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 > 第15章 吃鸡少年

第15章 吃鸡少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凌收到周大传来的黄晓晓求救口信,已经是几天以后的事情了。

    原来周大和潘娘子毕竟小门小户出身,第一次走到太师府门口就先哆嗦起来,看门小厮一看两人话都讲不清,居然敢闯太师府,立刻轰了出去。

    两人无法,只能自备干粮黑天白日的在蔡府门口不远不近的徘徊,不敢靠近,终于某日等到谢凌出门,两人远远望去正是上次见到的清俊少年,立刻上前扯住谢凌,将黄晓晓事情描述一遍。

    谢凌听了心中焦急,面上却不显,轻声细语安慰了两人,叮嘱他们回去不要声张。他虽说性格有些迂腐,却极是聪明,琢磨一会,就发现此事有些端倪,他和慧聪相识一场,深知此人脾性,黄晓晓虽说顽劣不堪,但也是性情中人,心中怀疑,带着书童前往大相国寺而去。

    大相国寺毕竟皇家寺院,虽说出了命案,不过是慧聪住的思禅院被封了起来,有公人把守,其它地方依然香火旺盛,游人络绎不绝。

    谢凌去了后院大相国寺主持房内,主持和谢凌以棋会友,听说小衙内来了,立刻命小沙弥请进来,谢凌见过住持,事态紧急并未过多寒暄,直奔主题,主持皱了皱眉头,“小衙内,老衲也觉得事有蹊跷,那天晚上的事情,思禅院的慧远可能知道一些,你可去问问他。”

    “谢主持,叨扰了。”谢凌说道。

    “哪里,小衙内有心了,若是能解开慧聪冤屈,大相国寺上下一干僧人感激不尽。”

    因着思禅院被封,谢凌在隔壁院子找到了慧远,听到小衙内询问那天事情,慧远的神情有些气愤,他和慧聪关系本就很好,以慧聪的为人断不会如此禽兽行事,一五一十竹筒倒豆子般将那天晚上事情全部告知。

    “那日我记得梆子敲响三声,大概三更的时候,慧聪师弟有些醉醺醺的回来,因着是初一,上香的善男信女很多,大家伙忙了一天很早就睡了,我因着起来小解遇到他,大相国寺严禁饮酒,见他醉得厉害,打算第二天再教训他,因此叮嘱了他几句,他就去睡了。”

    慧远叹息一声,“谁知第二日一早,鸡叫头遍,慧聪师弟就一声叫喊,踉踉跄跄从他的房里奔了出来,脸色煞白的坐在地上,双手颤颤巍巍的指着房门,有胆大的师兄弟进房一看,发现一个未着寸缕的小娘子,已经死在房角,吓得连忙报官,可是几名公人来了之后,只说是慧聪师弟逼\奸未遂,杀死那个小娘子,阿弥陀佛。”

    谢凌蹙着眉,略略思索后问道:“看来命案是三更以后的事情,你们可有听到什么声响?”

    慧远摇摇头,“我们累了一天,睡得很熟,慧聪师弟的房间又在最里面,并未听到什么声响。”

    “那名死的小娘子官府可查出何人?”谢凌接着问道。

    “听说是外省慕名前来上香的,并未带任何使女和随从,官府还在查她的身份。”

    “她借宿在哪里?”

    “在东院的西屋,那边是专门为一些香客借宿用的。”慧远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一声,“可惜了慧聪师弟,我和他相识多年,他虽然个性鲁莽,断断不是好色之徒。”

    谢凌点点头,表示认同,心中疑惑丛生,慧聪从离开大相国寺到喝醉回来,这段时间不可能房内藏着那名上香借宿的小娘子,东院西屋离开思禅院隔了几个巷子,慧聪如何会知道有小娘子借宿,即使他白天见到见\色起意,为何要把小娘子从西屋带到思禅院,杀人后为何不弃尸,反而放在房内任人发现?会有这么傻的凶手?

