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 > 005.无语——看起来好欺负吗?

005.无语——看起来好欺负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才对乔歆瑶生出敬意的所有人,因为她的这句话又把那懵懂的感觉收了起来,这女人不会这么小气吧!要是不喜欢可以不同意啊!他们显然是忘了之前的咄咄逼人。

    苏杭退后到乔歆瑶的身后,他的身份是乔歆瑶的属下,所以一定要以她为主。

    吕斯看了一眼苏杭的举动眼底有着什么闪过。但面对乔歆瑶的时候却并没有像其他男生一样惊恐,只是保持微笑。“任凭处置!”

    乔歆瑶看着吕斯,又扫了一眼怕怕的看着自己的男生们,忽然莞而一笑,问道:“吕斯,你可是真心诚意要接受我的惩罚?”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是董事长亲自任命的校安会会长,是和学生会长和外联会长同等级别的,在学校内部拥有绝对权威,不容许任何人挑衅。”吕斯所说的话并不是想要讨好乔歆瑶,而是因为这是校规中的规定。

    因为在此之前并没有校安会,所以规定中说的是学生会长和外联会长拥有绝对权威,任何同学不得以任何形式挑衅!

    而董事长亲自批示的文件上明确的写着,在特殊情况下学生会长和外联会长要以校安会长为主,因此这条校规用在乔歆瑶身上很恰当。

    而吕斯他们在去找乔歆瑶之前其实已经想到了可能的后果。但是见到乔歆瑶之后他们觉得乔歆瑶不是那样斤斤计较的人,所以也就放松了。

    苏杭看着男生们苦哈哈的脸,很是无奈的摇摇头。乔歆瑶还真是会拿捏人!

    听了吕斯的话,乔歆瑶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觉得这个男生真的不错,于是也就不再吓他了。“吕斯,你说的很对。”

    她这话一说躺在地上呻一吟着的男生们集体哀嚎。

    乔歆瑶瞥了他们那边一眼,精致的小脸上浮现一抹温柔的笑容。前世和那些特种兵们一起训练的时候,他们也常常都是看着自己无奈哀求着自己降低一些训练强度。

    刚才男生们的表情让她想起了前世,虽然那时候也没什么有趣的事,但是那份感情却是无与伦比的。所以她笑了,只是淡淡的温柔的。

    吕斯和苏杭离她最近看的也最清楚,这抹笑容带着感染人的力量,奇异的能够抚平心中的不安。

    “好了,别像只可怜的小狗一样看着我。”乔歆瑶对着一个稍稍有点胖的男生说道,转而又叹道:“一堆大男生一点也不禁逗。”

    她这话就是说刚才其实只是逗他们的,并没有真的要处罚他们的意思。要知道犯了校规第一条,那结果只有一个就是——驱逐出校。

    但就在男生们想要欢呼的时候,乔歆瑶又道:“但是我也不能就这么被你们白打了吧!”

    男生们集体吐血,有你这样说的话的吗?还有那个“被你们白打”是什么意思?被白打的是他们好不好,她可是一点也没受伤。

    吕斯已经基本的了解了乔歆瑶,他其实很喜欢逗这群大男生,所以当他看到男生们一副吞了苍蝇的样子之后,只是无奈的摇头。“会长就吩咐吧!”

    因为她是校安会会长,所以吕斯这样叫也不错,只是就有点和严致远重复了。

    “就跟我一样叫她公主殿下吧!学生会长大家尊称为会长大人,外联会长被大家成为轩王子,没理由我们校安会比别人差啊!”苏杭突然对吕斯说道。

    苏杭总觉得吕斯这话里有话,但是还真是领会不出来,所以只是笑笑。

    乔歆瑶对此并不看重,叫什么都无所谓。不过上次冷锐似乎也是叫自己“公主”的,倒是又有了前世的感觉。

    只是小小的想了一下,看了一下时间,就这么一会功夫都已经过了三点了。虽然不想开什么会,但是还是应该谦虚一点。

    “其实我的惩罚很简单,你们收拾一下吧!以后学生会社团部就没有跆拳道社这个社团了。”乔歆瑶很是平淡的说道。

    不仅是吕斯,就连那些躺在地上挺尸的男生同时站了起来。哀求的看着乔歆瑶,“公主殿下,你老人家行行好,我们真的知道错了不该挑衅你的,但是你别关了咱们的社团啊!”

