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 > 第33章 暗度陈仓

第33章 暗度陈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谢凌小衙内为了远在金国的两人殚精竭虑,再说黄晓晓怀着深思熟虑的目的,和康王赵构打得火热,相处融洽,黄晓晓本身性格落落大方活泼有趣,谈吐又幽默,尤其是在她刻意的接近下,很快康王便忘记她说书人的卑贱身份,对她好感倍增,甚至在想,哪天让她成为自己的贴身随从,地位也就水涨船高了。

    万般艰辛的日子里,终于有件值得高兴的事情,那就是在黄晓晓精心照顾下,霍思彦霍小先生的身体渐渐痊愈,这日天气大好,霍思彦感觉身体舒服许多,便在黄晓晓陪伴下,在院子里晒晒太阳散散步。

    霍思彦望了望碧空万里,远离家乡似乎连天也觉得高了,再没有那种触手可及的亲切感,他又望了望身边一脸紧张搀扶着自己的黄晓晓,心中百感交集,这次劫后余生,他忽然间就断了以前那种想死的念头,就算为了身边的这个挂名小徒弟,他也要好好活下去照顾他。

    “小乙,这几日辛苦你了,我身体应该没什么了,你不用太紧张。”霍思彦含笑望着黄晓晓,眼神中透出浓浓暖意。

    黄晓晓嘟着嘴表示不赞同,“师父,人家常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刚刚才好一点点,不许有半点闪失,再走一会我们就回屋,中午我去厨房煲汤给你养养身体,再做些糕点。”

    原来完颜宗青平日里对待黄晓晓颇为上心,几乎算是百依百顺,为了投桃报李,巩固友情,黄晓晓知道他最爱吃自己做的美食,于是这位小王爷每日一日三餐几乎被她包办了,连着王府的厨子几乎要下岗,王府的厨房自然黄晓晓可以随意进出,连带着走点私心,讨点油水,完颜宗青只做不知,随他而去,不过是些银子的事情,能够用银子解决的都不事。

    霍思彦很是感动,“小乙,你我虽是师徒,却不过是名义上的,我一天也没教过你说书,你对我如此好,上次更是为了我几乎性命也不顾,我实在是…”他有些哽咽,说不下去,一双流光溢彩的桃花眼有些晶莹。

    黄晓晓也有些心酸,她是性情中人,别人对她好她会加倍对人好,别人欺负她,那她这辈子都会把他往死里欺负,眼见霍思彦这般,心里也激动起来,忍不住扑在霍思彦的怀里,“师父,对不起,小乙以前骗了你,那次在听涛轩是顺杆子往上爬,其实我当时只是为了能够上台说书,才讨好你。”

    黄晓晓抬眼看着霍思彦,看他一双桃花明眸含笑晏晏,似乎在鼓励自己说下去,她大着胆子继续说道:“可是后来发现,师父您是个好人,您怜惜小乙孤苦,对我很好,您铁骨铮铮,不顾惜自己性命,小乙很敬佩你,我想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师父。”

    霍思彦忍俊不禁,笑着轻抚黄晓晓的头发,“你啊,难怪小衙内叫你小滑头,我已经是你的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一辈子都是你的师父,以后要好好跟着师父学习说书记忆,不许偷懒,否则为师罚你不许吃饭。”

    黄晓晓有些不乐意,“什么终生为父啊,你有比我大不了几岁,怎么听着有些别扭。”

    霍思彦笑了起来,“以前是谁说我年纪一把的,谁说我吃过的盐比他吃过的米都多,”他存心逗弄,故意沉思一会,“不叫师父,叫哥哥也可,小衙内不介意,我也不介意。”

    黄晓晓一阵恶寒,立刻清脆喊了一声,“师父。”霍思彦大笑起来。

    有句话黄晓晓没有说出来,那个月夜,小衙内来找她告别,告知她要向皇帝谏言治国十策,告知她自己也许会被终生囚禁也许会被流放,赠她银两让她离去,在他决绝而去的那一刻清冷的模样,那晚霍先生宁死不屈的眉眼似极了他,若是霍先生有事,她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师父,你散步的截止时辰到,快点回屋休息,我去拿些点心看过康王,就去给你煲汤。”黄晓晓看了看日头说道。

    霍思彦有些疑惑,忍不住问道:“小乙,我记得你以前和康王并无交集,如今怎么和他关系如此密切?”

