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妻为夫纲 > 第5章 我不想死

第5章 我不想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七娘醒了吗?”

    门外传来一声问候,夏芳菲虽分辨出是骆澄的妾室柳姨娘的声音,但头疼欲裂,疲惫不堪,懒怠动弹,只闭目装睡。

    柔敷心领神会,替夏芳菲掖好被褥。

    门外小丫头们都不知去哪里撒野了,柳姨娘自顾自地喊了一声,已经摇摇摆摆地进来了,身上浓郁的熏香甫一进门,就将满室的药香搅合得浊不可闻。柳姨娘进来后,亲昵地走到床边,拿着手背试了试夏芳菲的额头,叹道:“老爷都醒了,七娘还不见好。”转个身,便向窗子边绣架旁的月牙凳上坐着。

    昔日夏芳菲时时刻刻伴在骆氏身边,与骆家的一众姨娘交往不多,此时,她偷偷眯着眼,透过一条缝隙,望见五短身材、裹着条丁香色纱裙的柳姨娘熟络地看柔敷的针线,纳闷这柳姨娘怎来了?柳姨娘既然能不畏惧骆氏过来,莫非,骆氏当真对她不闻不问了?

    “姨娘,小丫头们不知哪里去了,只有些剩茶,委屈姨娘了。”柔敷故技重施,将一盏剩茶推到柳姨娘面前,指望着她识趣地告辞。

    “哎,茶叶也没送来好的?这种茶,也只我们这种人吃得,哪里能入七娘的口。”柳姨娘长长地一叹,圆圆的脸上露出不忍之色。

    “姨娘说笑了,娘子一直没醒,不敢给娘子吃茶。这茶,只是摆着待客的。”柔敷抠着腰间的玉兰花纹,回头关切地看一眼,又转过头来。

    柳姨娘不忍之后,又开始落泪,拉着柔敷的手,轻轻拍了一拍,“好柔敷,姑夫人的意思已经是明摆着了,她收了七娘的衣裳,又不曾再给七娘另做衣裳,怕是要将七娘困在房里不见人呢。好柔敷,我知道你跟丽娘那见高踩低的人不同,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跟姨娘说一说。”

    柔敷低着头,将自己的素手从柳姨娘掌中抽出,大抵是心里鄙夷柳姨娘这群“宁做英雄妾,不为庸人妇”的女子,下意识地觉得掌心里黏腻腻的,不敢明着用帕子擦,暗暗将掌心在衣裙上抹过,“柔敷自然是随着七娘,若七娘足不出户,柔敷便也跟着她足不出户。”

    “傻丫头,弹指一挥间,人这辈子就过去了,你怎能不为自己着想?长安不是平衍所能比拟的,你也出过门,我且问你,那日曲江上,各家人的行事,你可都见识了?昔年我陪着夫人去了一遭,曲江江畔上,殿宇庙塔、亭台楼阁数不胜数,处处载歌载舞、绮罗堆叠,只望一眼,就叫我如入仙境,回不过神来。你就不想长留长安,也往那锦绣堆里坐一坐?”柳姨娘望着柔敷的杏眼,再次扯过她的手握在掌心里。

    夏芳菲躺在床上心下狐疑,柳姨娘这般引诱柔敷,是叫柔敷做妾?可柔敷是她的婢女,送给骆澄、骆得意亦或者骆家其他人做妾,都不合宜。

    柔敷也是一般想法,腕上一凉,见一只碧绿莹翠的翡翠玉镯正套在自己腕上,立时推拒不肯收,“奴婢只是个丫鬟,留在长安,还是回了平衍,依旧还是个丫鬟,那锦绣堆里再好,也不是我有命去的地。姨娘莫再说笑了。”

    “傻丫头,你不知,姑夫人好狠的心,要在回平衍的路上半道将七娘寄在道观中做女冠呢。”柳姨娘眉间紧蹙,见柔敷推让不收,手上便也一松。

    叮地一声,玉镯落在地上,滚了滚,停下,却是已经碎了一角。

    “姨娘,对不住,”柔敷赶紧捡起玉镯,忍不住再看床上一眼,“姨娘,话不能乱说,虽长安城里有些风言风语,但回了平衍,谁知道这边的事?”

