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妻为夫纲 > 第46章 贱人贱招

第46章 贱人贱招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这样赔不是的吗?一边说着原谅,一边往你身上泼脏水。

    夏芳菲怒不可遏,甘从汝无奈地摇了摇头,又要携着夏芳菲的手送她进轿子。

    此次,夏芳菲不再委曲求全,对他伸出来的手视而不见,径自进了轿子里,越想越生气,待回到骆家里,与甘从汝一起拜见骆澄、骆氏时,精神依旧不好,看骆澄与甘从汝说话,又见骆氏不时脸色难看地扫她一眼,干脆地回到新房自己呆着。

    “七娘,不用去见过太后吗?”柔敷琢磨着总是太后赐婚,不去太后跟前磕头谢恩,有些说不过去。

    “反正没人提起,那就不用去了。”夏芳菲心恨萧太后多事,匍匐在床上,耳朵里听见屋子外稼兰向其他小丫鬟炫耀道:“五郎可听七娘的话了,七娘说什么就是什么。”

    夏芳菲待要将稼兰喊回来,又想算了,叫她炫耀一下吧,反正没几日,就要离开这见鬼的长安城了。

    默默地盼望着离开长安城,自己的运气能好一些,夏芳菲趴在床上,迷迷糊糊中就进入梦想。

    梦中,只瞧见两支红烛摇曳,甘从汝嘴中说着语无伦次的醉话,被人搀扶着进了新房。

    她熟稔地做戏,将其他人哄了出去,然后拿着香油、海盐往他嘴中灌去……待五更的更鼓声响起,甘从汝将五脏六腑拉出,被海盐腌得只剩下一张狗皮……

    “梦见了什么笑成这样?”

    一道声音蓦地传来,夏芳菲的脚下意识地踢了一下,然后乍然醒来,对上甘从汝的剑眉星目,登时心虚起来,忙坐起来整理鬓发,“并没梦见什么。”

    甘从汝心道:只是趴在他昨晚上睡过的床铺上,就能乐成这样,芳菲深情一片,自己绝不能负她,当下又脉脉含情地看她。

    夏芳菲被看得心虚不已,咳嗽一声问:“咱们什么时候离京?”

    “过两日就走,芳菲今日没跟岳母说话,晚上要不要过去一遭?”好歹得叫骆氏把该教导的事教导了。

    “不必了。”

    “母女哪有个隔夜仇?”甘从汝道。

    那你阿娘的牌位呢?夏芳菲心知甘从汝是习惯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日子,心下腹诽,口中却道:“五郎不知,我与母亲有些隔阂,那些隔阂,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消除了的。”

    甘从汝点了点头,“虽不知是什么隔阂,但我总是站在你这边的。”

    夏芳菲猛地抬头,若不是他,她与骆氏会有隔阂,如今倒轮到他说句站在他这边了。

    “芳菲?”甘从汝唤了一声。

    “五郎,下人、东西,都准备妥当了吗?”夏芳菲心知自己不是甘从汝的对手,再次岔开话题。

    “都准备妥当了,天佑带着东西、人先走一步去岭南打点,你我只身上路。”甘从汝只觉如此,从长安到岭南一路上的人,才不会再将他看成是养尊处优的外戚子弟。

    “秦公子不是少卿吗?他的官怎么办?”夏芳菲问。

    “他已经告老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甘从汝喟叹道。

    “除了这个知己,可还有人会在长亭外给咱们送别?”夏芳菲替秦天佑一叹,苍天无眼,该配给秦天佑一个高风亮节的知己才是。

    “没了,只是天佑说,坊间流传我走之日,长安城里不少人家要大摆筵席庆贺。”甘从汝笑道,不知不觉间,已经在夏芳菲对面坐下。

    夏芳菲语塞了,不知该同情甘从汝,还是幸灾乐祸。

    忽地,甘从汝一把将夏芳菲抱住,下巴放在她肩头,嗅着她鬓发间的芳香,轻叹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人生得一娇妻,足矣。”

    那声音近在耳旁,仿佛听得间声音里热度,夏芳菲面红耳赤、僵直着身子,耳朵里听得间两声几乎同步的心跳声。

    奋力推开甘从汝,夏芳菲趿着鞋子,便向外去,到了廊下,拿着手扇着风,心内乱成一团,半天,在柔敷、稼兰等诧异的目光下,握拳重重地砸向柱子,咬牙切齿道:“贱、人竟以美色诱我!”

    柔敷听得不确切,上前道:“七娘,怎么了?”

    “没事。”夏芳菲平和下心跳,反复宽慰自己道:你是没见过几个男子,才会方寸大乱;待习以为常后,权当被只土狗抱了。

    甩了甩几乎碎了骨头的手,夏芳菲不敢回房,只在窗边向内望了望,看甘从汝躺在床上,不知想什么呢一脸淫、笑,顿时又心生不屑。

    晚间,他们二人随着骆澄、骆氏一同吃饭,难得四人志同道合一次,都是食不言的人,桌上只听见婢女钗环轻摇声,再无其他动静。

    夏芳菲今次不肯听杨念之、张信之摆布,只叫张信之、杨念之服侍甘从汝洗漱,自己匆匆洗漱后,依旧躺在床里,检查到枕头下的簪子不见了,只当自己那先下手为强的心思被甘从汝识破了,当下惶恐不已,待再要去找件防身之物,就见甘从汝一袭雪白里衣,脚步轻快地向床上走来。