    苏杭看着这些个就差大哭的男生们,很无语。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打不过乔歆瑶,所以也放弃了武力解决,就只能用怀柔政策。

    乔歆瑶瞥了他们一眼只是笑而不语,那眼神和笑容可以用狡诈形容了。

    实在是受不了他们的“丢人现眼”,这也太给男生丢脸了。苏杭耸了耸肩说道:“公主的意思是说你们以后都不会属于学生会社团部,就像是风纪组也永远不属于学生会一样!”

    能说的也就这些了,他们要是还听不懂那就算了。

    “你是说公主让我们进校安会?”吕斯很兴奋,但是转念一想,“这能行吗?会长大人会不会同意?”

    “这就不是你应该担心的了!”苏杭别有深意的一笑,拍着吕斯的肩头。“你就等着并入校安会吧!”以他的观察,严致远是不会反对的,即使反对董事长也会解决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乔歆瑶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将白浩轩的道服装进了一个纸袋里,交给苏杭拿着,而她则是坐在垫子上换鞋。

    鞋换好了找眼镜的时候才发现眼镜和梁静音同时消失了。不用想也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对吕斯微微一笑。“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一切我都会解决的,现在我还要开会以后再见吧!”

    说完对苏杭比了一个手势,两个人出了跆拳道社向着学生会的方向走去。

    一前一后,苏杭总是保持在乔歆瑶一步的距离之外,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太奇怪。

    乔歆瑶并没有看他,但是能够感觉到他。勾唇一笑。“苏杭,你父亲还好吗?”一别已经三十年的时间了,就算再见也不会认识了。

    苏杭的脚步踉跄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乔歆瑶竟然会问他的父亲,但是一会也就释然了。“父亲身体不太好,所以才让我提前继承,来找公主啊!”

    乔歆瑶点点头,对这个说辞她相信。“替我和你的父亲问好,等我有时间一定会去看望他的。另外……”他突然停下来转身看向苏杭。

    “怎么了?”她的突然停下让苏杭意外,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只是一笑,“我本来是想问你知不知道其他人的下落,但是现在想来应该没有必要。”

    苏杭了然点头。“当年大家都走散了,所以几乎都失去了联系,但是我相信他们一定也和我一样一直在等待!”

    这话乔歆瑶没有接,也许吧!但是……谁又知道呢?

    学生会的办公楼近在眼前,乔歆瑶和苏杭一前一后的走过来,等在门前的学生会成员见到他们两个就像是见到救命稻草一般。

    一个女生迎了上来,见到乔歆瑶就说:“乔会长你总算来了,会议在三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会长大人他们可都等急了。”

    女生的语气带着抱怨,对于乔歆瑶这样的空降部队,而且是直接和严致远他们平级的空降人员的不满。

    乔歆瑶上楼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她微笑着看向那个女生。“你刚才说什么?”

    女生并没看出乔歆瑶笑容背后的阴翳,还以为她刚才没有听清自己的话,于是重复了一遍。“会长大人已经等了很久了,乔会长请快一点。”

    “如果我不快一点会怎么样?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乔歆瑶居高临下的看着女生,迫人的气势直接向着女生压去。

    女生那哪里碰到过这样的情况,乔歆瑶身上的压力让她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当然这主要是心理原因。因为眼前含笑的少女给她的感觉很可怕。

    见女生回答不上自己的问题,乔歆瑶轻蔑的收回注视她的目光,自言自语的叹道:“看来严致远还真是疏于管教,学生会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呢!”

    女生当然听出了乔歆瑶话中的意思,但是却碍于乔歆瑶的淫威不敢反驳,只能气的自己差点内伤。勉强的扬起笑脸,“乔会长,会长大人他们还在等你。”

    乔歆瑶对她摇摇头,很是惋惜的对她道:“看来你还是没有学乖啊!严致远似乎也该好好清理清理学生会的班子了,别什么人都能进来。”

    “你……”女生觉得自己已经很忍让了,但是乔歆瑶却还是这样羞辱自己。

    她还想说什么却被苏杭拦了下来,“同学,我想会长大人一定是吩咐你等乔会长来了之后请她上去吧!你的态度似乎和会长大人的吩咐很有出入。”