    黄晓晓撇撇嘴,把头凑到霍思彦耳边轻声说道:“我才没和他关系密切,这等胆怯懦弱之人,我向来看不惯,只是因为他是康王,听说还是那个昏庸无能的皇帝最喜欢的皇子,我就想和他处好关系,万一将来大宋来接他,没准他顾念情分带我们回去。”

    霍思彦呵呵笑出声,“你这个小滑头,快些去吧。”

    黄晓晓赶到软禁赵构的那个院子,这位以后的南宋开国皇帝正百无聊赖的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望着一棵胡杨树发呆,见到黄晓晓进来,立刻开心的从椅子上站起,“小乙,你来了,这两天你怎么都没来看我?我都快闷死了。”

    原来那位金国四皇子完颜宗弼,不知是不是前世祖坟被姓赵的刨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莫名对大宋以及大宋的皇亲国戚有着深切的仇恨,他把赵构软禁在小院中,借口怕他逃跑,不但调去他的所有随从扔去做苦力,还借口说怕有人帮助康王逃跑,一个使女也未派给他。

    于是康王的日子过得苦不堪言,他向来锦衣玉食,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如今不但一切事物要自己处理,每餐饭食也是粗粝不堪,更加可怕的事,每到夜深人静,周围死寂一片,那种空虚寂寞冷,担心受惊怕,简直折磨的他欲哭无泪。

    黄晓晓的出现就是一缕救人于苦难之中的春风,又绿江南,这个少年不但给他带些自做的吃食,还每日陪他说话聊天,犹如一汪清泉浸润他原本绝望的心灵。

    他也曾问过,为何会在自己如此落魄还坚持来看他?又为何能够每日进出自己的院落?那个俊秀的少年认真的说道:“王爷,您是凤子龙孙,天生贵胄,小乙敬畏您如神明,不管您何种境地,小底一定会偷偷溜进来看王爷,何况我会翻墙头,您不用担心他们抓住我。”

    赵构感动至极,他并不知晓门口那些守卫谁敢去惹小王爷的朋友,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黄晓晓见这个苍白少年满眼惊喜,她虽说十分厌恶历史上那个懦弱的宋高宗,但是眼前这个清瘦的少年还是让她有些同情的,毕竟如今来说,两人也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王爷,我这几天被金人留住说书,没空溜出来,您没事吧。我带了点糕点给您,是小底自己做的,您别嫌弃。”黄晓晓从食盒里拿出几盒小点心。

    赵构摇摇头,“患难见真情,我这么落魄,你还能来看我,我感激不尽,又怎么会嫌弃。”说完拿起一块点心吃了起来,边吃边说,“很好吃,手艺真好,小乙,不如你做我的随从吧。”

    “随从?”黄晓晓有些不明白,怎么突然说到这个。

    “嗯,我想过了,你身为说书人,在大宋也只是低贱身份,你我患难之交,你为我的随从,若是哪天我有幸能回大宋,爹爹定会大加封赏他们,有我护着你,高官厚禄封妻荫子,指日可待。”赵构认真的说道。

    黄晓晓心中一动,哎呀这不就是瞌睡碰上枕头吗?康王随从,等他被赎回大宋,自己顺理成章的回去,哈哈,简直是妙计。

    她用力一扭大腿,瞬间眼泪逼出,“王爷,小底何德何能,小底以后为了王爷,万死不辞。”

    赵构笑了笑,神色有些凄凉,叮嘱黄晓晓道:“回了大宋,荣华富贵,什么死不死的,只是现在我的随从都被扔去做苦力,你可千万守住这个秘密,万一被他们知道,我有心也无力,护不了你。”

    黄晓晓见他真情流露,心中一动,他竟然当自己患难之交,自己不如说些历史典故劝诫他几句,也许他以后建立南宋,能够改变历史,驱除金人,回复大宋繁荣昌盛。

    想到这里,黄晓晓笑着说道:“不说不开心的,我给王爷您讲个故事解解闷吧。”说完便讲了一段汉武帝当年重用卫青和霍去病,驱逐匈奴的故事,临了还豪气万状的来了一句,“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

    说完这句,黄晓晓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热泪盈眶,回眸一看,那位康王殿下满脸无趣,一副忍受的表情,见她讲完,漫不经心的鼓鼓掌,“说得好。”

    黄晓晓大怒,简直就是癞狗扶不上墙,算了,这个宋朝自从马上皇帝赵匡胤开始,就一代不如一代,真是令人吐血,她眼睛骨碌碌一转,“王爷,这个有些枯燥,我给你讲个有趣的段子。”

    赵构精神一震,兴趣大增,“好,讲来看看。”

    “某大夫医术极差,一日医坏人,为患者亲戚打个半死,关在马棚,夜半好不容易跳墙逃脱,见一大河,游泳遁归,回家后见其子在秉烛夜读医书,叹了一声说道:“我的儿呀,读书这事尚可缓缓,还是学游水要紧,逃命起来也快。”