    柳姨娘嘴角含笑,玉镯已经坏了,柔敷想不收下也不成,白若凝脂的臂弯支着下颌,同样难以置信地道:“可姑夫人已经这样打算了,前儿二郎出门,望见姑夫人的下人出坊门,问了一声,听说姑夫人已经叫人去打听半路上哪家女道观可靠了。我若是你,便叫你家七娘多病上几日,姑夫人等不及了,定会留下你们主仆她先回平衍。如此,也免得你花一样的人儿,跟着你家七娘去道观里受委屈。”

    柔敷目瞪口呆,“岂能叫七娘多病几日……”素手紧张地握着玉镯,忘了将玉镯送还给柳姨娘。

    柳姨娘拍了拍柔敷的手,“你若不信我,就偷偷地去姑夫人那打听打听,水田服,姑夫人都已经叫人备下了。”

    屋外挂着的鸟雀啾啾地叫个不停,柳姨娘点到即止,对柔敷和气地一笑,捋着衣袖,信步向外去。

    “七娘,这……”柔敷立时扑到床边,看躺着的夏芳菲眼角又湿润了,便也跟着哽咽起来。

    夏芳菲睁开眼,眼中映入一片仿若曲江边垂柳一样的碧绿,从被子里将手伸出来,望见自己的手干枯得吓人,不觉生出一股自怜的心,接过柔敷紧握住的玉镯,莹翠的玉镯将她的手衬得越发瘦小,叹道:“我真可怜。”

    “七娘不可怜,有我陪着你呢。”柔敷哽咽道。

    夏芳菲吸了吸鼻子,她打碎了骆氏的骄傲,骆氏不肯见她,也不肯再将她留在身边了……眼角又落下一滴眼泪,夏芳菲拿着如柴的手背擦了下眼泪,又去看那玉镯。

    “哎,忘了还给柳姨娘了……摔坏了,也还不成了,七娘的首饰也被计娘子拿去了,想还一个给柳姨娘也不成了。”柔敷自责地掉眼泪,无助地趴在床上,到底还不到二八年华,想起余生要在道观里度过,越发泣不成声。

    “别哭,这玉镯,咱们原本也还不起。”夏芳菲叹了一声,看柔敷比她哭得还厉害,反倒止住了眼泪,“……拿了镜子来。”

    “七娘,你病才好,魂魄不牢,若是被镜子摄了魂魄,病越发好不得了。”柔敷思量得多了些,此时夏芳菲血色全无,原本就不甚红润的人,越发惨白,况且她嘴唇发干,眼睑下还因昏睡时噩梦连连留下淤青,若叫夏芳菲看见自己的脸,定会越发精神萎靡。

    “拿来。”夏芳菲坚持。

    柔敷无法,用帕子揩去眼泪,匆忙向梳妆台去,梨花木的梳妆台上,空留着一把梳子一把篦子还有一面菱花小镜,春日里摆满梳妆台的胭脂水粉桂花油,装着耳铛、华盛、钗环的匣子,统统都被骆氏收去了。

    柔敷触景生情,趴在梳妆台上痛哭了一回,听外间小丫头问 “柔敷姐姐哭什么?”,才勉强止住眼泪,拿着镜子,并不立时向夏芳菲走去,出了门,叫小丫头打水来,又将自己的胭脂水粉拿来,坐在床前小杌子上,才将巴掌大的菱花镜递到夏芳菲面前。

    夏芳菲拿起镜子一照,立时吓得脸色惨白,忙将镜子丢开,一手按在胸口,见自己戴了十几年的璎珞没了,才要问柔敷,又识趣地住口,再拿镜子照了照,只见镜子里映着一个满身病气、形销骨立的女子。

    虽夏芳菲往日里时时自谦,在骆氏严厉教养下,甚至有几分自卑于自己生得太好,不是贤良女子该有的容貌。可如今,助她从小到大傲视姊妹们的容貌折损了,又叫她彷徨起来,不知自己进不得帝王家后,又能进谁家?

    “来,七娘,洗了脸就好看了。”柔敷声音里带着哭腔,素来沉稳的人,此时拿着的帕子濡湿了自己的衣裙也没察觉到。

    夏芳菲摇摇头,心知自己大病一场,须得保养大半年,才能恢复,对着镜子拢了拢头发,当即躺下,握着柔敷的手,低声说:“不急着照应我,你去母亲那打听打听,母亲可是、可是当真要叫我去做女冠。”

    “七娘,便是做女冠,我也陪着你去。”柔敷脸上挂着泪珠,手上拿着帕子仔细地去擦夏芳菲的手,见她还握着镯子,就把镯子拿下,“咦,这镯子,竟是骠国那边上供的东西。这东西,怎会落在柳姨娘手上?”