    谢凌仔细推敲着,越来越觉得此案疑点甚多,心中越发恼怒,开封府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人打入死牢,还牵涉到一起喝酒之人,简直是草菅人命,此案既然自己遇上,于情于理断不能袖手旁观。

    谢凌立刻回府将此事告知蔡京,请他能够帮助自己重新审理此案,蔡京只要自己这个宝贝外孙待在府里不要再去大相国寺借宿,这点小事不过是他一封信的事情。

    谢凌带着蔡京的亲笔信前往刑部找到刑部侍郎蔡锋,蔡锋本是蔡京的远房侄儿,和谢凌也算相熟,立刻给了他刑部令牌一枚,于是谢凌拿着令牌在开封府少尹战战兢兢陪同下,大摇大摆的进了大牢。

    “多谢少尹,您公务繁忙,先请回吧。”谢凌斯文有礼的说道。少尹见这个少年态度谦和,丝毫没有官宦子弟的嚣张跋扈,十分喜欢立刻吩咐手下推官领他进去告知看管牢狱的都头,一切以小衙内马首为瞻。

    进入牢中,谢凌心中一凉,牢中阴森黑暗,走道旁的狭窄木牢中,一群囚犯目光呆滞,或躺或站或立,浑身衣衫破烂,隐约可见裸\露肌肤处的伤口和疤痕,空气中散发着一股肉\体腐烂的气息,黄土墙上挂满各种可怖刑具,似乎可见斑斑血迹。

    “你们居然滥用敢私刑。”谢凌已经出于愤怒,他想到那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活泼伶俐的少年,也许此时被打的奄奄一息,躺在黑漆漆的牢中等死,又想到他在台上神采飞扬口若悬河,此刻怕是面目全非,心中没来由的一酸。

    他有些后悔那日为何生气他的不学无术不理不睬,这少年不过无赖些泼皮些读书不多口不择言有辱斯文而已,也还马马虎虎算得上善良又好学,更何况那日在高太尉府中颇为担心自己,何必和他一般见识?

    谢凌心想若是那日他在,小乙也许不会遇到慧聪,两人恐怕不会有这无妄的牢狱之灾。

    推官见这个俊秀清雅文质彬彬的小衙内忽然之间眼神如刀般望着自己,心中大骇,忙解释一番,“小衙内有所不知,这不是滥用私刑,只是牢中有规定,凡押入大牢的囚犯,先有三十的杀威棒。”

    “三十杀威棒?”谢凌一惊,觉得五脏六腑都隐约有些抽痛起来,那小滑头瘦瘦小小,三十杀威棒怕是半条命也没了,若不是花石纲徭役,他也是小户人家里爹娘宠爱的明珠,怎会流浪到京城?又怎会无辜入狱?

    谢凌面沉如水,不发一语,推官更不敢多话,两人七折八转默默无言走到大牢最里面,那是一排单人牢房,来到关押黄晓晓的牢前,谢凌叹了一声,向内一看,空无一人?忽的一个不好念头涌上心头,那小滑头莫不是…莫不是已经…

    一阵鼓掌声隐约传到两人耳朵里,谢凌侧耳倾听,声音是从单人牢房最边上传过来的,他转身望了推官一眼,推官立即点头哈腰的说道:“小衙内,里面是掌管牢狱的沈都头,我马上去让他来见您。”

    谢凌挥挥手,心中有些恍然,这场景似乎自己在哪里见过,“不用了,我们一起过去。”

    两人缓缓前行,掌声、叫好声愈加听得清楚,转过一个大厅,旁边一间房内传出一个清脆悦耳犹如泉水潺潺的声音,“各位,今日的西游记就讲到这里,我再给大家讲两个段子。”

    “小乙的段子讲的是极好的,本都头最爱听,快快讲来。”一个声音响起。

    “话说有一近视之人,大暑天食田螺,失手堕一螺肉在地,低头寻摸,误捡鸡屎放在口里,咂摸一会,向人曰:‘好热天气,东西才落下地,怎就这等臭得快!’”