    苏杭在学生会其实很有名,因为学生会不设副会长一职,而实际上苏杭就相当于副会长,严致远对他很看重也很信任。

    而校安会刚刚成立就将风纪组划了进去,本该是苏杭的会长之位也被乔歆瑶给占了,所有人都以为苏杭会和乔歆瑶作对,却想不到他比任何人都维护乔歆瑶。

    越过呆住的女生乔歆瑶和苏杭一起上了三楼,当他们打开会议室的大门的时候还是被里面的情景惊到了。

    这才多长的时间?上午明明还是椭圆形的会议桌,此时已经变成了三角形,三个角的占位置当然是留给三个会长的,这还真是三足鼎立了!

    乔歆瑶进来之后虽然有人因为她的迟到而不满,但是大多数人还是看的清形势的。

    严致远见她进来对她露出一抹微笑,形式性的问道:“事情处理完了,那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严致远将这个问题推给乔歆瑶,也是因为他很为难。

    “嗯,我想和你要跆拳道社、击剑社团还有篮球社三个社团。”乔歆瑶开门见山,也没有和严致远客气。

    稍稍的愣了一下,严致远还是有些惊讶的,乔歆瑶还真是够直白的,也不给人一个准备的时间,他虽然是学生会长,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走一下形式的吧!

    乔歆瑶知道他的顾虑,所以淡淡的扫了学生会的其他成员一眼,然后很平淡的说道:“不久之后的高校交流会将由我来主持,我想在此之前想要将校安会定下型来。只是一个风纪组是不够的,至于为什么要篮球社,我想你们心中有数。”

    严致远和白浩轩都知道比赛的三大已定项目,其中就有篮球一项。虽然华瑞篮球一直很好,但是这次人家是存心来踢馆的,必然要做好准备。

    白浩轩见严致远还在犹豫不决,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对他道:“你还在想什么,给她吧!”

    白浩轩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让很多人意外,米婉更是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然后又看向淡定从容的乔歆瑶,最后收回目光低下头。

    严致远被白浩轩这么一说,突然抬头看向乔歆瑶,却见她秀挺的眉毛微微有些挑起,显示着主人对这件事情的不满。

    严致远心下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他明明告诉自己不要犯那天船上的错误,但是还是不自觉的就会让她失望。

    乔歆瑶见他竟然在这个时候走神了很无语,所以轻敲着实木桌面。“咚咚”的声音就好像敲在了人心上一样。“严致远?”

    “啊?”严致远突然听到乔歆瑶叫他的名字,所以下意识的回应,但是又马上想起了此时的环境,因此及时的改了将要说出的话。“抱歉,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你刚才说的没问题。”

    乔歆瑶点点头,本来也不介意他为什么失神,只要自己想要的结果达到了就好了。“校安会以后会在哪里办公?”总不至于和学生会或者外联会挤着吧!

    “哦,这个已经选好了,有两个地点给你选择,一个就是学生会现在的办公楼,你要是想在这里的话学生会就搬走。”严致远随意的说。

    而他这话一出口大家就再次惊讶了,严致远未免太过大度了吧!

    乔歆瑶才不吃他这一套,“那我就选择第二个地点吧!”

    “你不问问是哪里吗?”严致远有些惊讶乔歆瑶竟然这么快就决定了,所以不经大脑的就问出来了。

    这问题换来了白浩轩的一记白眼和一个鄙视的眼神。

    乔歆瑶则是好心的回答他。“我对你还算是了解,以你的狐狸本性肯将学生会让出来,那另一个地点绝对不会比这里差。”

    乔歆瑶和白浩轩交流了一个眼神,两人相视一笑,严致远是狐狸他们两个也不是绵羊。

    严致远撇撇嘴,这两个家伙还真是了解自己。“是啊!你猜的都对。校安会的办公楼就在湖边的那栋三层别墅。”

    湖边的那栋三层别墅可以说是这所学校景色最美的地方了,以前那栋别墅一直都是空置的。因为本就是要留作办公用的,所以并不像是住宅别墅那么小,也划分出了各个区域。

    最重要的是那里距离这所学校的碧波湖最近,站在别墅的阳台上就可以看到波光粼粼的湖面,闲暇的时候还可以泛舟。

    要知道普通学生是不被允许在湖面上玩耍的,虽然湖边有船但是必须经过批准才可以使用,而乔歆瑶他们如果占了那栋别墅,那么碧波湖就划归了她的私人领地。

    听了严致远的话之后,乔歆瑶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对他的鄙视。“严致远,你可以更无耻一点吗?”

