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 > 037.接纳——离歌的爱

037.接纳——离歌的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歆瑶当时本就耗尽了所有力气,虽然泡了药浴但是体力并没有完全恢复,又和那些人打斗,差点伤了元气,还好爵士出现了。此时她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

    睁开眼睛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熟悉的环境,但是这房间里的气息又是那么的熟悉,几乎下意识的她就叫道:“离歌!”

    孟离歌就坐在他床边的地毯上等待着她的醒来,但是没想到自己坐着坐着就睡着了,之前楚云扬打了电话回来说是今晚就不过来了,让他好好照顾乔歆瑶。

    听到乔歆瑶叫他,孟离歌从地上翻转过来跪在柔软的地毯上,看着床上此时还有些迷茫的乔歆瑶,眼中满是温柔宠溺,就连忧郁都似乎消失了。

    他伸出白皙的近乎透明的修长大手将她贴在脸颊的发丝拂去,微凉的手让她瑟缩了一下,但是却也清醒了,抓住离歌的手,乔歆瑶有些不敢置信试探的出声。“离歌?”

    她叫他名字的时候带着几分的不确定,还有一种害怕只是一场梦的彷徨与担忧,这样的感情让孟离歌的心跟着一颤。

    微量的薄唇在她眼睛那落下一吻,温柔缠绵。“是我,我就在这里?”将她抓着自己的手回握在手心里。

    这样的动作让乔歆瑶知道自己并不是幻觉,眼睛突然有些酸涩的感觉,人总是在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还好她不是真的失去了离歌。

    “离歌,离歌,离歌……”呢喃的,她不断的叫着他的名字,每一声都饱含感情,让原本还有一些不确定的孟离歌终于安心了。

    轻笑着看着她这样脆弱的样子,孟离歌坐到床上将她狠狠地拥进自己的怀抱里,擒住她还在叫着自己名字的唇,辗转吸吮。

    乔歆瑶顺从自己的心意,伸手去圈住他的脖子,笨拙的回应着她的吻。她两世为人对于接吻都还是门外汉,只是被动的承受,主动的时候几乎没有。

    “唔……”离歌的动作越来越狂野,这和他这个人给人的印象很有反差,但是也足可以看出他的这份感情压抑了多久。

    但是此时的乔歆瑶去没有了这种旖旎的心态,因为她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尴尬的将脸埋在离歌怀里,她真得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离歌愉悦的笑声中没有半点的忧郁气息,多少年了从来没有听到过他这样干脆的只是开心的笑,以前他也会在自己面前笑,但是却没有一次笑的这么纯粹。

    “讨厌离歌,不许笑了,我好饿,今天一天都在开发潜力,我早就饿扁了。”看了一下房间里的挂钟,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离歌握住乔歆瑶按在肚子上的手,小心翼翼的给她揉了两下咕咕叫的肚子,心中好笑,以前的秦潇在自己面前总是摆出一副长辈样子,没想到她这重生一次反而有了以前从未曾经历过的稚嫩青春了,不仅如此连同心智似乎都变得年轻了。

    “好了,早就知道你醒来一定会说饿的,所以我给你煮了点粥,太晚了吃其它东西不利于肠胃。”离歌笑着将她扶起来。

    乔歆瑶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要瞪他,她重生之后确实是幼稚了。她没有经历过所谓的童年,但是在心底深处去渴望着那种张扬青春的感觉。

    重生到乔歆瑶身上,她所得到的不仅仅是新生,还有一直渴望的青春,如果再像以前那样度过,那她就真的白白浪费了重生的机会。

    “你笑什么,还不快点,孟离歌我告诉你,再不给我吃饭我就不理你了。哼!”乔歆瑶拉过被子将自己盖在里面,对着离歌吼道。

    离歌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觉得乔歆瑶现在这个样子娇俏可爱,看她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虽然知道这对她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还是很担心的。

    “好了,我现在就去给你拿粥,你快点出来不然的话闷坏了我会心疼的。”说完孟离歌含笑走了出去,留下乔歆瑶恶狠狠地磨牙。

    孟离歌,你丫的好样的,现在你可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以前他在她面前可是绝对不敢这么放肆的,不过不得不说这种被人放在心间上宠着的感觉很享受。

