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 > 038.甜蜜——平淡的生活

038.甜蜜——平淡的生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实在的秦潇的一生三十八年还真没少得罪人,不过很多时候那些人都已经死了,能活着的身份自然非同寻常。”乔歆瑶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自嘲。

    严寒冬看着她不免有些感慨,其实很多时候自己的内心也比不上她,可以这样云淡风轻的评价自己的人又有几个?

    离歌在听到乔歆瑶这样说的时候心里就是一痛,乔歆瑶说的很对,能够伤害秦潇却不被她所察觉到的人必然不会是一般人。

    而他孟离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黎家,当初黎远洲深爱秦潇的时候黎家积极反对他们。后来黎远洲死了,秦潇又特别出众黎家想要秦潇加入黎家,却被她言辞拒绝了。

    黎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呢?它可是华夏第一世家,最不缺的就是高高在上的感觉,被人言辞拒绝却不是他们这样的人家能够接受的。

    并不是离歌对黎家有什么偏见,而是他了解黎家现在的家主黎青是一个怎么样的人,黎青绝对是一个喜欢掌控的人。

    当初黎远洲在他的眼皮底下发现自己势力,其实那个时候就已经触及了这个人的利益,所以后来他才会不惜一切的设计黎远洲。

    离歌从来都不觉得黎远洲的死是个意外,他绝对相信黎青早就掌控了黎远洲对乔歆瑶的爱,所以那时候他开枪指着秦潇的时候,其实就是在等着黎远洲自己跳出来。

    这样的事情终究还只是他自己的猜测,所以离歌也一直没有对秦潇提起,现在也不会对乔歆瑶说起,因为现在的他们还不足以和黎家抗衡。

    但是终有一日他相信她可以拥有绝对的势力能够和黎家抗衡,能够为黎远洲报仇。

    其实除了秦潇先爱上黎远洲这一点之外,离歌从来没有羡慕过黎远洲任何事情。

    他的父亲一心都在防范着他,而自己的父亲虽然在他出生之后就死了,但是却是爱他的。而母亲也是爱他的。

    至于孟家人虽然对黎远洲很好,但是除了老爷子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的,而老爷子对自己也很好。这一点他也没有让自己羡慕的。现在

    潇潇也喜欢自己,他就更没有什么比他差的了。

    “离歌,孟离歌?”乔歆瑶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离歌困惑的看着她,怎么了?不是说得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叫道自己了?

    楚云扬很好心的提醒他,“刚才瑶瑶问你话了,不过你似乎走神了!”

    孟离歌这才知道自己趁着她说话的时间走了一会神,却被她抓了一个现形,陪笑道:“我刚才是在思考你说的话,你千万不要生气。”

    乔歆瑶是明显不信的,所以她危险的一笑,看着离歌的眸子。“那么亲爱的,你就把你刚才所想的说出来给我听听吧!”

    因为她的那声“亲爱的”孟离歌差点真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但是马上想到乔歆瑶之所以这么叫他其实就是想让他得意忘形。

    若是以前他肯定直接上当,一点都不会含糊的。但是现在不同,他和乔歆瑶最亲密的事情都做了,一句“亲爱的”对他的冲击也就小了。

    离歌的眸子只是那么一瞬间的迷离,瞬间又恢复了清明,乔歆瑶暗暗叹了一声,看来自己的想法被他看破了,不过也不失望,只是期待他编出来的话。

    “我想了一下有这样的能力又有这种立场的其实也算不少。首先M*方对秦潇很忌惮也曾派过特工暗杀。”离歌宛如大提琴般的嗓音,说出的话让听着的人觉得是一种享受。

    他的话众人都是认可的点点头,乔歆瑶也是微笑着示意他继续,因为她只是淡淡的浅笑,所以让人一时间猜不透她到底有没有相信。

    虽然离歌跟在她身边很多年了,但是却还是不能摸透她的脾气,于是瞟向那边趴在地毯上听着他们说话的爵士。

    爵士的体型庞大,就算是安静的趴在那里也是占了很大空间的。看到离歌看过来他懒懒的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打了一个哈欠又低头去看自己的爪子。

    离歌看着他很无语,但是也知道自己的话估计也就是骗过了除了乔歆瑶以外的各位,而最想让相信的乔歆瑶明显是不信的。

    要说他刚才明显还是不确定的,现在为什么又可以肯定了呢!只因为爵士的反应。

    爵士在出生之后就跟在秦潇身边,对她的情绪哪怕是一丝的变化都感知的出来。而她的情绪又能引导爵士的情绪,如果乔歆瑶觉得他说的对肯定会认真听的,那么爵士就不会是这种懒洋洋的状态。

