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妻为夫纲 > 第30章 衣锦还乡

第30章 衣锦还乡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为什么这两位没想到在门房里等?追随秦少卿多年的侍卫欲言又止,只能眼巴巴地瞧着甘从汝盘腿坐在秦少卿脚面上,秦少卿僵直着身子由着甘从汝靠着。

    “公子,只剩下这厢房没贴封条了。”侍卫接到属下的话,上前两步说给秦少卿听。

    “她们进去多久了?”甘从汝问。

    侍卫道:“两位娘子四名丫鬟进去有小半个时辰了。”

    “去催一催。”甘从汝道。

    “不可,女儿家理妆时,怎能去催促?我等再等一等。”秦少卿从侍卫手中接过纸伞,撑开纸伞,微微眯着眼睛心平气和地道。

    午后的骄阳肆无忌惮地烘晒着大地,陪站的侍卫额头冒出一层油腻腻的汗水。

    终于厢房的门打开了,三个环肥燕瘦的婢女并一个黄毛丫头清清爽爽地从房门内走出,须臾,才有两个女子携着手面带浅笑地走出。

    甘从汝远远地望过去,只见因皇帝的偏好,廖四娘穿着一身粉色宫装,如云鬓发间簪着午时向阳而开的豆绿牡丹,仿佛是个午后慵懒的宫妃;廖四娘身边的夏芳菲,则是一身合体的浅绿胡服,小巧的翻领上绣着几支含羞绽放的玉兰,衬得尖翘的下巴越发精致,头上梳着坠马髻,戴着一顶装饰了绿孔雀翎毛的毡帽,整个人竟然散发出两分不属于她自己的活泼。

    “圣上越发会打扮人了。”秦少卿由衷地感慨。

    “这两位,该不是想着衣锦还乡吧?”甘从汝眼角抽了又抽,不明白秦少卿感慨个什么,那两个女人上过“大堂”还是三司会审的“公堂”,不诚惶诚恐、忏悔自责给家人丢脸惹事,竟然还摆出衣锦还乡的架势?

    隔着二十几步,夏芳菲、廖四娘一眼望见庭中撑着一柄水绿纸伞、笔直站立的秦少卿。

    “可惜了,那样的好人,至今尚未娶妻。”廖四娘感慨道。

    夏芳菲因廖四娘这样说,就又望过去,心里蓦然想起“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一句,不由地义愤填膺道若不是那狗占着了萧玉娘,人家秦少卿……因想起那狗,便顺着秦少卿往下看,果然见那狗坐没坐相地蹲在秦少卿脚上。

    “四娘、七娘,走吧。”大难不死,柔敷心情甚好。

    “嗯。”夏芳菲从柔敷手上接过纸伞,撑开后,与廖四娘等人一同向秦少卿走去。

    “叫少卿等候多时,罪过、罪过。”夏芳菲道,因那狗在,提心吊胆,防着自己不知何时再倒霉。

    “车轿已经准备妥当,二位请。”秦少卿脚下动了一动,示意甘从汝快些站起来。

    甘从汝慢慢地站起身来,淡淡地扫了夏芳菲一眼,“你是不是没穿过胡服?今儿个穿了胡服,明儿个是不是就要学骑马?后儿要不要打马球?再后儿个……”

    “比不得郡王殿下绿云罩顶。”夏芳菲不解这狗怎地废话那么多。

    甘从汝对红杏出墙、绿云罩顶等字眼最是忌讳不过,一言不发地紧紧抿着嘴,恨不得拉着秦少卿一同离去,由着梁内监算计她去。

    秦少卿眯着眼抬头望了眼手中的绿伞,清了清嗓子道:“二位请。”

    “公子请。”廖四娘、夏芳菲齐声道。

    雀舌不解她们二人怎对秦少卿换了称呼,见一群人护送她们回家,当即兴奋起来。

    等她们一群人慢慢从这院子里走出,就有早在门房里等候的侍卫拿着浆糊、封条,将厢房的门窗封上。

    越向外去,脚步匆匆的侍卫越多,幸亏有秦少卿、甘从汝二人开路,这一路上的侍卫纷纷退避,才令夏芳菲等人自在一些。

    行到前院处,只听见前厅内一片呜咽幽泣声。

    廖四娘道:“怕是得计还在前厅里呢,有劳公子绕绕路,叫我们将她一并带回家。”

    “也好。”秦少卿道。

    “你们梳了一个多时辰的妆,大理寺的人定然已经将她送回去了。”甘从汝不解这么浅显的道理,秦少卿为何不懂。

    秦少卿讪笑道:“不过是多去看一眼,又不费个什么事?”不过是些女人的小心思,廖四娘显然是要去那些女人跟前炫耀一二,总归不费事,遂了她的心意又何妨?