    乔歆瑶下了地,发现自己身上的青紫都已经上了药,凝脂般的俏脸微红,不管是离歌还是楚云扬给她上的药,她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此时她只是穿了一件男士的白色大衬衫,好在够大将她的身子都掩盖住了,只是想到自己里面是真空的,乔歆瑶就感觉一阵无语,拿起一个浴巾将下面围起来。

    并没有走出房间,她只是从床上下来坐到了沙发上,屋子里很暖和,所以即使穿得这么少也没感觉到冷,倒了一杯茶乔歆瑶喝了一口。

    离歌端着粥和资质的小咸菜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下床坐在那里,皱了一下眉头,将东西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然后起身去柜子里拿出一床毛毯,盖在了乔歆瑶的腿上。

    “你这体质贝本来就是怕冷的,怎么就一点也不知道照顾自己呢?”虽然是责备但是却饱含了他对她的关爱。

    乔歆瑶吐吐舌头,第一次发现离歌除了有的时候神经不正常,还有当管家公的潜质。“安啦安啦,我知道了,我好饿快点让我吃饭。”

    离歌很是无语,饭不就放在她面前嘛!还在那边叫嚣着自己要吃饭。无奈一笑端起一碗粥吹了吹,这才递给乔歆瑶。

    而后者接过粥碗,试了一下温度似乎刚刚好,所以也就不客气很快一碗粥就下肚了,吃完了粥就着离歌的筷子吃了一口凉拌的黄瓜丝。

    离歌见她一碗已经吃光了,本来是想提醒她别再吃了,毕竟现在真的很晚了。但是一想还是算了,她饿坏了,大不了吃完之后再散散步。

    所以离歌又给她盛了一碗,乔歆瑶也毫不客气的直接接过来但是这次明显的慢了一些,第一碗是因为她太饿了,现在已经好多了。

    离歌偶尔会夹一点小咸菜给她吃,乔歆瑶有个习惯吃饭的时候饭菜总是要分开的,如果她吃一碗白饭,你把菜夹到她的碗里她可能就完全没有食欲了。所以她吃一顿饭下来,碗里的米饭还是原来那个样子。

    吃饱了离歌将东西端出去,乔歆瑶则是坐在沙发上享受这种吃饱喝足的快乐,半眯着眼睛像一只慵懒的猫。

    离歌回来的时候给她倒了一杯温水,以前她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会准备一杯水,在楚云扬家里的时候这种事都是楚云扬做的。

    将水杯放到床头柜上,离歌走到乔歆瑶身边,将她抱进怀里,倒是没有刚才报的那么紧,但是还是禁锢着她。

    “干嘛啊!才刚吃完饭还没消化呢!”乔歆瑶白他一眼,但是却没有挣扎,在他怀里蹭了蹭,突然想到自己一直忽略的问题。“爵士呢?我记得我昏倒之前看到它了。”

    离歌微笑,这人有的时候确实是很迷糊的,轻轻地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确实是爵士,不过楚云扬带着它去市里了,明天才会过来。”

    乔歆瑶这才放心了,但是心里一想到爵士就感觉很骄傲,“还是我的爵士最厉害,往那一站就能吓跑那群恶人!”

    离歌很是无语的看着她,不过爵士确实是很厉害的,爵士是乔歆瑶去E国做任务的时候无意中找到的,其实银灰色的高加索还真是少见,更何况是这么有灵性的。

    爵士跟在秦潇身边十年,比起离歌呆在秦潇身边的时间更加紧密,毕竟那十年离歌也不可能寸步不离秦潇,而当时的爵士却几乎就是寸步不离。

    因为爵士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战士,所以秦潇每次人物都会带着它,面对敌人的时候可以当做利器,没有敌人晚上宿营的时候害了一充当被子和敬畏。

    后来秦潇游走各国的时候也是带着爵士的,爵士大概是世界上最有见识的一只狗了,因为它几乎走遍了世界各地。

    离歌一点也不怀疑爵士就是乔歆瑶的骄傲,“知道你的爵士厉害,但是也不用这么出来炫耀吧!你应该谦虚一点。”

    记得曾经秦潇就说过他们都比不上爵士,爵士除了不会说人话之外什么都会做,而且还比他们的功用多,让人都汗颜的狗啊!

    听了离歌的话乔歆瑶就觉得好笑,把人和一只非常有优秀的军犬相比也就是自己做得出来,而真的去相信还耿耿于怀的大概也就只有离歌了吧!

