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 > 第24章 把酒言欢

第24章 把酒言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蔡府小衙内被押入天牢半月有余,生生急坏了两人,那边是蔡京和蔡夫人,蔡夫人经过不休不眠的几日之后,加之年岁过高,已经病倒在床,蔡京和她少年夫妻老来伴,心急如焚,此外又焦急谢凌的事情,整日里茶饭不思。

    蔡府中但凡有些用处之人,蔡京全部派出在外东奔西走,四处打探消息,稍有些渊源的朝中重臣蔡京也全部书信相托,无奈这次天子震怒,多数人明哲保身,不敢乱语,有大胆之人递上说情奏折,也被一一驳回。

    蔡京对于这个嫡亲外孙是真心疼爱,外孙敏慧好学,颇有自己年轻时候风范,又是自己唯一女儿的儿子,那是疼到心眼里,奈何办法用尽依旧未见起色,在书房中长吁短叹,只恨自己如今赋闲在家无能为力,又恨外孙明明锦绣大道,偏生往死路上奔,恨来恨去,又想到凌儿自小锦衣玉食,何曾吃过如此苦头,虽说已经和开封府府正打过招呼,依旧担心不已。

    几名使女搀扶着一个颤巍巍的华衣老妇,从门口走入房内,正是蔡夫人,但见她形容憔悴,一双眼睛红肿,显然是刚刚哭过,“我的凌儿怎么样了?我告诉你,若是凌儿有个三长两短,我就随着他去了,九泉之下也和我那苦命的女儿团聚。”说完又哭了起来。

    蔡京连忙安慰蔡夫人,说他正在想办法,万万不可伤了身体,好不容易将她劝慰好了,吩咐使女搀扶回房,蔡府大管家蔡平匆匆走了进来。

    “太师,刚刚接到童太傅的书信,他已经写了折子告知皇上剿灭反贼方腊在即,同时请皇上看在您的面上赦免小衙内的罪责。”蔡平告知蔡京目前情况。

    蔡京点点头,长叹一声,“若是童贯在此,也不肖我如此神伤,可恶那个高俅落井下石,早晚必让他死在我的手里。”

    蔡平附耳悄声道:“太师,近日京中都在传一个连中三元的话本,说是冯京就是文曲星君下饭,连中三元,辅佐大宋国运昌隆,市井中也在流传小衙内连中三元的事情。”

    蔡京眼睛一亮,他心知赵佶向来好大喜功,最信道教,给自己自封教主道君皇帝,以紫微星君下凡自居,这个可是好办法。

    “好极,蔡平,你去告知御史台的葛侍郎,让他参一本高俅,说他纵子行凶,杀害祝家父女,嫁祸大相国寺僧人,我要让他自顾不暇,再将这个话本让宫中伶人演来,再去告知杨太尉和太宰以及少宰,请他们带领翰林学士上表皇上,赦免凌儿。”蔡京细细吩咐道,蔡平领命而去。

    蔡京的办法颇为有效,道君皇帝听了宫中伶人们的说书,又知道市井传言,心中有些相信,而后接到童贯的来信说是前方大捷,真是天佑大宋,心中又是几分相信。

    而后又有杨太尉、太宰和少宰以及一赶翰林学士的上表,连中三元原是上天吉兆,请皇上三思云云,心中自是犹豫起来。又想到那个少年清雅秀丽,书画双绝,心中更是惜才,于是,某日心中爽快,大笔一挥,下旨将谢凌释放,并且还他状元名号,暂去翰林院供职。

    谢凌死里逃生回到家中,见着翁翁娘娘面容憔悴,心中难过,连说不孝,惹二老担心,蔡京和夫人只要自家孙儿无虞回来,高兴不已,哪还记得前尘往事,连忙吩咐下人好好给自家心肝宝贝调理一番不提。

    谢凌修养几日,身体堪堪回复,某日上午便借口去大相国寺来到黄晓晓住处,他心中念着那日她大牢探望,自己吩咐她早日离开京城,谁想如今得以释放,唯恐她已经离开,心中忑忑不安。

    他踏入大门,看到那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正托着下巴坐在院子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心忽然定了,“小乙,好久不见。”掩饰不住满眼的笑意。

    眼见那个少年满脸不可置信,泪眼朦胧的奔了过来,嘴里糯糯的叫着小衙内,而后站在自己的前面,谢凌微微一笑,伸手便把那个瘦弱的少年揽在怀里,柔声说道:“没走就好,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黄晓晓闻着他身上好闻的书墨香,这几日提吊的心瞬间变得安宁,嘟着嘴沙哑的说道:“你让我走我就走,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我偏偏不走,你一天没放出来,我等一天,一年没放出来,我等一年,十年没放出来,我就等十年,直到见到你我才会走。”

    谢凌温润一笑,从怀里拿出金丝线绣着烟水江南的手帕,擦拭着黄晓晓连上的泪痕,而后笑着塞到她的怀里,“你啊,从不记得带手帕。”