    严致远理直气壮地回答她。“我要是真的够无耻的话就干脆不告诉你了,把这学生会的办公楼送给你,我自己搬到碧波湖那边去。”

    而这个时候白浩轩非常给力的回了他一句:“你有那个胆也没那个实力啊!”

    会议继续进行将校安会的事情都做了最基本的筹划,并且将一些部门还有职权之类的做了详细的规定,但是在校内的分工上还是有一些不足。

    因为校安会是刚刚成立的,所以大家也都说还是在实际工作之后在进行修改吧!因此这次会议就这样圆满完成,并决定明天向全校通告校安会的成立,也决定以后所有周一的例会都会在碧波湖别墅校安会的办公楼举行。

    例会结束之后,乔歆瑶三人留了下来,“今天上午乔睿说的话你们否听到了吧!这个游泳比赛大家都要参加。”

    “这有什么问题,我们两个游泳都是强项,你应该也不错吧!”严致远疑惑的说道,见识了乔歆瑶的变态之后,他很自然的就能说出这样的话。

    白浩轩抬头看了乔歆瑶一眼,又低了下去,很平淡的说:“你从来没有上过游泳课不是吗?”

    乔歆瑶有些惊讶白浩轩竟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以前的乔歆瑶确实怕水,所以也不会游泳。

    严致远因为白浩轩的话而深深地看着他,他一直以为白浩轩对学校的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竟然……

    收起对白浩轩的惊讶和探究,他看向乔歆瑶问道:“你还好吗?要不然这件事情就有我们来做吧!”

    感谢于严致远的关心,所以乔歆瑶回给他一抹灿烂的笑容。“没关系啦!只是我没有泳装所以一会陪我去市区吧!”

    严致远点头,不过就是做陪客而已。

    白浩轩却是歉意的对她摇摇头,“我义父去了京城,天龙会最近是多事之秋,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这几天可能不会全天呆在学校。”

    乔歆瑶看着白浩轩,良久才说道:“轩,天龙会是因为秦潇才能这样的稳固,那是因为大家惧怕她。现在她死了,你义父又是颓废的,这时候的天龙会注定要四分五裂。就算你能力挽狂澜,但是有些人还是会不服气,与其这样还不如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天龙会。”

    白浩轩突然看向乔歆瑶,目光精亮脸上带着惊喜的神情。“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吗?不觉得让天龙会分裂了对不起秦潇?”

    天龙会的会长虽然是白哲瀚,但是真正的核心领袖是首席供奉秦潇,很多长老都是不服白哲瀚的,只是因为有秦潇力挺,白哲瀚才能坐稳那个位置。

    可是现在秦潇不在了,那些反对势力也就活跃了。白哲瀚这些年并没有多少自己的势力,所以白浩轩根本就没有胜算。

    而他又不想亲手毁了秦潇建立的天龙会,所以一直都在费尽心机的想找寻一个契机能够力挽狂澜,却没想到现在听到了乔歆瑶的话。

    乔歆瑶虽然一直没有对他明说她和秦潇的关系,但是无疑她是秦潇很亲近的人,所以她此时的话对他而言很重要。

    “既然你有事情那我就不要你陪着了,有严致远一个人就够了,你爱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只是要注意安全,生命是革命的本钱!”乔歆瑶爽快的拍着白浩轩的肩膀,然后对严致远一招手。“小严,咱们走吧!”