    “某娘子与人有私,一日正在幽会,战得欢时,官人从外回来叩门,娘子大惊失色,连忙将此人装入米袋中,立于门背后,官人入见,问曰:‘袋中所装何物?’娘子惊惶,不能作答,其人从袋中大声曰:‘我不是隔壁老王,是他家的米。’”

    “哈哈,说得很有意思,这个烧*腿赏你了。”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谢凌默默立在门口良久,心中五味陈杂,这小滑头走到哪里都不误说他的那些乌七八糟段子,只是他应该在牢中洗心革面,如何又会在这里说起段子?

    这个倒是黄晓晓的一段机缘巧合,原来她那日被抓入大牢,一个牢头抄着手就把她拎到刑房来个三十杀威棒,眼见两个粗棍一字排开,黄晓晓吓得身酥脚软,嘴巴一撇就要哭爹喊娘弄倒个万里长城。

    不提防那个牢头把头凑过来,压低声音,“可有亲戚认识我?如有,就可以免去三十杀威棒。”

    啥?亲戚?劳资在京城就是孤家寡人,比皇帝还孤的那种类型,黄晓晓忿忿不平想着,仔细琢磨一下,她眼睛一亮,立刻从怀里拿出个约莫二两的银锭子,毕恭毕敬说道:“牢头大哥,小底出身卑微,怎能和贵人攀亲戚?不过小底刚才看到地上有二两银子,想必是您掉落的。”

    牢头暗喜,这个少年长得俊秀,说话又讨人喜欢,关键还机灵通透,心中一爽,不但免了他的杀威棒,还把他分到一间单独牢房,黄晓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越发嘴巴像抹了蜜一般,听得牢头每日窝窝头都多给她一个。

    这天两人正聊天,见牢头无聊,黄晓晓自告奋勇要来段书本给他解解闷,于是便讲起了西游记里的三打白骨精,只见一个滔滔不绝,一个聚精会神,两人均未发现都头暗暗靠近一旁,听得摇头晃脑,如痴如醉。

    待到两人发现时,见着都头阴沉着脸,吓得簌簌发抖,都头一声不吭,命人将黄晓晓带到自己房内,正当黄晓晓以为这次非要把杀威棒翻倍的时候,都头递给他一个炊饼一杯水,“快点吃,吃完告诉我那个孙行者被撵之后,白骨夫人有没有吃了唐三藏?”

    黄晓晓一脸呆怔的接过炊饼,从此之后开启她在牢中的说书生涯,她每日里绞尽脑汁想些段子,这帮公人听到精彩之处,各种吃食也多少赏一点,她还算没吃太大苦头。

    谢凌在门口驻足许久,推官见他脸色难看,连忙推门入内,大吼一声,“怎的不做事,在此喧闹聚集一堂,还不快点出去,沈都头,这位是蔡太师府的小衙内,来看望犯人黄小乙,我问你,犯人去哪里了?”

    沈都头听到太师府小衙内那几个字,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下,连忙用手指了指愣在一旁的吃鸡少年,“这个就是黄小乙。”

    推官原以为黄小乙非死即残,见他好好的待在一旁,深感安慰,立刻使了眼色和沈都头悄悄掩门出去。

    逆境出贤士,时势造英雄,环境往往常常会激发一个人的体内潜能,就如现在的黄晓晓,几日来的委屈、害怕、惶恐、惊惧,在见到谢凌的那一瞬间统统爆发,泼皮无赖般的汉纸瞬间化身一朵安静如鸡的娇花,噙着泪连着那根鸡腿一起投入了谢凌的怀里,油汪汪的爪子搂住小衙内那件织花绣金的长衫,蹭出了几朵梅花。

    “小衙内,你终于来了,太好了。”黄晓晓嚎啕大哭起来,老纸终于有救了。

    谢凌猝不及防被他搂住,感觉怀里这个少年清瘦不少,心中有些怜惜,想着这件衣服也不是自己顶顶喜欢,就任由他抱住,伸出手去摸了摸黄晓晓的头发,语气不自觉的带了一丝温柔,“小乙,你这段子都讲到大牢中来了,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黄晓晓听到谢凌温声嘲讽,抬头泪眼朦胧的望着他,吃惊得道:“小衙内,你学会说粗话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