    离歌自己判断不出乔歆瑶的情绪但是却可以根据爵士来判断,知道乔歆瑶没信他有有些担心,不过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真真假假的回答。

    “秦潇的身份大家心知肚明,想要她的命的人不仅仅是军方人士,黑道上不想让她活的也不少。虽然楼兰会已经被她掌控,可是黑道真正底蕴最强的却是六大黑手党。”离歌看着乔歆瑶。

    而此时乔歆瑶并没有笑容,摩擦着下巴思考着离歌的话,而那边原本耷拉着脑袋的爵士也抬起了头,但是看起来情绪不算太高。

    离歌了解的继续。“六大黑手党其中四王选择了和秦潇和睦相处,但是毕竟还有两家不是这么想的。已经确认了R国那方参与了,至于A国那位还不好说。”

    这次乔歆瑶点了点头,稻川会日向家,山口组山口雄父子参与谋杀情绪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至于A国她自己也不敢保证什么,所以离歌的话分析的很对。

    离歌看着乔歆瑶,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其实要说有嫌疑,黎家和瓦里埃尔家族都是有些嫌疑的。和黎家的事情就不用说了,瓦里埃尔家族内部除了老家主大概没有人希望你活着吧!”

    离歌故意忽略了黎家不谈,但是乔歆瑶却敏锐的捕捉到了离歌的情绪。其实最初她或许没有注意到一些事情,但是后来冷静下来她就不会看不出来了。

    离歌想要隐瞒的她也不会去刻意追究,黎远洲已经去世十年了,她不会莽撞的去做出报仇的事情。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等过了一个十年不在乎另一个十年。

    “所以我觉得那件事怕是没有那么简单,按照我的想法应该是很多人都参与了的!”秦潇死后离歌曾经动用各种力量查这件事,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不是随便说的。

    严寒冬和严克强听着离歌的叙述点点头。“这件事情看似很像是一个意外,毕竟车子当时是要撞在林子谦身上的,是秦潇已经冲过去救了他,而她如果不去救林子谦那么她就不会……”

    严寒冬可是做不到像乔歆瑶一样坦然的说出秦潇的死这样的字眼,毕竟他知道坐在自己身边的就是秦潇,让他这么说他会觉得别扭。

    “是啊!就因为太像一场意外了,而且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所以上面反而不好彻底调查,所以最后就只是不了了之了。”严克强接着父亲的话叙述着。

    这个道理乔歆瑶是知道的,并不是每件事情都适合彻查到底的,不是大部分人利益的事情大家是不会费力不讨好的。况且能够上到这样的位置,又有几个还能有多余的感情给别人?

    乔歆瑶面色微沉,她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那是一个对她极其熟悉的人策划的一切,而那个人必然是深知她的一切的。

    这一点大家都有所猜想,因为秦潇并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所谓的舍己救人在她身上发生的几率并不大。

    只因为那时候出事的是林子谦她才会冲出去,因为她知道如果当时自己不把他推开,那么他一定躲不过,而那时候他明明确定自己可以躲过的,却没想到……

    其实这才是乔歆瑶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她对自己一直都是很有信心的,没有绝对的把握她也不会贸然如做,可是真的出事了,她反而有些一头雾水。

    明明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但是她却似乎对那天的事情没有什么印象了。“离歌,为什么我不记得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离歌听了她的话脸上一囧,后来突然意识到乔歆瑶说的是她出意外的时候,并不是自己给她下药的事情。昨天她就开始提这事,离歌一直在担心她找自己算账。

    离歌的肤色本来就有些病态的苍白,再加上他忧郁的眼神整个就是一个病王子,此时突然面色红润,很难让人不怀疑这个人想到了什么。

    乔歆瑶眸子微眯,瞳孔收缩,突然对他冷哼一声。离歌心下一颤哪还有半点旖旎的心情,咳了一声,“你不记得也不能说明什么,毕竟我们都没死过!”

    这句话一说出来直接遭受了乔歆瑶的一顿爆揍,“神经病又犯了吧你,我现在就让你死一次,你就知道了。”

    对离歌大家也都不同情,谁让他不会说话了,好好地话硬给说的这么欠揍。楚云扬看着被乔歆瑶捶了好几下的离歌和爵士对视一眼双双笑了起来。

    严致远此时是极其惊讶的,乔歆瑶以前就没有对他坦诚身份,当时就是让他意会,现在他们的话也是让他意会吗?

