讶的看着她,“怎么回事?”这名少年正是昨晚遇到,砸了她场子的蔡府小衙内。

    黄晓晓泪眼朦胧中似乎见到了救命稻草,嚎着扑了过去,用力抱住车辕,嘴唇发紫,哭道:“小衙内,您要为小底作证,小的确是太平镇上说书人,不是细作啊。”少年皱了皱眉头,“细作,什么细作?你怎么又成了细作?”

    军士有些不耐烦,挥挥手指着小衙内骂道:“活腻歪了大呼小叫,你们两个认识?看来你也是细作,接应他的吧,来人,一起抓起来。”

    蔡伯也跳下车,神情倨傲,和昨日完全不同,此时已到了京城,低调这种态度不是蔡府的习俗,他见城门已关闭,斜睨一眼旁边正在打骂的军士,“我看你才是活得不耐烦了,你可知这位小郎君何人?这位是蔡太师府上的小衙内,还不快点打开城门,难道要我和你们杨太尉通传一声?”

    那名军士吓了一跳,他见过蔡太师府上的人,细细看去,这老者看上去十分眼熟,果真是蔡太师府上的管家蔡安,连忙吩咐快开城门,恭敬得说道:“小底不知道小衙内来此,衙内请入城。”然后看了一眼黄晓晓,谄媚的说道:“既然这人是衙内的旧相识,肯定不是细作,是小底搞错了,一起放行。”

    黄晓晓此时只觉得这个面目可憎的小衙内,此时眉目如画,他就是天上掉落的谪仙,拯救自己于苦难人间,满眼感激的望着谢凌,心中暗暗收回之前骂他的话,却不想清冷的声音响起。

    谢凌眉目疏朗,认真的说道“我与他并不相识,但是这个人确是太平镇的说书人,并不是什么细作,你们抓错人了,不过,也不算抓错,他满口秽语,有辱读书人,按照大宋律法需要关押三日,以儆效尤。”

    黄晓晓想掐死他的心都有,若是杀人不犯法,恐怕谢凌此时早已死了百千回,她恶狠狠地看着谢凌,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谢凌也已经死了千百回。

    蔡安作为蔡府的二管家,一向思虑周全,他知道这个少年确实无辜,自家小衙内读书有些读迂腐了,开封府的说书人多如过江之鲫,除了极少数,大多数都是言语粗鄙,多用些市井俚语,这也是一个特色,每个人都抓起来,开封府的大牢恐怕都要造到蔡府隔壁去了。

    尤其如今太师赋闲在家,努力着东山再起,抓了一个说书人,万一激起众怒,群起攻之,每日在酒楼茶馆中讲些蔡府小衙内仗势欺人,那可是对太师名誉极为不利。

    蔡安悄悄把军士拉到一边,递给他一个荷包,附在他耳边轻语几句,那名军士连忙点头,“小底省的,大管家请放心。”蔡安满意的点点头,“这些银子给长行们打些酒喝,记住,若是有半句风言风语传到外边,今儿这边的人一个也逃不了干系。”

    蔡安劝了谢凌几句,打着保证说,一定会惩处这种有辱斯文的败类,方哄着小衙内上车扬长而去。

    那名军士看着远去的马车,淬了一口,“狗仗人势。”黄晓晓见他这样,心中暗想,看来蔡京果真是天下人神共愤,连这个小小军士都这般唾弃。看到那名军士招手示意她过去,立刻颠颠的奔过去。

    军士掂了掂那个荷包,沉吟一会从里面拿出一块碎银子递给黄晓晓,“大管家令我不要为难你,你且进城去吧,今日之事你知道应该怎么办?”

    黄晓晓恭眉顺眼,“小底知道,小底必当守口如瓶,每日佛前三炷香保佑大管家和小衙内富贵平安,好人好报啊。”死里逃生,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卑躬屈膝,待到他日咸鱼翻身再做打算,这才是大丈夫所为。

    军士玩味一笑,从荷包里又拿出一块碎银子递给黄晓晓,“你既然是个说书人,蔡太师是我大宋的中流砥柱,栋梁之才,蔡府的小衙内更是知书识礼,你知道应该怎么办?”

    黄晓晓顿时心领神会,立刻接过银子,“小底明白,小底必定会写个话本,好好宣扬一下蔡府小衙内的感人事迹,这也是太师府中家学渊源啊。”

    两人各怀心思,相视一笑,军士挥挥手示意城门放行,黄晓晓死里逃生,侥幸进入开封城,摩拳擦掌准备大展宏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