    严致远的嘴角微微抽搐,小严?怎么又叫上这个称呼了?“我说……歆瑶,你可不可以换一个称呼,就想叫白浩轩那样。”

    乔歆瑶在学校的时候称呼白浩轩也不是“小白”而是“轩”,所以严致远也不求她能对自己特殊对待,只是怎么也要平等一些。

    “那叫你阿远怎么样?谁让你取了一个这样的名字啊!”乔歆瑶转身对他微笑,并不是商量的口气。

    严致远无奈的叹了一声。“随便你高兴吧!”叫什么其实真的不重要,只要知道在她心里不是陌生人一般就好。

    两个人上了严致远的法拉利,在校门口门卫看到他们两个恭恭敬敬的鞠躬行礼,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要就直接放行了。

    乔歆瑶不得不感叹有特权就是好啊!不仅可以住在别人上课的时间去逛街,还可以随意的出入校园,连门卫保安都要鞠躬行礼。

    似乎猜出了她所想的,严致远摇头笑笑。“别摆出那样一副表情,以前他们见到我也不是这样的,虽然也很尊重,但是却绝对不需要鞠躬行礼。”

    这话有意思了,乔歆瑶问道:“那听你这意思他们这鞠躬也好,行礼也好都是对着我的?”开玩笑呢吧!她是校安会会长的事情虽然已经传遍了学校各处,但是还没有必要让保安这么恭敬吧?

    严致远丢给她一个白眼,“我说那份文件你是不是没有好好的看啊!董事长亲自补充的,以后学校的警卫保安全权交由校安会管理。”

    乔歆瑶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跃成了这个学校掌握最大实权的人了,怪不得门卫那么恭敬,原来自己成了他们的顶头上司!

    这么一想她也就明白了,还真是……

    严致远的车技很好,即使在这个车流高峰也能够几乎畅通的行走。当然这和他的车也有关系,就这辆车没有一千万也买不来啊!即使是在S市,这样的车也没有多少,因此自然没有人敢招惹!

    很快就到了市中心,这里的人流车流更多,所以严致远也开得比较小心,而就在绿灯刚刚亮起,严致远打算过去的时候,一个人突然走了过来。

    严致远急忙踩下刹车,但是因为冲击力实在是太强,因此车子还是碰到了人!乔歆瑶的脸立即就黑了,倒不是因为撞到了人,而是因为那个人在倒下时脸上的得逞笑容。

    这年头还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不靠自己的劳动总想着要投机取巧,这是严致远及时的刹了车,万一刹车不及时是不是就要被撞死了。

    钱,要有命花才有意义,如果死了要再多的钱有什么用?而且这人那是什么眼神?难道看不出来这车的价值吗?竟然傻了吧唧的自己撞上来!

    如果头她和严致远真的只是简单的富二代,又是高中生可能就会用钱解决事情,可他们不是。况且严致远的家世在那里,那是完全不允许有任何污点的。

    以为事出突然,所以所有人都看了过来,严致远脸上儒雅的笑容已经消失了,此时他的俊脸上阴云密布,盯着前方躺在地上的中年人,没有动作。

    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辆价值千万的银色法拉利跑车的副驾驶门被推开,接着一个身着白色校服上衣,黑色校服裤的长发女孩走了下来。

    几乎附近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女孩穿的校服是S市第一名校华瑞贵族学校的制服,但是又和他们在电视上或者身边的人穿的不一样。

    乔歆瑶在成为校安会会长之后,严致远就已经为她准备了校服,因为华瑞内部其实已经有三种校服了,所以校安会的也不能太高调,他就和白浩轩商量了一下。

    校安会的校服不管那女都是着裤装,学生会的黑色裤子,搭配外联会的白色上衣。这样和学生会的一身黑不同,和外联会的一身白也不一样。

    严致远见乔歆瑶下了车也追了过去,他拉住乔歆瑶皱了一下眉。“歆瑶,这件事情我处理吧?”

    乔歆瑶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这么说的,所以只是笑着摇摇头。他们两个一出现顿时成了焦点,严致远本身就是帅的没话说,乔歆瑶也没有戴眼镜,所以可以说是金童玉女一般。

    在众人的注视下乔歆瑶走向躺在地上装死的人,小脸上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看上去好像下一刻就会落下泪来。

    严致远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乔歆瑶,她以为她是真的被吓到了,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女孩子,而且那次被楚云扬差点给撞死了,应该是在心里留下阴影了吧!

