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妻为夫纲 > 第35章 情深似海改错

第35章 情深似海改错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咳咳,若为民除害,咱家是害,五郎又是什么?”梁内监咳喘不已,恍若鸡皮的爪子握住甘从汝的手腕,艰难道:“五郎,你仔细想想,康平公主必定是要叫韶荣驸马顶罪,与她,惹上官司,不过是换个驸马那样简单,但对咱们……太后又非不听人言的昏君,她……”

    听梁内监将萧太后比作君,甘从汝手上的力气当即又大了一些。

    “老爷、老爷,一群乱贼打上门来了。”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匆匆跑来道。

    甘从汝手上的鞭子又紧了紧,梁内监虽呼吸不畅,却挥了挥手,示意管家莫将甘从汝放在眼中,他笃定甘从汝不敢当真对他做什么。

    管家见梁内监挥手,令护院们好生看着,又向外去,叫人挡住甘从汝召唤来的一干浪荡子弟、鸡鸣狗盗之辈。

    “五、五郎……”梁内监此时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甘从汝手上紧了又紧,眼瞅着一群锦衣华服的公子哥们围了过来,嘲讽道:“梁公公的孝子贤孙,比旁人家老爷的还要多。”

    那群公子哥正是梁内监的义子,此时一堆油头粉面的人将甘从汝团团围住,个个摩拳擦掌,等甘从汝懈怠时,便将他们干爹救下来。

    “五郎,干爹素日里没少替你通风报信,他年纪大了,你手上轻一些。”梁内监的大儿子道。

    甘从汝心知这群干儿子,正是替梁内监办那些阴损事的走狗,当即道:“快些将解药并岳太尉的儿子叫出来,不然,今日甘某就要了这老阉狗的命。”

    “五郎手上轻一些。”众儿子们赶紧道。

    甘从汝手上一丝也不放松,见那老太监不挣扎了,当下拿着剑鞘向他腿上打去,“想装死?”

    梁内监吃痛,不敢再装昏厥,两只手扒着脖颈上的鞭子,心下发狠道:若能躲过此劫,定要叫甘从汝不得好死。

    “秦少卿来了。”有人遥遥地喊了一声。

    梁内监心内冷笑,看甘从汝无凭无据就来他府上要人要解药,该如何跟旁人交代。

    甘从汝当即拖着梁内监向正房里去,待进了房中,令房中婢女出去,这才将梁内监放开。

    梁内监摸着脖子,咳嗽两声道:“五郎,有话好说,不然,又惊扰了太后……”瞧见甘从汝去拔剑,当下吓得一哆嗦,“五郎,你……”终于从甘从汝眼中看出杀气,不禁哆嗦了一下。

    甘从汝拔了剑出来,冷笑道:“梁公公,你先走一步,甘某随后就跟上。”想他自诩可文可武,却终归没有个用武之地,即便是一心辅佐皇帝,待皇帝亲政后,也未必不会顺应文武百官之心,将他这外戚中的佼佼者处之而后快。既然如此,先弄死梁内监,也算是够本。

    甘从汝想着,当即便举剑去刺。

    梁内监忙闪躲开,大呼道:“五郎三思,夏刺史告的又不是只有咱们两个,那韶荣驸马焉会不想法子从这案子里脱身?兴许就是他动了手脚也不一定。”

    “莫管那些不相干人了,总归今日,便是你我二人共赴黄泉的时候。”甘从汝挥剑便砍。

    梁内监后悔方才大大方方地在甘从汝面前露面了,他只知道君子洞口不动手,却忘了,甘从汝算不得君子,那一剑砍得他肩头一声钝响,随后胸前便湿成一片。

    “啊——”梁内监迟钝了一些,才叫出声来。

    “干爹!”门外人踹开门,闯了进来。

    秦少卿也被人簇拥着过来了。

    “五郎,你先放下剑。”秦少卿眉头紧皱,果然甘从汝又肆无忌惮地行事了。

    “放下剑前,也要先弄死这老太监。”甘从汝在梁内监呼痛时,又用鞭子将他禁锢住,提着佩剑,压根不将秦少卿的话放在心上。

    “五郎,这时候,你万万不能惹怒了太后,再罪上加罪。”秦少卿又道。

    一群太监的义子们连连附和秦少卿的话。

    甘从汝攥紧了鞭子,一再用力。梁内监再次喘不过气来。

    “解药和人,给不给?”甘从汝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秦少卿心下纳闷解药和人是怎么回事,但看出甘从汝这是不计后果的背水一战,当下又替他担忧不已,心叹他这不管不顾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收敛起来。