    “多谢公子。”夏芳菲颔首,再次感动于秦少卿的善解人意。

    “请。”又客套一番,秦少卿领路,夏芳菲、廖四娘便向哭声阵阵的前厅去,待她们走近了些,前厅里的哭声便止住了。

    夏芳菲因年纪、装扮所限,只得跟在廖四娘身后,瞧着廖四娘盈盈地走入前厅,不骄不矜地睥睨前厅中凄凄惨惨的众女。

    “得计?得计?人在哪呢,快些出来,秦少卿、敏郡王奉旨护送咱们回家呢。”廖四娘慢悠悠地呼唤,将“奉旨”二字咬得分外清晰。

    甘从汝微微挑眉,秦少卿依旧浅笑。

    夏芳菲待廖四娘装腔作势够了,才携着廖四娘的手道:“怕是她先回家去了,四姐,咱们也快些回家吧。”

    “嗯。”廖四娘再次含笑在众女之中梭巡一番,这才随着夏芳菲出去,出来后对夏芳菲一点头,示意她道:此番震慑下,那些女人定然不敢为大屋里的事报复她们。

    夏芳菲轻轻一笑,发自肺腑地佩服廖四娘思虑周全。

    廖四娘这会子也诧异为何甘从汝要送夏芳菲回家,她是不信甘从汝忽地看上夏芳菲了,若看上,半年前曲江上夏芳菲容貌姣好时,甘从汝就不会将她逼得落入江水中。

    在前院内分别上了两顶翠幄轿子,柔敷连忙偎着夏芳菲问三司会审的经过,雀舌也一脸好奇地等着夏芳菲来说。

    “七娘,敏郡王送咱们,是不是……”柔敷焦急地问。

    “怕是那狗要趁机咬我一口,父亲他,将康平公主、韶荣驸马、梁内监、那狗都告了。”夏芳菲言语里,出乎自己意料的轻松。良久,才回过味来,心知自己这是大风大浪见得多了,也养出了两分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气度。

    “老爷他……”柔敷吓得咬到了舌头,战战兢兢地说不出话来。

    雀舌更是立时离着夏芳菲坐远了一些。

    柔敷又问:“那秦公子奉旨送七娘回家,可是圣上对七娘……”一时羞涩,剩下的话再说不下去。

    雀舌顺着柔敷的话头想,立时又堆起谄媚的笑瞧着夏芳菲,“那可不,康平公主都说圣上喜欢七娘这样的。”

    “柔敷,别多想了。这次能够无惊无险,还是因为四娘跟圣上有些交情。”夏芳菲揉着额头,懒得跟雀舌那点小心思计较,继而幸灾乐祸地想:骆得计宠冠后宫的美梦该醒了,跟这官司扯上干系,太后许她进宫才怪。

    “七娘!七娘——”

    乍然听见骆得意的声音,夏芳菲闭上的眸子睁开,正待撩开帘子去看,冷不丁地腮上重重地挨了一下,当即从窗边跌坐在轿子中央。

    “大街上,掀什么帘子?”甘从汝拿着剑鞘向轿帘内一捅,警惕地看向街上行人,琢磨着手段狠辣的梁内监要对夏芳菲用上什么手段。夏刺史不日进京,官司迫在眉睫,他不信梁内监会耐心地徐徐图之。

    “贱、人!”夏芳菲揉着腮帮,险些将一口银牙咬碎,要是脸上留下印记,那她与廖四娘商量好的衣锦还乡的好戏就唱不出来了,好不容易把太后、皇帝都见着了,不炫耀一番可不行。

    “七、七娘!”柔敷被夏芳菲不加掩饰的煞气吓呆,人说女大十八变,可她总觉得自从进入长安城后,夏芳菲就是一日三变。

    “七娘……”骆得意的声音越发惶急。

    甘从汝喝道:“大庭广众,你呼喝什么?”将剑鞘系回腰上,再次翻身上马,不由地将骆得意上下打量一番,瞧见骆得意文质彬彬,越发不屑,心道旁的读书人都在为太后铲除巫蛊的壮举歌功颂德,这厮不回家与他父亲一同做些颂圣文章,甚至不关心小妹,又留在这边做什么?