    想到这里乔歆瑶忍不住笑了起来,离歌被她笑得莫名其妙,但是见她笑得这么开心也就不介意了,突然将笑的正欢的乔歆瑶打横抱向了大床上。

    乔歆瑶被他这突然的动作弄得一愣,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而离歌的身体就跪在他的身侧,她只要稍稍抬头就能够触及他的唇。

    “离歌,你做什么,我才刚吃完东西,我要消化消化,你起来我要去散步。”乔歆瑶用力的推着孟离歌的胸膛,而此时她才知道自己竟然推不动他分毫。

    看着她懊恼的表情,离歌轻笑出声,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乔歆瑶的懊恼,以前的秦潇即使面对任何的事情都是习惯性的隐藏自己的情绪,只能让人看到一张冷脸。

    伸手推开乔歆瑶抵着他胸膛的手,低头吻上了她的唇瓣,声音沙哑温柔,带着浓浓的怜惜:“潇潇,我爱你,比任何人都爱你。”

    温软的唇瓣覆上了乔歆瑶有些清凉的唇瓣,四片唇瓣相触,刹那间只觉一片天旋地转,如同电流袭击全身,各个细胞都停止了跳动。

    乔歆瑶的整个人都僵住了,眼前模糊看不清,因为离歌这个吻,她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忘了反映,大脑一片空白。

    离歌的吻也无疑是青涩的,很细密很温柔,也很不得章法的在乔歆瑶的两片唇瓣轻啄着。乔歆瑶的整个身子僵硬,软软的唇瓣任离歌细密的吻着。

    青涩而缠绵,带着浓浓的柔情和无限的怜爱,乔歆瑶僵硬过后,感受到离歌传来的柔情,忍不住颤抖的开启唇瓣,轻轻的迎合。

    她知道自己其实也是喜欢离歌的,只是她们的相遇让她总是不愿意去面对这份真情,总觉得离歌对自己应该是对待亲人的那种情谊。

    所以她故意忽略了离歌的感受,可使人的思维一旦成型就会成为惯性,这么多年她习惯性的忽略离歌,却不知道自己给他心灵究竟造成了多少的伤害。

    得到她的回应,离歌的身子一颤,本就青涩的吻越发凌乱了起来,带着几分疯狂。乔歆瑶的小手也不受控制的探进离歌的衣服内,细细的摸索着他温滑弹性的肌肤,流连忘返。

    离歌的整个身子都僵了,手也不受控制的探进乔歆瑶宽大的衬衫内,细细的描绘她纤细的身子,在凝脂般的肌肤上游走。

    “离歌……唔……”乔歆瑶喘息着喃喃出声,一双如水的紫眸子雾眼朦朦,一片氤氲,看上去就像是一块上好的紫水晶,通透晶亮。

    “嗯……”离歌轻轻应声,喘息着放开乔歆瑶的唇瓣,去吻她的眉眼锁骨,手掌握着她不盈一握的纤腰,只想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此时他已经没有什么思考能力了。

    离歌的指尖有些微微的颤抖,指尖在她的胸口处顿住,看着乔歆瑶,眼神迷离,但还是强自让自己恢复一丝神智:“潇潇,你要看好了,我是离歌……”

    因为他这句话乔歆瑶本是雾色朦胧,心神摇曳的思绪回笼,看着离歌忽然觉得心很疼,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竟然会让他在这个时候说上这样一句话。

    圈住离歌的脖子,乔歆瑶主动吻上他的唇,然后在他耳边坚定地对他说:“离歌,对不起,以前是我看不清我的心。现在也是我对不起你,只要你还愿意要我……”

    乔歆瑶的话没说完,离歌的身子已经压了下来,覆在了她的身上,唇吻住了她的唇瓣,风卷残云的吞噬掉她口中的甜美。他不想听到她这样说自己,在他心里她永远都是最美好的,即使她和楚云扬已经……

    然后便是一个缠绵悱恻的法式香吻,一个吻,便气喘吁吁,难舍难分,良久,乔歆瑶艰难的离开唇瓣,看着离歌突然笑了。“离歌,有你在真好!”