    梁内监终于明白甘从汝是个不怕死的人,他压根不管此举会不会激怒太后,当即勉强地点了点头。

    “那就去骆家,等人醒了,人放回来了,我再送你回来闭门思过。”甘从汝提着梁内监,当即向外去。

    梁内监匆忙间,对义子们摆了摆手。

    “五郎,天佑职责所在,不能叫你挟持梁内监出去。五郎快些放了梁内监,随着我回郡王府闭门思过。”秦少卿拦着甘从汝,巴望着他亡羊补牢,原本太后令甘从汝闭门思过,他不仅不遵命,反而来梁内监府上闹事。便是太后再怜惜她这外甥,也总有情分耗尽的那一天。

    “走。”甘从汝提着梁内监,擦着秦少卿的身子走出门外,“……我巴不得去岭南呢。”

    至少去了那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能叫旁人不提起他,便往外戚二字上想。

    “跟上,不要逼得太紧,免得伤到了梁内监。”秦少卿摊开手,即是对自己人说,又是在叮嘱梁内监的一干儿子们。

    甘从汝一步步拖着梁内监出门,将他横放在马上,当即又纵马向骆家去。

    天色已黑,大街上只有些许几个人脚步匆匆地往家赶,甘从汝挟着梁内监,在秦少卿照应下,一路畅通无阻地进了居德坊、骆家门内。

    进门后,因甘从汝拖曳的人乃是大名鼎鼎的梁内监,唯恐梁内监记仇,骆澄父子三人战战兢兢,比梁内监还怕甘从汝手上的力气使大了。

    “解药呢?”甘从汝问。

    紧跟而来的梁内监大儿子,当即塞了一丸药给骆澄。

    骆澄先疑惑不解,随后赶紧将药丸递给骆得意,叫他速速拿去给骆得意吃。

    “人醒了再来报。”甘从汝道。

    梁内监歪坐在地上,微微张着嘴喘气,心道果然秦少卿跟甘从汝是一伙的,竟然看着甘从汝作践他,也不上前救人。

    秦少卿远远地站着,来来回回去看甘从汝,冷不防听侍卫在他耳边说:“门外来了十几个龙津尉,属下已经叫人在门外拖延,但料想那十几人是奉命来‘请’敏郡王回府闭门思过的,不好摆布。”

    秦少卿还不曾说话,果然瞧见个龙津尉统领走上前来道:“我等奉命来请敏郡王、梁内监各自回府,若敏郡王、梁内监抗旨不尊,我等只能强行将郡王、内监带回府内看押。”

    “五郎!”秦少卿着急不已,原本只是闭门思过,却不曾叫人看押,此时却……

    “五郎,你瞧,太后生气了。”梁内监心恨甘从汝听不进人话。

    “不等一个醒来,一个放回来,今日甘某就当为民除了两害。”甘从汝心下茫然,只觉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了无路可走的境地。

    “秦少卿,此事已经被我们接管,你只管办自己的差事去吧。”龙津尉出口,便要打发秦少卿走。

    秦少卿紧紧地抿着嘴,只得离去。

    龙津尉原以为将太后的意思传达了,甘从汝就会听话,不想他还是一意孤行,暗叹难怪太后会厌弃了他。

    在堂中等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后院里传来骆得计清醒过来的消息,又等了许久,才有张信之来报岳太尉的儿子回来了。

    甘从汝丢开禁锢梁内监的鞭子,梁内监捂着肩头,狰狞着面孔道:“五郎,咱家实在不明白,你为何要做这些与你不相干的事。莫非,你做了,旁人眼中,你就不是个靠着裙带一步登天的纨绔子弟了?你以为,就有人将你当正经人了?”

    甘从汝手上挽着鞭子,开口道:“你绑架了朝臣之子,还是想想如何向太后请罪吧。”当下转身向外去。

    骆澄父子赶紧跟上,胆战心惊地将这一群煞神送出去,便急赶着去看骆得计怎样了,瞧着骆得计眸子无神地躺在床上,当下放了心。

    “父亲,敏郡王是为了……七娘吗?”骆得意百思不得其解,不解敏郡王怎就肯兴师动众地给骆家求解药了。

    “大抵是吧。”

    甘从汝、梁内监、大理寺、龙津尉的人通通来了骆家门上,此事自然惊动了满府上下。

    梨雪院里,夏芳菲正将写着自己八字的小人递进烛火里烧掉,便见雀舌与有荣焉地闯了进来。

    “冒冒失失的。”柔敷依旧看不惯雀舌。

    雀舌冲柔敷吐了吐舌头,当即挨近夏芳菲道:“七娘,听说敏郡王为了给你找解药,冲冠一怒,把只手遮天的梁内监抓来了。”不管后头梁内监如何报复敏郡王,可他这份心意,委实叫人感动。

    “又不是我病的,什么叫给我找解药?”火舌舔到手指,夏芳菲连忙将指尖上的黄纸丢开。

    “可敏郡王以为是你呢,府上都说,敏郡王对七娘情深似海,连这会子被看押起来也心甘情愿呢。”被个位高权重的人看重,在雀舌眼中就是莫大荣幸。

    夏芳菲一呆,顿觉她的霉运还没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妻为夫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吧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吧啦并收藏妻为夫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