    这样想着严致远忍不住抱住了乔歆瑶,满脸的愧疚语气温柔的诱哄着。“歆瑶,不要怕啊!那个人一定没有事的。”

    刚才和他们同样在等红灯的大有人在,而因为出了事情大家都停下来看热闹,也有的是因为动不了,而看严致远将乔歆瑶抱在怀里,乔歆瑶的小身躯还一颤一颤的,大家就在想是不是那女孩哭了。

    之前严致远他们右侧的一个车主也推开车门走过来,他看了一眼地下躺着的人,见那人一点伤也没有,但是却还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心里也有了一点猜测。

    有一个司机下车另外的几个人也都下来了,毕竟他们的车堵在前面也没动一下,所有人都得跟着等,而他们在前面也看到了事情的经过。

    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男人戴着一副斯文的眼镜,身上的穿着很随意但是却拖着一股书卷气,乔歆瑶猜测他可能是S大的教授。

    那名教授只是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就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看着严致远怀里瑟瑟发抖的乔歆瑶,有些无奈和怜惜,问道:“小丫头,你还好吗?”

    教授的问题很有趣,他不看地上的人也不关心其他的,竟然问乔歆瑶好不好。

    乔歆瑶从严致远怀里抬起头,波光潋滟的眸子里盈满了水雾,瓮声瓮气的说道:“伯伯,我们明明都有刹车,而且已经是过了绿灯才开的车,为什么还会撞到人。呜呜呜呜,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会不会坐牢啊?”

    乔歆瑶这么一哭直接让身边的所有人天平向她倾斜了,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和一个躺在地上没事装死的男人,正常人都会是一样的选择。

    教授颇有几分深意的看了乔歆瑶一眼,而后慈爱的说道:“我是国际医学联盟的常委,最擅长的就是处理紧急事故,我看地上的那位先生完全没有事,你们不用担心!”

    “怎么会没有事,我老公他都已经昏迷不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中年妇女凑到男人身边。

    教授冷厉的目光扫了那人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是要质疑我的权威吗?那么现在就将人送去医院吧!找最权威的医生检查一下,我相信这两位小朋友一定是有责任心的,如果你丈夫真的有事他们绝对会负责人。”

    话锋一转,教授的声音越发的阴冷起来。“但是如果他完全没有事,但是却装昏迷,我想着两位小朋友也绝对不会轻易罢休吧!”

    “嗯嗯,伯伯说的很对,我们的家长从小就教导我们知错要改,如果真的是因为我们让这位先生有什么不测,那我们一定承担责任,就算是坐牢,呜呜呜呜”乔歆瑶本来说的很伟大,很有担当但是一提到坐牢,立即缩到严致远怀里哭起来,“哇哇哇,阿远,人家不要坐牢啊!”

    严致远被她弄的不知如何是好,乔歆瑶这情绪变化实在是太快了,严致远完全的手足无措,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拍拍她的背还是该给她擦眼泪。

    她这一哭哭的大男人们保护心直泛滥,指着地上的男人纷纷议论起来,有几个好心的还说:“小朋友你们不要害怕,一会要是交警来了我们给你们作证,是这个人横冲直撞怪不得你们。”

    其实真的怪不得乔歆瑶他们,因为严致远是在绿灯亮了之后才启动的车子,而这个人也就是看准了这个时机。

    “呜呜呜呜,阿远,我会不会坐牢啊?”乔歆瑶却似乎没有听到大家说的话,只是一直重复这会不会坐牢。

    众人心里更加怜惜她,一个男人甚至伸出脚踢了一下地上的男人,可能是这一下太狠了,地上的男人痛哼一声。

    踢人的那个哈哈大笑起来。“看我这一脚跺好使,都快死的人都给我踢活了。”

    众人因为他的话哄堂大笑起来,地上的人也装不下去了,只能爬起来,假装虚弱的咳嗽起来。

    他老婆看着乔歆瑶他们目光有些凶狠,然后就坐到地上大哭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辞:“这是什么世道啊!撞了人竟然都没人管了大家就只知道看热闹。”

    乔歆瑶看着女人的样子无声的讽刺,哭谁不会,但并不是每个人的苦都能得到大家的怜惜和同情。那妇女声泪俱下大哭大闹,一副乡下泼妇的样子。

    而乔歆瑶一双美丽的大眼中不断地有泪珠滚落,但是她却咬着犹如樱花瓣的唇瓣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只是小肩膀一颤一颤的,凝脂般的脸颊也因为这样的委屈而出现了一抹晕红,即使她在哭但是却是动人心魄的美。