    昔年骠国使者路过平衍,曾妄想用上供之物贿赂夏刺史的妻女,柔敷跟着夏芳菲开了眼界,也有幸摸了摸骠国最上等的翡翠,是以,此时终于认出这本该在皇族女子皓腕上的玉镯。

    “咳,是以,我才说,还不起。柳姨娘可常来?”夏芳菲头疼欲裂,她生来便知自己要进宫,虽知晓宫廷倾轧得厉害,但骆氏常伴她左右,又将她身边的婢女调、教得十分出众,过去十四年里,她除了费心将骆氏、夏刺史交给的功课做好,不曾劳心过其他的事。此时,追究起柳姨娘为何会将贵重的玉镯送给柔敷,竟有些无从下手。

    “柳姨娘常来,大郎、二郎,也总送东西来。今儿个点心,明儿个梨花,七娘,看,窗口摆着的牡丹,是大郎昨儿个使了重金在西市买的。除了他们几个,其他人,都应了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话。”柔敷不甘心地重重地在水中搓着帕子,昔日,那些个妇人在门首跟坊中的男子斗嘴说笑,哪里有一星半点贞节的模样?便是抛头露面、拉拉扯扯的事也做得多了去了,如今竟然一个个成了贞妇烈女,嫌弃起夏芳菲来,刺啦一声,帕子中破了一个洞,才停住搓帕子的手。

    “怎么能收大郎、二郎的东西?我病了,你也糊涂了?”窗口的那朵粉色牡丹,点缀着清冷得屋子,总算叫困在屋子里的人,窥见了一丝夏日的生机。可饶是如此,收下骆得意、骆得仁的东西,难免会留人话柄。

    想起话柄二字,夏芳菲一怔,心道自己如今没有一丝名誉可言,还谈什么话柄?骆氏连叫人拦着大郎、二郎送东西也不肯,可见,她是当真恨她了。

    “七娘,咱们房前太冷清了,若再不跟那几个人来往,怕是没人记得咱们了。几次七娘病重了,亏得大郎替七娘请大夫,才把七娘从阎罗殿上拉回来。”柔敷心知自己做错了事,可夏芳菲一直病着,手下的小丫头们不成事,骆氏不闻不问,哪怕明知骆得意、骆得仁兄弟二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也不能得罪了最后肯帮她们的人。

    夏芳菲手上的镜子再次晃过面前,镜子里映出一个可怜兮兮的孤魂野鬼,胸腔仿佛要裂开一般憋得难受,“……我不想死……”

    “那咱就不死。”柔敷含泪笑道。

    “……我不想出家……”夏芳菲声如蚊讷,用力地握着镜子不肯撒手,眼角的眼泪渐渐干了,她心内茫然,却始终觉得自己正直青春年华,一不当死,二不当出家做道士,论起错来,她唯一的错,就是被骆得计拉出来的时候,没有一巴掌将她扇开。倘若,她那时候不顾什么淑女风范、不顾什么仪态,奋力将骆得计推倒在地上……

    柔敷却不敢回这话,“七娘,等好了,都听夫人的吧。夫人还能害了你不成?”

    “……不,我不想出家。”夏芳菲微微转头,便望见自己蓬松黑发。骆氏到底害了她没?倘若骆氏不是太想叫她进宫,这会子为什么这么待她?

    “七娘,这事容不得咱们。”柔敷吸了吸鼻子,江畔上,素来贞洁的连抛头露面都不肯的夏芳菲竟然任凭敏郡王轻薄,这事她诧异之后,又了然,毕竟,骆氏是那么一个严苛的母亲,夏刺史又是个老古板,在他们二人重压之下,夏芳菲想不绵软也难。

    “不,我不出家。”夏芳菲的声音终于坚决了,干瘦的手指遮住苍白的嘴唇连连咳嗽起来,自懂事后,她就知道自己大了,是要进宫侍奉天子的人,此时进不得宫,她也不知自己的前程在哪里。可是,她觉得,她虽懦弱,虽不够贞烈,但也配像个寻常妇人那样嫁人、相夫教子,而不是去道观里蹉跎青春年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妻为夫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吧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吧啦并收藏妻为夫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