    离歌挨了一顿揍脑袋总算是能够正常一点了。“如果真的像你这么说的,很有可能你那个时候是失去了意识,或者说意识不清。”

    “早这么说你是不是就少挨了一顿揍!”楚云扬万分同情的看着离歌,这人估计有些受虐倾向吧!

    乔歆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以前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细节,但是此时她却不得不想一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那这种情况岂不是说我当时很有可能是受到了药物控制,可是我记得我当天身边就只有齐绍辉,而他绝对不可能出卖我。”乔歆瑶很肯定。

    “为什么这么信任齐绍辉,他在你身边也不过三年。”离歌心里有点不舒服,以前也没见她说信任自己,今天却这么说她信任齐绍辉,他心里不平衡啊!

    孟离歌生气了不说话了,乔歆瑶懒得理他,对付他她有一万种方法,关键看她愿不愿意用。都说爱情就像是一场战斗,谁先爱上谁就失去了主导权,只能让人牵着鼻子走。

    离歌很聪明,但是有的时候脑袋就是不转弯,得需要外力强行的给他转过来,只不过通常这个外力都是秦潇来充当。

    “我总有一种感觉华夏似乎要乱了,其实我早就有所怀疑,刺杀你的人就是袁系一派。”冷笑出声,乔歆瑶语气很笃定。

    严寒冬却是皱眉,“这件事情还没有调查出来所以还是不要这么说为好,万一不是他们到时候我们就变得有些被动了,而且也不能让真正的凶手逍遥啊!”

    严寒冬的话才说完乔歆瑶就笑了,“老头,别跟我玩这些。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是袁系一派也必须是他们,华夏不能乱!”

    严寒冬沉默了,刚才他会那么说确实是有试探乔歆瑶的意思,这件事他不是不能做,毕竟他的这个位置已经到了一定高度。

    但是他做起来并不容易,而且一旦有一个环节出错了,他都有可能是万劫不负。他有诸多顾虑,虽然从政很多时候都是在赌,但是他已经没有那种情怀了。

    “老头,看来你真的有些老了。人不能太过瞻前顾后,你要明白你的位置最不缺的就是觊觎的人。你想把位子留给自己的儿子,那也要你能等到那一天。”乔歆瑶这话可是没留情。

    要是以前严致远听到乔歆瑶这么说话,肯定会阻止她继续的,但是此时他清楚的知道乔歆瑶和自己的爷爷是平等状态,老爷子对她的话很推崇。

    “或者我可以说这件事情绝对和他们有关系,华夏重新洗牌怕是要让某些人谋利了。”而这个得利的人究竟是谁还真不好说。

    乔歆瑶此时真是不知道要怎么说了,如果严寒冬这老头不确定的话,她要做起来也不容易,只有他们合作才能顺利完成。

    而这个时候沉默了一会儿的离歌突然开口,“要想知道你当时是不是真的被药物控制了,我们可以把你的尸体挖出来查探一下。”

    “孟离歌,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挺尸。”这混蛋实在是太气人了,什么叫做“把你的尸体挖出来”?

    孟离歌刚才一直都在纠结这个问题,然后他仔细的想过了才给出这个答案的,没想到乔歆瑶生气了。

    爵士同情的看了孟离歌一眼,然后用它的大脑袋蹭了蹭乔歆瑶的腿就像再说:“这家伙脑袋又不灵光了,别和他一般见识!”

    乔歆瑶见爵士安慰自己,所以只是瞪了离歌一眼,其实她对他挺无奈的。离歌正常的时候很精明,但是偶尔就会犯傻,就像刚才,真的很气人。

    楚云扬很想笑,但是又不好意思,他总算理解乔歆瑶一直告诫他的离歌有的时候会很不正常的意思了。

    严致远也是古怪的看着孟离歌,这人说话还真是够没遮没栏的,这也就是在他们面前,要是在外人面前也这么说话……

    被爵士解救了,离歌感激的伸出手和爵士握了一下,还是爵士了解他知道替他解围。

    话题被离歌这么胡乱的话题给打断了,乔歆瑶也就没有了继续的意思。看了看时间,“很晚了,我们回去了,我的话你想一想吧!”

    坐上楚云扬的车离开严家,乔歆瑶还是和爵士坐在后面,不过她却没有了睡觉的意思。突然对副驾驶的离歌说道,“也许你说的真可以试试!”