    “七娘找什么,可是找这,簪子?”甘从汝看夏芳菲坐在床上将枕头翻开,猜到她在找簪子,心道自己所料不差,那簪子果然是她心爱之物。说着,便伸手向自己头上指去。

    夏芳菲抬头,果然瞧见甘从汝一头乌黑长发披散,只用一根细长银簪子挑起几根头发别头上,那簪子赫然就是她防身用的。

    这厮,要跟她撕破脸?夏芳菲忙向头上摸去,奈何发上钗环已经卸去,此时连个防身的东西也没有,因窘迫,便咬着唇,紧紧地盯着甘从汝头上银簪。

    甘从汝看夏芳菲因丢了“心爱之物”,恋恋不舍地频频向他看来,更觉她在灯下娇小温婉,拿着手指挑着头发,笑道:“你想要回簪子吗?”

    他想跟她谈判?莫非他想拿着她想谋害亲夫一事要挟她,叫她在夏刺史跟前不露出马脚,乖乖地叫他在夏刺史跟前扮演好女婿?

    夏芳菲额头沁出冷汗来,“……你待要如何?”

    甘从汝伸出手指向自己的脸颊,心叹骆氏这岳母失职,只能叫他来教导夏芳菲这些床笫之事。

    夏芳菲伸手向自己的脸上摸去,眸子闪烁一番,心道这狗叫她先掌掴自己赔不是?不禁握起拳头来,她虽怕死,可也容不得这般被他羞辱,看甘从汝还在得意,琢磨着自己连骆得计都打不过,更遑论甘从汝,且叫他拿着簪子,只要自己不承认,他那边不过是一面之词罢了,“不想要了。”说罢,紧紧地裹着被子睡下。

    甘从汝见夏芳菲竟是叫人又添了一床被子来,将留给他的那条被子踢到床下,悻悻地看了夏芳菲几眼,原本想着她要取回心爱之物,他正好趁机教导着她,把洞房花烛夜没做过的事做了,此时,见她倒头睡下,再拿着她的簪子,又觉无趣,只得从床上起来,向外去。

    “五郎,怎么出来了?”张信之问。

    甘从汝道:“芳菲自己睡下了。”

    “这么快,她可是生闷气了?”杨念之道。

    张信之拍手笑道:“一准是了,女儿家总是要脸面的,饶是她先看上了五郎,心里也巴不得旁人都以为是五郎先看上她。五郎在甘家里说什么心中欢喜,七娘自觉丢了脸面,哪里还会对你有什么好脸色。”

    “原来如此。”难怪他想出来的闺房之乐玩不起来。甘从汝心道。

    “五郎,快些回去吧,瞧着这天,要下雨了。”张信之神叨叨地在空中嗅了嗅。

    “果然要下雨了?”甘从汝问。

    张信之又点了点头,自从挨了一刀成为吃官家饭的人,他比钦天监那些神棍对阴晴雨雪的预料还要精准。

    “去搬梯子来。”甘从汝走出廊下,抬头望了眼屋顶。

    “屋顶上风大,五郎衣裳单薄,万万不可上去。”虽天气依旧燥热,但张信之不敢叫甘从汝去冒险。

    “那,拿了竹竿来。”

    “是。”杨念之不知甘从汝要竹竿做什么,但赶紧去寻了给他。

    甘从汝接过竹竿,试了试长度,便拿着竹竿重新回了屋内,在外间里略站了站,听着里头夏芳菲呼吸绵长,俨然是睡着了,便提着竹竿进入房内,先将床架子上里外三层的帐子放下,然后搬了椅子来,拿着竹竿向夏芳菲正对着屋顶捅去。

    床上,夏芳菲因在装睡,不敢动弹,只听见头顶帐子上有什么东西簌簌落下,须臾又听见桌椅移动声,良久,才察觉到身边有人躺下。

    夏芳菲心内忐忑,唯恐甘从汝对她动手动脚,谁知等了一会子,也不见有动静,大着胆子装着翻身,瞅见甘从汝安然地睡着了,轻轻吁了一口气,虽依旧不放松警惕,但终归熬不过困意,慢慢便又睡着了。

    梦中依稀看见长安城的长亭、柳堤渐渐离着她远去,她猜着自己大抵是离开长安城这叫她不停倒霉的地面了,心中正欢喜,忽地甘从汝狞笑道:“夏七娘,出了京,你就莫装什么千金了,自此以后,若不好生端茶递水洗脚,便将你扫地出门。”

    她孤身一人在外,孤立无援下,当即泪如雨下,哭得好不凄楚……

    猛地睁开眼睛,恰到一道水柱浇在脸上,夏芳菲哆嗦了一下,疑惑地伸出手,果然手心里,一阵冰凉的雨水冲了过来,细细观察,脚上、腿上乃至胸口,也有水柱不住地冲来。

    夏芳菲赶紧翻身坐起,摸着枕头、被子都雨柱打湿,心道骆家再不济,也不会弄间破屋子给他们住,想起临睡前甘从汝的一番动作,连骂了两声贱、人,打着哆嗦站起身来,却见原本侧身安睡的甘从汝忽地掀开被子坐起来。

    “哎呦,芳菲怎被雨淋成这样?快些进来暖暖,千万别着凉了。”甘从汝掀开还有热气的被子,热情地招呼着夏芳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妻为夫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吧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吧啦并收藏妻为夫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