    “骆家大郎,我家娘子说她依诺保得七娘平安无恙,你只管放心,回家等着便是。”廖四娘的轿子里,芫香撩开帘子一角,细声细气地道。

    “多谢四娘,多谢芫香姐姐。”骆得意不敢跟甘从汝针锋相对,一路小跑对着廖四娘的轿子拱手。

    “咳咳——”轿子里,廖四娘十分艰难地咳嗽两声。

    “四娘,你挺一挺,眼看便要到家了。”帘子一放,芫香哽咽着呼唤一声。

    骆得意心一坠,不由地想莫非为了对他许下的诺言,廖四娘受了伤?想来应当是受伤了,骆得意从县主府出来时,不就是一脸淤青吗?“四娘,委屈你了,大恩大德,骆某无以为报,只得铭记在心。”

    到底是文弱书生,追了一条大街,骆得意再也撵不上廖四娘的轿子,只能站在路边感激地望着廖四娘的轿子远去。

    “雕虫小技。”甘从汝将廖四娘的伎俩看在眼中,嗤笑一声,纵马与秦少卿并骑,嘲讽道:“也不知圣上为何对那满脑子小心思的女子这般优待。”

    萧玉娘不愿进宫与今上同床异梦,今上很是无所谓;廖四娘进不得宫,却叫今上时时耿耿于怀,时常念叨。在他看来,此事极为不合情理,毕竟,萧玉娘堪称女子的典范,廖四娘却将女子德行败坏得一干二净,在大街上就用小伎俩迷惑男子,且那男子,又貌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也算不得天鹅肉。

    世风日下,这样的人,都该拉去浸猪笼。

    “女儿家会些欲擒故众、欲拒还迎的伎俩,也是可爱之处。”秦少卿笑了。

    “原来如此。”甘从汝豁然开朗,终于明白为何夏芳菲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他眼前晃荡,觑见街上有两个獐头鼠目之人鬼鬼祟祟地跟着,当下一凛,对秦少卿递了个眼色,便将手搭在腰上。

    秦少卿也不再说笑,示意属下小心戒备,一路警惕着望向试图靠近夏芳菲轿子的行人。

    兴许是甘从汝、秦少卿二人的防范令歹人无从下手,于是这一路上顺风顺水地到了居德坊外。

    顺着低矮的坊墙,甘从汝骑坐在高头大马上,眯着眼向居德坊里望,正待要跟秦少卿说句这坊里人还算规矩,便见烈日下,原本夯实了的低矮土墙,忽地向他们倾斜过来。

    “快离坊墙远一些!”秦少卿叫道。

    抬着轿子的四位轿夫,乍然望见坊墙倒了,连忙两个向前跑,两个向右躲,四人力气用不到一处,轿子晃荡起来,只听里头女子的惊叫声不断。

    “快向右!”甘从汝发号施令。

    轿夫们终于齐心合力向右边躲去,才靠近右边,就见右边妙仁坊的坊墙也轰然倒塌。

    “站在路中间!”甘从汝算计着左右两墙的距离,料到若轿子停在中间,定然无事。

    奈何他算计的虽好,轿夫们肩上担着重担,又听左右两墙陆续倒塌,心神不定之时,后头的轿夫先跌倒在地上,前面的轿夫无力支撑起轿子,一个踉跄,便也丢下了肩上的横杠。

    咣地一声,轿子重重地砸在地上,又听轿子里惊呼连连。

    “公子,几个犯禁的游侠过来了!”侍卫道。

    “哼,那阉人好大的胆子!”甘从汝发誓今次便是自己也要被流放岭南,也要把梁内监拖下水。

    “上!”秦少卿领着人迎了上去。

    轿子里,雀舌、柔敷抖成一团,却望见夏芳菲从容不迫地端坐在轿子里,从始至终,不曾惊叫过一次,就连头撞在轿子上时,也没吭一声。

    “七娘。”柔敷心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爬过那道塌下来的坊墙,后头就是舅舅家吧。”夏芳菲微微撩开帘子,指向居德坊内。

    “是。”柔敷道。

    “那咱们走吧。”夏芳菲抚了抚肩头上的尘埃,倒霉惯了,谁还会将这点子颠簸放在眼中,当下出了轿子,看也不看前方打成一团的众人,领着柔敷、雀舌便向坊墙走去,没走几步,脚下忽地下陷,顷刻间大半个身子便没入泥水之中。

    “下面是排水沟!”柔敷叫道,与夏芳菲等连忙弯腰向水沟上爬去。

    嗖——嗖——两声传来,夏芳菲一愣,伸手按住向上爬的柔敷、雀舌,静静地缩在水沟里不动弹。

    “出来吧,人都被收拾了。”许久,水沟上,甘从汝居高临下道,觑见夏芳菲三人安然无恙,忍不住赞了句:“你运气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妻为夫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吧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吧啦并收藏妻为夫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