    离歌有些一头雾水,这又是怎么回事,他现在完全不在状态。

    而楚云扬却突然一个急刹车,爵士本来就体力庞大,坐在后面就很不舒服,这一突然急刹车差点让它的大脑袋撞到车前座。爵士很不满的对他大叫了两声。“汪汪”

    楚云扬回头对他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也有些委屈的看着爵士。“这事真心不能怪我,要怪也得怪你妈妈,她说的的话实在是太惊悚了!”

    说完楚云扬转向乔歆瑶,“虽然你就是秦潇,可是世人眼中的秦潇是陵园里长眠的那位,你要是真敢挖出她的尸体,绝对会成为民族罪人的。”

    离歌现在算是明白乔歆瑶的意思了,原来她在说这事。“潇潇,现在就算查出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不管有没有被下药,你确实记不起最后发生了什么,那么我们就直接按照你被下药了查一下,如果真的没有结果,再查其他方面。”

    “其他方面,还有什么?”楚云扬不解的问道,除了被人下药还有什么?

    离歌没有说,乔歆瑶也不打算说。“楚云扬,这里是禁止停车区域,快点开车我不想被交警拦住。”

    知道他们不想告诉自己楚云扬只能开车,但是心里还是留了心思的,他们不说他可以去问别人。

    回到家里乔歆瑶直接去卧室里的浴室洗漱,三室一厅一厨一卫一书房,卧室都有自带卫生间,客厅里有专门为爵士准备的床。

    乔歆瑶出来的时候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近了一看居然是楚云扬,愣了一下她倒是没有多惊讶,直接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楚云扬见她一点也没有不自在的表现心里倒是放下了,凑过去将她抱在怀里,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唇在她的颈边流连。

    乔歆瑶急忙制止他,要是让他继续的话自己明天又不可能早早的去俱乐部了。“楚云扬,老实点,要不然踢你出去了。”这话说的有点狠,她自己也觉得不好,又补充道:“明天我想早点去俱乐部。”

    楚云扬根本就不介意她刚才的语气,但是她这样解释一下让他心里很开心,将她抱在怀里。“嗯,睡吧,我就这么抱着你,绝对不做其他事情。”

    乔歆瑶点点头,刚要睡下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以为是自己的,拿起来却不是。身边的楚云扬一拍脑袋,他把自己的铃声设定的和乔歆瑶一样,他自己反倒忘了。

    找出手机让乔歆瑶靠在他怀里,看着上面显示的是沈雅茜,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她给我打电话做什么,虽然我有她的电话号,但是从来没有通过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楚云扬故意要给自己可是什么,乔歆瑶笑着拿过他的手机。“既然如此,那她很有可能是找我的,我来接好了。”

    楚云扬当然不反对,他和沈雅茜没有半点关系,自然不怕乔歆瑶和沈雅茜通话,所以直接让乔歆瑶接了。

    对面的沈雅茜似乎没想到接电话的会是乔歆瑶,愣了那么一下,说了一句很傻的话。“难道我打的不是楚云扬的电话?”

    乔歆瑶倒是被她说的一囧,但是马上又回复如常,“如果你想找他的话,我可以帮你叫他来接的。”

    乔歆瑶这话说完楚云扬宠溺的在乔歆瑶脸颊上吻下,然后似乎有些恶作剧的兴趣,将这个吻不断的延伸,最后落在她小巧精致的耳垂,含在口中吸吮。

    乔歆瑶的身体随之一颤,狠狠地瞪了楚云扬一眼,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让他老实一点,但是好不容易能让他得意一下他怎么可能放弃,所以不仅没有停下,反而更加卖力。

    乔歆瑶对他颇为无奈,又不能当着沈雅茜的面说他,让沈雅茜知道他们在一起没什么,但是知道这种事就不好了。

    又狠狠地瞪了楚云扬一眼,乔歆瑶急忙询问沈雅茜。“你要找楚云扬的话,我马上帮你叫他来接。”

    楚云扬听了这话倒是停下了动作,眼露疑惑的看着乔歆瑶,然后细心倾听沈雅茜的回答,毕竟是打到他手机上的电话,谁也不能保证以前不打,现在也不能打。

    沈雅茜听到乔歆瑶的话还以为她在揶揄自己,所以赶紧解释。“因为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所以我才会打到楚云扬这里,你千万不要误会。”

    楚云扬听了得意的笑起来,无声的对乔歆瑶说:“你千万不要误会!”