    一番缠绵过后,乔歆瑶累得不轻,压住离歌还在自己身上作乱的玉手,一个男人的手臂女人还要柔软纤细真是让人各种羡慕嫉妒恨。

    “孟离歌,别闹了,在动我就真的要大伤元气了。”她这可不是吓他的,离歌自己医术精湛,这个道理不用她说他也是懂的,只不过男人遇到这种事的时候都没有思考能力。

    离歌的手就那么一僵,突然想起乔歆瑶今天确实是经历了太多,自己要是再缠着她不让她将今天失去的精力补回来的话,那还真的如她所说要伤元气了。

    离歌现在很懊恼,自己怎么就不在用点心,将那药剂改良改良,能够马上补充体力而不是需要一个晚上的休养生息。

    想到这个离歌也确实是不敢动了,但是却将乔歆瑶抱得紧紧的,以期望自己能够慢慢的平息*。虽然软玉温香抱在怀里却不能再进一步动作,但是只有抱着她他的心里才是满足的。

    腿根处的感觉很强烈,乔歆瑶知道离歌还是很兴奋,就不明白男人为什么做了这种事就不感觉累,反而越来越兴奋。被他折腾了一次,她骨头都要散架了。

    为了避免擦枪走火,乔歆瑶决定和离歌说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但是一时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想了很久突然转过身看向离歌。

    乔歆瑶的动作实在是太突然了,离歌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被她这么一吓差点真的……一双流彩的眸子不敢置信的看着转身面对他的乔歆瑶。“怎么了,难道哪里不舒服?”

    乔歆瑶眸子眯了起来,这样的动作透露出一种信息,深深了解她的离歌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对她眨眨眼,很萌的样子。

    但是乔歆瑶此时确不会因为他的卖萌就放过他,一根手指戳在了离歌的胸膛上。“孟离歌,你给姑奶奶老实交代,当年到底是我强了你还是你丫的给我下了药?”

    离歌吗,没想到乔歆瑶是想到了这件事情。说起这件事情是他人生中值得骄傲的,却也是最痛苦不堪的事情了。

    要说秦潇三十八年的时间,自认为最爱的是黎远洲,但是两个人之间除了亲吻还真没有进一步的事情发生,有那么一次那点就做了,还被孟离歌这混蛋给打扰了。

    而黎远洲去世后的一年,乔歆瑶去东南亚做任务,当时是带着离歌一起的。一次和当地势力首领喝酒的时候,喝的实在是有些多了。

    等第二天秦潇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睡着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妖娆妩媚的男人,一个……孟离歌。

    当时秦潇就无语了,本原来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觉得自己的酒品还是不错的,而且酒量那也是千杯不醉,虽然喝的确实多了些,但是还不至于罪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既然不是自己的过错那肯定就是孟离歌了,肯定是他这个混蛋把自己给……当时的秦潇只有懊恼,但是没有其他的情绪。

    当时当她把离歌叫醒的时候却发现,离歌除了背后还是好好地,前面大都是青紫的吻痕,而锁骨那里更是鲜血淋漓,一道清晰的牙印隐在血迹之中。

    秦潇原本的理直气壮瞬间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丫的,这回要是再说是人家强了自己那还真是天理不容了,秦潇有气没处发。

    秦潇的第一次给了离歌,而离歌也是第一次,所以才会给她带来那么大的痛苦让她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差点没把那块肉咬下来。

    “我现在越想越不是那么回事了,孟离歌丫的,肯定是你给我下的药,还敢说是我强迫你的,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乔歆瑶越想越生气扑过去就要掐离歌的脖子。

    离歌当然不可能让她得逞,铁臂一箍将她固定在自己的怀里。笑道:“既然你都猜到了那你还问我做什么,其实你一点也不吃亏,我是第一次而且还被你狠狠的咬了一口。”

    说到这个乔歆瑶其实又有点心虚,实在想不到自己居然还有点*的倾向,当时孟离歌的样子确实有点……嗯,惨不忍睹!

    “切,那你能怪我吗?谁让你让我感觉太疼了,要不是太疼了我会咬你吗?而且你给我下了药我根本就没有理智好不好!”乔歆瑶还觉得自己很委屈呢!

    离歌表示很无奈,叹了一声。“哪能怪我吗?女孩子的第一次哪个不痛的,你秦大将军子弹打到身上连哼都不哼一下,却没想到那个时候会那么夸张。”

    其实想想那个时候离歌现在心里还有点阴影,这次乔歆瑶的第一次是和楚云扬,如果真让他动她的话他还真是要考虑考虑。

    想到这里他想到了一个问题,“潇潇,你为什么没有咬楚云扬,这实在是不公平!”