    赵构听了之后扑哧一声乐了,黄晓晓面上虽笑,心中鄙视,这位康王还是快点学会怎么逃跑吧,将来被金人追杀的时候,至少你比你老子逃得快得多。

    不提黄晓晓如何鄙视,远在京城,酉时一过,宫中缓缓驶出几辆黄色帷幕的豪华马车,向着蔡府驶去,车上正是大宋天子赵佶以及他的爱女安德帝姬,两人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尤其是安德帝姬,她和康王赵构关系极好,自从九哥被送走之后,整日就茶饭不思。

    马车很快到了蔡府门口,大门口为首站着蔡京,恭恭敬敬的迎接皇帝,后面站着蔡京的子孙一干人等,也是毕恭毕敬,其中一个玉树临风的挺拔身影,穿着一件浅紫色的锦绣长衫,更加显得白皙如玉、凤眸若水,正是谢凌小衙内。

    安德帝姬不由偷看几眼,脸上一红,忍不住低下头,那日过后无论她怎么明示暗示,爹爹就是没任何反应,她有些心灰意冷,如今又见到谢凌小衙内,那日的情丝重新又回到心间。

    一群人浩浩荡荡进入府内,趁着人多嘈杂,谢凌偷偷向安德帝姬使了个眼色,安德知道他有话讲,看看四周无人注意自己,她向贴身宫娥微微示意,让她先去厅中,然后避开众人,随着谢凌悄悄去了一处偏僻之地。

    谢凌依旧眉目清冷,声音舒缓,“微臣见过安德帝姬,微臣冒昧,实在是有一事请帝姬帮忙。”

    安德帝姬心中微动,连忙控制情绪,“何事?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帮忙,必定义不容辞。”

    “微臣是为了康王殿下而来。”谢凌平静地说道。

    “九哥?”安德帝姬惊了一声,“九哥怎么了?”

    “康王如今在金国为质,想必生活暗无天日,微臣是他的知己好友,必当鞠躬尽瘁救他出来,请帝姬看在康王面上,还请帮忙。”谢凌一双黑白分明的凤目看着安德帝姬,看得她心驰神遥,“好,你说吧,我一定帮忙。”

    蔡京为了这个晚宴煞费苦心,各种珍馐佳肴应有尽有,还从京城浣花楼请了魁首作陪,那些魁首美貌绝伦,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奈何用尽浑身解数,皇帝那张脸依旧神情恹恹,看得蔡京心惊肉跳,唯恐自己准备不精,怠慢皇帝。

    安德帝姬立在一旁,轻轻说道:“爹爹,这些曲目过于老旧,不好听,我听说状元郎精通音律,不如让他弹奏一曲。”

    “准。”皇帝点点头。

    谢凌坐在瑶琴旁,轻抚一曲,这首曲子抑扬顿挫,回旋婉转,琴声清丽,每个音节清晰可闻。低音犹如珠玉跳跃,清脆短促。繁音似乎鸣泉飞溅,群卉争艳。渐渐的又如春残花落,雨声萧萧,若有若无处终于万籁俱寂。一行人不由听得痴了。

    一曲终了,皇帝不由啧啧称赞,“曲好,弹奏更好,这是谁谱的曲?朕要重赏他。”

    谢凌不慌不忙说道:“启禀皇上,是康王殿下和微臣一起谱的。”

    满场静籁,蔡京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良久,皇帝悠悠一声叹息,“构儿出使金国已经三个月了吧,朕也颇为挂念啊。”

    蔡京一听这话说的意犹未尽,婉转曲折,看来皇上对于九皇子心心念念啊,若是能够接了康王回来,在皇帝心里在康王心里,自己地位一定水涨船高。

    想到这里,他连忙奏道:“皇上,康王殿下出使金国三月有余,如今我大宋挥师北上,与金国结成盟友,收复燕云十六州指日可待,您看是否可以派人接回康王殿下,常伴皇上身边。”

    赵佶眼中一亮,随即又有些纠结,“可是朝中大臣,金人那边不太好说啊,太师可有什么意见?”

    蔡京谄媚一笑,“皇上,这是您的家事,您要接回康王,谁敢干预您的家事,再说,我大宋和大金结成联盟,康王再不归来,对我大宋颜面有损,恐怕天下人都说我们送九皇子去金国是作为人质,到时颜面何存?”

    皇上听得龙心大悦,蔡京字字句句说到他的心坎,他点点头,“金人那边如何安排?”

    “皇上,我们多多带些金银财帛,再送些美貌女子,金人见我大宋愿意修好,更无不允之理。”

    皇上点点头,“太师说得很有道理,满朝文武都是废物,抵不上太师深谋远虑,朕准奏,不日就将派出使臣出使金国,告诉金国我大宋要迎回康王。”

    一个浅紫色的身影上前跪倒,目光坚定,“启禀皇上,翰林院士谢凌愿意出使金国,为大宋效力,请皇上恩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娘子放开那个衙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