    黄晓晓不好意思的用衣袖胡乱擦着眼泪,展颜一笑,“小衙内,你等我一会,我去买些食材,中午弄几个菜好好给你接风洗尘,庆祝你凯旋而归。”说完便旋风一般的冲了出去。自留谢凌一人不住摇头轻笑。

    黄晓晓动作颇为麻利,一会功夫便做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又从房中拿了一壶荷露果酒,美滋滋的摆了两副碗筷,“小衙内,快点来尝尝我做的菜,今天全是我新想出来的,绝对和以前的没有重样。”

    两人坐下之后,谢凌尝了几口菜点点头夸奖几句,黄晓晓笑着端起酒盅,“小衙内,恭喜你牢狱之灾已过,以后前程似锦。对了,我忘记问你了,皇上为何下旨赦免你。”

    谢凌清浅一笑,将事情原委告知了黄晓晓,一双乌黑清灵的凤眸,笑意盈然的望着黄晓晓,“霍思彦已经告知我那件事情,谢谢你,为我费心了,难得你古灵精怪,居然想出这个办法。”

    黄晓晓鄙夷的哼了一声,“我这个挂名师父就是个大嘴巴,我也是没办法中才绞尽脑汁想出的办法,这没什么,你能得救只因为你是蔡太师的外孙,蔡府的衙内罢了。”

    谢凌苦笑一声,“我也是不孝,让他们偌大年纪还为我操心。”

    黄晓晓不想再提他的伤心事,连忙转移话题,“对了,你恢复了状元称号,真是恭喜,以后我要叫你状元郎了,供职翰林院是去做什么?”

    谢凌轻笑一声,“皇上觉得我的书法还算不错,任命我为翰林学士,主要是起草国书以及宫廷文书,此外,还需在宫中资善堂教导各位皇子的书*课。”

    黄晓晓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哎呀,你居然还混进宫了,挺好的,你教导不了老子,把儿子教育好也算功德圆满。”谢凌也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两人自从相识以来,不是剑拔弩张就是冤家路窄,要么就是见证最狼狈的牢狱时光,鲜少有这般融洽相处相视一笑的场景,不由想到初次见面的时候,都是一阵脸红。

    两人闲聊一会往事,嘻嘻哈哈笑个不停,当真一笑泯恩仇,黄晓晓蓦地想起那次两人一起去青楼小衙内束手无策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小衙内,你定亲了没有?”

    谢凌怔了怔,摇摇头,“尚未,家严家慈去世得早,尚未给我定亲。”

    “那你如果定亲,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子?”黄晓晓好奇地问道,这个迂腐的小衙内究竟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谢凌扬眉一笑,“我吗?当然是文雅贤淑、琴棋诗画样样精的大家闺秀。”

    黄晓晓调侃道:“以你的家世还有才华人品,说不定皇上会指婚一个帝姬给你。”

    谢凌不以为意,一笑置之,“凤鸣高攀不起,小乙呢?”

    黄晓晓想到一个段子,眼珠骨碌碌一转,“我呀,只有三个条件,大波浪的长头发的。”说完看着小衙内疑惑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这么污的内涵段子,整天之乎者也的迂腐小衙内恐怕这辈子都不能懂。

    果酒喝着香甜可口,其实后劲很足,黄晓晓喝着觉得有些头晕,只是见到坐在对面的小衙内一副面不改色的样子,她不想输给他,勉强又喝了几杯,只觉得头晕目眩,摆摆手喃喃道:“我恐怕不行了,头好晕。”说完,趴在桌上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谢凌无奈一笑,“酒量这么浅还喝这么多。”说完起身,搀扶着黄晓晓慢慢走到床边,将她轻轻放在床上,正要拉住被子为她盖上,猝不及防黄晓晓搂住他的胳膊翻了个身,将他的衣袖死死压在身\下。

    谢凌又好气又好笑,扯了扯衣袖扯不动,就想推醒她,伸手过去,见她睡得香甜,白皙如玉的脸,乌黑浓密的眼睫,秀气的眉毛,红红的嘴唇,腮边一抹嫣红相衬,当真如天边晚霞初起,让人移不开眼睛,一时之间,谢凌将手缩了回去,反握住黄晓晓的手,竟然不忍心叫醒她。

    他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黄晓晓的睡颜,越看越觉得这个少年异常惹人庝惜,他向来对于此事淡漠,此时心神一荡,忽的想到,当日汉哀帝和董贤的事情,想必,刘骜看着董贤熟睡的俊美容颜,不忍叫醒,割断衣袖,心中所想也如自己一般吧。

    心中一惊,难道自己的真如霍思彦所言,有断袖之癖?绝对不可能,他想的出神,酒意阵阵上涌,一阵晕眩,昏昏间似乎搂住什么,沉沉睡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