    乔歆瑶恨恨的想要把他推到一边,却被他一用力又抱了个满怀,乔歆瑶无奈只能任由他胡闹,对沈雅茜问道:“怎么突然想起要找我了?”

    虽然是她提出要和沈雅茜做朋友的,但是也只是表达一下自己的友好,并没有真的抱有多大的期望。沈雅茜有那样一个妈,对她交什么朋友都会干涉。

    沈雅茜还没有回答,楚云扬又开始做乱,乔歆瑶有些恼了所以对着门外叫道:“爵士,到妈妈这边来!”

    随着乔歆瑶的喊声刚落,房门就被撞了开来,然后一身银灰色皮毛的爵士跑了进来,看到乔歆瑶的目光直接扑上了床,将没有来得及逃跑的楚云扬完全的压在了身下。

    爵士本来就够庞大,而且体重有一百二十多公斤,压在楚云扬身上就让他露了一个脑袋,场面非常好笑,乔歆瑶直接就笑了。

    楚云扬也是欲哭无泪,爵士并没有完全将自己的重量压在楚云扬身上,但是也够他呛了,毕竟它真的很重。楚云扬求助的看向乔歆瑶,而后者看都没看他,安心打电话。

    爵士压在楚云扬身上没感觉有什么不舒服,乔歆瑶靠在爵士身上也觉得很舒服,可是楚云扬被压在爵士身下,还要承受一点靠在爵士身上的乔歆瑶的重量,可以说是苦不堪言。

    沈雅茜似乎对爵士很感兴趣,因为刚才乔歆瑶说的是到妈妈这来,而后就是一阵巨大的震动声。乔歆瑶听她问起爵士,就笑道:“爵士,来打个招呼!”

    “汪汪”非常听话,乔歆瑶抚摸着爵士的大脑袋,后者在她手上蹭了蹭,然后欢快的叫了两声,因为知道是晚上所以并没有叫的太大声。

    沈雅茜终于知道了爵士的身份,心下好笑,没想到乔歆瑶还是一个喜欢养宠物的人。“歆瑶,我想明天去看望林子谦,你能不能……”

    “没问题,我可以陪你一起去。”乔歆瑶其实是有些意外的,沈雅茜不喜欢李伟宸,竟然喜欢林子谦吗?倒不是说林子谦不好,而是他总在部队,沈雅茜怎么喜欢的他?

    还是说根本就是自己想多了,其实沈雅茜只是单纯的想要去看望林子谦,不过这个话乔歆瑶自己也不信,沈雅茜什么身份,她和林子谦又不熟干嘛要去看他?

    答应沈雅茜也有她自己的原因,自从上次她从林子谦那里离开了之后并没有再去看他,虽然听说他已经积极配合治疗了,但是还是应该去看看。

    “就这么定了吧!明天你来这个地址找我,我带一位医生朋友一起过去。”乔歆瑶和沈雅茜敲定了,对爵士打了个手势,爵士撑起自己的身子,楚云扬得以从它身下爬出来。

    乔歆瑶没想到的是楚云扬爬出来之后第一件做的不是伸伸腰摆摆腿,而是瞬间扑向了自己,乔歆瑶没有心理准备被他扑个正着。

    楚云扬扑倒了乔歆瑶还没来的及高兴,就看到身下的乔歆瑶一副惊恐的表情喊着,“不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上就被压了个死死的。

    见他突然对乔歆瑶发难,作为真的忠犬的爵士当时不会置之不理。所以再一次的泰山压顶。

    乔歆瑶觉得自己的肠子都要被压出来了,这还是楚云扬尽量的撑死了他的身子,让她少受一点压力。

    乔歆瑶好不容易喘了一口完整的气,对最上面的爵士说道,“爵士,妈妈快被你压扁了,快点起来。”她说这样的一句话都很困难。

    从她的语气中感受到她的痛苦,爵士感同身受,想要马上起来,但是这是床上而且下面还横了两个人,所以爵士脚下一滑,刚起了一点的身体又重重的砸了回来。

    乔歆瑶刚从楚云扬身下爬出一点距离就又遭受一击,眼泪都出来了,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一声惊呼直接出口了。“啊……”

    听到这么惊悚的声音爵士还想动,乔歆瑶赶紧制止它。“呜呜呜,爵士妈妈不想被压死,所以别再动了。”