    乔歆瑶狠狠地犯了一个白眼,当初她和离歌那一次其实她是完全没有意识的,自然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而和楚云扬的时候自己是清醒的,虽然也被下了药,但是两种药的作用不一样。

    但是这话乔歆瑶才不会告诉离歌,她只是很不屑的看着离歌,“那只能说明楚云扬的技术比你好的不止一个层次。”

    这个问题对于任何一个男人都是不能提的,要不是知道乔歆瑶此事是真的不能再承受一次,离歌绝对会让她在自己身下求饶。丫的,居然说他不如楚云扬。

    “今天先放过你,你等着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比楚云扬厉害的。”离歌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

    乔歆瑶实在没忍住笑喷了,然后抱着离歌精壮的腰身,小脸在他胸膛蹭了两下。“好了,跟你开玩笑的,楚云扬才多大,怎么能和你比!”

    听乔歆瑶这么说离歌这才安心了,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修长白皙的大手在她酸涩的身体上揉揉按按,一会乔歆瑶就觉得自己似乎沐浴在阳光中,呼吸慢慢平稳。

    直到乔歆瑶睡熟了离歌才收了手,将她抱紧在自己的怀里,然后盖好被子,抱着她一起入眠。这是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完满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外透进来,离歌动了一下有些酸涩的身子,他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是因为乔歆瑶压了他整整一个晚上,他又不敢动怕弄醒她,所以只能忍着了,这就叫甜蜜的折磨吧!离歌如是想着。

    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想来应该是楚云扬和爵士过来了。离歌小心翼翼的将乔歆瑶的手和腿从自己身上拿下去,然后下地穿衣服。

    离歌穿戴整齐之后又看了一下乔歆瑶的被子是不是盖的好,这才出去给楚云扬开门。楚云扬早就预料到了会发生什么,所以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招呼着爵士一起进来。

    他拿了两个行李箱,自己拎了一个,爵士帮他拎一个。楚云扬终于彻底的见识了爵士的聪明才智,对乔歆瑶为什么要把它带在身边已经很清楚了。

    因为昨天下了一夜的雪,而离歌有事才刚起床,所以院子里的积雪还没有清扫,大家从门前到客厅这段时间踩了一脚的雪。

    楚云扬和离歌换了拖鞋就进了客厅里,离歌已经早就收拾好了房间给楚云扬还有爵士,所以直接把房间指给楚云扬让他过去。

    而楚云扬刚走一步,突然发现爵士不在身边,一转身居然见到爵士站在门前鞋柜那里,楚云扬一脸迷惑的看着离歌。

    离歌这才一拍脑袋,去洗手间找了一个新的干净的毛巾出来,蹲下身。他刚蹲下爵士就抬起自己一直前爪放到他面前,离歌用手巾把他脚上雪水擦干,四次之后爵士这才晃了一下自己大的大脑袋,然后进了屋。

    楚云扬看着爵士还是免不了惊讶了一番,而离歌早就见惯不怪了,见爵士似乎要去自己的卧室,急忙拦住它。“你妈妈孩子睡觉,你去沙发那乖乖的坐下来等她起来叫你。”

    原本已经到了门前的爵士又转了回来,然后跑到了沙发那里的地毯上坐好,那样子怎么看怎么像一个等待家人的小孩子,只不过它的体型太大了。

    楚云扬已经完全的接受了爵士的不同,所以也只是笑笑,“爵士来,和我一起去整理房间,你妈妈的衣服我们还要收拾一下。”

    让爵士干坐在那里他其实很不愿意,但是和离歌很熟悉,所以它很听离歌的话,这回听了楚云扬的话就屁颠屁颠的跟在楚云扬身后去了另一间卧室。

    离歌根本就不用担心爵士,所以也就直接去了厨房,楚云扬带了不少食材过来,想起乔歆瑶昨天很累,他想着做点有营养的早餐。

    乔歆瑶是一觉睡到自然醒,而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多了,睁开眼还有些迷茫,转过身就看到楚云扬坐在船边微笑着看着自己。

    没想到起床就能看到楚云扬,想起自己昨晚和离歌做的事情,乔歆瑶觉得对不起楚云扬,刚想对他说对不起,楚云扬却开口了。

    “昨晚是不是很累,不然你也不会睡得这么晚了,下午还要去俱乐部吗?身体还是要注意一点的,昨天要不是爵士……”看着乔歆瑶,楚云扬有些心有余悸。

    “放心吧!以后不会了。”乔歆瑶心虚的看着楚云扬,见他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和离歌的事情而不高兴,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楚云扬将她的衣服拿过来递给她,笑着说道:“真的没想到爵士是个这么聪明的孩子!”