    严致远被她哭得心肝都疼了起来,就在她扑到他的怀里说会不会坐牢的时候,严致远就知道她是装的,但是就算知道也改变不了他此时的心疼。

    “歆瑶,我该拿你怎么办啊!”这是此时严致远的心声,一声轻叹他拍着她的背,俊美无涛的脸上因为心疼而纠结起来,原本表面温柔眼底却冷光闪现的眸子里也只剩无奈和宠溺,这样的情绪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乔歆瑶的哭完全的压过了那个妇女,她根本没出声却比妇女声嘶力竭的声音要更让人心疼。

    从严致远怀里抬起头,她怯生生的看向那个妇女,哽咽的说道:“阿,阿姨,我……咯……我们,送……送你们去医院吧!”

    看那个女人没有反应,乔歆瑶指着严致远说道:“他是市委书记的儿子,我爸爸是远山贸易集团董事长,我们两个做错了事情也绝对不会逃避责任的,如果这位叔叔真的有什么事情,我们……”说到这里她又扑回严致远怀里,然后虽然声音很小却让所有人听到了。“如果叔叔有什么三张两短我们就去坐牢。”

    严致远拍着她的背道:“傻丫头,就算要坐牢也是我去坐牢,你怕什么?而且本来就是咱们撞了人啊!”

    乔歆瑶抱着严致远不松手,娇俏的嘟起小嘴。“还不是人家非要拉你出来的,要不然你不就呆在学校了,所以我是主犯你是从犯。”

    众人被他们两个的对话逗乐了,一直以为市委书记家的孩子应该是那种趾高气昂的官二代,权三代。而远山贸易集团在S市那也是不得了的,而他们家的大小姐竟然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众人对他们的印象完全的变化了。

    原本乔歆瑶可以不用说出他们的身份的,但是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使用新人利用了那可以无限放大,而自己说出来那就是两层含义了。

    严致远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自己说出来那主动权就在自己手里,所以他才会附和乔歆瑶的话。

    而那个被撞的男人一听他们的身份脸上刷一下就白了,那个妇女也不哭了。两个人站起来就要走,乔歆瑶自然不会同意。

    她拦住他们:“叔叔,阿姨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去医院吗。你们放心我爸爸和军区医院的院长关系很好,只要找他什么病都没问题,我上次出车祸就是他帮我看的,你们看我一点事也没有!”

    教授看着乔歆瑶在那里自说自话,脸上的笑容深了几分。

    那对夫妻自然不想和乔歆瑶多加纠缠,所以当然会拒绝。“呵呵,不用了我想他刚才一定是老毛病犯了。”妇女说道。

    “这不太好吧!万一叔叔以后有什么事情怎么办,还是去看看吧这样我们也放心,虽然我们家里人有点权力,但是家长一直教导我们要为人民服务,绝对不能仗着自己的身份欺负人。”严致远这个时候也插进来。

    乔歆瑶看着他保持微笑,严致远就是懂得见缝插针,总是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

    乔歆瑶也说道:“是啊!严伯伯一直都是这么教导他的,今天要不是想让他开着我的新车出来秀一秀,也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他回家之后一定会被严伯伯打一顿的。”

    乔歆瑶说得好像真的是那么回事一样,价值千万的名牌跑车冠到了乔歆瑶的名下,这下连最起码的那些麻烦也没有了,毕竟严致远他老爸是市委书记。

    “没事的没事的绝对不会再有事的。”那对夫妇连连保证。

    “这样吧!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一丝一下吧!惊吓到了你们很不要意思,这是两千块钱你们拿走吧!”严致远一向谨慎,所以当然是不会留下任何隐患的。

    那两人离开之后,严致远对着周围的人浅浅的鞠了一躬,笑道:“各位叔叔阿姨,谢谢你们的帮助,歆瑶她胆子太小,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今天多亏了众位的帮忙,真的很感激,不知道能不能留下联系方式,有时间我们一定去道谢。”

    大家当然都谦虚的说不用道谢,但都留给了严致远联系方式,他可是市委书记的儿子!

    教授一直看着他们两个,直到严致远得到了所有人的联系方式之后,乔歆瑶突然对教授九十度鞠了一躬,然后转身上了车,竟是什么也没有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凌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若并收藏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