    这边屋子里的动静,离歌想忽略,但是耐不住它太大了,于是愤怒的推门进来直接吼道:“你们还是人吗?搞的这么大声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刚吼完当他看到床上的情形瞠目结舌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爵士在上面露出一副很无辜的表情,楚云扬额上青筋凸起,手臂上也是如此,他在用力支撑尽量让乔歆瑶少承受一点压力。

    但是尽管如此乔歆瑶还是被压得泪眼蒙蒙,一看到离歌也不管他刚才的大吼了,可怜兮兮的叫他。“离歌,救我。”

    那声“离歌”是孟离歌有生以来听到的最缠绵甜美的,就这么两个字差点让他甜死,但是一看乔歆瑶那委屈劲,离歌很心疼。

    瞪了爵士一眼,离歌急忙走过去抱住乔歆瑶露在外面的身体,乔歆瑶抽出两只胳膊圈住离歌的脖子。离歌就像是拔萝卜一样将乔歆瑶拔了出来。

    因为用力过猛两个人一起倒在地毯上,乔歆瑶压在离歌身上。不过总算是脱离苦海了。乔歆瑶狠狠地在离歌脸上亲了一下,要不是离歌自己还要被压一会。

    乔歆瑶被救了爵士也就不管楚云扬了,他那么大这么折腾出了一身汗,又是几次失败爵士终于回归了平地。

    而被他践踏多次的楚云扬此时已经脸色通红出气多进气少了。乔歆瑶笑着趴到他身边,“活该,让你做乱。”

    楚云扬反身压在她身上,呼呼的喘息着,然后在她娇嫩的小脸上咬了一口。“还不都是你把爵士叫过来的!”

    楚云扬看向离歌,他站在那里似乎有些尴尬,楚云扬笑了笑。“一起睡吧!真能折腾,爵士就是被你带坏的。”说着又在乔歆瑶另一面脸颊上咬了一口。

    乔歆瑶奸笑两声,想想刚才楚云扬的样子她就想笑,此时压在她身上的楚云扬其实已经没什么力气了,爵士那两百多斤的体重压在他身上,他还真受不了。

    离歌再次把乔歆瑶抱起来,楚云扬说一起睡当然不会是在这里睡了,这边被爵士一顿折腾,床没有被压塌已经算是不错了。

    离歌抱着乔歆瑶向他住的房间也就是隔壁走去,楚云扬休息了一下也跟着过去了。走到客厅看向爵士的时候,后者可能觉得对不起他,眼神有些闪躲。

    经过这么一闹,几个人都是累的不行了。楚云扬进来的时候,乔歆瑶抱着离歌的一直胳膊直接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楚云扬和离歌都已经起床了,早饭时楚云扬准备的,乔歆瑶要在家里等沈雅茜上门,所以今天就不能早去俱乐部了,但是吃过饭之后她就将楚云扬赶出门了。

    早就说好让楚云扬在基地好好特训一下的,但是因为这几天一直有事,所以楚云扬的计划就被搁浅了,但是今天没有什么事情是必须楚云扬做的,当然要让他去那边。

    沈雅茜来的时候楚云扬已经不在家里了,当她看到爵士的时候吓了一大跳,昨天电话里爵士的声音并不大,她以为就是一只小宠物狗,没想到会这么大。

    爵士对待沈雅茜很有礼貌,他似乎也知道昨天自己打招呼的人就是她,所以在沈雅茜来了之后,他还来她身边转了一圈,但是人家明显的比较怕它他无奈的只能窝回自己的天地。

    离歌很有风度的给沈雅茜住了一杯咖啡,离歌在煮咖啡方面绝对是很有天赋的,他煮的咖啡比最好的咖啡店都要香浓。

    乔歆瑶从沈雅茜坐下之后就一直盯着她看,沈雅茜长得真的很漂亮,比起乔歆瑶她似乎更多了一些成熟知性的风韵,她们可以说是两种类型,而且沈雅茜还有种冷美人的感觉。

    沈雅茜在进了乔歆瑶的家门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楚云扬住在这里从乔歆瑶的态度就能知道,而且昨天她不就是接了楚云扬的电话吗?