    乔歆瑶又是免不了的一阵吹嘘,爵士可是她的骄傲,她觉得自己要是生一个孩子都不一定能够教导成爵士这么优秀的。

    “好了,快点穿衣服离歌已经做好饭了,他做的饭比我做的还要好。”楚云扬感叹道,然后又想起了什么,说道:“刚才我接了你的电话,是阿远打来的说严爷爷回来了,让你晚上去那边吃顿饭。”

    乔歆瑶穿衣服的动作顿了一下,严寒冬这就回来了吗?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估计应该是没有查出来吧!

    向着乔歆瑶又不得不找顾钧卓帮忙了,现在她是不能动用国内的龙麟战队的,但是顾钧卓作为代理队长,现在还是有些作用的。

    “嗯,我知道了,晚上一起去严家吧!叫上离歌,吃晚饭我还要去狂人俱乐部,让离歌收拾一下东西我们搬到市区里。”乔歆瑶走进浴室洗漱。

    楚云扬不敢置信的看着乔歆瑶的背影,然后和爵士对视一眼。叹道:“爵士,你看看你妈妈还真是说一出作一出,我们才搬过来。”

    爵士似乎听懂了,点点大大的脑袋,然后又怜悯的看了楚云扬一眼,摇了摇大大的尾巴直接走出了卧室。

    楚云扬看着爵士离开的背影万分无奈,这这是什么主人养出什么宠物,但是为什么自己的伊丽莎白一点也不聪明,就只知道吃喝?

    吃过早饭楚云扬开车送乔歆瑶去狂人俱乐部,到了俱乐部乔歆瑶先是带楚云扬去了楼上的总经理办公室,取了一把钥匙给楚云扬。

    “一会你们把东西都搬到盛世华庭的房子里去,那的地址离歌知道,这事钥匙下午四点来接我一起去严家。”说完乔歆瑶下了基地。

    顾钧卓已经在这里等她了,见她来了终究还是没忍住,问道:“你怎么这么晚了才来,这并不想你的风格,以前的你可是不会浪费一点时间的。”

    乔歆瑶微微一笑。“你也说了是以前的我了,不过我确实是有事,而且之前住在了郊区,现在正准备搬回来。”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决定直说,“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你说吧!只要我能帮的一定会帮的。”知道她是秦潇,听到她说让自己帮忙,顾钧卓还有点不敢置信,激动是有一点的。

    乔歆瑶早就知道他会是这样的回答,因为她太了解她了,在他知道她就是秦潇的时候,其实已经不在意那些了,只是形式还是要走的。

    毕竟将来她是要面对龙麟战队的各位的,她并不是面对每个人的时候都能告诉他自己就是秦潇,所以还是要用实力说话。

    “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事,因为这件事情我是势在必行的,就算龙麟战队不能用,我也会动用其他势力的。”乔歆瑶微微一笑。

    这次不用她说顾钧卓也猜到是什么事情了,于是看着她问道:“你是不是岘港龙麟战队的人帮忙调查严寒冬在法国遇刺的事情?”

    乔歆瑶点头,本就是要让他帮忙查这件事情,他既然已经猜到了那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就是这件事情,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和我的死有关,所以这件事情我是一定要彻查的。”

    听她竟然说这件事情和她的死也有关系,顾钧卓的目光冷了下来,“你放心吧今天的事情我马上就会让他们去办的,希望能够找到那个人。”

    乔歆瑶点点头,又是重复着昨天的项目,只是今天她没有让自己力竭,因为晚一点还要去严家。告别了顾钧卓,乔歆瑶上了楚云扬的车。

    副驾驶的位置坐的是离歌,后面还有爵士,见到乔歆瑶爵士的大脑袋蹭了过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手,眼中是对她的依赖。乔歆瑶非常高兴,将身子窝在爵士身上,爵士身上非常温暖让她有种想睡觉的冲动。