    可是这个家里还住着一位白发帅哥,这让沈雅茜很是疑惑,但是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两男一女住在一个屋檐下反而不会发什么事情。

    当然这是正常人的思维,而乔歆瑶他们三个做的却不是正常人干的事。

    实在是受不了乔歆瑶的眼神了,沈雅茜尴尬的放下咖啡杯,想要掩饰自己的尴尬但是却又不能做到。“那个,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乔歆瑶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也没有随便找个理由搪塞她,而是直接问道:“你为什么想要去看林子谦,我很好奇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离歌就坐在乔歆瑶身边的沙发扶手上,他本就是男人比乔歆瑶高,又坐在高处,乔歆瑶的头一偏就可以靠在他的胸膛上。

    见乔歆瑶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离歌先是吃了一惊,戏谑的看了乔歆瑶一眼,问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八卦了,别人的事情你以前可是从来不关心的。”

    这话隐约的有些酸酸的感觉,乔歆瑶又怎么会感觉不出来,反倒是沈雅茜被乔歆瑶的问题问的乱了心智没有听出离歌的深意。

    离歌会这样问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要知道林子谦当初跟在秦潇身边的日子可不少,而且最重要的是秦潇可是为了就林子谦才死的。

    你要知道秦潇从看来都不是圣人,她会救人但是都是在确保了自己的安全之下,她是一个理智大于感性的人,她能够做到最好的判断。

    虽然她曾说过最后那段的记忆很模糊,她明觉得自己能够躲过所以才会去救林子谦的,但是谁知道她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当然退一步说吗,就算她当时确实是想着自己能够平安无事,但是在危险情况下救人往往都是伴随着某种觉悟的,他不相信她真的一点没有。

    那么林子谦作为一个能让她有这样觉悟的人,又怎么可能让离歌不重视,楚云扬是他必须接受的,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乔歆瑶很有可能陷入两难,然后再来个十年二十年的单身主义。

    但是林子谦不同啊!离歌是无论如何否不希望乔歆瑶再关注林子谦的。但是刚才乔歆瑶问沈雅茜的问题又让他很担心。

    乔歆瑶狠狠地瞪了离歌一眼,然后毫不留情的在他胸腔捶了一拳。“你傻病又犯了吧!那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哥哥!”

    一瞬间的地狱到天堂,被乔歆瑶很不留情的捶了一拳,离歌却像是吃了蜜一样笑的合不拢嘴,是他的不对,怎么就忘了这层关系了呢!

    乔歆瑶不认林家众人那是一回事,但是她和她们家是血脉相连的那也是事实,而且因为以前的原因,她也不可能对林子谦视而不见不是。

    再说了不管林家的人是多么的卑鄙无耻,但是林子谦总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他是秦潇的徒弟,多少都受到了秦潇的影响,只是一直以来没有什么变故激发他的思想。

    以前他是见过林子谦的,那个时候林子谦对自己还有点敌意,但是当时潇潇还是对自己比较好的,想到这里离歌是真的释怀了。

    离歌有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需要细心的去哄,以前的秦潇没有这个耐心也没有这个时间,现在的乔歆瑶有耐心也有时间,但是却不是去哄离歌而是被离歌哄着。

    她重生了之后就真的当自己只有十七岁,所以离歌这个老男人当然要负责哄她开心。

    沈雅茜有些怪异的看着他们,对于他们的相处方式沈雅茜实在是看不懂,这算是怎么回事啊!楚云扬和乔歆瑶是相爱的吧!那乔歆瑶和孟离歌有算是怎么回事?

    沈雅茜的爷爷是沈丽雅的亲伯父,也就是说沈宏邦和沈丽雅是堂兄妹,沈雅茜和楚云扬那也算是正经的亲戚,虽然关系不怎么好,但是那句话怎么说的,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所以沈雅茜很有心的敲打了一下乔歆瑶,而后者只是笑着看着她,看的沈雅茜都毛毛的,然后乔歆瑶又重新问了一下之前的问题。

    沈雅茜剪片不过去只能对乔歆瑶坦诚,“我其实早就喜欢林子谦了,但是一直以来他都是在部队,我根本就没有机会见他,这次他出事我想去见见他,却被他拒绝了。”

    乔歆瑶点点头,看着沈雅茜道:“如果你是真心的喜欢林子谦的,那么你就要做好准备,他这个人实际上有些自卑。”

    自卑是绝对有的,优柔寡断的人的通病大都是自卑。照理说林子谦的身份也不会让他去自卑,但是别忘了他可是从小就没有亲妈的孩子。

    当初他的母亲死后不久林兴国就娶了刘美云进门,当初谁也没想到刘美云是不能生的,刘美云自己也没想过啊!所以对林子谦说不上好。

    任何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的童年都是不幸的,即使身边有很关心你的人那也无法代替母亲的身份,更何况林子谦身边的人真正关心他的也没有。

    所以直到林子谦来到秦潇身边之前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快乐可言,来到秦潇身边他最初是抗拒的,但是后来却不愿意离开秦潇。

    所沈雅茜一直对乔歆瑶就是很好奇的,因为她是林兴国的私生女,但是却能随便的支配纸醉金迷的钻石卡,就算是整个林家也没有一张吧!