    而事实上乔歆瑶真的就睡着了,因为车子是楚云扬的,所以警卫也没有让他们停下来检查,而是直接放行了,停到严家大门前的时候,严寒冬亲自迎了出来。

    乔歆瑶的身份可以不告诉老太太,但是却不能隐瞒严寒冬,所以在她对严克强坦白之后,严克强就已经隐晦的告诉了严寒冬。而严寒冬在法国遇难的时候也是乔歆瑶的人救的。

    楚云扬是有些意外严寒冬会亲自迎出来的,在他看来就算严寒冬知道乔歆瑶的真实身份,但是也不用做到这一步吧!

    而严寒冬似乎也没想到楚云扬和离歌会一同过来,在他的印象中秦潇可不是一个容易相信人的人,但是他却没有表现出来。

    离歌轻轻地拍着乔歆瑶睡得正酣的小脸,很是无奈她竟然真的睡着了。严寒冬是认识离歌的,他知道离歌才是国手丹医,并且严寒冬曾经找药老算过东西,所以对离歌十分礼遇。

    乔歆瑶睁开迷茫的睡眼,在爵士身上蹭了蹭,爵士也不动就让她动,等她清醒了她就会自己起来的。

    恍惚的看到一群人在看着自己乔歆瑶有些不自在,拍拍爵士后者很了解的先下了车,然后乔歆瑶也下了车,见到严寒冬就先笑了。“老头,好久不见了。”

    见到她这明朗的笑脸,严寒冬眼眶有些红,在官场上浸淫了这么多年,要说什么真情啊还真是少了,但是对秦潇却是不一样的,严寒冬其实将秦潇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而秦潇这么多年来不知道救了他多少次。

    “臭丫头,你就是个福大命大的,快点进屋吧!别把你给冻坏来。”看了她身边的爵士一眼,伸出手笑道:“小爵士,欢迎光临啊!”

    严家的门前一点学得痕迹也没有,地面光洁,所以爵士坐下来伸出前爪和严寒冬握了一下手,然后再站起来蹭了蹭乔歆瑶的腰。

    众人见它这个样子都笑了笑,严致远看着乔歆瑶,又看向她身边的楚云扬和孟离歌总觉得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心中有种慌乱的感觉。

    严克强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一叹,招呼乔歆瑶他们进来,孟离歌他也是认识的,而且有一次还是离歌救了他,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当然要好好招待他们。

    老太太见到乔歆瑶就是一通抱怨,说她已走了就见不到人影,也不来通电话就和秦潇一个样子没心没肺的。

    王雪还是一样的看着乔歆瑶,但是明显的眼神中有些不同,这几天上面已经开始调查王家的事情了,她的哥哥弟弟们都会受到牵连,曾经辉煌的王氏家族已经成了一个过去。

    乔歆瑶想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做不成的,她想要达到的效果自然有一百种方法去做到。而乔歆瑶看严致远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其实因为可以理解,虽然王家是严致远名义上的外祖家,但是王家大多都是抱着一种利用严家的心态,严致远是聪明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吃饭的时候上的猜测几乎都是当初秦潇喜欢的,这是严寒冬亲子分付厨师做的,当时老太太还觉得严寒冬这样做不对,但看乔歆瑶似乎真的很喜欢就高兴了。

    吃过了晚饭,乔歆瑶去了一下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王雪,乔歆瑶不会傻到认为她是正好也要用洗手间,她明显就是在等着自己。

    “你一直都在看着我现在没有别人在你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乔歆瑶最不喜欢的就是拐弯抹角,尤其是对待自己本就不在意的人。

    王雪其实一直都在找机会和乔歆瑶说话,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也知道自己不能说太多废话浪费时间,所以就直说了。“王家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吧!”

    “当然知道你不会忘记了王家要出事的消息是我告诉你的吧!现在问我这样的问题你不觉得好笑吗?”乔歆瑶看着王雪眼神含笑。

    王雪被她这样的问题问的脸色有些挂不住,这话确实是乔歆瑶告诉她的,但是当时她并没有完全当真,但是还是跟自己的哥哥通了气,谁承想那时候已经晚了。

    那些关于王家的所有罪证被送到了监察部那位铁面无私的部长大人手上,而那个人算是严寒冬的人,本以为这个事情能压下来,却没想到又被袁副总理的人知道了,于是乎……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这件事情就只是他们王家的事情,完全的牵连不到严家,因此严家是绝对不会管这个事情的,所以她才想要找乔歆瑶帮忙。

    乔歆瑶既然有能力在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就知道罪证送到了监察部,那么就说明她的能量绝对不小。

    “我其实找你是希望你能够帮帮王家,我相信你一定有这个能力!”王雪看着乔歆瑶温婉的形象不复存在,有点咄咄逼人的感觉。

    乔歆瑶眼眸微米,心中冷笑,她还真是够大言不惭的!确实,她能做到就也能够阻止,但是哲学要耗费的不仅仅是财力物力人力,还有很多很多,为了一个王家根本不值得。

    “你还真是会说笑,我不过就是一个高中生怎么可能影响政局,那可是国家最高层次的部门了。”乔歆瑶故意装作惊讶的说道。

    “你也不要在我面前装了,我们大家心知肚明。如果你真的不帮我的话,我就告诉严致远……”王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乔歆瑶喝住了。

    “王雪,注意你的身份,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你想要告诉严致远那就告诉他好了,我求之不得呢!”乔歆瑶冷笑出声。

    “要告诉我什么?”严致远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让原本正想要对乔歆瑶发火的王雪一瞬间变了脸色,楚楚可怜欲言又止的看着严致远最后说了一句“没什么”。

    可是她越是这样严致远就越要怀疑,他看向乔歆瑶希望她能给自己解释一下,但是乔歆瑶却只是一笑而过,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

    乔歆瑶就是借王雪一个胆子她也不会把那件事情告诉严致远的,要知道王家树倒猢狲散,到时候她的唯一依仗就是严家,而严致远是她存在的筹码。

    乔歆瑶刚出来严寒冬就看向了她的身后,因为王雪的行为实在是算不上精明,严寒冬早就注意到了,没有看到王雪,严寒冬问:“没给你惹麻烦吧!”

    “你认为她够资格让我觉得是麻烦吗?”乔歆瑶含笑的反问让严寒冬笑了起来,乔歆瑶想了一下问道:“法国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严寒冬听到这个脸上的笑容有些凝固,然后站起身。“去我书房里谈吧!克强和离歌也一起过来吧!”

    在他看来严致远和楚云扬都是孩子本不该让他们知道,但是乔歆瑶却不这样认为,你总把他们当孩子他们才是孩子,而你要让他们接触到了那些东西他们也不再是孩子了。

    “让他们也一起听听吧!这件事情恐怕日后还会再有后续,所以让他们知道也没什么不好。”乔歆瑶看着严寒冬很认真的说道。

    严寒冬沉吟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因为这么多人出现在书房,所以书房倒是显得有些拥挤了。乔歆瑶和约翰的坐在一处,显然他们两个是属于地位相当的。

    “据说当时是一个法国妇女,以她的丈夫在华夏上次的大爆炸中死亡为由冲出去刺杀你对吧!这其中还有四个隐藏在暗处的杀手!”乔歆瑶知道的这些也是龙麟战队成员回报的。

    严寒冬点点头,事情就是这样的,和乔歆瑶的描述没有什么区别看,她唯一省略的就是她安排自己身边的龙麟战队的队员。

    他去欧洲访问实际上比较突然,所以准备的还不是很充足,在英国访问结束进入法国之前,突然有人找到他要充当他的保镖,当时他很犹豫,但那几个人说是龙麟战队的,他才放心,却没想到多亏了那几个人,否则自己就要客死异乡了。

    “先不说这些了,你能不能说说你现在是怎么想的,你觉得这次事情是法国那边的反对派,还是国内……”最后的话乔歆瑶没说。

    严寒冬点点头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流了一下乔歆瑶知道了严寒冬的猜测,叹道:“我也是一样的想法,而且经过这件事情我还想到了不久之前秦潇的死。”

    她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严寒冬他们这些听着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然后顺着她的话深思下去突然觉得事情还真有可能就是这样的。

    乔歆瑶却是无所谓一般的喝着茶,“看来有些人是想让华夏乱上一乱,这样就可以浑水摸鱼了!”

    ------题外话------

    小若在此祝大家和家人端午节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凌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若并收藏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