    而且乔歆瑶的骄傲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即使她是一个私生女的身份,即使她不是长在京城,但是她的那份心境却是很多人比不了的。那份傲视天下将所有人都不放在眼中的霸气,她只在一个人身上见到过。

    沈雅茜一直都认为乔歆瑶是秦潇的女儿,而所谓的林兴国的私生女只不过是她自己的一个保护色而已,以秦潇的骄傲怎么可能和林兴国那样的废物……

    虽说猜测到了乔歆瑶所拥有的势力可能是秦潇留给她的,但是势力能留下,气场却不能留下,所以乔歆瑶自己也是值得赞扬的。

    “我是真心的喜欢林子谦的,我一直以来都知道我自己要做什么,不管父母要怎样安排,但是我的决定才是最重要的。”沈雅茜微笑。

    冷美人的突然一笑不说倾国倾城那也绝对是一种享受,而且她的个性本就是这样,只是要用一种保护色来伪装自己。

    沈雅茜这句话就是直接否定了她和李伟宸的关系,那天在纸醉金迷的时候,众人都觉得她应该对乔歆瑶发难,但事实上却是她们两个相谈甚欢。

    怎么说呢,虽然现在乔歆瑶似乎是和楚云扬在一起了,但是李伟宸喜欢乔歆瑶的事情沈雅茜也是看得出来的。此时的李伟宸或许还没有意识到,但是等他意识到的时候,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

    所以现在沈雅茜是真的不能肯定乔歆瑶最后会选择和谁在一起,当然这些对她来说是没有什么意义了。但是她要表明自己的立场,省的到时候乔歆瑶顾忌自己,万一喜欢李伟宸再错过了就是自己的罪过了。

    乔歆瑶哪里知道沈雅茜是这么的“善解人意”,她以为她说这些是想要向自己表明她喜欢林子谦的决心,所以绝对不会妥协不会和李伟宸结婚的。

    当然她和李伟宸的事情和乔歆瑶一点关系也没有,至少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之下是没有关系的。所以乔歆瑶能够很坦然的说着这些。

    “你能有这样的觉悟我就放心了,如果你没有这样的决心的话,那么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喜欢林子谦为好。”乔歆瑶对沈雅茜说道。

    没等她问为什么乔歆瑶就直接为她解答了。“你也应该知道你父亲可能会成为下一届的最高领导人,而林家的地位确实不能再有什么跨越了,最多再出一个司令,但是却是远远配不上沈家的门楣的。”

    沈雅茜却是笑了,“你这是没有把你自己算进去吧!要是你的话我相信林家想出一个最高领导人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沈雅茜对乔歆瑶的评价不可谓不高,但是乔歆瑶却是一笑置之。“迄今为止我还没有进入军界的意思,更何况我姓乔,从来都不是林家人。”

    她一直以来对于林家就没有一点的亲切感,对林兴国也没有半点属于血缘至亲的感觉。虽说以前自己就不喜欢林家,但是如果乔歆瑶真的是林家的孩子,自己应该不至于这么排斥吧!

    所以虽然现在乔歆瑶已经回了京城,并且承认了林兴国的私生女的身份,但是却并没有在公众面前陆勉缺点明这一点,她心中其实是一直都有疑虑的。

    虽然乔菲和自己的性格不同,但是毕竟是双胞胎,眼光也不至于差了这么多吧!乔菲是一个聪明女人,要说她会被甜言蜜语欺骗,乔歆瑶也不相信。那么是不是说这其中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

    当然现在这些事情对于乔歆瑶而言不是最重要的,所以她宁愿顶着林兴国的私生女的身份在京城生活着看,但是等她忙完了这边的事情,到时候一定要查清楚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到底和林兴国有没有关系。

    林兴国和她并没有做亲子鉴定,他只是根据她的出生日期来判断自己是他的女儿,但是这可以点准确性都没有。

    “好了,既然有你的决心,我想我是愿意帮你们一把的!不过你也要做好长期奋战的准备,林子谦看似温文,但是骨子里固执得很,属于死脑筋,所以你要想让他接受你也要有点心理准备。”乔歆瑶语重心长的劝说沈雅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凌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若并收藏重生一风流女军王最新章节